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88章 对视

无线电子书    最终神职

  “焦岩市可没有彼岸花海。

  也没有这么大这么近的月亮......”

  路远从地上站起来,再一次仔细打量周遭的一切。

  他脚下踩的是松软的土地,目之所及,遍地都是盛放的红色彼岸花。

  一阵凉风吹过,漫山遍野的彼岸花窣窣而动,圆月静悬,河水平淌。

  画面唯美得叫路远仿佛在看一场5A级游戏大作的超精美过场CG。

  路远顺着山坡走下去,沿途的彼岸花摩擦他的小腿,发出沙沙的轻响声。

  “这算是开启超凡面板后必经的考验,还是那颗来自鸦神教的诡异珠子搞的鬼?”

  路远无法确定,于是便更小心了一点。

  这个梦境比假想敌更加真实。

  但无法主动退出,他也不知道自己接下来会遭遇什么。

  穿越大片大片的彼岸花海,路远走到那一条平静流淌的河流跟前。

  河面很宽,平得就好像镜子一般。

  河面上倒映出河畔两边红色的彼岸花,还有圆月的影子。

  路远随手摘下一朵彼岸花丢进河里,看着那银子似的月光碎成一片片,河水送着花瓣一直往前。

  “cosplay冥府之河吗?”

  路远走近两步,右脚试探性地轻轻淌进河水里。

  冰凉的触感将他的脚踝包裹,轻轻漾出涟漪的河面上呈现出浮动的人影。

  头发凌乱的俊美少年,穿着溅满暗红色血点的白T恤,脸上身上布满了许多结了血痂的细小伤口。

  “都做梦了,为什么不将我身上的伤势给治好了。”

  路远随口吐槽了一句。

  未曾想,下一秒钟。

  路远便感觉双臂、脸上,身上很多地方都开始发痒。

  他随手抹了一把自己的脸颊,细碎的血痂像碎末一般纷纷掉下来,落在平静的水面上。

  “真给我治好了?”

  路远尝试挥舞了一下手臂,感到前所未有的强健和充沛。

  连伤的最重的手臂都完全痊愈,而且似乎比以前更有力了。

  有些意外......

  但是不多。

  毕竟这是在梦境里。

  路远开始踩着河水一步步朝着前方的巨大圆月走去。

  清冷的月光洒在他身上,静谧随河流一起流淌。

  很快的,路远发现视野中出现一棵树的剪影。

  那棵树就长在巨大圆月的脚下,冥府之河的水边。

  路远下意识停下了脚步。

  眯起眼睛远远望着那棵树的方向。

  突然,那棵树的影子动了。

  整棵树陡然一下散开,化作许多只黑色的乌鸦飞起。

  由树变成的乌鸦群在圆月之下飞舞了一会儿,再一次聚在一起。

  这一次竟慢慢组成一道人影。

  因为距离太远了,路远看不清那人影的样子。

  却能认出应该是个女人。

  她站在圆月底下,冥河的水面上,显现出无比美好的身体轮廓曲线。

  女人一步一步慢慢朝路远走来。

  有种说不出的优雅和从容。

  路远静静欣赏了一会儿,而后悄然握紧了自己的拳头,做好随时一拳捶过去的准备。

  就在女人踩在河面上,距离路远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路远差一点就能看清楚她长相的时候......

  “哗——”

  她却又如镜花水月般破碎开来,重新化作无数只乌鸦四散消失。

  不见了?

  路远怔了一下,转头四顾寻找女人的踪影,唯恐她下一秒又会从某个地方突然冒出来。

  “哗啦哗啦——”

  路远的双脚搅动河水,在河中稍微走了两步。

  就在他某一個转身,整个梦境世界的唯美感快速消退。

  河流尽头的皎洁圆月竟悄无声息地完完全全变成了血一般的红色。

  路远怔了一下,定定看着那轮巨大的血月。

  那血月最中间的位置生出一道黑线,黑线四周发散出丝丝苍白。

  就好像一颗无比巨大的眼珠。

  也同样在静静地注视着路远。

  ........

  “哗啦——”

  绷紧的鱼线上拉,一条鱼儿摆动着身子泼水而出。

  银白色的鳞片在清晨的阳光下闪动着点点的金光。

  “哈!”

  坐在岸边,皮肤被晒得黢黑的钓鱼佬飞快从小板凳上站起来,脸都要笑烂了。

  “这都今天第几条了?”

  他熟练地操起渔网将鱼捞进桶里,下巴微微扬起,一脸得意地看着身边的一个“空军大将”。

  和他年纪相仿,显然是一起来的同伴扫了眼自己脚边的空桶,烦得恨不得一脚把人给踹下河去。

  没好气地骂了声:“滚!”

  后者也不生气,笑眯眯地给鱼钩重新上好饵料。

  等钩子再入了水,他一屁股在小板凳上坐好。

  “啪嗒——”

  美美点上一根香烟,深深吸上一口,吐出形状漂亮的烟圈。

  “钓鱼这种事情呢,还是比较看技术的.......”

  他一手撑着盛满“功勋章”的鱼桶,正想说教两句。

  可话才刚刚出口,就被同伴给堵了回去。

  “闭嘴!”

  钓鱼佬这才注意到,同伴眼睛死死盯着面前的河面,他手里的鱼竿,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拉成了幅度夸张的弓形。

  “我靠,上大货了!”

  钓鱼佬顿时也顾不上其他,一把扯下嘴巴里的香烟狠狠掐灭,整个人也跟着紧张起来。

  “别急别急,这时候可千万不要急,慢慢来.......”

  同伴两只眼睛都在冒光,双手紧握着鱼竿,仿佛一个手持长矛孤注一掷的战士。

  鱼竿弯曲的角度越来越大,他手背上的青筋都迸出来了,人也不自觉地从凳子上站起来。

  拉扯仅仅持续了半分钟,河面上就有了巨大的动静。

  持杆的钓鱼佬眼中闪过一丝决绝之色,一咬牙,索性用力将杆子狠狠往上一提。

  伴随着一阵巨大的水花。

  刹那之间。

  有一道黑影从落满细碎金光的河面“哗啦”一声破水而出。

  岸边的两个钓鱼佬早就在期待着这一刻,嘴巴张大,发出“哇”的惊叹长音。

  但没一会儿,这“哇”声就突然急转直下,变成一声短促而又有力的——

  “靠!”

  “哇——靠!”

  “砰!”

  水中跃出的黑影稳稳落在岸地上,竟然是道人影。

  两个钓鱼佬被这突发的异变惊得踉跄地往后退去,满脸都是震惊和不可思议的表情。

  尼玛,不是鱼吗,怎么钓了个人上来?!

  从水中出来的人身材高大匀称,裸露出的手臂和小腿肌肉线条极具力量和美感,看着就是时常锻炼的年轻人。

  他一上岸就开始“咵咵”地拧身上湿漉漉的衣服。

  两个钓鱼佬也逐渐从惊吓中缓和过来。

  “牛逼啊老曹,你把晨泳的人都给钓上来了....”

  一个钓鱼佬喃喃开口。

  另一人还没来得及回话,就见那个背对他们两人的破水之人闻声转身。

  待看清对方的长相,两个钓鱼佬才放下去没一会儿的心,立马又猛地提起。

  表情双双变得骇然惊悚。

无线电子书    最终神职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