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142章 震惊

无线电子书    最终神职

  “啊!啊啊——”

  墨镜中年跟疯了一样向后倒射,惨叫着,两只机械眼红光狂闪不停。

  此时他右手手肘以上的部分,已经完全被拧成了一团麻花。

  稀碎的骨头渣子和血肉混合在一起,还有几根扭曲得不成样子的手指头,软趴趴的呈现成一坨。

  虽然古流格斗家大都意志坚定,但碰上这种情况,任谁一时之间都要忍不住精神崩溃。

  然而没等墨镜中年退出去多远,一道庞大魁伟的身躯便已经从阴暗中蹿了出去。

  路远身若猛兽,行动却轻灵矫健如.鹤?

  他猛地一步踏在地上,脚下瞬间炸开一片浅坑,身形则好似利矢般往前激射。

  瞬息间便到了惨嚎的墨镜中年跟前。

  “你你.”

  墨镜中年满头大汗,面无血色,咬着牙关挥动自己仅存的左臂。

  lv2万炼鹤劲!

  lv3特殊发力!

  足足五吨的拳力上又裹挟万炼鹤劲的浑厚和穿透特性加持!

  路远随意抬手下压。

  粗壮狰狞的手臂好似黑色门柱般轰下去。

  “咔嚓咔嚓——”

  摧枯拉朽!

  墨镜中年挡在身前的左臂被路远一拳好似麻杆般轻松折断。

未等他再惨叫出来,路远下压的拳头却又向上变招  “必杀技——灵鹤法.误采仙兰.再采!”

森森五指倏然上滑,行至墨镜中年面前,猛地收拢  “轰!”

  墨镜中年的身形如折翼风筝般高高飞起,又迅速落下,“砰”的一声摔在地上,再也不动。

  “呼——哧——”

  路远平缓地呼吸,站定身体。

  低下头,将挂在指尖的一串机械眼零部件拿起,随意端详了俩眼。

  “咔嚓咔嚓——”

  然随手捏成一团烂渣,丢到旁边地上。

  “什么年代的古董型号机械眼.怪不得不敢直面老师。”

  转头,路远的目光落至场中剩余两人身上。

  这两个跟着墨镜男一块来的家伙,此时正目瞪口呆地站在原地,完全懵了。

  墨镜中年作为三人中实力最强的存在,劲力练遍半身,就算是在武道界,也能称得上一方高手。

  然而在面前这个毒手鹤妖新收的弟子面前,却仅仅两个照面就被打废了。

  双臂断折,连眼睛都被再挖出来了一次!

  两个中年男人中其中一个的腋下,夹着的黑色公文包啪嗒一声掉在地上。

  后者却宛若未觉,只是脸色煞白地紧紧盯着路远。

  喉结不住上下耸动着,穿着白色袜子的脚指头抽搐似的不断抠着凉鞋的鞋面。

  路远扫了两人一眼,想到答应路静折返的时间,平静地开口道:“你们.还有二十秒。”

  两个中年男人身体猛地颤抖了一下,互相对视,下一秒不约而同地齐齐奔向躺在地上的墨镜中年,想要拉上对方就逃。

  与此同时,路远身上的肌肉如波浪起伏,整个人似乎又隐隐壮大了一圈。

  头顶路灯的光线变得更昏暗了,仿佛有大片大片的阴影在迅速蔓延.直至将全场笼罩。

  “啊——”

  孙志华猛地顿步,目光投向远处清幽寂静的小路。

  “这个声音.”

  孙志华脸色变幻,飞快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翻出女友吴心蕾的号码。

  想要拨打出去,最终却又放下。

  “算了,还是过去看看。”

  “毕竟是心蕾闺蜜的亲弟弟”

  孙志华深吸一口气,将手机装回口袋,然后紧了紧手里两柄月型小刀,神色沉凝地一步步向前。

  他大概能想象出接下来会看到怎样的画面。

  武道界,寻仇这种事情并不算罕见。

  但一旦被人寻仇了。

  断手断脚什么的都算是轻的。

  就怕那几人下手狠毒,给路静弟弟整得身体上留下不可治愈的终身残疾,剜目、割舌、断筋之类。

甚至是直接下死手  孙志华怀着沉重的心情,迅速朝着刚刚惨叫声传来的方向靠近。

  很快的,有道人影出现在他的视野里。

  他下意识紧张了一下,脑海中飞快构思着等会儿遭遇,该说点什么样能让对方忌惮,又不落面子的场面话。

  随着慢慢的走近,渐渐的,孙志华发现有点不对劲。

  他隐隐约约地看到,前方路灯底下站着的似乎只有一个人。

  那群来寻仇的不是有三个吗?

  另外两个呢?

  他凑得更近了些,眯起眼睛,终于.

  彻底看清楚前边发生的场景。

  柔白色的路灯下,一个修长挺拔的身影。

  正一只脚踩在花坛沿上,扯着什么东西,专注地擦拭着自己双手。

  许是感受到孙志华注视的目光。

  那正擦手的人倏然侧过头来看他。

  一张年轻俊美的脸庞瞬间印入孙志华的眼帘。

  路静的弟弟?!

  他没事?!

  那刚刚的惨叫是.

  孙志华怔了下,有些意外地眨眨眼睛。

  他停在原地,目光下移,很快捕捉到那被路远当成擦手之物的东西.

  “嗡!”

  孙志华的大脑像是被利箭给狠狠射中贯穿了。

  他瞳孔收缩,看清楚那被路远扯着衣服当擦手布的.

  正是之前让他如临大敌,几乎动也不敢动一下的三名武道高手中其中一个!

  孙志华很快在地上找到第二个。

  和躺在更远的第三个.

  大脑连续被箭射三次。

  当看到某个面部一片狼藉,一只手断折,一只手变成肉酱麻花的中年男人.

  孙志华终于克制不住。

  整个头皮像是被人用力往上拉扯着,阵阵的发麻。

  一股一股彻骨的寒意从心底里涌出,过电般传遍他的全身。

  握着月刃的双手手心湿漉漉的,一个失神恍惚的瞬间,其中一柄“哐当”一声掉在地上,发出清脆悦耳的响声。

  路灯下擦干净双手指缝间残留血迹的路远被声音所吸引,面无表情的,开始一步步朝着孙志华走来。

  一股无形却庞大的压迫感宛如潮水,和周遭的黑暗一起,向着孙志华席卷簇拥而来。

  挤压得他几乎喘不上气。

  孙志华一动不动,表情僵硬,大滴大滴的汗水顺着额头迅速滚落。

  “哒——哒——”

  路远细微几不可闻的脚步声,落在孙志华的耳朵里却是那么的清晰。

  仿佛每一步都踩在他心跳的节拍上。

  眼看着对方越走越近,越走越近。

  孙志华深吸一口气,猛地数步向前,主动迎上路远。

  “月影流,孙志华!”

  孙志华伸出一只手,手里的月刃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替换成了手机。

  他神情庄重,眼神诚挚地开口道:“加个联系方式吧。往后.都是朋友。”

  “呃”

  “啊——”

  刺耳的惨叫声划破夜空。

  路灯下如风般急速向前掠动的几道身影蓦的顿了下。

  下一秒急掠的速度变得更快一些。

  两个跑得气喘吁吁,准备回来搬救兵的人几乎看都没有看清,眼前一花,就与几人擦肩而过了。

  半分钟后,数道身影在一处狼藉不堪的位置停下。

  “我”

  候在一旁的孙志华张了张嘴,刚想说点什么,被庄秀洁一脸杀气的眼神扫过,立刻不说话了。

  几人迅速散开,轮番勘察躺在地上的三道人影。

  片刻之后,重新聚集到一起。

  “是北鹰门的林氏三兄弟,没死,全都留了几口气”

  “谁出的手?看伤口确是我鹤派的招式,却刚猛无匹.难不成是老师?”

  几名亲传中有人迟疑着开口。

  赵千城没有说话。

  庄秀洁却深吸一口气,低低回道:“自然是小师兄。”

  “什么?!”

  几名鹤派亲传瞳孔收缩,身体微微震了一下,下意识脱口而出。

  “别开玩笑了,那.他才什么实力?!”

  庄秀洁瞥了说话之人一眼,冷冷道:“开玩笑?

  能将我鹤派武学使成这样,除了身具肉之宫的小师兄,还能有谁不信,伱问这个小子。”

  庄秀洁伸出一根手指,轻点一侧的孙志华。

  孙志华像是课堂上被老师点到站起来发言的学生,身子一震,立刻满脸正色地站出来道:“是路远做的,晚辈月影流孙志华.亲眼所见。”

  几个亲传立刻不说话了。

  脸上只剩下满满的惊愕和震动,难以想象,不敢置信。

  庄秀洁眼神“怜悯”地看着几人。

  除了被指派给路远传授鹤派武学的她和赵千城两人,鹤派剩下的这几个亲传,大概压根都不清楚老师这次到底是收了个怎样天资妖孽的怪物。

  不过话说回来,即便早就了解路远的实力底细,庄秀洁依旧被狠狠震了一下。

  她查看过北鹰门林氏老大的伤势,上边留的分明是鹤派爪法真功的痕迹。

  路远得授鹤形抓才多久?

  十天?!

  竟然就已经将这门真功给领悟掌握了。

  这份可怖悟性,庄秀洁想想甚至都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

  当天赋强到某个程度,带给人的就不是震惊.而是恐惧了。

  怪不得林师弟之前说他仅凭桩法就能感悟出拳法真功的皮毛。

  原来这件事一点儿都没有夸张。

  “怪不得.是真传呢。不仅仅只是因为肉之宫的缘故”

  庄秀洁口中低喃,白皙的脸上不知何时已遍布复杂。

  她下意识抬头向赵千城看了一眼。

  发现赵千城面无表情,只是眼帘低垂地沉默着。

  半晌,才听他低低开口说话。

  “带上人,回吧。”

  “啊——”

  突兀响起的惨叫声吓了路静一跳。

  她飞快后退了两步,一脸紧张地朝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

  几盏路灯将眼前的一小段路照得柔和明亮。

  但到了某个拐角,就是黑暗的地盘了。

  周围静悄悄的,似乎连虫鸣鸟叫的声音都听不见了。

  夜风吹来,带着丝丝的凉意。

  路静下意识裹紧身上的外套,脑海中不由得翻涌出在西须时所经历的那些噩梦。

  恐惧一点点顺着路静的心往上攀爬。

  她脸色开始发白,犹如一只仓皇失措,不知道该往哪儿逃窜的小鹿。

  彷徨和不安笼罩住了她。

  偏偏手机又不在身边,也不知道该向什么人求助。

  就在她害怕到快要爆炸的时候.

  一只大手轻轻拍在她的肩膀上,路远的声音从她的背后传来。

  “走吧,姐。”

  “呼——”

  路静猛地回头,看清是路远的样子,整个人这才放松下来。

  “吓死我了,你怎么从后边出来了?”

  “后边更近。”

  “刚刚你有没有听到惨叫的声音?好渗人”

  “听见了,就是从厕所里传出来的。

  可能是谁痔疮破了吧。”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路灯拉长他们的身影,渐渐消失在远处。

  (本章完)

无线电子书    最终神职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