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214章 心魔

无线电子书    最终神职

  这是一只白皙修长,光滑细腻的手,比绝大多数女人的手都要好看。

  此时这只手正搭在一瓶罐装汽水上。

  手指勾住拉环,轻轻上拉。

  “噗嗤——”

  淡青色的果味汽水带着气泡从口子里流出来,流淌在手指间。

  但穿着的黑色风衣,面容英俊的男人似乎一点儿也不在意。

  他端着饮料,慢慢送到嘴边,轻轻抿了一口。

  像品尝一杯价值昂贵的红酒般,闭上眼睛回味了很久。

  “还是以前的味道不知道老师现在还喜不喜欢.”

  他口中喃喃着,像是在自言自语。

  忽然,耳边一个声音炸响。

  “裴夜!”

  男人猛地睁开双眼。

  “哗啦啦——”

  他的周围,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下起滂沱大雨。

  是黑色的雨。

  一点点落下,砸在地上,如墨渍般晕出大片大片的黑色。

  这黑色弥漫,很快将周围的一切都染成夜的颜色。

  周遭的一切都似乎在快速的远去。

  记忆重回到十五年前的那个晚上。

  “你就是裴夜?!”

  那个声音再次响起。

  男人的视野里出现一团巨大的阴影。

  这道阴影看不清长相,只能看到其中两团闪烁着的渗人眼眸。

  阴影脚下,一道烂泥般的人影跪倒着。

  “听说你是柳道源最疼爱的弟子?”

  “他确实是够疼爱你的,知道自己即将死无葬身之地,还先一步把伱送出来,让你不用陪着他一起送死”

  “说!把柳道源的逃跑路线和后手安排说出来,我今天就饶过你。”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烂泥般的人影摇着头,不断向后退去,但很快就被阴影追上。

  男人坐在黑色的雨中,手里拿着饮料,静静地看着。

  看着那摊烂泥般的人影被咒骂,被殴打,被折磨,他不断地求饶,惨叫,浑身颤抖着,像狗一样乞怜。

  最后.

  他终究还是活下来了。

  “哈哈,垃圾的弟子果然也是垃圾!”

  “小子,你做的很好,我们真该谢谢你。”

  “柳道源没死那你也不用死了。

  你得好好活着。

  你活着,柳道源才会知道,是他最疼爱最器重的那个弟子背叛了他。

  他才能一辈子都记得,他到底亲手培养出了一个什么样的白眼畜生!”

  “哈哈哈——”

  黑色的大雨下得更大了,阴影在大雨中狂笑。

  而地上的人影,则痛苦得捂住了自己的脑袋,他的口中发出痛苦的嘶吼,像野兽一般在泥水中挣扎翻滚.

  男人平静的脸上开始出现波澜。

  这波澜越来越盛,很快有隐隐的青筋在白皙的面颊上浮现。

  男人的表情瞬间变得狰狞起来,手中的汽水罐炸成一团银雾。

  一股无形的可怖之力从他体内爆发出来,形成一道道看不见的触手,将周遭的一切撕成粉碎。

  “轰!”

  黑色的大雨和大雨中的人影尽数散去,明亮的天光驱走阴霾。

  眼前的一切恢复正常。

  “呼哧呼哧——”

  男人身形佝偻着,胸口像风箱般剧烈拉扯着。

  此时的他正坐在一张公园的长椅上,微凉的秋风中吹来淡淡的血腥气味。

  男人的心情逐渐平复下来。

  他缓缓抬头,眼睛四周一圈繁密如花纹状的经络迅速隐去。

  他支起身子,从长椅上站起来。

  看到以自己为中心,四周一圈数十米的范围,就如同被风暴和地震肆虐过一般狼藉。

破碎的自助饮料机,折断倒塌的树木,被犁过的地面  还有洒落在地的残肢断臂和肆意流淌的鲜血。

  一个穿着粉色运动衫的女人就在躺在他面前十数米远外的地方,破碎扭曲得不成样子的身体正在一下一下轻微抽搐着。

  还未死透的她手上紧紧攥着一根空荡荡的尼龙宠物绳,瞪大的眼睛死死盯着男人,其中还有尚未散去的惊恐和错愕。

  男人只是随意扫了一眼,便神色淡漠地收回目光。

  “你的心魔好像越来越重了”

  一个低沉的声音在男人身后响起。

  有庞大若山的身影悄无声息地横移过来,其全身上下都包裹在一件无比宽大的黑色长袍里,头发披散着,看不清长相,只显露出一双血红色的眼睛。

  “不打破这个心魔,你永远也做不了真正的邪帝。”

  “这点我比你更清楚。”

  男人语气冷硬地回了句,稍稍整肃了一下风衣,面无表情地向前走去。

  魁梧的黑袍人跟在他身后,继续开口说话。

  “现在计划被你那个鹤派老师的徒弟给打乱了,你准备怎么办?”

  “能把他处理掉吗?”

  “那小子似乎有黄熊的背景。

  非必要的话,我劝你最好不要动他.”

  “黄熊?看样子我老师这次收的弟子还真的挺出色啊。”

  男人冷笑着,神色很快变得冷漠,摆摆手淡淡道。

  “这个不用在意,这种底层的小角色死上个把,黄熊还能特地来找我们麻烦?

  如果他识趣的话,就算了。

  要是自不量力,那就.”

  男人眼中有冰冷的杀意狠狠闪烁了一下。

  黑袍人皱了皱眉,但到底还是没说什么。

  “还是按原计划进行吧。”

  男人步伐从容地往前走着,黑色的风衣被秋风吹动,像宽大的披风在他背后扬起。

  他抬起头,看见头顶寂寥的天空和流动的白云,眼眸中似乎有一些旧日的光影浮现出来。

  他喃喃自语着。

  “老师十五年前的事情再度重演。

  这次,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交替闪烁的蓝红灯,刺耳的警笛声,长长的黄色警戒线。

  路远站在人群之外,远远看着一具具盖着白布的尸体被装运上车。

  有一块白布下抖落出一只女人的手,血迹斑驳的手上,还紧紧攥着一根宠物绳索。

  路远收回目光,白皙俊美的脸上看不出任何的情绪波动。

  “有线索吗?”

  路远侧头询问站在身边的枭刃。

枭刃摇摇头,“还在查,从现场残留的邪能波动来看,有蛊惑之妖的痕迹  蛊惑之妖是真言神教的产物,但真言神教啥已经很多年没有在境内活跃过了。”

  “蛊惑之妖.真言神教”

  路远眸光波动了下,随手从枭刃手里拿过案发现场的视频监控,看到的只有一团团被邪能干扰的黑洞。

  “裴夜。”

  路远口中轻轻念出这两个字。

  这场发生在盘市,南方百城武道联赛赛场附近的恶劣凶杀案,结合鹤派在赛前受到的种种诡异的针对.

  路远的直觉告诉他,这一切都大概率和鹤派十五年前叛逃的那名老八——裴夜有关。

  “邪武盟夜帝。”

  路远思索了一会儿,轻轻闭上眼睛,一次破限后21点智力的精神力向外发散开。

  在精神力的辐射下。

  这片凶杀案现场残留的邪力气息就好像草木灰烬中还未燃烧殆尽的薪火,在黑暗中一闪一闪跳动着暗红色的光。

  路远顺着这邪力的气息将精神力继续扩散出去。

  很快看到南方百城武道联赛会场,和周边的许多地方都残留着类似的痕迹。

  “鹤派被针对,确实是有人挑唆所为。

  类似蛊惑人心的能力吗”

  路远心中默念着。

  顺着那些痕迹继续向外追溯。

  这些痕迹就好像雪地上凌乱的脚印,每一个都需要辨别,且不知最后究竟是通往哪个方向。

  就在路远大脑转动,飞快处理着这庞大且复杂的线索。

  试图抽丝剥茧,从中寻找出裴夜的踪迹。

  “滴滴滴——”

  意识连接的光脑通讯网络中传来急促的提示声。

  “唰——”

  路远猛地睁开眼睛。

  正对上枭刃那张凝重之中略带着紧张的严肃面容。

  路远还未开口,便听到枭刃急促地说道:

  “大人.象神行走,出现了!”

  别墅。

  鹤派。

  柳道源站在客厅中央,双臂展开,由一旁侍奉的柳四,小心翼翼地将崭新的机械义肢给他装上。

  做工考究的缎面短衫一颗一颗纽扣仔细扣好。

  雪白须发也根根打理精致。

  一切完毕,仙风道骨,飘逸若仙的“天水鹤仙”再一次出现在众人面前。

  柳道源对着镜子,仔细端详了一下自己,清癯的老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

  而后才摆摆手,让柳四将镜子撤下去。

  “老师”

  一旁的庄秀洁有些犹豫地,开口询问道:“我们.这还要去参加大赛开幕吗?”

  “为什么不?”

  柳道源淡淡瞥她一眼。

  “可是我们不是退赛了吗?而且小师兄还”

  庄秀洁顿了下,即便是已经经历过一晚上的努力平复,到现在想起来脸上还依旧不免浮现出不可遏制的难以置信和震惊之色。

  “还做下了那样的壮举!”

  只能用“壮举”这个词来形容!

  四个小时,弱冠之身,连挑十三家一流武道门派,连败十五名真意级派主级高手!

  真意级!

  十五名!!

  这等战绩,就算是放在曾经辉煌时期的古流武术界也是一件极其炸裂的事情。

  足以轰动小半个武林!

  “老师仇家本来就多,小师兄这一番行为,老师今日再在大赛上露面.恐怕会遭到很多门派的敌视.”

  庄秀洁语气委婉地说道。

  柳道源嗤了一声,眯起眼睛冷笑着说道:“老夫什么时候怕过别人的敌视了?

  他们以为昨晚小远连砸十三个门派的场子,我们鹤派退赛,我柳道源肯定是怕了,肯定是不敢再去大赛上露面,肯定连夜带着一门老小提桶跑路了.

  我偏偏不是!

  我不仅要去,我还要光明正大地去。

  在他们面前来回晃悠,好好看看他们那一张张惊掉下巴的脸。

好好告诉他们  老子的真传乖徒,天下第一!”

  柳道源的最后一句话,说的斩钉截铁,有种说不出来的骄傲和得意之感。

  待情绪平复下来,他神色微敛,目光慈和地看着庄秀洁,语重心长地教育道:“老四啊,老师再教你一个人生哲理。”

  “老师请讲。”

  庄秀洁闻言,脸色顿时一正。

  紧跟着,便听到柳道源悠悠道:“富贵不还乡,如锦衣夜行。”

  “啊?!”

  庄秀洁嘴巴微张,愣愣的,好像听懂了,好像又没听懂。

  一旁的柳四倒是嘴角噙着笑,格外能理解柳道源此时的春风得意。

  “哦对了。”

  庄秀洁忽然想起一件事,快速说道:“蓬莱圣使今天早上派人传来消息,说让我们务必去跟他好好解释一下昨晚的事情。

  还得,带着足够的诚意去。”

  庄秀洁在诚意两字上加重了语气。

  柳道源一边从柳四手里接过茶杯,慢慢品着,一边眼皮也不抬,轻描淡写地回道:“让他去吃屎。”

  庄秀洁努力平复了一下情绪,轻吸一口气,问出最后一个问题。

  “老师,那我们参加完开幕后,就直接返回鹤派吗?”

  柳道源手里的动作悄然顿住。

  他慢慢将茶杯放下,眸光微闪着,缓缓说道:“你们先回吧。

  我还得去帮小远.拿点东西呢。”

  (本章完)

  最新网址:www.lewenge.la

无线电子书    最终神职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