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203章 白银执矛,恭喜你解锁了新的职业面板

无线电子书    最终神职

  “砰!”

  “砰!”

  路远抓着大铁坨子似的黑铁王座,一下一下用力往下砸着。

  宽厚的脊背,肌肉牵动,背上的那只巨大的血色莲花之眸仿佛也在随之微微开阖。

  近百吨的恐怖力量随王座注入地面,在土石间传导。

  以王座的落点为中心,呈现出无数巨大的蛛网状裂痕。

  整个金字塔顶端的地面都被路远砸得翻卷过来,崩成一小块一小块的形状。

高耸的金字塔似乎都在缓慢地崩塌  在场所有人都看呆了。

  神情愣愣的。

  观众席上的诸多观众,在短暂的愣神之后。

  也不知道是谁情绪激亢地尖叫了一声。

  然后整个会场的气氛再次被点燃,歇斯底里的高呼声呐喊声连成一片,宛如山呼海啸一般。

  观众们简直快嗨爆了。

  原本看到有人登顶,还以为这场终极血战结束了。

  没想到竟然还有反转,血战者暴打执矛者。

  乖乖,摩萨特地安排的这压轴节目属实攒劲,这场血战的票价虽然贵是贵了点.但真的太值了!

  这热烈的场外气氛,搞得一众血战者都产生片刻的精神恍惚,陷入某种深深的自我怀疑。

  食宴者暴打王座之上的执矛者,这难道真的是节目效果?!

  不能吧。

  但结合食宴者强得叫人觉得离了个大谱实力,好像.又不是没有这个可能?!

  路远砸了一阵,感觉差不多了,随手将手里的王座丢开。

  “嘭!”

  已经完全被砸成一个大铁坨子的铁矛王座重重落在地上,发出一声闷响。

  “嗯?!”

  路远低头查看暴王现在的样子,脸上露出微微惊讶的表情。

  暴王的实力大概也就比钼魔强上一些,比A强,但和S级比又差点。

  他三段究极变身状态下,轻易暴虐对方。

  但叫路远意想不到的是。

  他刚刚那一通乱砸,就算是一尊铁人也该被砸成铁酱铁汁了.

  暴王竟然还没死?

  此时,已经完全不成人形的暴王安静地躺在一个巨大的凹坑当中。

  整个上半身,乃至头颅都彻底粉碎的暴王,宛如一滩肉泥。

  但在某种血红色力量的笼罩下,他身上的那些伤势竟然在以一个肉眼可见的速度在迅速愈合。

破碎的骨与骨黏合,糜废的肌肉重塑  这不可思议的一幕叫路远倍感惊奇。

  他忽然想到有关摩萨所信奉的“武斗和狩猎之神”的资料——

  赐予信徒永不熄灭的斗志和坚不可摧的体魄。

  “这就是属于摩萨的邪神之力吗?

  怪不得林志勤会将林沫最后的生的希望完全寄托在摩萨神血之上”

  路远忽然不急着动手了。

  他想看看暴王在这股力量的引导下到底能恢复到什么样的程度。

  路远静静地观察着暴王身上的变化。

  他亲眼看着这放在其他人身上,甚至是改造人也得回炉重造的可怕伤势.

  迅速地愈合。

  一直到暴王的上本身重新显现出原本的轮廓,然后.

  那股血雾状的神秘力量,突然的消失了。

  “耗尽了?”

  路远眨眨眼睛,心里冒出一个猜测。

  “咔咔——”

  深陷在巨大坑洞里的暴王,右手的手指轻轻动了下。

  然后眼珠开始转动。

  路远饶有兴趣地后退两步,似乎是特地让出一个让他自由发挥的空间。

  “哗啦——”

  一阵土石滑落的声音。

  暴王再次从坑洞中站了起来。

  “呼哧——呼哧——”

  暴王佝偻着身子,犹如溺水后刚刚被救上岸的人,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他两只眼睛死死盯着路远。

  眼中流露出浓浓的震骇,难以置信,还有愤怒和怨毒之色。

  “你完了。”

  暴王伸出一只手,点向路远。

  这会儿的他“缩水”了足足好几圈。

  皮肉紧紧贴在骨头上,整个人一副形销骨立,瘦骨嶙峋的模样。

  “那种血雾状的力量,是有代价的,消耗的是一个人的血气?”

  路远眼眸中光芒闪动,脑子快速转动着。

  他现在对摩萨的邪神之力兴趣浓厚,至于暴王的威胁?

  那是什么?直接无视。

  你会在意一条刚刚被你痛揍的落水狗对伱龇牙咧嘴吗?

  “啊巴拉斯!”

  暴王忽然跪在地上,面颊朝上,向着头顶上方口中飞快颂念出一连串古怪拗口的话语。

  这应该是某种古语言。

  可惜路远并没有专门研究过有关摩萨教的历史,对暴王念诵的咒言内容一无所知。

  而伴随着暴王口中沙哑的音节一个接一个冒出。

  偌大的地下空间,气氛似乎很快压抑下来。

  会场四边观众席上的嘈杂声音迅速平息,那些绝大多数都是普通人的观众们,脸上逐渐流露出无法言说的难受表情。

  这种表现很快蔓延到血战者们的身上。

  地下空间的氛围沉重得可怕。

  仿佛这片空间内的大部分空气在一瞬间被抽离,给人一种恐怖雷暴雨来临前的无比压抑的感觉。

  暴王大声喊出最后一句祷词,然后仰头低吼一声,脸上露出深深的狂热和虔诚之色。

  双手交错,十指在自己的胸膛上狠狠一抓。

  “撕拉——”

  他前胸的皮肉顿时翻卷,流淌出大量浓稠的鲜血。

  做完这一切,暴王安然起身,用一种莫名畅快的表情恶狠狠地盯着路远,狞笑道:“伟大的‘武斗和狩猎之神’将落下制裁之矛,惩罚你这个亵渎武祭的不敬者!

  你,等死吧!”

  “哦,是吗?”

  路远眯起眼睛抬头望头顶那颗巨大的黑色公山羊雕塑。

  他能清晰感受到其中蕴含的那道神秘意志的高涨和汇聚。

  但奇妙的是。

  这股意志带给他的感受并没有任何的敌意。

  反而带着一种更深层次的审察,接受,和.欣赏?

  这种感觉连路远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虽然.我并不是很认同你的看法。但是.”

  路远微微沉吟,神色平静地看着面前一脸狰狞的暴王,轻声说道:“为了保险起见,还是如此吧。”

  说完。

  路远抬起手,轻轻打了个响指。

  “啪!”

  三段究极变身状态下,路远这个响指直接打爆空气,炸出一团明显的白色气浪。

  随着他这个响指的打出。

  下一秒.

  “轰!”

  一声巨大无比的爆鸣声突兀响起。

  紧跟着这方地下空间的穹顶发出剧烈的颤抖,大块大块的土石从高耸的天花板上坠落下来。

  “咔嚓咔嚓——”

穹顶之上出现大片的裂痕,然后  “轰!”的一声巨响。

  这个巨大地下空间的穹顶位置,猛地崩裂出一个巨大的缺口。

  明亮的天光从外部透露进来。

  紧跟着,一艘巨大的银灰色飞梭从那缺口处缓缓探进来。

  飞梭之上,如下饺子一般落下数以百计,身穿黑色防护服,手持超级枪械的黄熊成员。

  只是几个呼吸的时间。

  这些人就将整个金字塔顶端团团围住。

  无数黑洞洞的枪口瞄准暴王,密密麻麻的红外线瞄准点将暴王那张挂着狞笑的大脸直接印成了斑驳的赤红色。

  巨大银灰色飞梭上,也丝滑顺畅地冒出一个巨大的,足足有几个水缸粗细的银色炮口。

  笔直地对准穹顶之上,那巨大的黑色公山羊雕塑。

  霎时间。

  整个地下空间陷入一片死一般的寂静。

  暴王凶狠和得逞的表情定格在脸上,眼神陷入短暂的凝滞,整个人一动不动,跟电脑宕机了一样。

  “大人!”

  一名战斗服左胸口位置印着赤熊图案,气质阴冷,气场强大的中年男人双手捧着一件折叠得整整齐齐的黑色衣服。

  上前两步,走近路远,恭恭敬敬地低下头开口道:“请下达下一步的指示。”

  “不急。”

  路远随意摆了摆手。

  抬头,眯起眼睛定定地看了一会儿那巨大的公山羊雕塑。

  然后目光落回暴王的身上,淡淡开口道:“看他继续表演。”

  “是。”

  赤熊中年点头应了声,保持着双手捧衣的姿势,身形笔挺地站在原地。

  注意力却高度集中在头顶,似乎随时都会向飞梭下达发火的指令。

  “呃呃呃”

  暴王喉咙里像是卡了什么东西,一个音节怎么也发不出来。

  短暂的呆滞之后,他忽然回过神来。

  像是下定了某个决心,脸上闪过一丝狠辣的决绝。

  双手猛地在自己的胸口上大力撕扯。

  这次不仅仅是皮肉,连整个胸膛都被他自己剖开,甚至能看见里边鲜活跳动的内脏。

  暴王近乎声嘶力竭地高吼出口。

  霎时间,穹顶上悬挂的公山羊雕塑口中绽放出刺目的银光。

  看到这抹银光的出现,暴王如同溺水之人见到了近在咫尺的浮木,狰狞扭曲的脸上露出狂喜之色。

  “哈哈哈,银色裁决!

  你完了!你死定了!

  人多又怎么样?谁也救不了你了!哈哈”

  那银光越绽越亮,场中所有黄熊的表情都紧张起来,手里捧着衣服的赤熊脸色凝重,嘴唇动了下似乎是想说什么。

  却被路远抬手的动作给阻止了。

  路远目不转睛地盯着那抹绽放的银光,眼睛里的光也随之越来越盛。

  终于。

当那抹银光强盛到极致,暴王脸上的狂喜之色也绽放到极致  一抹银色的闪电从巨大公山羊雕塑口中吐出,猛地朝路远狠狠劈下。

  “咔嚓——”

  当一切光亮消失,所有人的视野恢复。

  一副场景呈现在无数人的眼中——

  两米多高,长发垂腰,背后印着一只充满魔性的巨大血色莲花之眸的路远身姿挺拔地站立在场中。

  右手高举过头顶。

  五指之间,紧紧抓着一柄色泽银白,造型古拙的长矛。

  一股莫名的气势在他和长矛之间来回流转,扩散出来,带给所有人一种忍不住要顶礼膜拜般的深深震慑感。

  一道人影突然跌跌撞撞地从金字塔下方跑上来。

  冲到路远近前,“扑通”一声跪倒在地。

  是那个之前侍奉在暴王身边的银色绵羊面具的瘦削男人。

  此时他浑身颤抖着,面具下的双眼中流淌着浓浓的狂热和敬畏之光。

  他朝着路远叩拜,用震颤的声音,高呼:“赞美.白.白银执矛者大人!”

  暴王脸上的表情全部凝固,空洞的眼眸中倒映出路远手握银色长矛的身影。

  整个人精气神像是在一瞬间被全部抽空。

  “啪嗒”一声.

  无力地瘫倒在地上。

  一众黄熊成员也全都沉浸在巨大的深深震撼中。

  离路远最近的赤熊中年率先从震撼和失神中回复过来。

  他小心翼翼地上前两步,轻声唤了声:“大人.”

  路远从奇妙的状态中抽离。

  高举着银色长矛的手臂缓缓放下。

  他整个人开始快速缩水,短短一秒钟不到的时间,就从两米多高,犹如妖魔般的形态,恢复至原本白皙俊美的模样。

  “哗啦——”

  路远随手扯过赤熊中年手中捧着的衣服。

  是一件宽大的黑色披风。

  他随意披在身上。

  赤熊中年半弓着身子,指着旁边的暴王,还有深深叩拜的银色面具男,恭恭敬敬地询问:“这两人该如何处置?”

  路远淡淡瞥了一眼,有些意态阑珊地随口回道:“这个不用管,另外一个.抓起来送去给科研组做人体实验吧。”

  “是。”

  此时路远的心思压根就不在这些身上。

  他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自己的职业面板上。

  上边有一条最新的提示——

  恭喜,你解锁了新的职业面板——执矛者(超凡)!

  感谢轻泉流响大佬的盟主!笔芯!

  (本章完)

无线电子书    最终神职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