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284章 不愧是五老级别的强者,果然厉害

无线电子书    最终神职

  从路远登上三级高台的那一刻起,白色广场的诸人就处于一个近乎梦游般的状态里。

  平日里高高在上,宛如云端中人般的宗师大人物,结果在那号称“神帝”,外表看着最多只有十八九岁的年轻人手下,却跟喽啰般被随意扫来扫去。

  一个人独战数十名宗师!

  关键还不落下风,越战越勇,甚至将数十名宗师给生生打成弱势方。

  现在更过分了。

  竟然有宗师级的人物,被当成球给丢了下来,在地上砸出一个大坑。

  梦幻般的感觉。

  很多还处在练脏,或者真意境的年轻格斗家们迷茫了。

  一时之间,他们仿佛突然失去了前进的方向。

  主要是不知道自己心神向往,为之刻苦奋斗的宗师到底有什么意义。

  晋升宗师境有什么意义?

  当上宗师,然后.被人当球打吗?

  “呃呃呃”

  岩碎流一行,此时正站在白色广场的边缘,神色怔怔地看着那从高台上被丢下的人影,眼中有着诸多的迷惘。

  “那一位.是不是夏邦武协总会会长,天水流的蔡华章蔡掌门?”

  “好像.是吧。”

  “这神武盟的神帝到底是何方神圣,真的好猛!”

  “关键他看着年纪好像还没我们大,也就跟小师妹差不多.”

  “妖怪.这次出来,可真是长见识了。”

  几人正说着话,忽然看到面前一道身影一跃而起,随口吐出几口咸腥的海水。

  岩碎流一行顿时惊喜,“师傅!师傅醒了!”

  因一头撞在防护光罩上,再加上溺水而短暂晕厥的岩碎流掌门银发老头此时面皮微红,但还是努力保持着自己的形象。

  他催动劲力,鼓荡气血,在头顶身上蒸出阵阵白气。

  岩碎流一行见主心骨醒来,惊喜过后,却又有人不免担心。

  “师傅,这神武盟的神帝这么猛,你刚刚在船上各种说他坏话,还偷偷给蔡掌门通风报信,回头他会不会来找我们麻烦啊?”

  银发老头神色一滞,很快恢复平静,淡淡道:“找我们麻烦?

  那得看他能不能先解决自己身上的麻烦了。

  你以为蓬莱在如今武道界的地位,是只靠几个宗师撑起来的吗?

  这邪帝虽强,但五老和天主可比你们想象中的要可怕太多了。”

  银发老头眯起眼睛,盯着高台上那道纵横四方的身影,一字一句地说道:“

  伱们别看他现在风光,实则已离死不远了。”

  一众岩碎流弟子神色肃然,纷纷点头,不再说话。

  “我现在有点改变主意了.”

  白色广场上,一只手跟掐小鸡崽一样掐着某平头男子的肉护法,望着高台之上的方向,雪白圆润的面庞上浮动着奇异的神采。

  喃喃低语着:“我们这位年轻的帝君,还真是才情无双啊。

  我好像在他身上看到真正属于邪武的曙光。

  那是前几任邪帝..都不曾触碰到过的领域”

  肉护法轻声呢喃着,眼中的光芒越来越强烈。

  不仅是他,其余几名护法级人物也差不多尽数如此。

  他们心中某些蠢蠢欲动的心思在动摇,消失,有名为“信仰”的存在悄然生根发芽。

  此时柳道源的心中也充满了震惊。

  他知晓路远的实力或许很强。

  但没想到,自己这个临老临老收的唯一真传弟子竟然能强成这样?!

  打宗师如打狗!

  还好他没选择入宗师.

  柳道源有颗大心脏。

  这会儿也有点快被冲击震撼到麻木的感觉。

  但很快的,这份震惊就化作一股莫大的欣喜和骄傲自心底澎湃而起。

  “上苍到底还是待我柳道源不薄。

  让我飘零残缺半生,也让我得了一真龙般的弟子!

  哈哈”

  此时柳道源内心之畅快,只想大笑。

  这时候,忽然听到眼前的巨坑中传出窸窣的声响。

  “我真龙乖徒送我的礼物!”

  柳道源眼中蓝光闪烁,很快大步走过去。

  “咳咳——”

  被路远当成球从三级高台上丢下来的蔡华章从坑中狼狈起身。

  他实际上并没受什么伤,但心理上受到的伤害却叫他羞愤欲死。

  高台上几十个宗师,被路远干趴下的宗师也不止一个两个了。

  但被当成玩具丢下来的只有他一个。

  好歹他也是堂堂夏邦武协总会会长,古流武术界有头有脸的人物.

  这一下被丢,脸面怕是直接丢干净了。

  “该死.该死”

  蔡华章脸色阴沉着,正考虑着该如何在大众面前挽回一点颜面。

  忽然听到跟前传来“咔嚓咔嚓”阵阵机括转动的声音。

  蔡华章下意识抬头,却在下一秒瞳孔收缩,整个人陡然僵住。

  只见十几个黑洞洞的枪管齐刷刷瞄准着他。

  枪管内光芒吐露。

  枪管后,柳道源那张老脸正冷冰冰地看着他,语气淡漠地说道:“赶紧滚上来。

  接下来.该轮到我来揍你了。”

  “呃”

  “神象撼地!”

  平台上,路远猛地一脚踩在地上。

  恐怖的巨力在脚下传导,震得整个平台的地面好似波浪般一圈圈翻卷扩散出去。

  他整个人也随之腾空而起。

  在半空中连踩三脚,每一脚都跺出肉眼可见的气浪波纹。

  脚下有暗金色的劲力伴随气魄一同冲击出去,隔空硬生生踩爆数名宗师的力场和护体罡气,踩得他们胸口塌陷,吐血不止。

  “轰!”

  路远落地,随口吐出的一股白气,像蛇一样在他周身环绕一圈,然后消散。

  此时路远能清晰感觉到,他原本气雾状的精神力已经有一部分转变成液态,正在飞快渗融进他的躯体内。

  在这股精神力的刺激下,他的血液浓稠得就好像火山口流动的岩浆。

  骨肉五脏振鸣不止,时不时还会有类似雷鸣般的闷响声从胸腔内发出。

  那些从四肢百骸内氤氲生出的血气,也变得愈发浓郁了,且逐渐汇聚成血线,有隐隐朝着一个位置汇聚的趋势。

  一切的一切,都在朝着某个不可明测的境界快速衍变.

  “嘶嘶——”

  路远深吸一口气,头顶双头四臂的象神真意快速压缩。

  直接缩小到仅仅只有十五米左右的高度。

  却凝实得仿佛真实存在一般,就算是肉眼也能观测到。

  这一番战斗的过程,路远“偷学”到不知道多少种武学流派的精髓。

  这些精髓融入进他自身的武学体系内,让他的武学根基变得愈发庞大稳固。

  整个人的身心似乎也都得到升华。

  这种升华,给路远带来的是某种武道霸主般的从容,和站在更高层次俯视一切的淡定。

  他两米多高的身躯伫立在场中,宛如一座不朽的魔山。

  不断有浓密的阴影从他背后升起,朝着整座高台蔓延笼罩而去,叫那些仅剩的宗师们望之心惊胆寒。

  “再来。”

  路远开口。

  一步迈出,却根本没人上前。

  四周一众现在还能站着的宗师,全都情不自禁地往后退去。

  就算是长生资材也不能叫他们再往前一步了。

  能坚持着不逃下高台,已经算是他们身为宗师最后的一点体面。

  路远往前走了两步。

  他往哪个方向走,哪个方向的人群就向后退散。

  搞得好像老鹰捉小鸡一样,场面有种莫名的滑稽,却根本没人笑得出来。

  路远反复试了几次,终于是无语了。

  也意识到面前这群宗师资材的“潜力”已经算是被自己给完全挖尽。

  他们的士气已经被自己给彻底打烂打散,再也成不了气候。

  就算勉强上来和自己打,也给不了自己任何的压力。

  “算了.”

  路远摇头,索性放过眼前这群人。

  他顺着台阶向上望去,看到五道仍旧端坐在椅子上的人影。

  五人眼睛紧闭,老神在在,全都不动如山。

  “厉害,这都能坐得住,不愧是蓬莱五老。”

  路远眼中流露出几分期待,一步迈出。

  整个人仿若瞬移般直接出现在二级高台上。

  他的武道比起刚上平台时已脱胎换骨,不管是哪个方面。

  一踏足二级高台,路远立刻感到身子微微一沉。

  这片高台上,空气中到处都弥漫着一丝丝压力。

  他被五道气息同时牢牢锁定,有种如芒在背般的危机感。

  “好好好!”

  路远无比欣喜。

  他感受到自己定格的“宗师进度条”现在又开始动起来了!

  路远满怀期待,环视闭眼不动的五人。

  面带微笑,举止有礼地轻声开口道:“敢问五位前辈,哪位先上来送死?”

  话音刚落。

  坐在他左手边第一个的绿衣老头便蓦然睁开双眼,虚空中仿佛有一道电光闪过。

  “无知小儿.看我撕烂你的嘴!”

  绿衣老头冷哼一声,整个人从座椅上跃起,飓风般朝路远袭来。

  “这位前辈好勇!”

  路远大喜,眼眸发亮地长笑一声,不退反进,主动朝绿衣老头迎上去。

  “那晚辈就第一个打死你!”

  “神象散花!”

  路远抬手就是一掌,身后十五米高的双头四臂象人随即与他同步。

  他那包裹着暗金色武神劲的大手轻飘飘地拍出,却不见半点飘逸唯美,反而有种横推磨盘般的厚重和磅礴之感。

  这也是路远才从底下学到的杀招。

  他现在神象流的杀招简直多到用不完。

  不管是何门何派的武学,他都拿过来往神象流里塞。

  不管招式原先是什么意境是什么样子,一入神象流体系,便立马“脱胎换骨”,带上一种“力大砖飞”的独特韵味。

  这招散花掌也是如此。

  路远这一掌拍出,直接在空气中拍打出类似巨浪滔天般的气势。

  眼看着直冲而来的绿衣老头就要被这一掌拍飞,后者身形却突然在半空中一折,嗖一下从路远的腋下蹿过去。

  “南斗十星.点杀!”

  冰冷的声音从路远耳边响起。

  而后便看到一抹绿色从眼底螺旋上冲。

  路远猝不及防,一瞬之间感觉全身上下好像被击中了无数次,有针扎一般的刺痛感。

  他踉跄地往后退了两步,气势为之一滞。

  此前的绿衣老头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出现在他面前,一脸冷笑地看着他,然后轻吐一声:“爆!”

  “砰砰砰——”

  霎那间,路远全身上下爆开无数团白光,整个人像被机关枪扫中一样抖动着,无数暗金色的涟漪扩散出来。

  绿衣老头见此顿时忍不住大笑:“哈哈,全身大穴被老夫点中,罡气在穴位中同时爆发,就算是铜皮铁骨也要被炸烂。

  这一招足以杀你十遍二十遍了。

  感到荣幸吧小子,这五十年来,你还是第一个有资格死在老夫这式究极杀招下的人”

  可绿衣老头笑着笑着,声音突然停止,转而皱眉,口中发出惊疑的声音。

  “嗯?你怎么还没死?!

  你怎么还不倒下?”

  “噼里啪啦——”

  “呼——”

  一连串白光爆闪,爆鸣结束后的路远长吐一口气,然后伸手一把扯下自己身上已经被罡气炸得破破烂烂的上衣,露出一副线条轮廓几近完美的身体肌肉。

  只见他上半身白皙光滑的皮肤上,残留着一连串密密麻麻如星图般的红点。

  不过这些红点正在迅速消散褪去,恢复成原本的肤色。

  “不愧是五老级别的强者。”

  路远低头看自己的身体,神色微凝,开口说道:“这一招竟然能破了我的神象镇域护体,将我的衣服打烂,甚至差点炸破我的油皮.实在厉害。”

  路远深吸一口气,表情庄严,双手合十,无比认真地对面前的绿衣老头行了一礼,正色开口道:“我收回之前的话。

  接下来,我一定会很认真地将前辈打死的。”

  “呃呃呃”

  绿衣老头神情错愕,眼神呆愣地盯着路远光洁一片,不见任何伤痕的身体,震惊得嘴巴里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而还没等他回过神来。

  就看到,面前的路远脸色迅速变得淡漠,眼中有浓浓杀意溢出,而后猛地一拳,跨越重重距离,突兀地打到自己面前来。

  “神象.吞龙!”

  霎时间,偌大二级平台上,光线陡昏,有象嘶龙吟声大作。

  其余四个端坐在椅子上的人影,也在这一刻齐齐睁眼,眼中精芒爆闪。

  (本章完)

无线电子书    最终神职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