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289章 真假吴巢,你不要过来啊啊

无线电子书    最终神职

  这个声音,和这道气息波动突兀出现。

  所有人都有些猝不及防。

  包括路远在内。

  路远原本正在登天梯上挨个“审阅”上边的宗师烙印呢。

  这些烙印绝大多数在他看来都显得稀松平常,只有少数能带给他眼前一亮的些许惊喜感。

  不过好歹都是宗师级的武道,不管好差,至少足够成熟完善。

  可以用来当做他填充自身武道体系的资材。

  他不紧不慢地“阅”完了石阶上的所有宗师烙印。

  哪怕是那些已经被时光磨灭,仅剩一个空壳的痕迹也没放过。

  这些武道烙印内的精髓被他快速吸收消化,融入自身。

  体内的蜕变似乎也加快了许多,已经开始接近尾声。

  此时路远胸口处的血球已经完全稳固下来。

  这血球连接着路远全身上下每一个角落,彼此间有无数的血线相连,形成回流,循环往复。

  路远只要心念一动,血球便会牵带出无与伦比的澎湃血气,将全身的力量传递到身体的任何一个部位。

  就好像月亮引动潮汐涨落一般神奇。

  不知不觉间,路远已经走到登天梯的最后一级台阶,正考虑是否在这台阶之上留下属于自己的宗师烙印。

  那股邪能波动就突然出现了。

  路远抬头,看到近在咫尺的壶天秘境入口处浮现出一道人影。

  这是个身高三米,外型上看着无比完美的男人。

  他浑身笼罩在迷蒙的霞光中,俊美的五官看着竟和死去的天主吴巢有着五六分的相似。

  但他很年轻,大概只有二十多岁的样子。

  他的背后长着一对巨大的五彩斑斓的蝴蝶翅膀,身上遍布着金色的鳞片,额头还长了两根精致的鹿角。

  他双脚浮空,站在壶天秘境的入口处,周身散发着无数绚烂的七彩流光。

  就好像那些存在于传说中的神话生物一样,浑身上下都透露着强大,华美,高贵的气质。

  他居高临下地看着路远,金色的瞳孔中流露出蔑视和淡漠的光,然后冷冷开口道:“是你杀死了吴巢?”

  “呃”

  路远愣住了。

  这玩意是个什么东西?

  蓬莱号称纯武圣地,怎么壶天秘境里会跑出来个一身邪能波动的非人类?

  长得还和吴巢这么像,难道是吴巢跟哪个邪神教的圣女生下来的儿子?

  “你是谁?”

  路远下意识反问。

  宛如神话生物般的俊美男子冷笑开口道:“我是谁?

  我是真正的天主吴巢!

  刚刚死的那个是假吴巢,废物吴巢.

  是我特地安排在壶天之外的看门狗。

  你敢杀我看家护院的狗.伱该死!”

  说完,俊美男子脸上杀意爆闪,整个人的身影在一片逸散的七彩流光中模糊扭曲。

  然后突兀消失,再出现已经跟瞬移一样到了路远近前。

  “死!”

  俊美男子背后的巨大蝶翅快速扇动着,厉啸一声,金灿灿遍布金鳞的右手突兀暴涨一截。

  手掌变成好像怪物的爪子,五指森森,裹挟着一大团七彩的扭曲朝路远抓来。

  路远随手举臂格挡。

  “轰”的一声巨响,恐怖的力量爆开。

  路远身形向后飞去,轻飘飘地落在登天梯下的平台上。

  他低头看了眼自己刚刚用作抵挡的手臂,看到三道深深的白色爪痕,但眨眼间就消失不见了。

  路远抬头,皱眉看着顶上的俊美男子,眼中写满了疑惑。

  此时不仅是路远,下边围观的众人也有些懵了。

  吴巢?!

  真正的天主吴巢?

  吴巢不是已经死了吗?

  怎么又冒出来一个?

  而且还一身邪能波动,蓬莱什么时候又跟邪神教扯上关系了?

  倒是几个邪武盟的护法人物,盯着那一身彩光的俊美男人定定看了好久,眼中光芒不断闪动。

  像是猜到了什么,却不好确认。

  “我赐予你死你竟然还敢躲?”

  这边,俊美男人一击不中路远,表情有些扭曲起来。

  俊美的面庞微微变形,厉喝着又一次向他发起进攻。

  他背后的两只巨大的蝴蝶翅膀快速扇动,整个人化作一道七彩的流光,撕裂空气,飞快朝路远俯冲下来。

  路远眯起眼睛,在那流光激掠而来的刹那,双手结印般搭成桥状,悄无声息往下一压。

  “天宫流武道第二式——筑虹桥!”

  胸口处血球旋转,一股前所未有的澎湃巨力透体而出。

  一瞬间压塌压爆路远面前一小片的虚空,妙之毫巅地将那道七彩流光截停。

  “轰隆!”

  路远脚下的地面直接爆开,坍塌,碎石滚滚。

  原本就已经残破的至高平台直接崩塌,平台中间出现一个巨大的深坑,而那长着蝴蝶翅膀的俊美男子就趴在深坑之内。

  “唰——”

  路远如一片羽毛般轻飘飘地落在一块碎石的顶端,居高临下地看着坑中的俊美男子,淡淡道:“你比其吴巢可弱小太多了。”

  “你给我住嘴!”

  这句话极大地刺激到俊美男子。

  后者愤怒得声音都有些尖锐变形了。

  整个人快速从坑中蹿出,朝着路远直冲而去。

  路远面无表情,随手一掌按下。

  “天宫流武道第三式——起仙阁!”

  “轰!”

  俊美男子像飞虫般被路远随手一掌拍下,将底下的坑砸得更深更大了一些。

  但可能连一秒钟的停顿都没有,他又卷土重来。

  “天宫流武道第四式.”

  “轰隆!”

  “天宫流武道第五式..”

  “轰!”

  路远反复不断地轰飞对方,姿态动作之随意,就好像正在驱赶一只飞来飞去讨人嫌的苍蝇。

  他说的实话。

  这个从壶天秘境里跑出来,一身邪能,自称是真正吴巢的家伙。

  虽然在纯粹能量波动上要强过吴巢,但战斗意识和战斗技巧方面实在差吴巢太多。

  简直是天壤之别。

  更别说路远现在胸前血球生出,实力已经进入一个不可明测的境界。

  真正的天主吴巢再度复活,也有把握在三招两式间随手镇压打杀。

  “我的实力提升了这么多?”

  路远在镇压“假吴巢”的同时,也在逐步熟悉自己现在的实力。

  他发现自己现在动手,随随便便一击就有堪比之前三段究极变身下,将究极发力运转到极致的爆发力量。

  他的发力方式变得很独特。

  每次动手,血球旋转引动气血如潮暴涨,然后每一根肌肉纤维都会像绷紧的弓弦被拨动时那样,以一个极高的频率震荡。

  从而轻而易举就能爆发出之前歇尽全力都无法达到的可怖拳力。

  “宗师级发力技巧!”

  路远眼眸微亮,脑子里跳出一个词。

  这绝对是超越满级特殊发力究极发力的更高深的发力技巧。

  一般人别说是做到了,根本连想象都想象不到。

  而在这般恐怖的发力情况下。

  路远竟然还能对这股磅礴可怕的力量做到堪称完美的把控。

  他现在出手完全没有半点煊赫声势。

  每一招打出时都像落叶飘零般无声无息。

  打出后却又如晴天霹雳般惊天动地。

  在招式没有落在对手身体上之前,他的力量不会有一丝一毫的泄露。

  仿佛全身的毛孔都紧紧闭合着。

  整个人在胸口血球的主导下在体内自成一个生生不息,源源不绝的小循环,自成一方小世界!

  每一次出手.都是在调用一方小世界的恐怖力量在砸人!

  “妙啊!”

  路远一掌无声无息地打出,体内五脏共鸣,白光闪烁。

  一掌轻飘飘地拍在“假吴巢”的脸上,发出惊雷般的炸响,将他整个面颊都打得生生凹陷下去,忍不住在心中大赞。

  “这真正的超凡宗师境真是妙啊。”

  这种随心所欲,自成一方小世界的感觉让路远感到欣喜,沉醉。

  他已经打定主意,这场架打完,就赶紧好好梳理一下自己现在的实力。

  他连新开启的职业面板,还有个人属性面板都没来得及看呢。

  已经是迫不及待了。

  “该死该死该死!”

  背后长着蝴蝶翅膀的“假吴巢”此时已经快气疯了。

  他不知道被路远变着花样打了多少下,砸出的深坑都快和地面平齐。

  他尖啸着,整个人直冲天际,爆发出无与伦比的邪能波动。

  这股波动较之前强大了何止十倍。

  简直就像一颗当空爆发的核弹,七彩光芒将极大一块区域的空气全部扭曲,连天上太阳的光辉都被遮掩下去。

  这气息比之前天主吴巢气势积累至巅峰,全力爆发出“我主天宫”那一招时还要恐怖。

  岛上的一群人全都脸色狂变,很多人身形颤抖,甚至要顶不住压力当场跪倒下来。

  “我是至臻至美,至高无上的神话生命!

  我是秉承诸神之力而生的万神之主!

  我是永世不熄的太阳.”

  “你有病。”

  路远打断天空中已经完全被七色光芒笼罩,几乎看不清样貌的“假吴巢”的自颂。

  皱眉道:“而且病的还不轻。”

  他完全是实话实说。

  他确实觉得这不知道从哪块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假吴巢”一直都给他一种脑子不太好使的感觉。

  暴躁,易怒,愚蠢,自大.

  没有与实力匹配的智慧和雄心,只有纯粹用能量堆砌起来的虚妄的强大。

哪怕是现在爆种成这样,给路远的感觉  也依旧很弱小。

  “你”

  七色强光中传出一个愤怒到变形的冰冷声音。

  他几乎是咆哮着对路远吼出:“你将接受神罚,该被诸神之火焚烧致死!”

  说完,咆哮声化作刺耳的音波,形成肉眼可见的音浪一圈圈扩散出去。

  掺杂了邪能波动的音波攻击将天空中所剩无几的云雾尽数震散,底下小岛上大片大片的草木向四周倾倒,无数海鸟飞出,然后“嘭嘭嘭”炸开,炸成一团团血雾。

  即便是远在白色广场的格斗家,在这音波之下也全都表情痛苦地捂住自己的脑袋,有甚者耳孔中还淌下鲜血。

  连路远都受到一定的影响。

  他体内的血球旋转得速度比正常快了三倍不止。

  五脏六腑毫光大放,血液肌肉骨头全在震动。

  路远皱眉,正犹豫是直接以现在这个状态出手,还是直接开启晋升超凡宗师后的魔形态速战速决。

  突然。

  他胸口血球内,那根都快要被他给遗忘掉的百目冥鸦之羽轻轻颤动了一下。

  一丝波动从中传出。

  就好像高居在食物链顶端的霸主,威严受到挑衅,在王座之上缓缓睁开了双眼。

  “嗡——”

  这一丝波动顺着路远的身体向外扩散出去。

  很快传至那七色强光,邪能波动爆发的核心区域。

  恐怖的音波一下子便消失了。

  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惊恐到变形的颤抖声音。

  “你你身上怎么会有它的气息?!”

  “不可能!它不可能存在于这个世界!”

  “你是谁?!你到底是什么人?”

  “你不要过来啊啊!.”

  与此同时,路远胸口内的百目冥鸦之羽也传出一股信息流。

  路远的脑海中闪过大量古老,零碎,仿佛是潜藏在血脉中传承的画面。

  他的眼眸快速亮起,表情也变得奇异起来。

  “原来.是这样啊。”

  “有意思。”

ps:求

无线电子书    最终神职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