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269章 一核为跪天水流核派创始人

无线电子书    最终神职

  “别闹老柳。”

  路远表情严肃地说道:“你上次被那个扎小辫的蓬莱圣使那样羞辱折磨,屎都给人打出来了你不想着报复回去?”

  “你才给人屎都打出来了!”

  柳道源正慢悠悠喝着茶呢,一听路远这话,一口汽水全从嘴巴里喷了出来,原本云淡风轻的架势立马破功,羞恼大骂。

  路远抹了把脸上的唾沫星子,毫不在意地继续道:“还有蛇派那边,我可听说人家早就将伱柳道源这一脉给彻底除名了.”

  柳道源一张老脸上神色剧烈变幻,最后硬生生地恢复平静。

  他重新半躺下,淡淡回了句:“老夫现在崇尚的是以和为贵。”

  路远皱眉,只觉得老柳浑身上下都透着股不对劲。

  但到底哪里不对劲,他又说不上来。

  总之,他实在想不明白,怎么老柳经历过那件事之后,就一下子“性情大变”了?

  “回头该让人好好查查”

  路远正想着呢,听到柳道源问他:“你小子怎么突然有空回来看我?

  说吧,有什么事?

  老夫现在可没什么武学功法能给你的了”

  “不是问你来要功法的。”

  路远摇摇头,回道:“主要就想着回来看看你恢复的怎么样.”

  “现在看到了?”

  柳道源随意道:“你觉得我恢复的怎么样?”

  “建议继续入院,药不能停。”

  路远表情严肃地说道。

  柳道源一听吹胡子瞪眼地要揍他。

  路远赶紧给他杯子里满上汽水,而后才正色道:“还有就是想问问老师,你当初晋升宗师的过程。”

  “晋升宗师的过程?.”

  柳道源皱了皱眉,而后两只眼睛里迸出蓝光,整个人唰一下从椅子上跳起来。

  “你小子马上要宗师了?”

  路远轻轻“嗯”了声,柳道源见他点头承认,顿时大笑:“好好好!

  你要是今年年底之前过了这门槛,就是十七岁的少年宗师,遍数古流武术界历史,也没人能比得上.

  老夫要不是.我们鹤派就是一门双宗师,蛇派那帮吊人也配将我们除名?

  真是笑掉大牙!”

  路远见他喜笑颜开的样子,忍不住道:“你现在回去做手术,还有机会实现一门双宗师的佳话。”

  柳道源明显心动了一下,但叫路远意外的是,他这么好面子的人,竟然毅然决然放弃了这个能让他大大长脸的机会。

  “算了,我是真对宗师不感兴趣了。”

  柳道源摇摇头,岔开这个话题,接着道:“先说你的事情。”

  老柳还是那个老柳,哪怕“性情大变”,对路远的好还是没的说。

  他细细跟路远说了他迈出那一步的全部过程,前因后果。

  甚至是不惜“自揭伤疤”。

  总结下来,大概就是“爱徒”裴夜的背叛,天水流的除名,身体的残缺.

  一系列的事情在老柳心里留下痛苦、屈辱、郁结、不甘、懊恼等一大堆的负面情绪。

  这些情绪在他心里积累了整整十五年,已经变成魔障般的存在。

  在南方百城武道联赛,鹤派被反复针对和欺负时,老柳心中的这块魔障再起,整个人都有些自我怀疑了。

  但没想到,路远这个“真传”给了他一个天大的惊喜。

  带着他一夜挑了十三家门派。

  那一个晚上,不知道多少人听见了老柳那宛如夜枭般的畅快笑声。

  老柳心里的魔障一夜尽消,真意一晚上时间暴涨三倍,如果不是身体残缺,直接就晋升宗师了.

  “破心障。”

  路远听完老柳的讲述,做出三个字的总结。

  老柳的突破经历倒是和徐卫国说的那位不得子嗣的朋友颇为相似。

  两人心里都有执念,郁郁不得欢。

  而在执念消除后,就水到渠成般晋升了宗师。

  “那我有什么执念吗?”

  路远询问自己。

  他目前所知两种晋升宗师的方法,一个是在生死之间感悟纯武的真谛,一个是破心障,消执念。

  这是两条捷径。

  路远想了想,跟柳道源道:“老师,给我安排个静室,我在你这呆几天。”

  他准备自己好好琢磨琢磨,看看能不能来个“龙场悟道”,一夜入宗师。

  “好。”

  柳道源唤来柳四给他安排。

  临走前,路远忽然想起一件事,忍不住询问柳道源:“马上召开的武圣岛论武大会,老师还去吗?”

  论武大会这事也是老柳此前心心念念的一件事。

  哪曾想,现在的柳道源听到这件事后,眼皮都不抬一下,漫不经心地回道:“到时候再说吧,心情好就去。”

  “得。”

  路远摇摇头,也懒得再管他,转身就跟柳四走了。

  路远离开,柳道源依旧老神在在地半躺在自己的摇摇椅上。

  喝着汽水,晒着太阳,慵懒得好似一只趴在墙根底下打盹的老猫。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柳四的身影悄无声息地走到他身旁。

  柳道源闭着眼睛,淡淡开口:“小远闭关了?”

  “嗯。”

  柳四恭敬回道:“特地安排少馆主在最里边的房间。”

  “唰!”

  柳道源一听,眼睛顿时睁开,然后整个人也快速从摇椅上站了起来。

  “走!”

  “是。”

  柳道源一马当先,行走如风,哪里还有半点儿之前不问世事的懒散姿态。

  柳四亦步亦趋。

  不多时,两人就七弯八拐地来到位于聆鹤轩底下最深处的一个地下室。

  这里空间颇大,一面修建平整,另一边则显得颇为粗糙,但四面墙壁都用了厚厚的隔音材料。

  看着像个武道场,又像个建在地底下的靶场。

  柳道源走到场地中间,苍老的脸上隐隐浮现出一些难以言喻的期待,甚至是兴奋。

  他快速说了句:“开始吧。”

  柳四会意,悄悄退到角落,然后按下墙上的某个按钮。

  “轰!轰!”

  四面墙壁上暗门打开,一个个人形钢靶激射出来。

  霎时间,柳道源眼中蓝光大放,整个人情绪也一下子变得亢奋起来。

  “嘭!嘭!嘭!”

  柳道源四肢和胸口快速鼓胀,衣服绷开。

  “咔咔咔——”

  伴随着一连串清脆且密集的机械声,足足数十个枪口炮管从他的四肢、胸口和后背等位置冒出来。

  “轰轰轰——”

  这数十个枪管中喷射出炫目的能量光束和火焰,轰碎轰烂一个又一个人形合金钢靶。

  柳道源的情绪也在这个过程中得到彻底的释放,整个人哈哈大笑,畅快无比。

  雪白的须发都被枪械带起的冲击波给鼓荡得飞扬起来。

  “哈哈哈!”

  “宗师算个屁!宗师能扛得住我这镭射枪几下?”

  “小远太年轻了,虽然天赋好,但对力量的认知还是远不如我这个老头子。”

  “纯武只是小道,激光大炮才是大道啊!”

  “柳四,帮我再订十八把核裂枪!

  老夫我悟出新招式了——以核为贵!

  一核宗师跪!二核宗师上西天!.

  等到论武大会开始,老子就给蛇派和蓬莱统统轰烂吔!”

  “从今日起,老夫柳道源,就是天水流核派创始人啊啊!”

  “大晚上的聆鹤轩还在搞装修?”

  静室中,路远听到身下似乎传来隐隐的震动声,睁开眼睛疑惑地自言自语了一句。

  本想精神力扩散探查一下,想想又算了。

  他站起身,在黑暗中走到静室的墙边,推开窗户。

  此时已经入夜,一轮圆月高挂夜空,皎洁清冷的月光洒落下来。

  “还是不行啊”

  路远看着头顶的圆月,喃喃着,放开自己的精神力。

  气雾状的精神力瞬间充斥着整个静室。

  连带着路远眼前的月亮,似乎都变得扭曲起来。

  和以前相比,路远现在已经算是进步很多了。

  气雾状的精神力变得浓稠了许多,看情况是有朝液态转变的趋势。

  释放出的真意也被淬炼压缩到一百米高。

  比原来的两百米缩小了一半。

  但距离晋升宗师,要真意完全融于体魄.还差了老长的一段距离。

  不过,枯坐一天,路远也基本上将自己的晋升思路彻底捋清。

  “武道上的积累还差了些.”

  “我一直以来的执念有两个,一个是以纯武对抗超凡。

  另外一个则是开创超凡武道.”

  “还有就是生死之间的感悟,极情于纯武”

  路远总结出的这三条晋升思路,有一个共同的点——全都需要战斗!

  大量的,高层次高质量的,纯武和纯武之间的战斗来实现。

  如此一来。

  蓬莱一下子变成路远非去不可的地方了。

  因为只有蓬莱才能提供给路远这么多纯武领域的高质量对手。

  蓬莱还有登天梯,能淬炼意志。

  “论武大会..这一趟去必然是冲着砸场子去的。

  宇文瞳之前说过,想动蓬莱可以,但不能调用黄熊的力量.”

  “蓬莱五老.天主吴巢”

  路远思索着。

  他想只靠自己一个人啃下蓬莱,显然不太现实。

  就算他能把什么蓬莱五老,天主吴巢统统给打趴下。

  但蓬莱还有数十名宗师呢,还有乌泱泱的一堆其余纯武格斗家呢。

  他肯定还得需要一点别的力量的辅助。

  不能动用黄熊的势力,那.

  路远脑子里自然而然地冒出一个词来——邪武盟!

  “如果我以邪武盟当代邪帝的身份去攻打蓬莱会不会很刺激?”

蓬莱拿走了邪武盟不少历代邪帝留下的邪帝舍利,他身为邪武盟当代邪帝,去找蓬莱要回来  不仅是师出有名,而且合情合理。

  路远眼眸亮起,越想越觉得这个想法极具可行性。

  不过要想实施这个计划,他还得先将邪武盟统合,正儿八经地坐上邪武盟邪帝的位置才行。

  “联系一下那三个家伙吧。”

  路远想着,调动自己现在双翅飞熊的权限,查询之前裴夜手下那三名邪武盟护法的下落。

  这三人顶着S级的邪能波动在旧城圈四处乱跑,在天眼监测下,就跟黑夜里的电灯泡一样显眼,倒是好找。

  不到五分钟,路远就得到三人此时的确切位置。

  一看。

  嘿,还挺巧。

  三人现在就在距离路远不到五十公里外的地方。

无线电子书    最终神职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