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209章 【鲸身覆海】暗流

无线电子书    最终神职

  深黄色光芒四下晕开的房间,重力被拉到一百倍。

  路远赤着上身站在房间内,细密的汗珠遍布他全身每一寸肌肤,在灯光照射下,更显白皙细腻。

  路远闭着眼睛,想象自己如一头蓝鲸,于深海之中畅游。

  周身无处不在的沉重压力,那是深海暗流的涌动。

  他的身躯开始缓慢摆动,身上的肌肉如水波般上下起伏,仿若蓝鲸游弋时的动作。

  忽然。

  路远蓦然睁开眼睛,有精芒从眼眸中迸射而出。

  一股无形却庞大的势扩散,形成一头七米多长的巨大蓝鲸悬浮在他的头顶。

  “覆海!”

  路远低喝,双手上托!

  头顶的蓝鲸虚影随他双手的动作一个摆尾翻身。

  霎那间,整个重力修炼室的空气都随之翻转过来。

  暴动的气流似翻覆的海水.

  “哗——”

  有海浪涌动的声音响起,“噼里啪啦——”

  整个重力修炼室内的灯光急速闪动,然后“砰砰砰”一盏接一盏地爆开。

  “呼——”

  路远吐出一口浊气,将重力倍数降低到四十倍。

  然后整个人放松下来。

  查看格斗家职业面板,上边已经多了lv1巨鲸真意和lv1必杀——覆海两个技能。

  路远略感满意。

  这几日的苦修没有白费。

  《鲸身覆海流》的传承算是登堂入室。

  《鲸身覆海流》是一门完整的传承,有锻体法,也包含武学招式。

  它的鲸身锻体法讲求借助巨大的水流压力,淬炼身体,最后以求达到如巨鲸般强横无匹的体魄。

  借助重力修炼室的效果,鲸身已经被路远修炼到了lv3.

  体质和力量都有提升,但并不明显,面板上的数值没有变动。

  武神劲融入其对应的覆海劲之后质量倒是提升不少,多了股磅礴无量的气势,灿金的颜色也变得更深了些。

  对于现在的路远来说,多修一门武学,就相当于在他的实力体系下多添砌一块砖。

  虽然单块砖头的增加对整体实力的提升并不明显,但这个过程中他的积累不断增加,根基不断夯实。

  迟早能由量变引起质变。

  “我习惯以力压人,这巨鲸真意倒是比龙形真意和灵鹤真意更适合我.”

  路远现在已经解锁三种真意了,因为都是lv1,所以彼此间也没什么太大的强弱区别,战斗时主要就是看哪个顺手,就用哪个。

  可惜现在技能点紧缺,否则路远有考虑过将真意提升一级看看效果。

  走出重力修炼室,身体上的无形压力消失。

  接踵而来的却是更大的精神上的压力。

  “来了吗?”

  路远询问候在一旁的枭刃。

  后者无声摇头。

  路远没有说话,只是微微点了点头。

  他和枭刃出门,登上飞梭,很快赶到采石场。

  站在飞梭上,路远面无表情地静静俯瞰着底下的一切。

  采石场内所有的布置都已经做好,超过二十艘飞梭,两百名以上的黄熊战斗人员严阵以待。

  这段时间来大张旗鼓的布置,让底下黄熊的人也察觉到气氛的不对。

  隐隐约约猜测出是有一名极其强大的敌人即将来袭,以至于一个个也不由得紧张起来。

  这种紧张的情绪在黄熊上下间流传,一种大战伊始的氛围弥漫而起。

  路远闭上眼睛,将五感释放到最强。

  他似乎能感应到有一个前所未有的危机正在不断接近。

  就好像当初面对鸦神教强神使卡洛菲斯的来袭时一般。

  要更强烈。

  却更加难以捕捉。

  “悬于头顶,系在马鬃上的达摩克里斯之剑!”

  路远心里暗暗吐槽了一句,生出几分烦躁的情绪来。

  “南方百城联赛那边有什么消息?”

  他转头询问枭刃,枭刃递上来一份报告。

  路远随手翻开,眉头不由慢慢皱起。

  5日上午八点二十三分.和白鸟门起言语冲突,双方动手,柳道源未下场,击伤对方门人弟子五人,庄秀洁轻伤..

  5日中午十一点四十一分.南斗门言语挑衅,双方动手,击伤对方门人弟子七人.

  这份报告,记录着鹤派一行在这三天时间里所有与人爆发过的冲突事件。

  差不多每天都要发生个三四次。

  算上之前的,大大小小的冲突争斗,在鹤派一行人身上总共发生了将近二十次。

  涉及到的门派,足足有十二个!

  “老柳疯了?!”

  “不对!”

  路远迅速翻了几页,很快从手中这份报告里察觉出不对劲的地方。

  数秒钟之后,路远放下手里的报告,眼神冰冷地看着枭刃。

  开口:“有人在故意针对鹤派。”

  枭刃迟疑了一下,回道:“我们也怀疑是。

  仔细调查后却没有任何的发现。

  每一场冲突单独拎出来,从情绪和逻辑上分析,都是合情合理的.”

  “但这么多冲突集中连续爆发,就不合理了。”

  路远平静开口:“现在送我去盘城。”

  枭刃一怔。

  “大人要赶去参加这个联赛?

  那这边?”

  路远低头俯瞰,瞳孔中倒映出底下采石场的全貌,缓缓说道:“等它来,通知我。

  我会第一时间赶回来的。”

  “是。”

  “今天下午两点,又有几个门派发生械斗事件”

  “习武之人火气大,各门各派这么多年传承下来,彼此之间难免磕磕碰碰,多少都会有点旧仇积怨在身上。

平时天南海北见不着也就算了,难得一次碰面的机会,打起来也很正常  不过”

  穿着黑色武道服,背后写着龙飞凤舞的“月影”二字,面白无须,相貌堂堂的中年男人皱了皱眉,开口道:“往届大家都习惯把事情放在擂台上解决,这次怎么比试还没开始,就打成这样?

  这次大赛也不知道怎么的,蓬莱圣使都到了三天了,还不开始。”

  “听说是承办方那边有个临时工把某个重要环节的安排弄错了,搞得很多东西都得重新再排,不得已推迟了三天。”

  中年男人身边,一个长相和他有六七分相似,但个子稍矮几公分,年纪稍轻几岁的男人迟疑着回道。

  两人站在一个临时搭建的遮阳棚底下说话,身后还或站或坐着不少人。

  每一个身上都穿着统一的月影流武道服饰。

  “下午起冲突的是哪几个门派?”

  英俊中年继续询问。

  “移岳流和回山派,在北大门的食堂门口,一见面就打起来了.”

  “移岳和回山怎么还是一见面就掐?都多少年了?.别的呢?”

  “西林小广场上,前天水流鹤派和心炼门”

  “又是他们?!”

  英俊中年眉头皱起,开口道:“这几天下来他们跟多少门派起过冲突了?

  柳道源是疯了?

  当初摔那一跤摔的还不够狠?

  他们被天水流除名,这次能让他们参加都算是客气了,还到处惹事,属疯狗的吗?

  真不怕当年的事情再次重演?”

  身侧的男人小声说道:“其实今天下午这事还真怪不了鹤派。

  心炼门掌门当初有参加过围杀鹤妖的那一战,柳道源的左胳膊还是他亲手撕下来的。

  这次柳道源没跟他说话,他反而故意先去戳柳道源的痛处。

  柳道源当然忍不了,于是两边人当场就打起来了.”

  “毒手鹤妖没了手,还敢跟派主级高手过招?”

  英俊中年冷笑一声,将双手背到身后去。

  后者道:“柳道源接了假手,实力不弱。

  不过他运气不好,心炼门这代出了个三十岁就晋升真意级的超级天才。

  下午那一战,鹤派吃了不小的亏”

  “三十岁的真意级?!”

  英俊中年脸色微变,忽然像是想起什么,快速道:“是不是就是跟那个神意宗童林齐名,并称为南方武道界双子星之一的薛光耀?”

  “对,两人都是年纪轻轻就跻身真意派主级,都是这次联赛夺冠的大热门。

  不少人都是冲着他们来的。

  据说,这几天蓬莱圣使已经一一单独接见过他们.”

  “人中龙凤啊。”

  英俊中年忍不住感叹:“心炼门和神意宗后继有人”

  两人正说着话呢,身后突然走出一青年。

  快速朝旁边走去。

  原本也是寻常的事情,但正巧说到古流武术界青年才俊的话题,便不免多看了几眼。

  “其实志华也不差。”

  英俊中年注视着青年的背影,淡淡对身侧的男人道:“志华快练脏了吧,比你当初还快了”

  男人摇头,无奈道:“怎么能跟我当初比,我当初练武的时候才什么条件啊。

  这小子就是懒,否则早该练脏大成了”

  “那你平时就多管管他,小孩子都是管出来的嘛。”

  “明白,师兄。”

  两人一面闲聊,一面看到他们所关注的那青年笑容满面地迎上一个穿着米白色开衫,身姿挺拔的俊美年轻人。

  远远看着,倒是极为惹眼。

  等到孙志华跟那俊美年轻人简单说了两句,屁颠屁颠回来的时候。

  正在聊天的英俊中年两人随口就将他叫住。

  “志华,你过来。”

  “爸,大伯。”

  孙志华乖乖走到两人跟前,恭敬地问好。

  英俊中年神色慈和,作为长辈,照常关心了一下孙志华日常生活还有修行上的事情。

  孙志华对答如流,气氛倒是融洽。

  可到了末了,英俊中年忽然心血来潮,冷不丁地问了句:

  “志华啊,刚刚伱打招呼的那个,是哪个门派的弟子?”

  没想到孙志华一听这个问题,神色却立刻变得有些紧张起来,眼神躲闪,支支吾吾了半天也说不清楚。

  英俊中年瞧出端倪,脸色瞬间阴沉下来,甚至连真意都放出来几分,低喝一声。

  “说实话!”

  “大人。”

  一声轻唤,将路远从望向月影流孙志华那边的目光收回来。

  他的面前,站着一个四十多岁,体型微胖的中年男人,正一脸小心恭谨地看着他。

  “你就是李东?这次联赛摩萨这边的负责人?”

  路远淡淡开口。

  微胖中年恭敬点头,“属下就是李东,萨克福大人跟属下打过招呼。但属下不知道竟然是您亲自过来,没有第一时间迎接,真是.”

  “行了。”

  路远打断李东的话,冷声开口道:“先带我去鹤派住的地方,路上再跟我好好说说具体是个什么情况。”

  “是。”

  (本章完)

无线电子书    最终神职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