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286章 宗师之上还有路?他们两人,就是路

无线电子书    最终神职

  小岛上空,大片大片如烟白雾被莫名的力量牵扯搅动,万川归海般涌向高台。

  一半的高台都被云雾所笼罩。

  云雾内,霞光如瀑。

  渺渺茫茫、恍恍惚惚之中,仿佛能叫人看见一座无边高耸,无边庄严的白玉门户悄然浮现。

  那门户之上,书着天道烙印般的——“南天”二字。

  然而另一边高台,则是被纯粹的幽暗寂冷所占据。

  仿若冥府大开,海浪般磅礴的死气涌出。

  将天地侵染成一片昏暗死寂的颜色。

  腐朽的大地,残存的废墟,有亡魂行尸游荡.

  一边是高高在上,漠视苍生的天宫之门。

  另一边则是生机绝灭,腐朽阴冷的冥府国度。

  一边高渺,一边幽晦。

  一边清澈,一边浑浊。

  这一次正面的交锋,整个武圣岛围观的人没有一个看清楚其中的细节。

  他们所能看到的,只有两股泾渭分明的力量在对碰。

  看到天宫和冥府之间的拼杀。

  无数人为之震骇。

  根本无法想象,得强大成什么样的意志和气血,才能造就出这样匪夷所思和磅礴的异象。

  如同接引神话映照现实。

  就算是纯武宗师都会受到影响,无法辨别出现实和虚幻之间的界限。

  那高台之上爆发出的两道绝强气息,已经超出了寻常定义下的武之极限,达到一个真正传说的高度。

  不知道多少纯武格斗家,在这一刻生出顶礼膜拜的冲动。

  纯武神话!

  这才是真正的纯武神话!

  天主吴巢还好,毕竟是在几个时代前就成为武林传说的人物。

  他端坐蓬莱之巅,高高在上,俯瞰整个古流武术界已经将近两百年。

  路远才是最让人惊怖的。

  这个强势入场,顶着邪武盟当代邪帝称号,从白色广场一路击败数十宗师,蓬莱五老,直至登顶,现在和天主争锋。

  从始至终,连一丝邪能波动都没有释放。

  靠的全是纯武领域的造诣。

  他才几岁?

  当真是注定要来终结一个时代的天生妖星?!

  “嘭——”

  高台上响起拳拳对碰的声音。

  却不大,没有任何惊天动地的气势传出。

  只有被余波搅动得翻滚的云雾霞光证明着这一次交锋正在发生。

  但落在底下一众围观者眼中,却是视觉被强烈扭曲,无数幻象重重浮现的模糊画面。

  “这两人的武道都已经达到宗师之上的不可明测之境!”

底下有人拿手指揉捏眉心,神情怔怔地呢喃道:“他们对拼的不仅仅是力量和技巧,更多的是精神意志,或者说  这是两条道的争锋,是体系和体系之间的碰撞!”

  “宗师之上?宗师之上还有路吗?”

  有人忍不住询问。

  有宗师级人物听到这句话,抬手遥指高台,神色奇异地一字一句开口道:“他们两人.就是路!”

  高台上,两道人影如幻影般互相搏杀,缠斗一起。

  格斗家面板上,那些领悟学会的技能,就好像流水一样在路远心间潺潺而过,然后逐步融入他的骨血之内。

  路远的精神、意志、血液.全身上下每一个细胞,都在呐喊,都在沸腾。

  他的心却很冷静。

  宛如冰湖,底下流动翻滚着炽热岩浆的冰湖。

“天宫流武道  天主吴巢”

  路远心中默念着这两个词,眼眸早已经化作纯粹的银白色。

  银白色的中心,似有一个漩涡在快速旋转。

  lv3的不败本能在与之交手的第一个照面就开启了。

  此前,路远顺着三级高台拾级而上,一路纵横捭阖,所向无敌,都没开启过不败本能,召唤“代打”上线。

  但对上吴巢不行。

  若不开启满级的不败本能,路远有预感自己会在几个呼吸内被迅速打崩。

  “本身就是天资绝世的妖孽人物,又依靠各种新时代的手段活了两百多年之久。

  两百多年的武道积累,他的经验、技巧、意识.各方各面,都已经达到一个前无古人的高度。

  他现在所处的境界,就相当于我的满级不败本能!”

  面对这样一个活着的“武林神话”,路远不得不靠依靠面板,否则根本无法抹平这两百年积累上的差距。

  “但越是如此,越叫人兴奋啊。”

  路远瞳仁处的银色旋涡越转越快。

  他心如静水,身却似火烧。

  熊熊的战意在他身体的每一个角落肆意燃烧着。

  “我要成就史无前例,举世无双的超凡宗师境界.

  正是需要这样举世无双的人物来作为薪柴,助长火势啊!”

  路远眼中银白光芒大绽,身形如大鸟腾空,双臂展开,以一个俯冲的姿态,双臂下压,向着底下的吴巢击去。

  他的四周,原本透明无形,却又扭曲的气流环绕交织,暗金色的武神劲淌遍全身。

  恍惚间,仿若有一轮苍白的圆月从他的背后悄然浮现。

  圆月之下,漫天黑鸦振翅齐鸣。

  “冥鸦流.颂月!”

  吴巢神色平和,两手伸出,指间轻触,搭出一个拱桥的形态,轻轻巧巧刚好挡住路远这一拳。

  “天宫流第二式——筑虹桥!”

  拳与掌相碰,吴巢四周云雾涌动,异象再起。

  渺渺茫茫之中,那巍峨高耸的白玉南天门后,似乎有九色虹桥浮现。

  意象碰撞,圆月摇曳,月下称颂的乌鸦一只接一只地爆开。

  而九色虹桥却岿然不动,反而愈显华美灿烂。

  路远脸上没有半点波动,手中拳势却悄然转变。

  “冥鸦流.噬月!”

  拳头变成了爪,暗金光芒交织的手爪成上撩之势。

  这一招造成的异象,是圆月之下,忽有无数的赤目黑鸦像乌云一般疯狂涌现上来。

  苍白的冷月也蒙上一层淡淡的血色。

  此时路远整个人都完全被扭曲的气流给包裹住,光线晦涩,看不清他的身影,只能感受到其中有一丝丝阴冷嗜血残忍的气息流转出来。

  吴巢面色不改,双手继续下压。

  白色云雾中的九色虹桥轻轻摇摆,一股磅礴浩大之势轰然压下。

  “轰轰轰——”

  路远周身的气场一层层地爆开,身边的鸦群异象也在迅速崩溃。

  在他的手被吴巢压至最低谷,他周身的气势几乎散尽之时,路远突兀又双手合拢。

  掌尖向上,好似利刃一般向上戳出。

  此前的两次被阻和溃败像是全都在为眼下这一招做铺垫。

  暗中积蓄的力量和气势在这一刻得到尽数爆发。

  “冥鸦流.夺月!”

  冥鸦流.颂月,噬月,夺月!

  路远以lv2超必杀千鸦颂月为核心,融合鹤派必杀所开创出的冥鸦流三大组合杀招。

  神象流体系以“力”为核心,冥鸦流则以“意”为核心。

  这一点在此刻展现得淋漓尽致。

  夺月一出,路远周身气势再度爆发,恐怖的气魄散出,直接将身边一圈空气扭曲成黑色。

  身后惨惨冷冷的圆月也在此刻悄然变成纯粹的血红色。

  这血红之中,又有一点纯粹的漆黑闪动,就好像乌鸦的眼睛一般。

  血月异象和南天门户,九色虹桥碰撞。

  “轰!”

  至高平台上,云雾翻涌如沸,白与黑两种颜色已经彻底混杂在一起。

  可怕的余波扩散,排开诸多云雾,直接在高台上方的天空中打出一个巨大的圆形图案。

  图案中没有半点云雾残留,只有一个散发着白光的壶型缺口,缺口中泄下瀑布般的霞光。

  霞光下,丰神如玉的吴巢安然站立着,双手背在身后,眼眸清亮。

  头顶依旧有南天和虹桥的异象浮现着。

  这一刻的他,当真无愧“天主”之名。

  此时的路远则站在高台的另一角。

  他周身的气势和冥鸦异象已经完全散尽了。

  他双手垂于两侧,指间有殷红的鲜血蜿蜒淌下。

  但路远的神色却很平静。

  他还未入宗师,但精神力和体魄方面已经超出寻常宗师十倍。

  可跟天主吴巢这般已经走到一个近乎彻底凌驾于宗师之上的高度的传说级人物相比..还是有差距。

  他的蜕变还没完成,连自己的武道体系也才是初创,正在完善当中。

  但吴巢各方各面却已经接近完美无缺,几乎找不到一个破绽,没有一块短板。

  他这个人,就跟他的武道一样。

  仿若立于云端之上的天宫,高高在上,威凌苍生,蔑视天下。

  “两百多年无数的对手和无数次的胜利,铸就了他近乎无敌的雄心。

  就像神话天宫一样高不可及,坚不可摧”

  路远想着,指间的鲜血回流,周身的气势又一点一点拔升上来。

  “不过我也快成了啊。”

  路远在心中轻轻自语一句。

  下一秒,整个人陡然升高,膨胀。

  黑色的发丝暴涨,瀑布一般垂至腰间。

  肤色泛红,脊背上有巨大的血色莲花之眸显现。

  一股股澎湃的热浪自他周身扩散而出。

  俨然已经进入到三段究极变身的状态。

  “呼——”

  路远长吐一口气,整个化作一道残影直扑吴巢而去。

  他的四周,竟开始慢慢开始显化出一片繁华古老的城邦景象。

  这异象和他之前幽晦阴冷的气势大相径庭,也无任何的出奇之处。

  唯一能给人留下点印象的,大概就是这片异象中带着丝丝史诗画卷徐徐展开的韵味。

  天主吴巢眼中如玉般温润的眼眸中闪过一丝异色,也没说什么,轻飘飘地一掌朝路远打来。

  “天宫流第三式——起仙阁!”

  伴随着这一掌打出,吴巢头顶渺渺茫茫的云雾异象中,似有无数亭台楼阁悄然浮现。

  一股难以言喻的磅礴浩瀚,缥缈近仙的韵味从他的掌中流转出来。

  路远面无表情,承载着一片盛世的繁华,抬手一拳迎上吴巢的这一掌。

  拳掌相碰。

  “轰!”

  可怕的余波荡开,吴巢身形不动,神色如初。

  路远身形飞退,一直近乎退到高台边缘才堪堪停下脚步。

  他深深吸着气,周身气息散乱,释放出的那繁华古老的城邦异象似乎也被吴巢的这一掌给拍得摇摇欲坠。

  繁华不在,反而有种大难临头之感。

  路远脸上却毫无波动。

  他抬起一只手,轻轻拭去嘴角渗出的血迹。

  “半米。”

  路远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句。

  远处的吴巢微微皱眉,似乎对他这莫名其妙的话感到不明所以。

  “轰!”

  路远黑发扬起,周身气势再起。

  他四周的古老城邦异象也开始剧烈演变。

  这异象的天空中,出现一颗被熊熊黑色火焰所包裹的黑色陨石。

  路远身形跃起,夭矫的身形在半空中和那黑色陨石悄然重叠,整个人宛如从天而降的陨石般狠狠朝吴巢攻来。

  吴巢眯起眼睛,看也不看路远这一击,一只手背在身后。

  一只手无比随意地向上抓出。

  口中漫念着:“天宫流第四式.”

  (本章完)

无线电子书    最终神职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