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223章 老夫,柳道源

无线电子书    最终神职

  “柳道源,你杀我四虎流弟子七人,重伤二人!还抢走四虎流真功传承和观想图,今日老夫要你血债血偿!”

  一名身姿魁梧,雄壮如猛虎的老者排众而出,语气森然,眸光冰冷地死死盯着柳道源。

  身上有狂猛暴烈的气息在涌动。

  “柳道源,你之前一夜连砸十三家门派的场子。

  多少人对伱心怀怨怼,责难你.亏我还站出来替你说过一番好话。

  没想到你竟然是这么回报我的.”

一名两颊凹陷,留着山羊胡的中年男人面皮涨红,气得浑身发抖地站出来,指着柳道源大声道:“我灵鹞门十三名弟子被你残杀,唯一一个幸存的还因为看到你的样子而被生生剜去双目  你这么想要我灵鹞门的传承,好啊.”

  山羊胡中年双手一抖,全身爆发出汹涌的杀意,咬牙切齿地一字一句道:“我今天亲自来教你。”

  “柳道源!.”

  一名又一名门派掌门站出来,或愤怒,或冰冷,或怨恨,或饱含杀意地控诉着柳道源的种种残忍行径。

  这些声音如同一道道雷电一下又一下地劈在鹤派一众亲传的身上。

  他们震惊,愕然,呆滞,到最后.几乎不敢相信站在他们面前,静静背对着他们的柳道源,还是记忆里熟悉的那个老师。

  如果是一个两个站出来这么说,还能理解成是别人对鹤派的针对和污蔑。

  但这么多人,这么多门派全都站出来。

且群情激奋,情绪不似作伪,那这件事情  “老师”

  庄秀洁看着柳道源的背影,语气艰涩,低声询问:“这是.真的吗?”

  庄秀洁这句话说出口。

  那道背影似乎轻微的颤抖了一下。

  也可能是庄秀洁错觉。

  沉默。

  数秒钟之后。

  庄秀洁没有听到自己想要的回答。

  只有一个略带着几分疲惫的苍老声音响起,声音平静地没有半点波澜。

  “你们走吧。”

  庄秀洁等一众鹤派亲传,神色怔怔,一时之间也不知道是从这句话中读到了什么。

  “柳道源”

  梳着短辫的蓬莱圣使上前两步,闪烁的眼眸中带着丝丝莫名的快意,看着柳道源,开口道:“你卑劣无耻,暴虐成性.现在就连你的亲传弟子都不服你。

  你犯下那些伤天害理的罪行之时,可曾想过自己也会有今天?”

  柳道源面无表情,长眉低垂。

  从他被一众人堵住,诘责,控诉,辱骂.到现在,他似乎都处在这种波澜不惊的状态。

  然而这姿态反而更激发了旁人的怒火,一众门派高手目露寒芒,眼神冰冷,已经是摩拳擦掌,恨不得随时冲上去将他生撕活剥。

  柳道源开始解衣。

  他慢慢解开自己身上的宽松外衣,露出里边的一身白色短打。

  他随手将解下外衣向后丢出,柳四稳稳接住。

柳道源轻整衣容,缓缓抬头,机械电子眼中螺纹旋转,看着面前冷笑不止的蓬莱圣使,一字一句平静地开口道:“我柳道源是什么样的人  什么时候轮得到你条蓬莱吃屎狗来评判了?”

  “呃”

  短辫男人神色一窒,整个人愣住整整数秒。

  下一瞬,脸上杀意暴涨,语气也变得森冷无比。

  “柳道源,你该死!”

  “我是该死。”

  柳道源淡淡开口,瘦削至近乎干瘪的身躯中,却又一股莫名的气势一点一点,慢慢流转而出。

  “但还轮不到你们这群土鸡瓦狗般的蠢货废材来杀。”

  “不就是要打架嘛,哪需要这么多磨磨唧唧的废话。

  你们想要取我柳道源的项上人头。

  正好”

  柳道源深吸一口气,干瘪的身躯顿时如充气般迅速膨胀壮大起来。

  一股无比强大的气势陡然扩散而出,将近十米高的巨大无形白鹤腾空而起。

  可怕的气场笼罩此间。

  这一瞬间,包括短辫男人在内,场中所有人脸色齐齐变化,全都流露出震惊,骇然且难以置信的神色来。

  下一秒,属于柳道源那平静中涌动着张扬,肆意,桀骜和霸道的苍老声音响彻全场。

  “我也想借你们这群废物的力量来彻彻底底地踏入那传说之境啊!”

  “轰!”

  气息爆发,巨大的白鹤真意振翅,刹那间的鹤唳之声.震动云霄。

  “嗯?!”

  裴夜像是感应到什么,猛地扭头,原本悠然的神态瞬间消失,眉头微微皱起来。

  “老东西想要临场突破?”

  裴夜快速将手从地上一人的胸膛内抽出。

  他的脚下,遍地尸首,鲜血横流。

  裴夜快速抖落指间的鲜血,眯起眼睛朝某个方向定定看了一会儿,然后如大鸟般高高弹起,一起一落间飞速朝气息爆发的地方冲去。

  魁伟黑袍人如影随形。

  两人很快就到了某处高点,向下四十五度,正好可完美俯瞰底下的战场。

  将此时正爆发在列车候车站台上的战斗尽收眼底。

  裴夜静静看着,以他的感知,能清楚看到场上一只巨大的白鹤正虎入羊群般,一翅一抓一啄,胡乱清扫着一只只别样的真意。

  “了不起啊老师,如若我不插手,或许还真要成就了你.”

  裴夜口中低低喃喃着,表情突然变得邪异而狰狞。

  “但,这不是我想要的啊.老师!”

  说完,裴夜忽然闭上眼睛,双臂展开,如同在拥抱空气。

  随着这个动作,他的身体内飞快地游蹿出一只只半透明的,丑陋而又古怪的黑色飞蛾。

  这些飞蛾快速地向前涌去,呼啦啦地扑向战场。

  战场内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感知到这些飞蛾的存在。

  黑色的飞蛾扑到那些围攻柳道源的人身上,便立刻无声无息地融进对方的身体里去。

  后者的眼底立刻有更多的杀意、愤怒涌现出来,气息似乎变得越来越强盛,出手的招式也变得越来越凶狠,毒辣,癫狂.

  裴夜站在高高的顶上,被无数的黑色飞蛾环绕包裹着,周身无数诡异的气流涌动。

  他看着愈演愈烈的战局,就仿佛在看一场由他亲自推动,导演的好戏此时正演绎到某个高潮。

  他表情癫狂,眼眸中光芒越来越盛,脸上展露出的笑容也越来越夸张,诡异。

  “就让这把火,烧得更旺些吧.”

  十五年前那个雨夜在他心底里所留下的阴霾,今天,将彻底由他亲手去打破,驱散。

  这一次,没有人.能够阻止他。

  “全死了?”

  “行,我知道了。”

  路远掐断和萨克福的通讯,脸色依旧平静,眼神却变得越发的冰冷。

  “还有多久才能抵达盘市?”

  身侧的赤熊显然也感受到他此时情绪的转变。

  那就好像厚厚的冰层下流动着岩浆。

  从外表看着似乎平静。

但天知道  底下的恐怖会在什么时候突然爆发出来。

  “半个小时.哦不,二十五分钟!”

  赤熊快速且精准地报出一个数字。

  “能更快些吗?”

  “回禀大人这已经是最快了。”

  “附近有组织成员可征调吗?”

  “已经安排就近的伙计前往,但最快的抵达盘市的时间也跟我们差不多。”

  “现在那边的形势如何?”

赤熊语气一窒,顿了一秒,才硬着头皮低声汇报道:“有人冒充鹤派派主柳道源残杀了不少本次武道联赛的门派弟子  现在鹤派一行人,正在.正在遭受数十个门派的围攻”

  “扑通——扑通——扑通——”

  赤熊说完这句话,立刻感觉周身的气氛在一瞬间压抑到某个极点。

  他能清楚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感受到汗水从脸颊两侧滚落的痕迹。

  近乎凝滞的气氛被一个平静的声音打破。

  “现场的画面转接给我看看。”

  “是。”

  赤熊如获大赦,立刻将现场传回来的实时画面点出,给路远呈送上去。

  他退到一边,看着路远面无表情,静静查看监控画面的样子。

  脸上神色变幻。

  突然忍耐不住,大步冲进驾驶室,压低着声音,暴躁而又急促地询问了一句:“能不能再快些?想想办法!”

  “轰!”

  柳道源右手成爪状,一掌平平击出。

  机械义肢手臂灵活得更甚血肉,于对手身前长驱直入,轻轻一掌拍在对方的胸口上。

  “咔嚓——”

  后者立刻胸膛塌陷,整个人如炮弹一般倒飞出去。

打出这一招,他瞬息都没有停顿,又迅速抬手,稳稳接住一只从旁侧攻来,紧握着半截刀锋的手臂  每一个呼吸间。

  至少都有八名真意级强者,从八个不同的方向,几乎不分先后地攻向他八个不同的要害之处。

  且这些攻势中,至少一半以上都闪动着冷兵器冰冷的光泽。

  他的这些对手们,似乎已经完完全全抛开了属于古流武术家的坚持和道义,只是单纯的想要置他于死地罢了。

  柳道源面无表情,属于天水流鹤派的武学招式在他手中绽放出前所未有的夺目光彩。

  每一招每一式,都宛如浑然天成,说不出的精妙自然,甚至有种化腐朽为神奇的感觉。

  悬于他头顶的十米白鹤早已消失不见,却有种莫名的力场薄薄的一层,环绕流转在他周身。

  在这股力场的加持下,他的招式杀伤力惊人,远超一般真意级的格斗家强者。

  “崩——”

  柳道源随手将某个双手持刀,面庞通红,须发皆张的老头一拳崩飞,打得吐血狂退。

  那些围攻者终于有些绷不住,一个个脸上露出明显的震惊和骇然之色来。

  “草!这毒手鹤妖在大赛开始之前都没这么强?这才短短几天过去,他是磕了什么灵丹妙药了,怎突然就走到这一步了?”

  “难不成他今日真要借我们众人之力,成就宗师?”

  “我呸!”

  突然有人大声啐了一口,神色狰狞地从人群中走出。

  “宗师?就凭他?他也配?”

  短辫男人蓬莱圣使手持一截赤红色的铁鞭,周身杀气腾腾,指着柳道源不大声说道:“

  而且他肢体不全,残疾之身,想要真意劲力武躯三位一体,融合成宗师力场,彻底踏出那一步.简直就是做梦!

  你们没发现他的四体义肢受损严重,距离完全损坏已经不远了吗?”

  短辫男人瞅着柳道源微微扭曲,迸溅出细碎电芒火花的义肢,满脸不屑地冷笑一阵。

  突然大手一挥,语气森冷道:

  “这一步踏不出,接下来的就是反噬.他撑不了多久了!”

  “杀!先杀光鹤派的其他人,最后再杀他!”

  围攻者们闻言顿时眼眸发亮,而后竟齐齐扑向不同的方向,开始朝那些鹤派亲传弟子们下手。

  柳道源见此,古井无波的眼眸一阵闪动,身形如飓风般冲出。

  快速游走于全场。

  接连打飞数个试图攻击座下亲传的对手,突然在露出某个破绽的刹那,一截赤色长鞭犹如毒蛇般朝他撕咬而来。

  “就是现在,一起上!”

  短辫男人冰冷的声音响起,场上数道身影顿时暴起,齐齐扑向柳道源。

  “嘭!”

  一道几乎快要从虚幻走向有形的白鹤虚影猛地爆发而出,这数道身影又全部被弹飞出去。

  就在所有人再次被柳道源的威势所慑,正惊骇交加之际.

  傲立场中的柳道源突然身形一晃,“噗”的狂喷一口鲜血,周身流转的气场霎时消失,整个人的气息也一下萎靡下来。

  短辫男人见此,脸上浮出一抹阴冷的笑意,轻轻道了声:“上。”

  片刻之后,战斗停止。

  残破扭曲的机械义肢如同垃圾一般随意散落丢弃在地上。

  柳道源背靠着站台中的一根石柱,须发凌乱,身上衣襟上几乎全部被鲜血染红。

  他低着头,静静地半坐在地上。

  已没了四肢,却仍旧骄傲地不肯倒下,只有微弱的呼吸声证明着他还活着。

  “哒——哒——”

  短辫男人手持着赤鞭,一步一步慢慢朝柳道源走去。

  他的样子也有些狼狈,甚至是受了一点伤。

  但丝毫不影响他此刻的心情。

  他脸上挂着笑。

  不知道为什么,在想到即将能将面前这个宛如人棍般的家伙的最后一口气掐断,他心里就有种说不上来的莫名快感。

  短辫男人走到了柳道源身前,居高临下冷冷地俯瞰着他。

  用手里的赤鞭随意拨弄了一下对方的胸口,一本薄薄的册子啪嗒一声掉落下来。

  “《霸拳总纲》.”

  短辫男人轻轻念出那册子上的字样,笑了下,轻描淡写地说了句:“柳道源,人赃并获,你还有什么好说?”

不远处,躺在几名鹤派亲传中间,遍体鳞伤的柳四,话语断断续续,低低述说着:“..少馆主带着老馆主砸场的那一晚,老馆主心障破除,有望宗师可惜他冲击了一次,因为残缺之身失败,受到了反噬,有伤在身,一直呕血  那霸拳门的传承,是老馆主花大价钱,从一名霸拳门弟子手上买来的.”

  霎时间,几个呆在柳四身边的鹤派亲传,如遭雷击,一个个全都说不出话来。

  可惜,柳四的声音太小,除了他们几个,根本没人听到。

  当然,即便有人听到了。

  在这个时候,也显得不再重要。

  “柳道源啊柳道源,你可真是罪有应得,你该死!”

  短辫男人蹲下身子,捡起地上的小册子,一下一下轻轻拍打在柳道源的脸颊上,冷笑道:“所有人都想要你死,十五年前,你就该死了啊.”

  柳道源缓缓抬头,嘴唇蠕动着,似乎是想要说点什么。

  短辫男人眯了眯眼睛,稍稍凑近一点,想要听清他到底要说什么。

  可刚凑近一点,就听见“tui”的一声,

  一口血痰迎面扑来,喷得他满头满脸都是。

  “哈哈.哈.”

  柳道源将头倚在柱子上,看着狼狈不堪的短辫男人哈哈大笑。

  他每笑一下,嘴巴里就涌出更多的鲜血,好像喷泉似的,止也止不住。

  “你!”

  一瞬间短辫男人心中杀意暴涨到极致,他瞬间起身,高高扬起手里的赤色长鞭。

  与此同时,在不远处的某个高处,一袭风衣的裴夜大大伸了个懒腰,心满意足地开口道:“终于,该我上场了。”

  “给我死!”

  短辫男人眼中冷芒迸射,手中长鞭就要对着柳道源狠狠劈砍下来。

就在这一瞬间  “嗖——”

  一道浓烈的深蓝光柱于所有人的视野中一闪而过,“轰”的一声,在他们背后某处地方炸起一团巨大的火花。

  “呃”

  短辫男人神色怔怔地看着自己无端端汽化消失的右手。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就在一秒钟之前,他这条胳膊手肘以上的部位,都是存在的。

  这突如其来的异变,叫场中所有人,包括正在远处已经做好准备英雄登场的裴夜都愣了一下。

  而没等他们这些人回过神来。

  “嗖——”

  第二道深蓝光柱再次亮起,划破长空。

  “轰!”

  这一次它的落点是如此的接近,几乎就在人群里边炸开。

  爆炸产生的冲击波叫一众古流门派的人惊慌躲避。

  可还没等这股慌乱持续多久,就听见有人颤抖的声音响起:“圣圣使大人他.”

  所有人目光齐刷刷向短辫男人的位置看去。

  待看清那里的一幕画面,所有人的瞳孔全都狠狠收缩,神色狂窒。

  只见,一具没了脑袋,又少了半截胳膊的身体,正静静伫立在柳道源跟前。

  其脖颈处炽热的鲜血好似喷泉一样喷涌出来。

  也就在这时候,一阵密集的脚步声自不远处响起。

  场上众人循声转头望去。

  只见七八艘飞梭悬停在空中。

  足足上百名荷枪实弹,装备精良的黄熊成员乌泱泱地朝他们这边走来。

  而在这群黄熊成员的最前端。

  一个一袭黑衣,身姿挺拔,容颜俊美的青年。

  正面无表情地,一边大步走着,一边随手将手里一柄足足有一米多长,半米多高的银白色巨型能量枪械丢给身后某个穿着赤熊制服的浓眉壮汉.

  我喜欢老柳,你们呢?

  (本章完)

无线电子书    最终神职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