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148章 契约,你管不管?

无线电子书    最终神职

  暴雨如注。

  路远默默行走在公路旁。

  此时他的体型已经恢复至常态,宽大的冲锋衣被雨水浸透,湿哒哒地黏在身上。

  雨水顺着帽檐下滑滴落,顺着路远光滑冷峻的面庞慢慢流淌。

  一只乌鸦落在他跟前,挡在他前行的路上。

  迎面一辆大车撕破雨帘,呼啸着驶来。

  橘黄色的灯柱下,这只乌鸦拍打着翅膀飞起,临走前“冷冷”地瞥了路远一眼。

  仿佛在提醒着他什么。

  路远站在原地,眯起眼睛注视着乌鸦的远去,任由头顶大雨滂沱落下。

  时不时划过的闪电光亮,在他的脸上投下明暗的变化。

  他有一丝丝“被锁定”的感觉。

  之前被他打死的那名鸦神教强神侍。

  在临死前给他下了某个“诅咒”。

  用诅咒来形容或许不太准确。

  因为路远没有受到任何的伤害,当然也有可能是,伤害被某些不知名的原因给豁免了。

  但有一点强神侍成功了。

他将路远和另外一个强大的意识连接在一起,也可以说是,他向另外一个强大的存在  提供了有关路远身份的“线索”。

  “更像是某种存在于鸦神教内部的决斗契约.我被强行接受了。”

刚刚飞走的那只乌鸦,就像是在  “提醒”他,这场决斗的正确执行。

  “监视”他,防止他“避战逃跑”。

  亦成为某个意志的代表,担任着这场“契约对决”的裁判和公证人之类的角色。

  “所以说,锁定我的.很可能是鸦神教中某个比强神侍更加强大的存在,他的靠山上司?”

  路远思维转动着,在脑海中捋清大部分的思路。

  轻吐一口气,继续往前走。

  “科班出身的鸦神教神侍花样确实多,竟然还有这种手段.”

  路远意外地没有对这场即将到来的对决感到紧张或是惶恐。

  反而有种跃跃欲试的期待。

  四维属性的不断提升,和格斗家面板上技能的不断解锁。

  路远无时无刻不在清晰地感受到自身的成长和蜕变。

  无论是躯体,还意志上。

  他正逐渐领悟到身为一名格斗家最核心的精神——突破自我极限,渴望征服一切来自未知的挑战!

  路远调出职业面板,查看自己今晚的收获。

  告死者(超凡)面板上的提升无需赘述。

  格斗家的职业经验值涨了七百多点,总经验已经超过三千五,在lv7的阶段走过一半的进度。

  鹤形踏的经验值也涨了些,已经快突破lv4.

  鹤派的三门核心武学对路远现在的实力体系来说就像是树木主干上的枝杈,能使他的出手更为精妙,对敌手段更为丰富。

  同样也是领悟三门奥义真功不可或缺的前置。

  “告死者(超凡)升级,又获得1点属性点和1点技能点”

  路远在四项基础属性和几个面板之间来回抉择了一下,最后还是将加点的想法先放下。

  暂时他还没想好该提升哪个。

  冒着暴雨回到家,洗过澡后,路远坐在电脑前,凭借记忆里对鸦神教强神侍说的几句话的音节。

  开始在网上搜索与之对应的相关古语言。

  他的古语言专家职业已经搁置挺久了,最近才刚刚捡起来。

  之前主要探索过地穴教和象神教的背景,对于鸦神教倒是了解不多。

  这其实还蛮奇怪的,因为明明鸦神教才是路远接触最深的一个邪神教派,颇有几分灯下黑的意味。

  搜寻的过程还是蛮顺利的,网上能搜出来的资料也不算少。

  鸦神侍说的,是一种名为“灵语”的超小众古语言。

  亦被人称为“黑鸦之语”“冥国之语”“亡魂呢语”等等。

  在哈维尔,现在还有一小部分人在学习和使用这种语言。

  而这部分人通常从事的职业也只有一种——灵媒。

  也可以称“通灵者”。

  相当于.一种职业专用语了,在哈维尔民俗传说里,只有通晓“古灵语”的人,才有资格沟通冥国,和死去的人交流。

  你要是不会这语言,在哈维尔当神婆都走不出去,开业第二天就得被人扔臭鸡蛋,被骂“骗子”。

  路远的智力高达17,进入lv3绝对专注状态后,学习力更是直接拉满。

  他花了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仅凭靠网上搜罗来的一些有关古灵语的零碎资料,就成功将鸦神侍说的几句话给破译出来。

  见面的第一句,意思是——黑鸦之王注视着她的每一位仆人.

  大概是鸦神侍之间的某种接头暗语。

  路远重复了一遍,显然是答错了,但又不算完全答错,以致对方怔了下。

第二句是在鸦神侍被路远踢了一脚后说的——黑鸦将啄烂你的皮肉,吸吮你的骨髓,将伱的灵魂囚禁瓶中,酿成死亡和痛苦的酒液  这句话就是纯纯的咒骂和诅咒了,没什么好研究的。

  重点是在最后一句——执掌冥河的女神将关注着这发生的一切,你这潜藏在乌鸦羽毛下的窃皮者.卡洛菲斯大人将会替我复仇,在伟大鸦神的见证下,亲手夺走你那肮脏和卑鄙的腐臭灵魂!

  赞美鸦神,奉献吾身,约契生效!

  你领悟了新技能——[古灵语lv1]

  你专注学习二十分钟,对新技能的领悟有所提升,经验值13

  路远平静地看着自己在纸上写下的译言。

  仔细端详了一会儿。

  而后将其撕下,揉碎,随意丢进脚边的垃圾桶里。

  和他原先预想的差不多。

  他确实.是被鸦神教的某位“大人”给盯上了。

  路远从书桌旁站起身,走到窗户前。

  打开窗户,屋外的暴雨还在哗啦啦下个不停。

  楼下的马路上已经看不到什么行人,只有路灯昏黄的光线在雨中朦胧地亮着。

  两只乌鸦栖停在路灯灯柱上,任凭大雨将它们的羽毛淋湿,却仍旧不肯离去,只是定定地注视着路远。

  路远安静地与之对视。

  很快,目光转移,投向远处昏沉黑暗的夜空。

  “鸦神教卡洛菲斯是吗”

  圆月。

  冥河。

  彼岸花。

  路远平静地站起身,没有对眼前的场景感到丝毫的意外。

  每次他在告死者(超凡)面板上有所突破。

  就必然会引动乌鸦梦境的降临。

  他有时候怀疑,这是不是鸦神的某种固有的“拉新手段”。

  在鸦神教里,是否会被称为——神谕?神梦?鸦神的眷顾和启示?

  不知道。

  静静流淌的冥河边,“老朋友”黑裙女人安静地坐着。

  长长的黑发散落在河中,望着巨大圆月的方向,姿态唯美。

  路远眼眸闪动了一下,忽然大步朝女人走去。

  “喂!”

  路远冲女人呼喊。

  “你手底下有个人,要找我麻烦这事你管不管?”

  路远已经将女人当成鸦神教传说中的告死女神拉玛什朵。

  他并不清楚这个梦境到底意味着什么,会给他带来什么。

  他在这个梦境里什么也做不了。

  就好像一个卡死在某个关卡死活过不去,又找不到任何线索的游戏。

  索性逐渐放飞自我。

  路远没有抱任何的能得到黑裙女人回应的希望。

  然而这一次.

  听到路远呼喊的女人.

  竟慢慢的,一点一点将头转过来。

  路远一下子怔住了。

  他第一次看清女人的样貌。

  虽然只是一张侧脸。

  白皙光洁,仿佛瓷器一般柔美的脸颊上,黑色与红色的彼岸花纹交织着。

  路远无法形容这侧脸的美,如同深陷入某个更深层次的梦境之中。

  神色恍惚。

  口中亦发出梦呓般的低语。

  “你要是不管那我可就打死他了”

  “笃笃笃——”

  不轻不重的敲门声将路远从睡梦中惊醒。

  明媚的阳光从窗外照射进来,洒落小床。

  路远眯起眼睛看了眼外边,居民楼遮挡下的一角天空跟用水洗过一般湛蓝。

  他拿起手机看了眼时间。

  已经是早上八点半。

  他从未起得这么晚过。

  “今天好像开学,你要去吗?”

  房门打开,脸上还贴着面膜的路静好奇询问路远。

  “去。”

  路远点点头。

  现阶段他还没有完全放弃学业的想法。

  虽然要他每天去上学不太现实,但这条路子总不能断了。

  “早餐在桌上,你自己吃,我特地早起去外边买的。”

  路静两只手“啪啪啪啪”轻轻拍打着自己的两侧脸颊,施施然走到客厅的沙发坐下,开始有一下没一下地刷着手机。

  路远走进洗手间简单洗漱了一下,然后回到客厅。

  桌上摆了满满一桌子的早点,路静最清楚他的饭量。

  他一边填肚子,一边询问路静:“考古队那边情况怎么样了?失踪的教授找到了吗?”

  夏唯民人都死了,路远也就随口一问。

  “还没有”

  路静摇摇头,情绪似乎一下子变低落了。

  “我听说,这次从西须象神教神庙里挖出来的那几个最神秘的石球。

  好像不止八个”

  路远手里的筷子一顿,转头看向路静。

  “什么意思?”

  路静低低道:“有人说总共挖出来十几个,但因为出了怪物的事情,引动夏国军方。

  几个教授担心牵扯上这种神秘事件后,上边不会再让他们继续研究。

  会收走全部的挖掘物。

  所以就偷偷藏了几个起来。

  夏教授就是专门负责将这些多余石球带回来的人.

  现在他人和石球.全都消失不见了。”

  路静逐渐变得惶恐起来,话语声中带着丝丝的颤音。

  “小远.是不是真的存在诅咒啊”

  路远沉默一会儿,随后开口道:“我不清楚。

  但就算真的有诅咒存在,也只会找上那几个和石球接触最多的教授。

  你就一个打酱油的,诅咒估计都记不得你是哪个角色了吧。”

  “行了,我去报道了。

  你记得去武馆。

  那儿阳气重,真有脏东西也不敢找上你。”

  路远放下筷子,随手拎起丢在沙发上的背包,跟路静说道。

  或许是他刚刚安慰的话起到了一定的作用,路静的脸色已经没那么难看了。

  “中午要去武馆吃饭吗?”

  “再说。”

  (本章完)

  请:wap.ishuquge.la

无线电子书    最终神职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