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195章 两个真相,赤鸣市

无线电子书    最终神职

  “..裴师弟是老师收的第八位亲传,也是最受老师喜爱的那一个。”

  “他的武学天资很好,在小师兄您出现之前,算是我生平仅见。

  他入门不到半年就练熟了各项传承,甚至还领悟了一门真功。

  而我们当初做到这一步,可是花了整整快十年。”

  “老师当年将裴师弟视为鹤派崛起的希望,几乎将一切心血都倾注在了裴师弟身上。

  偏颇之重,有一段时间甚至引起了诸位师兄弟的不满。

  但裴师弟自身足够出色,叫大家即便心有怨言,却也每每无话可说。”

  “林师弟是所有人中和裴师弟关系最要好的。

  裴师弟刚入门时,各项基础就是林师弟帮忙打下的。

  到后来裴师弟展露头角,开始反过来指点指点林师弟.”

  “那后来呢?

  这个裴夜,到底是因为什么才叛出师门?”

  良久的沉默。

  终于缓缓开口。

  “后来.”

  “后来老师和蛇派派主赌斗输了。

  身受重伤,蛇派集合武道界各大门派向我们鹤派施压,试图将我们这一脉从夏邦,从天水流彻底驱逐。

  在离开夏邦的途中,老师昔日的那些仇家也闻讯赶来,想要将我们彻底赶尽杀绝。”

  “那一战老师失了双臂双腿,眼睛被人挖去,心口挨了数掌,几乎濒死。

  我们八位亲传,死了三个,剩下的也几乎各个重伤。

  而裴夜他在那一战开始之前,便逃了。”

  “他怕了?”

  “嗯。

  或许是觉得没必要和我们这些快被逼上绝路的人绑死在一起吧。

  毕竟他天赋卓绝,还有大好的前途和无限光明的未来,何必陪着我们一块去送死?(笑)”

  “林教练放走了他?”

  “是。

  也不是。”

  “嗯?”

  “林师弟是我们所有亲传中第一个发现裴夜想逃的人,我不知道裴夜跟他说了什么,最后林师弟确实让他走了,而且没有告诉任何人。

  但.”

  “那一晚其实老师也知道裴夜想走。

  裴夜逃的时候,老师在他背后跟了一路,也护了他一路。

  最后亲眼看着他.头也不回地消失在茫茫夜色里。”

  曾经和庄秀洁之间的对话,如水一般在路远脑海中流淌而过。

  这是当初那位传说中的老八叛逃离开鹤派的真相。

  只是庄秀洁一个人说的,路远无法肯定这个“真相”百分百贴合事实。

  但想来大差不差。

  老柳这人虽然邪性霸道,但庄秀洁话里说的.却像是向来面冷心热又极其护短的他能做的出来的事情。

  “老柳还是心软了啊”

  路远喃喃开口:“若是我,既然那裴夜想走,那肯定得尊重他自己的选择。

  但拿了鹤派的东西,也得尽数留下才行。

  为什么不断了他的四肢,废去一身武学,再打个滴滴送他出门呢.”

  路远将目光落回面前的资料上,再将资料里的视频反复看了数遍。

  神色愈看愈冷。

  “邪武盟,夜帝.好大的名头,好酷炫的外号啊.”

  “这是在外边混的好了,衣锦还乡,准备找以前的老熟人装逼来了吗?”

  路远静静想着,顺着资料继续往下看去。

  后续便没什么出奇之处了。

  林志勤一个星期前从夏邦回来,先去了趟武馆,再回了一趟自己的老家,然后.

  “嗯?!”

  路远的眼神突然一怔,定定看着资料上的一小段文字。

  ——“10月8号早上九点去了焦岩市市民政局,和爱人办理了相关的离婚手续”

  林志勤离婚了?!

  就在跟自己见面的那一天,约饭前的一个小时?!

  “为什么?”

  路远疑惑,迅速将整份资料从头开始又细细查看。

  “一个人带女儿林沫前往夏邦求医,回来后和妻子办理了离婚手续,所有财产都留给了对方.”

  “发生什么事情会致使林教练做出这样的决定?

  还是因为裴夜吗?”

  路远眉头紧紧皱着,一边查看资料,一边又迅速利用权限,从黄熊内部获取更多新的有关林志勤的信息。

  “武馆,老家,离婚,净身出户,见面给我笔记,去潍山见老柳”

  “林志勤这是”

  “在一件件处理完全部的事情。”

  “他似有死志?!”

  路远眼眸猛地迸射出一道精芒。

  瞬间抓住了什么。

  立刻点开有关林志勤女儿林沫的资料信息。

  下一刻.

  答案揭晓。

  “年龄?”

  “四十五。”

  “称号?”

  “岩羊。”

  “邀请函呢?”

  “在这。”

  独立的小房间内,林志勤和一名气质精干,留着短发的女人相对而坐。

  神色平静地回答着对方提出的每一个问题。

  “例行公事,理解一下哈。”

  女人问完最后一个问题,冲林志勤笑了一下,然后递给他一份文件。

  “看看,没问题在底下签个字。

  然后会有人安排您去休息,只要等待血战开始就行了。”

  “嗯。”

  林志勤点点头,拿起文件一行一行看下去。

  读完最后一个字,他拿起笔。

  在落笔前迟疑了一会儿,像是想要再确定一遍什么,抬起头,向女人询问道:“只要攒够一万个胜点,就能兑换‘神血’。

  是吗?”

  女人眨眨眼睛,而后欢快地笑起来。

  “大叔,这问题你都已经问过四遍了。”

  “是的,没错。”

  “一万胜点的兑换物品里,确实有‘不死神血’。

  ‘不死神血’是伟大的‘武斗和狩猎之神’的恩赐。

  拥有不可思议的超凡神力,远比市面上那些什么基因优化液,身体强化剂要强太多了。

  服下神血之人,将得到‘武斗和狩猎之神’的赐福,拥有永不熄灭的斗志和坚不可摧的体魄”

  女人巴拉巴拉说了一大堆,像是已经非常熟悉这一套话术。

  说到最后,她还半开玩笑地跟林志勤道:“大叔,你们这些传武格斗家们来参加血战,不都是奔着这个来的吗?

  怎么到现在还犹犹豫豫,不敢确定的。”

  “我只是担心会没用。”

  林志勤低下头,含糊不清地回了一句。

  女人看了眼旁边的电脑屏幕,笑道:“大叔你在我们摩萨也兑换过好几次弱化版神血了,有没有用伱自己不清楚吗?

  你之前兑换的那种弱化版,里边连一滴神血的含量都没有,是被稀释过的。

  这次的‘不灭神血’,可是整整一瓶子的纯血。

  效果是前者的一百倍,一千倍甚至一万倍!”

  林志勤没去看女人夸张的表情,嗯了一声,默默签下自己的名字。

  签完字,林志勤从房间内走出来。

  旁边几个小房间恰好也有人推门而出。

  那人用莫名的眼神上下打量了林志勤几眼,而后冷笑着转身离去。

  林志勤没理会,只是平静地走出身处的这栋建筑。

  大街上仿佛空无一人。

  今天的天气显得有些阴郁,秋风吹动落在街面上的几个塑料袋肆意翻滚。

  林志勤抽出一支烟默默点燃。

  然后从口袋中掏出自己的手机,摁亮。

  屏幕上显示出一个青春漂亮、笑容灿烂的女孩的照片。

  淡蓝色的烟雾中,林志勤眯起眼睛定定看着手机屏幕,似乎是想将屏幕上女孩的样子深深地印刻进自己的脑海里。

  许久。

  一支烟燃尽。

  林志勤将手机重新放进口袋,独自一人,朝着不知方向的长街尽头走去。

  “林沫,爸.一定能让你好好活着的。”

  “先天性细胞疲弊症!”

  路远看着林沫的资料,神色怔怔。

“该病症的患者,先天细胞活性或者说是细胞寿命,只有正常人的百分之一  寿命极短,极易早夭.

  属于世界级的疑难杂症。

  目前除了意识上传,更换身体之外,没有更好的解决办法。

  而且即便是完成意识转移后的患者,依旧有极大的概率再次出现这种病症。

  这种病,就好像是一种与灵魂绑定的诅咒.”

  “林志勤带着林沫在夏邦等了一个多月。

  原本约好的那位世界顶级专家,却在约定时间的前一天晚上,临时取消了行程,没有赶来夏国。”

  “也就是说,林志勤和林沫在夏邦白白苦等了一个多月,最后别说手术了,连人专家的面都没见上一眼,就回来了。”

  “林沫的最后一丝生机也随之被掐灭了,怪不得.怪不得林志勤会这么做”

  路远关上资料,坐在沙发上静静地看着对面雪白的墙壁出神。

  他和林志勤见面的时候,询问过有关林沫的事情。

  林志勤回的很快,也很自然,说手术很顺利,林沫很快就会康复。

  他没有显露出一丝一毫的异样,甚至连情绪波动都没有任何的改变。

  以至于路远还真的以为一切顺利呢。

  “估计在那会儿之前,他就已经做好全部的打算了吧。”

  路远回过神,默默通过黄熊,查询林志勤现在的动向。

  “三天前,赤鸣市”

  路远眼神微动,感觉自己像是在什么地方看到过这个地址。

  他很快找到来源。

  “摩萨的终极血战邀请函,上面标注的血战地点.就在赤鸣市!”

  “懂了。”

  路远从沙发上站起来,脸色平静。

  “摩萨顺理成章地再次成为最后的救命稻草了吗?”

  “教练,一个人扛着这些很辛苦吧。

  为什么不早点说出来呢?”

  “象神教‘钥匙’的线索也断在摩萨吧。

  看样子.这场终极血战,确确实实是有必要去一趟。”

  路远随手从沙发上找出衣服,套在身上。

  他穿好衣服,带上手机,一步步朝客厅大门口走去。

  强健的体魄起伏,犹如沉睡的猛兽在缓慢苏醒。

  路远走到门口,停下脚步,轻轻点了下自己的耳廓,低声开口。

  “游隼,调一艘飞梭。

  现在立刻来接我。”

  (本章完)

无线电子书    最终神职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