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256章 超必杀..连击我发誓我会告状

无线电子书    最终神职

一道三米多高的人影在四下排开的烟尘中一寸一寸地悬浮升空  直至与第六根石柱上的俊美男人相平齐,遥遥相对。

  如黑夜般深邃的完美之躯。

  大量猩红色的血管经络,仿佛某种红色植物的根系,在黑色之上勾勒出一片一片繁密,复杂,像眼睛,又好像花一样的古怪图案。

  一直延伸至面颊的两侧。

  眼眸是纯粹的银白色。

  足足有数米长的黑色长发肆意散开,无声地悬浮着,犹如腐朽的披风,又仿佛寂静燃烧的黑色火焰。

  路远静静地悬立在半空,周身的空气大片大片扭曲着。

  和古布伦特之王天生君主般的高贵气质不同的。

  此时的他妖冶,邪异,全身上下都散发着一种难以言喻的魔性气息。

  仿佛古老的封印被打破,沉睡在传说中的禁忌存在苏醒,悄然降临至人间.

  路远默然感受着这次进入到一次破限完美形态魔的状态下的改变。

  面板上,四项基础属性已然消失。

  取而代之出现的一次破限完美形态——魔后边,多出一个lv2的字样。

  一个数字无声跳动着——109、108.

  “魔形态的强度等级是基于四项基础属性的平均值来决定的?

  或者说是构成木桶的那块最短的板子”

  他现在的四项基础属性全在22点以上,所以面板显示的是等级lv2的魔形态。

  持续时间相应延长了20秒。

  每个细胞都在释放着纯粹的生命能量,这股力量像山洪般在躯体内涌动,游走.

  “较上次强大了大概两倍不止.”

  路远的五指慢慢握紧,银白色的眼眸平静地注视着面前的俊美男人。

  下一瞬,他整个人突兀消失。

  宛如瞬移般出现在男人面前。

  魔形态下,究极发力的技巧融为本能。

  不需要刻意发动。

  路远抬手,完美之躯上猩红色的血管纹路快速生长,肌肉没有任何的鼓胀。

  拳峰边缘的空气却猛地塌陷下去。

  出拳!

  “轰!”

  伴随着一声沉闷的巨响,一圈巨大的白色气浪从半空中爆开。

  扩散至底下,伫立着六根石柱的广场上,大片大片堆积的尸骸倏然坍塌,化作齑粉,随风消散。

  待气浪散去。

  只见魔形态下的路远保持着挥臂出拳的姿势,身形下压。

  然而这一拳却被俊美男人一只长满黑羽的手掌轻轻挡住。

  后者面无表情,灰败的眼眸中没有任何的情绪波动。

  漠然看着路远,就好像在看一只不小心攀爬到他王座扶手上的虫子。

  路远闪身后退,神色平静。

  一次进攻的无功而返似乎对他没有造成半点影响。

  “行走级之上SSS?.或者更高。”

  他脑海中滚过几个念头,心神却依旧冰冷如初。

  面板上,倒计时一秒一秒地减少着。

  路远扫了一眼,看着面前君主般高高在上的男人,喊道:“喂。”

  男人眼神移动,看他。

  “不说说考验的形式是什么吗?”

  路远面无表情,很是光棍地开口。

  俊美男人神色漠然地淡淡回道:“受我一击不死,且伤到我一次,就算过关。

  第一点你已经做到了.”

  “哦。伤到你一次.”

  路远点点头,若有所思地默念着,然后抬起头。

  妖冶魔性的面庞一点一点变得狰狞起来,像是在咧嘴笑。

  “那很.简单啊!”

  最后的三个字声线突兀拉长。

  等声音完全落下,路远已经又一次出现在俊美男人身形上方。

  他三米多高的魔性之躯完全舒展。

  周遭一圈空气呈现出一个向内坍塌的扭曲形态。

  有无形的旋涡在他身边形成。

  然后迅速汇聚到他右手的拳头上。

  可怕的压迫力应运而生,偌大一个广场,仿佛都昏暗下来。

  即便是站在远处观战的谢钧三人,在这股气势的压迫下都有种说不出的难受感觉。

  就好像暴风雨来临前的低气压,叫人喘不上气来。

  在这股气势酝酿到某个巅峰。

  路远银白色的眼眸光芒绽起,他高举着右拳,黑发狂舞着犹如举握着一方坍塌的虚空。

  “超必杀——一域之力!”

  “轰!”

  一拳打下,此片空间的光线似乎都为之暗淡了几分。

  俊美男人仰着头,淡漠的眼眸中倒映出路远那迅速放大的威势可怖的一拳!

  却仍然没有一丝一毫的情绪波动漾出。

  “轰隆!”

  仿佛雷霆猛击大地的声音。

  前所未有的恐怖冲击波扩散而出。

  广场之上,无数尸骸陡然腾空,消散成灰。

  地面龟裂,土石翻卷,环绕四周的五根石柱齐齐崩塌。

  整个空间的空气都狠狠震动了一下,仿佛大地被人突然击中心脏。

  远处围观的谢钧三人,难受的差点没吐出血来。

  然而.

  等到一切动静退去,战团中心的景象呈现出来。

  刚缓过一点劲儿来谢钧三人表情定格,紧跟着眼底便涌现出深深的绝望感。

  只见悬立于第六根,也是现在唯一一根石柱上的古布伦特之王,俊美男人抬着一只手,正轻轻将路远遍布血色纹路的拳头捏在掌心。

  他表情依旧,身体似乎没有发生一丝一毫的移动或是偏转。

  他平静地看着路远,口中用古灵语轻吐出几个字:“弱小.且拙劣。”

  一股无法言说的不可战胜之感从他周身散发出来。

  但,路远似乎一点也没有失望。

  “是吗?”

  路远扯了扯嘴角,在笑。

  下一瞬,眼眸中的银白光芒大盛。

  “超必杀——一域之力!”

  “超必杀——一域之力!”

  “超必杀”

  他猛地再出第二拳,然后是第三拳,第四拳.

  每一拳都如第一拳般凶猛。

  虚空坍塌般的异象像烟火般快速绽放而又快速熄灭,猛击大地的雷霆不断击落.

  “轰!”

  “轰!轰!”

  “轰!轰!轰!”

  路远连续不断地出拳,完美的魔躯上,那些肆意生长的血色纹路不断生长,几乎快走遍他的全身。

  他数米长的黑发如同被风鼓荡吹动,猎猎作响的旗帜,在身后激扬狂舞着。

  恐怖的冲击波一圈接一圈地散开,将空气和地面震荡得宛如水波般四下漾开。

  整个世界仿佛都在摇晃。

  路远不断出拳,每一拳都是超必杀——一域之力的全力发动。

  在连续发出九拳,魔性之躯密密麻麻几乎已经爬满血色纹路,甚至有细微的鲜血渗出的。

  路远出拳的动作骤然一停。

  双臂展开,天空中犹自存在的死气旋涡被他吸引。

  滚滚死气汇聚而来。

  一半化作一条浩浩荡荡,磅礴汹涌的漆黑之河。

  另外一半则和莫名的光相融,化作一只只栩栩如生的死气之鸦。

  漆黑之河以从天而降之势垂落,数以万计的死气之鸦无声争渡。

  恍惚中,似乎有一轮苍白的圆月自路远背后升起。

  路远双臂舒展,而后合拢。

  以一个霸绝无双的姿势,为这一切画上最后的符号。

  “超必杀——冥途告死!”

  “超必杀——千鸦颂月!”

  “超必杀连击!”

  “轰!”

  磅礴的死气轰然砸落,直接将第六石柱上的男人身影完全吞没进去。

  一只只死气之鸦蜂拥涌入,助涨着这冲刷之势。

  地面的震动还在继续,粘稠如水的死气淹没了一切,即便是泄落在地余波,也将十几米厚的土石卷起,向四边八方推送出去。

  谢钧三人呆呆地站在远处,凝望着这一幕。

  三人的眼中都透着深深的迷惘。

  眼前的一切,还有那些仿佛永无止境般下滑的数据。

  叫他们在这一瞬间,几乎已经快分不出什么是现实,什么是虚幻。

  路远静静地悬浮在半空,看着面前由自己亲出的死气瀑布。

  他身上遍布的血色纹路在逐渐消退,“力量过载”后轻微受损的魔性之躯也在迅速复原。

  面板上,跳动的倒计时已经走到65。

  路远神色平静,轻轻自言自语着:“这次..应该差不多了吧。”

  他不确定自己刚刚的超必杀连击已经达到了哪个层次。

  但那几乎已经算是他现阶段真正的极限爆发了。

  如果这样还无法伤到.

  “额”

  路远脑海里念头还在翻滚着,眼神突然凝固。

  他看到。

  在快速消退的死气瀑布中,一道人影逐渐显现。

  优雅且尊贵的古布伦特之王。

  此时遍布鸦羽的身躯上多出一袭精美绝伦,尊贵而又华美的黑色盔甲。

  这盔甲上存在着诸多犹如磨损般的痕迹,某些地方,甚至还有破损的痕迹。

  不过这些痕迹都在快速地消失。

  “可以让人提起几分兴致的力量”

  男人细细端详着那些破损的位置。

  待整副盔甲重新恢复完好,他才抬起头来,用一种颇为赞赏的目光看着路远,毫不吝啬地夸奖道:“很不错,可惜还差一点点。”

  男人伸出手,比了下自己盔甲的厚度,俊美的脸上满是遗憾之色。

  路远愕然。

  数秒钟之后,整个人再次恢复平静。

  他没有说话,转身下落。

  此时天空中的死气瀑布已经完全消失,连同一起消失的,还有底下的第六根石柱和整个尸骸广场。

  地面上残留着一个无比巨大的深坑。

  而男人,就悬空浮在深坑之上。

  路远在不远处的一块废墟上落下,盘腿坐在地上,数米长的黑发肆意披散。

  “放弃了吗?”

  站在半空的男人看着他。

  路远抬头,眯起眼睛缓慢地摇了摇头。

  “不,我只是在想该怎样才能在你那张写满‘装逼’的臭脸上留下我的脚印或是掌纹。

  我发誓.”

  路远低低说道:“等下次见她我一定会告状的。”

  “呃”

  这次轮到男人表情愕然。

  路远没理他,闭上眼睛,陷入沉思。

  此时。

  他的面板上。

  魔形态的倒计时只剩下50秒。

  “呼——”

  在半空中疾驰的身影突然顿住。

  宛如永冻冰山般的韩寻在空中悬停。

  他感受到前方传来一波一波犹如重锤般的可怕气息。

  仿佛亘古不变的脸上也出现丝丝波动。

  “有点意思.”

  他轻念了一句。

  然后右手臂开始发光。

  大量的冰蓝色流质从他的黑色战斗服下流淌出来,迅速在他手中凝结成一柄数米长的,通体冰蓝,散发着惊人寒意的战刀。

  他右手握住刀柄,刀尖下垂。

  朝着既定的方向,一脸平静地继续飞去。

  (本章完)

无线电子书    最终神职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