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268章 吓到徐宗师,老柳废了?

无线电子书    最终神职

  这个念头涌现,路远立刻感觉到自己的气雾状精神力为之一缩。

  陡然蜕变提升了一截。

  “嗯?!”

  路远感到诧异,而后脸上又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

  在这一瞬,他似乎突然明悟到自己晋升宗师的确切方向。

  坐在他身侧的徐卫国也感受到这异状,看路远的眼神立刻变得更为复杂。

  他并不清楚路远的具体年龄。

  但从外表看,想着撑死也就二十左右的样子。

  这个年纪,就有望宗师。

  虽说其身在黄熊,修行条件比寻常人要好太多太多,但这个年纪达到这个成就,也足以证明其妖孽般的资质。

  “哎”

  徐卫国叹了口气,觉得自己一下子老了许多。

  两人继续闲聊着。

  徐卫国在蓬莱呆过十几年,对蓬莱的近况颇为熟悉,路远倒是从他那探查到不少连黄熊内部资料库都不曾收录的有关蓬莱的信息。

  一直聊了半个多小时,徐卫国才起身跟路远告辞。

  路远喊来带路的金熊,也亲自将徐卫国送到武道修炼室的门口。

  就在徐卫国准备离开的时候,他忽然停下脚步,询问路远:“路大人现在是不是卡在真意融于体魄这一步上?”

  路远也没隐瞒,大大方方承认下来:“是。”

  徐卫国试探着询问道:“路大人方便放出真意让我看看吗?”

  这七天陪练,路远从未释放过自己的真意。

  徐卫国对此一直耿耿于怀。

  他堂堂宗师,一身手段几乎被路远给逼干净了,结果连对方的真正师承何门何派,和真意到底长什么样都没搞清楚。

  眼看就要离开,往后估计也几乎没机会再见到眼前这位了。

  于是徐卫国实在忍不住,索性拉下脸皮来询问。

  路远闻言微怔,眸光闪动,迟疑着没有说话。

  徐卫国脸上露出几分遗憾,主动开口宽慰道:“大人要是不方便透露就算了。”

  “倒不是不方便,而是”

  路远摇头道:“我的真意有些特殊,怕.吓到徐宗师了。”

  “吓?”

  徐卫国眨眨眼睛,笑道:“路大人说笑了,徐某好歹也是堂堂宗师。这半生修武,各门各派的传承也见过不少,什么稀奇古怪的真意没有见过。

  路大人说自己的真意强过我,我都信。吓到我呵呵”

  徐卫国笑着摇头。

  路远见此,点点头道:“既然徐宗师要看,那我就给徐宗师看看”

  说完,路远压抑许久的气雾状精神力豁然放开。

  格斗家面板上,某个技能悄然亮起。

  霎那间,路远背后武道室的光线全部暗淡下去。

  一道漆黑庞然的巨鸦身躯无声无息地从他体内游弋而出。

  一丝丝冰冷、腐朽、绝望而又磅礴,仿佛死亡天灾,灭世浩劫般的气息充塞整个武道室.

  “轰!”

  徐卫国周身的空气扭曲,宗师力场应激似的自主冒出。

  他神情怔怔,表情凝滞地呆呆看着眼前那无法用言语描述的庞然巨物。

漆黑如夜,霸道绝伦的身躯,九百九十九颗阴冷诡谲的眼珠  一股多少年没有感受到过的,冰寒刺骨的电流从他的尾椎骨处炸起,一路向上。

  刺得他全身汗毛倒竖,头皮发麻。

  下一秒,徐卫国便听见眼前隐隐约约勉强能看出一个身体的轮廓,几乎已完全和漆黑融为一体,仿佛一片能吞噬一切的阴影旋涡中,有声音低低响起:“我早说了.会吓到徐宗师的。”

  “呃呃呃”

  宗师力场全开的徐卫国喉咙像被无形的大手给扼住,喉结耸动着,却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潍山市。

  十二月的长街,来往人已经有不少穿上了冬衣,道路两旁的树叶片寥落稀疏,绿化带里的草木也黄黄的,一片萧瑟景象。

  路远缓步走在人行道上。

  他穿了件白衬衫,外边套了身薄薄的呢子大衣。

  并不觉得有半点儿的冷,只是想不让自己在人群里看着那么特立独行罢了。

  潍山市这些年一直致力于发展成旅游城市,在环境保护上也下了大功夫。

  但大力整治后的天空和空气质量还是远不及他在夏邦感受过的那般清新澄澈。

  不过却有着让路远熟悉和怀念的烟火气。

  “帅哥!来习武防身啊!”

  前边不远处,一家挂着“超越武馆”招牌的格斗馆门口,两个大冬天还穿着超短裤的女孩冲着路远招手,手上还挥舞着花花绿绿的传单。

  “我们超越武馆冬季大酬宾,原本两万八千八百八的格斗课程现在只要九千九百八十八哦!”

  “帅哥,男孩子一个人出门在外很容易被女流氓占便宜啊,赶紧来报名学两手格斗术啊!”

  路远客气地摆摆手示意自己不需要,两个超短裤女孩见状从台阶上跑下来就想要来拉他。

  吓得路远赶紧跑远,随手拦下一辆出租车匆匆钻进去。

  报出“聆鹤轩”的名字后,车子启动,路远这才稍松一口气。

  堂堂黄熊双翅飞熊,马上就要踏足宗师境的人物,竟然还能被人撵着跑.

  果然推销员才是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生物。

  坐在出租车的后座上,路远回想着这段时间来和徐卫国的切磋交流。

  他收获很大。

  武神劲攀升到lv7.

  还将自己一身纯武所学,全都梳理了一遍。

  格斗家面板上的一大堆乱七八糟的技能,被他统合成“神象流”“冥鸦流”和“杂学”三部分。

  期间经历过许多次的技能融合和进阶,不加赘述。

  事实上,在和徐卫国这个武道宗师一番交流后。

  路远已经开始逐渐不再拘泥于格斗家职业面板。

  “在我实力低微的时候,对各种技巧的领悟和运用还很生疏,通过职业面板的固化效果来发动技能,对我来说是一种极大的辅助和加成。

  但现在,这些招式和技巧早已融入身体,化作我的肌肉本能。

  面板对我而言反而成为晋升宗师的桎梏”

  宗师,讲求的就是随心所欲,不受任何条条框框的限制,自成一派,独我唯我。

  路远的宗师气象已成,欠缺的,就剩下最后的一点磨砺和契机。

  路远坐在车后座,看着窗外掠过的风景,静静地想着。

他幻想着自己此时的心境如一洼水,水极静不惊,水里的泥沙不断沉淀,于是水质变得越来越清澈见底  “到了。”

  出租车司机的一声轻唤,将路远从漫想中拉回现实。

  他拿出手机支付了行程订单,然后下了车。

  面前便是“聆鹤轩”的侧门,墙上的爬山虎都枯死了,以至于写在墙上的那篇《烹蛇说》越发醒目。

  路远刚想走进去,突然感觉右胸口某处皮肉微微发烫。

  下意识伸手触碰,才想起那是刻着象神诅咒的位置。

  “看样子第二波诅咒即将抵达战场了”

  路远眸光闪动一下,神色却依旧平静,放下手,很自然地继续走进了聆鹤轩的大门。

  进门后没一会儿就碰上柳四。

  来之前他和柳四打过招呼,后者恭敬喊了他一声“少馆主”,然后领着他去见柳道源。

  老师柳道源自从上次南方百城武道联赛,被诸多门派围攻重伤之后,就一直被路远安置在黄熊基地里养伤。

  后边又转去夏邦手术,路远前几日想起后一询问,才知晓老柳其实早就出院回家了。

  于是这才赶来潍山。

  “庄姨她们还好吗?”

  路上,路远跟柳四问起其余几个鹤派亲传的近况。

  柳四点头:“都很好,不过.”

  “不过什么?”

  路远见柳四语气迟疑,忍不住皱眉追问。

  结果便听柳四一脸无奈地说道:“不过自从馆主回来之后,就再不肯见他们几位了。

  而且,老馆主还将几人全都逐出了鹤派.”

  “啊?!”

  路远一怔,先是震惊,然后又觉得无奈和好笑。

  确实符合老柳的脾性,是他能做得出来的事。

  他也没说什么,只是跟柳四点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

  上次老柳被裴夜陷害,遭外人误会也就算了,连自家弟子都质疑。

  换他是老柳,肯定也觉得寒心。

  心里有气正常,想撒就撒呗,一把年纪了,总不能叫他憋着。

  很快的,柳四领着路远到了熟悉的竹林后院。

  路远迈过台阶,一眼便看到老柳正坐在一地青黄的竹叶间惬意悠然地晒着太阳。

  见他来了,也没说话,只是稍稍抬了下眼皮,然后又收回目光优哉游哉地嘬着杯子里的茶。

  路远走过去,在石桌边坐下,扫了眼四周。

  很快在石桌脚边上找出一大瓶果味汽水,拎起来往桌上的小紫砂壶里倒了点。

  一边倒一边跟柳道源说话:“怎么没做手术就跑了?”

  柳道源轻轻哼了声,淡淡道:“当了大半辈子的残废,习惯了你要真给我长出手脚来,我可能连路都不会走了。”

  “那你不想入宗师了?”

  路远看着他。

  他之前特地给柳道源安排了断肢重生的手术,结果柳道源没做就偷跑出了医院,他也是才知道。

  “无所谓了”

  柳道源放下手里的茶杯,淡淡道:“半只脚迈进过那个领域,才发现所谓宗师,也不过尔尔。

  强也强不到哪里去,碰上机甲大炮,该死还是得死”

  “真无所谓?”

  “真无所谓!”

  柳道源随意摆手。

  路远忍不住皱眉。

  他起初是觉得老柳只是嘴硬。

  后边发现他的样子好像是真没了这方面的想法。

  两次冲击宗师失败,害怕第三次也失败,所以索性就不打算尝试了?

  老柳也不像是这种性格的人啊。

  那是心灰意冷,准备金盆洗手彻底退出江湖了?

  试试。

  路远想了想,开口问道:“那打穿武圣岛,颠覆蓬莱阁,一同古武界呢?

  还想不?”

  他这话问完,柳道源斜睨他一眼,冷笑一声,骂道:“臭小子!

  这都是我以前激励你上进时故意激励伱的话。

  你还当真了啊?”

  路远听后,心下顿时“咯噔”一声。

  完蛋。

  老柳好像真废了。

  (本章完)

无线电子书    最终神职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