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218章 你是在...呼唤我吗?

无线电子书    最终神职

  局势陡转。

  属于“新生”象人的可怕气势笼罩了整个战场。

  一个个黄熊成员满心的欢腾和喜悦被一盆冷水彻底浇灭,脸色煞白。

  即便只是围观,就已经噤若寒蝉。

  路远作为直面这股可怖压力的人.更是如此。

  他眯起眼睛抬头仰望象人。

  他还处在死兆之眼的状态中。

  这个技能本身就距离升级不远,刚刚一连串战斗使用下来,更是直接升到了lv3.

  但lv3的死兆之眼,在象人身上也无法找到一丝一毫的死气。

  不是才发现。

  从路远发动这个技能后就发现了这一点。

  “不是活物?”

  路远心里涌出一个念头,现在却不是思考这个的时候。

  此时他的五感已经受到一定程度的扭曲,连精神力都受到影响。

  嘶鸣象人身上传出的,那一阵阵一波波犹如海啸般的恐怖气息,让他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可怕压力。

  就好像置身在两百倍的重力场一般。

  在他的视线里,象人黑色的身躯一直在变大,延伸.

  仿佛真的化作了一座延绵起伏的漆黑之山,遮蔽了天空,让人忍不住要匍匐在其脚下,顶礼膜拜。

  路远的口中快速弥漫出血液的腥甜味,咬破舌尖的刺痛感让他快速从这份压力所带来的幻觉中挣脱出来。

  他面无表情地将鲜血吞咽。

  脸上依旧平静。

  “像山一样巍峨,高耸,庞大,且坚不可摧的对手。”

  路远静静地看着眼前的象人,职业面板上一个技能悄然绽放出光芒。

  “那么.”

  他再一次慢慢握紧自己的右拳。

  伤痕累累的手臂上,那些伤口开始淌血,顺着肌肉间的沟壑快速流下。

  气雾状的精神力开始沸腾,周遭一百多米的空气开始扭曲,如同透明的鱼群朝他飞快游来。

  汇聚在他血淋淋的右拳上,不断发亮。

  他仿佛握住了一团“光”!

  “就将山击碎吧。”

  路远平静地想着。

  然后。

  出拳。

  超凡武道:超必杀——千鸦颂月!

  “呼——”

  路远握着“光”,推动着身前一片透明的扭曲向前。

  在象神行走海啸般的可怖气势下,就仿佛在其中硬生生地掀起了一片逆反的巨浪。

  象神行走的嘶鸣声骤停了。

  下一秒。

  “轰!”

  路远的lv2超必杀一拳,结结实实地轰击在它胸口,那个原先被路远打得裂开的位置。

  “轰轰——”

  凝炼到极致的“光”在象人身上炸开。

  霎那间,围观这一战的许多人,仿佛都看到了——

  圆月悬空,冥河静静流淌,沸腾。万千黑鸦遮天蔽月,巨大的圆月化作诡异鸦眼的幻想。

  唯美诡谲,无声喧躁,平静之下暗藏着惊心动魄的冰冷杀意..顺着精神的感知,带给每个看到幻想者以深深的震撼和悚然。

  然而,下一秒.

  “嘭!”

  一声沉闷的重击声将所有人的心神拉回。

  幻想散去,所有人瞳孔猛缩。

  他们看到一道人影仿佛炮弹般倒飞出去,“轰隆轰隆”撞开一层层的地面,不知道深入到地下多少米去。

  再看场中。

  象头人身的象神行走安静伫立着,脚下似乎没有移动一步,只有胸口处有蛛网般的裂纹在快速合拢愈合着。

  象神行走站着。

  那么刚刚被击飞出的那道人影,是.

  “轰轰轰——”

  路远觉得自己此时正在一片无比粘稠的水里不断下坠,下坠.

  全身上下都传来各种刺痛感。

  但跟胸口处所传来的疼痛感比起来,就又不算什么了。

  “输了.”

  “我是要死了吗?”

  路远意识混沌,仅保留着一丝丝的清明。

  他伤的太重了。

  “不至于。”

  “宇文瞳知道我的实力,也知道象神行走的实力,她一定留有后手,一定不会让我死的。”

  “但”

  路远试图从下坠的趋势中挣扎起身,整个人却仿佛要四分五裂一般。

  “真的不甘心啊!”

  不败本能还持续发动着,怎能甘心就这样倒下去。

  可他却什么也做不了。

  他掌握的那些超凡之力,那些必杀,超必杀,一次破限后的属性.

  这些他曾引以为傲的一切依仗。

  在行走级的象人面前,却统统像个笑话。

  一股深深的无力感笼罩着路远。

  某个瞬间,他感觉自己似乎回到了当初还未踏足武道,解锁格斗家面板的时候。

  那时候家里背负着沉重的经济压力,他看着父母每天活在焦虑之中,他想要帮忙,却也什么都做不了。

  “嘭!”

  下坠之势终于停止,路远重重坠落在“深渊”之底。

  他能清楚感知到自己体内的骨头粉碎了许多,内脏也受了重创。

  虽然算不上濒死,但伤的.是真的很重啊。

  路远费劲地调出自己的职业面板。

  他的意识越来越浑浊,估计要不了多久,就会进入自我保护的“强制关机”状态。

  在此之前,他试图再找出一个可供他翻盘的点,就好像之前面对鸦神教卡洛菲斯时那样。

  这一次选择独自面对象神行走,他可是在宇文瞳跟前夸下海口的。

  就这么潦草收场,他真的.不甘!

  学生、古语言专家、格斗家、告死者(超凡)、执矛者(超凡)

  五大职业面板,数十上百种技能。

  路远一个个扫过去,翻来覆去。

  却看不到丁点的,他想要的翻盘希望。

  他的技能点,他的属性点,在这一战开始之前,就已经全部用完了。

  他似乎是真的已经黔驴技穷。

  路远的意识已经开始模糊,眼皮越来越沉重。

  疲惫感和伤痛感汇成潮水一波波向他席卷而来。

  路远甚至连职业面板都有些维持不住,开始像水幕一样扭曲、变形、抖动。

  “真的.不行吗?”

  路远努力睁大眼睛,去看被他用身体轰击出来的这个深渊井口处泄露进来的光。

  他试图去捕捉那道光。

那道光却微弱下去,眼前的世界也变得越来越暗,越来越暗  “哎”

  伴随着心中的一声轻叹。

  路远闭上了眼睛。

  然而,在所有光芒尽数消失之前的那一瞬。

  他似乎看到.

自己面板上,四项基础属性后边的数字轻微地抖动了一下,然后  像水一样的化开了。

  他的不败本能.好像还开着呢。

  “咔嚓——”

  穿着黑色风衣,相貌英俊的男人轻轻拧断一人的脖子,像丢垃圾一样随手丢在地上。

  男人随意扫视周围,这栋别墅的大厅内,他的脚边,横七竖八地躺着一具具尸体,鲜血在地板上肆意地流淌。

  一个脸上沾满了血污,满面惊恐的精壮男子捂着断折的胳膊依靠在距离他不远处的墙壁上,对着男人大吼道:“柳道源,你疯了!你竟然敢杀人?!”

  男人面带微笑地一步步朝精壮男子走去,一边走,一边说道:“我凭什么不敢杀人?

  这世界上还有我柳道源不敢做的事情吗?

  交出传承真功,我心情好的话,或许可以饶你一命.”

  “伱做梦!”

  “轰!”

  几分钟之后,男人一脸随意地漫步走出别墅。

  身后敞开的大门内,一个人倒在血泊中,重伤却未死。

  他眼睛紧紧盯着男人离去的背影,瞳孔中倒映出的却是某个瘦削苍老的影子。

  “毒手鹤妖,你杀我霸拳门同门此仇不共戴天!!!”

  男人走出别墅,别墅门口早就有一名魁梧如山的黑袍人在等待着他。

  “比预想中的要更加顺利。”

  “老东西没走,小东西倒是先跑了.”

  男人笑了下,而后懒洋洋地说道:“去下一家吧。”

  黑袍人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跟在他的身后。

  两人就这样大摇大摆地走在别墅区。

别墅区内来往经过的人,看到的  却都是某个须发皆白,神色阴冷的老头,满脸杀气和邪意大步奔走的画面。

  “生命体征还在,还好还好”

  山顶上,英俊青年眼睛盯着某处,瞳孔中光芒闪烁。

  待探查到目标,脸上顿松一口气,手里早就准备好一管药剂,也顺势塞回了口袋里。

  “可惜.”

  英俊青年轻轻叹了口气,带着某种惋惜。

  “要是正儿八经的行走级,这小子绝对是要一战成名了。

  虽然现在也差不多,但说出去总归是差点意思.”

  “不错,很优秀的一个苗子。”

  旁边的火拳尤利安难得没有拆台,赞同地点点头,道:“怪不得区区一名金熊,却要派你这个飞熊将来暗中守护。

  值得。”

  “我泱泱大夏,英才无数,这种级别的天才,不说随手一抓一大把,那也是多的很.你是羡慕不来的。”

  英俊青年咧嘴一笑,脸上露出几分傲然得意之色。

  尤利安脸色变黑,心中后悔给眼前这个“无耻之人”太多颜色。

  当下语气转硬,冷冷岔开话题道:“现在可以动手了吧。”

  “当然。”

  英俊青年随手一拍自己心口处的菱形水晶。

  刹那间,水晶蓝光大放。

  无数深蓝似流水般淌遍青年全身,一个呼吸不到的时间,他已经被一套精致华美的外骨骼盔甲包裹。

  “先说好怎么分?”

  尤利安身上也迅速有红光绽放,两个人几乎同时双脚腾空。

  英俊青年身形一动,整个人便化作一道深蓝流光蹿飞出去。

  只甩下一句话给尤利安。

  “傻帽,当然是谁抢到手归谁啦!”

  “无耻混蛋!”

  尤利安用哈维尔语狠狠爆了句粗口,当下也迅速腾空追赶上去。

  一蓝一红两道流光犹如流星划过天空。

  底下那些正处在各种情绪之中的黄熊和不眠者们,在看到两道流光出现的刹那,萎靡衰落的精神顿时重新振作起来。

  “是火拳尤利安大人!”

  不眠者这边,为首的金发男子神色惊喜,很快宣布下去,“火拳大人出手了,大家准备行动!”

  “是!”

  一行不眠者立刻按照早就制定好的计划开始部署起来。

  队伍中,唯独一个平凡的漂亮女人拿着望远镜,眉头微皱,好像还在思考着什么。

  “白院士,怎么了?”

  金发男子察觉出对方神色有异,忍不住询问。

  “没什么,就是觉得那个有点像.应该是我感觉错了,怎么可能嘛。”

  后者说了两句,却很快又摇摇头自我否决掉。

  金发男子没听懂她的意思,此时也没空细问,只是嘱咐她在掩体内躲好,等会战斗时记得保护好自己,便匆匆走开。

  这边,英俊青年和火拳尤利安两人已经抵达采石战场。

  刚刚在战场上确定自己统治地位的象人,此时正欲去捡那三个石球。

  在感言到两人身上传递出的浓烈敌意。

  象人立刻停下动作,转而开始顿足捶胸,象鼻扬起,冲着两人大声嘶鸣。

  “魔山!”

  恐怖的音波再一次扩散而出,对英俊青年和尤利安两人来说当然没什么影响。

  两人面无表情,很清楚象神行走这一举动的意思。

  这象征着某种对敌人进行宣战的仪式。

  也可以理解成——属于象神教独有的.挑衅方式。

  两人眼神微动,就要俯冲下去开始动手。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

  一个仿佛压抑得很深很深,沉重到难以言说的暗哑声音。

  突破象神行走可怕嘶吼的层层音浪。

在两人的耳边,在战场天空  缓慢而又冰冷地响起。

  “你是在呼唤我吗?”

已经给老柳添加角色卡了,大家没事可以去帮老柳点点赞  (本章完)

无线电子书    最终神职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