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287章 此间冥府,何处觅天宫?

无线电子书    最终神职

  渺渺茫茫的白色云雾间异象再起。

从白玉南天,到九色虹桥,再到琅琊仙阁  属于天主吴巢,举世无双的天宫流武道正在世人面前逐渐展现。

  那曾经镇压了数个时代的无敌武道。

  路远被吴巢的一掌给拍飞出去。

  “黑色的陨石”炸裂,他四周的异象像纸片一样剧烈晃动着。

  路远半弓着身子站在高台边缘,深深呼吸着,努力调整着自己的状态。

  “咔嚓咔嚓——”

  他胸口处刚刚被吴巢打得凹陷下去的伤势凸起,恢复。

  周身气息逐渐平稳下来。

  “还差一些。”

  路远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句。

  他再次举步朝吴巢走去,浮动的黑色长发间隐隐约约显露出雄健伟岸的脊背。

  他背后的巨大血色莲花之眸,在挨了吴巢的这两招之后,颜色好像变淡了一些。

  原本由肌肉和血管虬结鼓凸的图案纹路,逐渐平滑,有种正在淡化消融的感觉。

  但路远的气势,却仿佛反而在上升。

  他四周的异象也在继续演变。

  那繁华似锦的古老城邦,在黑色陨石坠落之后,被一丝丝黑色的阴霾所蒙上。

  史诗的基调正逐步走向厚重,低沉。

  “再来。”

  路远语气平淡,身形一晃,迅速欺近天主吴巢。

  吴巢眸泛奇光,似乎从路远的所作所为中看出些什么。

  却只是笑了笑,并没有说话。

  他乃蓬莱天主!

  “天宫流第五式——登龙台!”

  吴巢一脸风轻云淡地出手。

  路远迎上。

  他不断出手,每一招每一式都犹如行云流水般圆融自然。

  每一次都能打出层层气浪,举手投足间尽蕴含着石破天惊般的伟力。

  而不管他用什么招式,从任何的角度,所有的进攻都会被吴巢轻描淡写三招两式地给挡下来。

  这个过程中,高台上的天宫异象不断增加,不断浮现。

  那渺渺茫茫的云雾一层层地揭开,仿佛真的有神话传说中的天宫降临。

  而吴巢的气势也在不断叠加,拔高。

  渐渐的,他整个人的身影几乎完全融入背后的天宫异象内。

  他的气质变得高渺而不可寻,磅礴威严而不可触。

  高台之上,路远所能占据的区域越来越小。

  绝大部分空间都被属于吴巢的气势所占据。

  缥缈磅礴的天宫异象逐渐扩展至整个高台,悬于蓬莱之巅,被如瀑的霞光晕染着,愈发神秘不可测。

  而路远被逼得只能龟缩于高台一角。

  他眼前所能见之景,入目尽是天宫气象。

  此时的他就好像一个快被逼至穷途末路的邪祟妖魔,正在如天道般威严的至高仙庭下.无所遁形!

  “这就是天主啊!”

  白色广场上,岩碎流掌门银发老头眼神崇敬中带着丝丝狂热地遥望着至高平台上那一片磅礴高渺的天宫异象,口中低低呢喃道:“蓬莱武圣岛从来也不缺宗师,也不缺五老那样的人物。

  哪怕蓬莱所有的宗师都死绝了,天主一人.也足以撑起整个蓬莱!

  当年初入宗师就敢肉身横渡数百公里的海域,拜师末代武圣只有这样的任务,才能创出天宫流这般惊才绝艳的武道啊..”

  银发老头话说完,身侧有懵懵懂懂的岩碎流弟子傻傻地开口道:“师傅,天主这么强,那神武盟的神帝..岂不是要败了?”

  “这不是显而易见的事情吗?

  这一战开始就已经注定了结果。”

  银发老头淡淡回了句,转而又忍不住轻扯了下嘴角,低低摇头道:“什么神帝?说到底,只不过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丑罢了”

  “看样子跟你一块儿来的那小子马上就要死了。”

  台阶下的巨坑边,身形狼狈的蔡华章眼睛定定望着最高平台上的局势,脸上露出几分期盼和痛快之色来。

  他转过头看面前的柳道源,冷笑了一下,道:“天主手下,向来都不留活口。”

  柳道源身上十几个枪口瞄准着蔡华章,他眯着眼睛,同样也正在关注着平台顶端的战局。

  突然,柳道源开口:“不如我们赌一下?”

  蔡华章听到这话愣了下,下意识回答:“赌什么?”

  柳道源侧过脸来看他,神情淡漠道:“赌我这乖徒,能不能胜了吴巢。

  他要是赢了,你自己乖乖把天水流的招牌拿出来。

  他要是输了.今天我不杀你。”

  蔡华章一怔,而后怒笑:“柳道源,伱凭什么觉得你能杀的了我?

  就凭你这身破铜烂铁?

  妄想杀宗师?!可笑。”

  “那你试试看。”

  柳道源淡淡说了句,然后身上的十几个枪口突然全部调整了一下角度,齐刷刷对准了蔡华章的下半身。

  蔡华章顿觉裤裆一阵凉飕飕的,头皮也紧跟着阵阵发麻。

  “有你的”

  蔡华章咬着牙,一字一句地柳道源道:“行,我跟你赌了。

  柳道源,你等着吧。

  这小子一死.今天也走不出武圣岛。”

  柳道源脸上毫无波动,平静地转过头去继续看高台上的比赛。

  “天主要胜了。”

  “两百年不败的神话还将继续延续,今后估计也再无人能打破.”

  “此子可惜啊可惜,如果能再给他几十年的时间,这一战的结果或许会完全不同。

  可惜他已经没有机会了,他马上就要死了”

  高台上的宗师们同样也议论,他们对局势度察得更为明了。

  很清晰能看出来。

此时的路远,已经穷途末路,距离被头顶的巍巍天宫压垮  也只剩下最后一步。

  “呼——”

  平台一角,只剩下脚下一小块立锥之地的路远,长长吐出一口浊气。

  这口气息中,带着淡淡的血雾。

  他似乎伤的很重。

两米五高的完美身躯上,遍布着属于天主吴巢所留下来的掌印,拳印,指痕  黑色瀑布般的长发凌乱地披散在身上,像战损的披风。

  路远的脸色,却依旧平静。

  吴巢很强,强到他的天宫流武道,不断打在路远身上,那烙刻着其武道意志的伤痕,就算是路远现在的体质,短时间内也很难恢复。

  但路远眼帘低垂,直接忽略过这些体表的伤势,全部的心神都放在感受此时身体内所发生的剧烈变化上。

  他的胸腔内,雷鸣声阵阵,五脏六腑都在发着光。

  他的精神力浓稠如汞,他的气血澎湃如江河。

  他的胸口正中位置,无数的血线缠绕流动着,正慢慢从一个漩涡,朝着圆球的形状转变着。

  “还差一点.”

  路远轻声自语着。

  他的身体只剩下最后一步,就能彻底完成蜕变。

  他能感觉到,此时自己无论是精神、体魄还是武学上的积累,都达到一个近乎满盈的状态。

  水盈则溢。

  现在,他就差那能叫自己这杯水,彻底溢出的那一滴了。

  意识移除,路远抬头环顾四周。

  此时这方高台上,已经几乎彻彻底底被天主吴巢的气场、异象给完全占据。

  巍峨宏伟的天宫建筑群就坐落在路远的头顶云端。

  金光从碧蓝如洗的天穹洒落,和底下的霞光交融在一起,笼罩在这片异象之上。

  吴巢就置身在这片异象之中,身形高渺,不似凡间之人。

  而他,也只剩下脚下这一小块站立的区域。

  四周的古老城邦异象也仿佛死了一般。

  曾经的繁华彻底消失不见。

  只剩下一片腐朽,苍凉,破败,死寂的废墟之景。

  就好像路远现在的状态一样。

  “还差.最后一点。”

  路远对自己说道。

  “你真的很不错。”

  宏大缥缈的声音从前方的天宫异象中传出。

  那是吴巢的声音。

  路远抬头,眯起眼睛看他。

  他能捕捉到吴巢那双温润有神的眼睛。

  吴巢似乎正在微笑。

  “已经很久没有人能逼我将天宫流施展到这个程度了,久到.我自己都快忘记上一次施展到这一式是什么时候了”

  “你老了。”

  路远淡淡开口。

  云雾天宫中传出轻笑的声音。

  吴巢并未理会路远的话,而是接着道:“我知道你在等什么?

  你在等突破。

  你想借我的手突破。

  你的武道很有趣.”

  吴巢的目光落至路远身上,轻声道:“我能看出来,你的武道和你的状态,马上就要突破了。

  放心,我会让你突破。

  让你如愿以偿等到这个机会。

  因为”

  吴巢幽幽叹息道:“我已经很久没有像今天这般,玩得这么尽兴了。”

  路远眸光微闪。

  下一秒,整个人突兀前冲,如利刃般狠狠刺入吴巢的力场之中。

  这高台上全是吴巢的宗师力场笼罩范围,还有天宫流武道的气势。

  浓烈的气魄粘稠如液,让路远每往前走一步都无比困难。

  就好像正在顺着湍急的水流向上。

  巍巍天宫,云雾缭绕中的吴巢,背负双手,就这样平静地看着路远一步步走近,就好像在看一只努力跋涉到他面前的虫子。

  路远欺进吴巢近前,抬起拳头。

  这时候吴巢才动了起来。

  他随意抬起一根手指,轻轻点在路远眉心。

  “叮——”

  “天宫流第八式——入凌霄!”

  “轰隆——”

  随着吴巢的这一指点出,高台上的天宫异象中快速浮升出一座无比华美,巍峨,威严的金色大殿。

  殿名“凌霄”。

  而这片磅礴壮美的天宫群的最后一角似乎也随之揭开。

  那种高渺威严,宛如上古仙宫般的气势也瞬间壮大了十倍不止。

  “轰!”

  路远这边则如同被炮弹击中,整个倒飞出去。

  一直到快飞出高台的边缘,才踉跄着停下脚步,稳住身形。

  彻底展露全貌的天宫异象此时正散发出无与伦比的恐怖压力。

  仿佛天威般一层层碾压下来,压得四周大片大片的空气扭曲。

  围观者即便只是看上一眼都有种莫名的窒息感。

  而处在这片巨大压力之中的路远,更像是一只即将要被碾烂碾碎的虫子。

  他艰难地一点点抬头,仰视着头顶的天宫和吴巢。

  一双眼睛.

  却是璀璨到了极致。

  “你错了。”

  路远轻轻开口。

  “我不是在等突破。

  我是在等你。”

  “等你将你这所谓的天宫流武道发挥到极致。”

  “你已经这么老了,就如摇摇欲坠的夕阳。

  而我却是早晨初升的大日。”

  “你是旧时代最后的脸面”

  “我本来就已经算是欺负你,若是还不让你把绝招完全施展”

  “那我就算打死你”

  “别人也会说我胜之不武啊。”

  说着,路远微微一笑。

  “轰隆!”

  这一刻,他晋升宗师的进度条总算是走到了百分之一百。

  职业面板上,一条信息提示快速跳出来——

已满足职业进阶前置所有条件,[格斗家]职业正在进阶  路远的精神力飞快向大脑中心汇聚。

  体内胸口正中的血线迅速编织,一颗拳头大小的血球呼吸间凝聚出来。

  这血球与他整个身体相连。

  血球中心,还有一根漆黑的乌鸦羽毛正在微微摇动着。

  他胸腔内的雷鸣声连绵不止。

  他的五脏六腑,鲜血骨肉,在这一刻全部都在发光。

  这光芒很快就透出体外,从皮肤表面每个毛孔中泄露出来。

  路远体表的伤势在一瞬间全部消失。

  后背淡得已经快要看不清楚的血色莲花之眸图案也完全隐没。

  “咔嚓咔嚓——”

  他整个身躯都在重塑。

  一股难以言喻的磅礴气息仿佛狼烟般从他的身体里升腾出来,扶摇直上,如大日东升般势不可挡。

  原本充斥在他周身的恐怖压力直接被这股气息给冲烂,冲散。

  就连头顶上云雾也被冲开,巍峨高渺威严的天宫异象摇摇欲坠,显露出镜花水月的本质.

  吴巢在这刹那立马变了颜色。

  脸上露出难以置信的震骇和动容之色来。

  他神色微凝,忽然眸光一闪整个人腾空而起。

  身形完全和那摇晃的天宫异象融为一体,不分彼此。

  他站在“凌霄”之上,仿若天道意志般冷冷俯瞰着路远,然后遥遥向他拍出一掌。

  口中亦发出冰冷淡漠的咆哮之声。

  “天宫流第九式——我主天宫!”

  吴巢的这一掌拍出,竟直接在郎朗天穹下凝聚出一只肉眼可见的巨大白色大手。

  承载着整个天宫异象,压爆大片大片的空气,轰隆隆向底下的路远拍去。

  这如同神话传说般的手段让全场的围观者几乎震撼到窒息,一瞬间都忘记了思考。

  眼睁睁地看着那大手轰然拍下。

  蓬莱天主吴巢很强,是一个时代的绝对王者。

  但直到现在,所有人才明白.吴巢到底是强到了什么程度?

  传说!

  纯武的传说!

  这绝对是一位能名垂武史,堪称无上丰碑的人物!

  然而。

  面对吴巢这堪称神话照进现实的一掌。

  底下的路远脸上却是没有半点儿波动。

  他身体的重塑还在继续,体内的蜕变还在进行着。

  他眼眸亮亮的,用一种颇为欣赏的目光看着那只从天而降,朝他径直拍下来的白色大手。

  在欣赏足够之后。

  他的眼神就化作了某种惋惜,和遗憾。

  “呼呼——”

  有比夜还要深邃的漆黑从路远背后升起。

  迎着那白色大手,和白色大手上的天宫群悄无声息地蔓延而去。

  他从一开始,就在维系演变的古老城邦史诗异象。

  在此时。

  这异象终于迎来它最后的终章。——

  在那片腐朽死寂的废墟大地之上,一只双翅遮天蔽日,头上长了九百九十九颗眼珠的黑色乌鸦悄然展现自己的身形。

  它是灭世的天灾,亦是末日的浩劫。

  当它双翅展开之时,日月星的光芒都尽数被吞没。

  世间的一切.都将彻底归于冥土。

  路远站在高台之上,全身都在发着光。

  百目冥鸦之象在他背后升起。

  他对着头顶的白色大手,天宫群异象,还有那高高端坐在“凌霄”之上的吴巢,轻轻点出一指。

  口中低吟着:“此间冥府.何处觅天宫啊。”

  话毕。

  此时此刻存在于蓬莱武圣岛上的人,意识五感全都陷入永夜。

  仿佛天地被黑色吞没。

ps:因为这章多,所以来不及12点前发了,但还是算昨天的!嗯,求

无线电子书    最终神职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