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278章 蓬莱渺渺

无线电子书    最终神职

  柳道源看似瘦削的四肢和身体内,隐藏了至少十五种高科技核能和辐射类的热武器。

  他随身携带的小手提箱里,也装了不少替换用的武器零件和能源核心。

  看着眼前站在栏杆前,双手背在身后,一脸淡然地吹着海风,眺望着海平面的柳道源。

  路远脑子里蹦出几个词——“新时代邪派高人”“”“爆破鬼才柳道源?”“毒手核妖”.

  很难想象老柳一副风轻云淡的外表下,正包裹着一颗怎样躁动和疯狂的心。

  怪不得老柳连宗师也不放在眼里。

  就他这一身热武器配置,就算打不过宗师,抱着对方同归于尽是一点没有问题。

  “老师”

  路远尽量斟酌语气,站在柳道源身边,和他一起望着前方的海景,幽幽感慨道:“我还以为你对纯武很执着”

  柳道源瞥他一眼,淡淡道:“我执着的从来都不是纯武。”

  “嗯。”

  路远点头。

  他听出来老柳话里的意思了。

  他执着的并不是纯武。

  他只是执着力量。

  而纯武只不过是获得强大力量的途径之一而已。

  路远忽然想起当初南方百城武道联赛时,自己从飞梭上下来,为救下老柳而远远开的那一枪。

  看样子那一枪对老柳的触动很大啊。

  或许正是那一枪.悄悄拨动了老柳的命运齿轮。

  不过话说回来,看着自己为之努力了大半生的宗师境界近在咫尺,却毅然决然选择放弃,换走改造路线。

  老柳的这份心志和毅力,确实不是一般人所能比拟的。

  宗师也比不上。

  路远有心想跟老柳聊聊自己正在开创的超凡武道的事情,但这条路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到底是对是错,让老柳跟自己冒险,属实不太好。

  而且以老柳的性子,既然已经选了走改造路线,短时间内应该不会再变。

  于是又把话给咽了回去。

  柳道源却看出他思绪的浮动,开口说道:“你不要受我的影响。

  你我的情况不同。

  伱还很年轻,可以有很多的选择。

  哪怕路走错了,沿途也不失为一道风景.”

  路远忍不住诧异,“老师,没想到你这个天天喝汽水的竟然也能说出这么有哲理的话。”

  “小兔崽子!”

  柳道源笑着骂他。

  师徒两人站在围栏边,一边吹着海风,一边闲聊。

  时不时有银色的鱼群和灰色的海豚从海面上跃过。

  忽然,路远远远看到视线里出现一艘小小的渔船,渔船上也挂着一面旗帜。

  旗帜上印着的图案,隐隐约约,能看出来是个古夏文里的“岩”字。

  “那是什么门派?老师。”

  路远指着渔船随口询问老柳。

  柳道源瞥了一眼,淡淡道:“狼弑岩碎流,北方武道界的一个门派。

  传承和实力都不弱,就是流派派主为人吝啬,抠的要死。

  我记得以前听说,跟岩碎流派主出门,连在路边吃碗炒饭他都要和你AA”

  “这么离谱?”

  路远脸上露出惊讶的表情。

  说实话,他挺喜欢听老柳聊这些的。

  有时候他觉得老柳之所以在武道界招人恨,有部分原因就是因为他一肚子他门别派掌门派主的腌臜事,所以人人都欲除他而后快。

  正想再跟老柳扯点相关的八卦。

  忽然柳道源话锋一转,询问道:“你这趟上蓬莱,是怎么打算的?”

  路远想了想,回道:“先正常参加大会吧,在大会上帮你把以前的老仇家挨个吊打一遍..嗯,你回头给我列个名单。

  然后再挑战蓬莱的那群宗师们,看看能不能顺势把自己的宗师境给突破了。

我有预感老柳,这波我突破宗师,很可能达到一个前无古人的地步  到时候一统古流武术界,不是问题!”

  路远面对眼前一片开阔的蓝天海域,张开双臂,感觉这会儿精神力融入躯体的速度似乎变得更快了一点。

  他觉得自己四肢百骸,五脏六腑的每个角落都在酝酿着什么。

  这种感觉是之前了解和询问的几个宗师境纯武强者都没有提到过的。

  路远觉得正在突破的是宗师境,但好像又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宗师境。

  柳道源对他不着调的话选择直接无视,想了想,说道:“蓬莱的别人无所谓,你记得要注意五老和天主。

  这几个人硬赖着不死,都活成人精了。

  到时候万一他们不要脸皮的下场来打你,你记得找机会跑。

  你还年轻,有的是机会报复回来。

  要是实在等不及,我最近接触到一个能买到核弹的地下渠道,回头我们偷偷来这丢两颗也是极好的”

  “看,又是那艘游艇!”

  挤的都快坐不下的小渔船上,一名岩碎流弟子指着远处缓缓追上来,跟他们同一个方向的五层豪华游艇颇为惊喜地叫出来。

  声音顿时将船上人的目光全都吸引过去。

  他们很快注意到游艇桅杆上悬挂着的旗帜。

  “原来是天水流啊!怪不得排场这么大。”

  “天水流派主是现任夏邦武协总会会长,还是宗师,自然能租的起这么气派的游艇。”

  一个个在小船上颠来颠去都快被折腾吐了岩碎流弟子满是羡慕地望着远处的游艇,纷纷感叹。

  他们甚至看到游艇甲板上站着一老一少两个身影。

  想着对方两人能占据这么大的地方,吹风闲聊,而自己一行则得挤一艘小破船,有人甚至连坐的位置都没有,船上到处都是呛鼻的鱼腥味。

  心里顿时就更不平衡了。

  忽然,人群里的鹅蛋脸女孩想起一件事,赶忙询问身边的银发老头,“爷爷,我记得你不是跟天水流的蔡会长关系挺好的吗?

  能不能让他们载我们一程啊,我们这船坐着实在是难受.”

  “胡闹,坐别的门派的船登岛算什么样子!”

  银发老头训斥一声,转而又眯起眼睛眺望远处的游艇,略带狐疑地说道:“再说,这看着也不像蔡会长的作派。

  而且据我所知,天水流的人应该在两天前就已经上岛了啊”

  “可能是人家后来的第二批呢.”

  鹅蛋脸女孩还在为不能换船的事情耿耿于怀。

  银发老头却没理会她了,从口袋里掏出一个老年机,自顾自跟人发起短信来。

  这是个风景秀丽的小岛。

  整个小岛都被一层半透明的光罩罩着。

  乳白色的雾气环绕在小岛上空,终年不散。

  天空中闪动着一个壶形的巨大缺口,有霞光从缺口中垂落,在雾气中折射出七彩迷蒙之色,将整个小岛映衬得缥缈唯美不似人间之境。

  在这片霞光之下,有一道扶摇直上的石制阶梯。

  阶梯前是一个巨大的高台,有一道人影静静坐在霞光笼罩之中,看不清面目。

  高台下,有五个气质各异的男女端坐着,形如假寐。

  再往下,就是一片较为密集的座位席了。

  这些座位间摆满瓜果点心,每个座位边都有面容身段姣好的少男少女小心伺候着。

  座位上坐着的人也各个气度不凡,有宗师气象。

  这些人或闲聊,或独思,气氛轻松,意态随和。

  再往下就是一个极其广阔平坦的白色广场,广场四周人影不少,穿着各门各派的服饰。

  广场上时不时有人来回走动,行色匆匆,安排布置着。

  第三级平台上,一个头发乌黑,面色红润的中年男子正跟身边一人寒暄闲聊着。

  忽然口袋震动,他掏出口袋里的手机拿出来看了一眼,脸上露出几分奇异和冰冷之色。

  略微思索,中年男人唤来身边候着的侍从,小声嘱咐几句。

  后者立刻点头离去,不一会儿功夫,又很快回来,附耳和中年男人说话。

  中年男人得了回复,跟身边之人告罪两声,而后起身,迅步走上了第二级高台。

  “就是上次杀了我们一个人的那黄熊小子?”

  第二级高台上,一个面相五旬,脸上却没半点皱纹的黑衣老者闭着眼睛开口说道。

  上来禀告的中年男人在五人面前姿态恭谨近乎谦卑,低声回道:“对,就是在南方联赛上杀了使者那个。

  他是我天水流一叛门余孽的弟子,不知道是得了什么际遇,能进了黄熊。

  刚得到消息,两人正朝着岛这边来,怕是又想借着身份给那叛徒出头了..”

  “这事我们上次已经给武大人提过,敲打过他一番。

  没想到这小子竟不知悔改,还敢再来,这是真当我蓬莱无人好欺了.”

  黑衣老者话刚说完,其身边一个红衣女子立刻睁开眼睛。

  长相明明如七十老妪,口中发出的声音却跟十几岁变声期少女一样,清脆尖锐。

  “说这么多干嘛,直接在门口打杀了就是!

  区区一个金熊,还当自己是个人物了?”

  黑衣老者沉默了一会儿,而后缓缓道:“等人来了,让人将其赶走。

  要是不走,再打杀了吧。”

  底下的中年男子闻言脸上露出几分笑容,口中说了些叨扰五老之类的客气话,再慢慢转身退去。

  回到原先的座位,身边之人好奇问起。

  中年男子端起手边的茶杯轻轻抿上一口,漫不经心地摇头说无事。

  紧跟着又和人接上之前的话题,轻声笑谈起来。

  “那就是蓬莱武圣岛?”

  两个半小时的航行,路远的视野中终于出现一座小岛的影子。

  远远望去,能看到岛上云雾缭绕,有绮丽的霞光如瀑布垂落,煞是奇异。

  “对。”

  柳道源眯起眼睛望着那小岛,像是勾起某些久远的回忆,情绪不算太高。

  路远扫了一眼四周,看到还有几艘船也即将登岛。

  其中就有之前在路上见到过的,那个派主死抠的岩碎流小船。

  望着越来越近的小岛,路远想起鹤派传承中那招名为“蓬莱渺渺”的杀招,心中一片平静。

  在距离小岛只剩下五六海里的距离时,路远才注意到,这整座小岛竟都被一层半透明的能量光罩给笼罩着。

  应该是不想外人随便上去的意思。

  正想着,岛上开出好几艘快艇,分别朝着他们这些即将登岛的船只快速靠过来。

  (本章完)

无线电子书    最终神职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