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140章 毒手鹤妖,别动别听别看

无线电子书    最终神职

  路远静静站在宴会厅的某个角落。

  今天晚上,他穿了一件浅灰色的中式缎面开衫,领口袖口处都绣着漂亮的银纹。

  里边是白色内衬,脚下是仿布的黑色练功鞋。

  颇具古风。

  配合高大匀称的身材和阳刚俊美的五官,眼神沉定,有种古武世家贵公子般的气质。

  今晚他是主角。

  但实际上也没有他预想中的那般引人注目。

  绝大多数的来客都是鹤派几位亲传在生意上往来的朋友之类。

  进门时只是看他一眼,就各找各的应酬交流圈子。

  倒是不少随行的女眷,经常性的将目光停留在他身上,互相咬着耳朵窃窃私语。

  路远注意到路静带着几个朋友进来,正考虑着要不要过去打声招呼。

  这时候眼前突然出现两道身影。

  “赵叔,庄姨。”

  路远向迎面而来的鹤派二师兄赵千城,还有和林志勤交好的庄秀洁问好。

  前者面无表情,冲他微微点头,很快便走过去了。

  庄秀洁倒是过来喊了他一声“小师兄”。

  然后凑近了几步,低声对他说道:“今晚的拜师宴中途可能会发生点状况,但你放心,怎么也轮不到你出手..到时候你就在一旁乖乖看着就行了。”

  路远微微一怔,而后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庄秀洁满意地笑笑,拍拍他的肩膀也走了。

  路远目送赵千城和庄秀洁离去的背影,回想庄秀洁刚刚跟自己说的话,若有所思。

  “有人会来砸场吗?”

  不知道。

  但庄秀洁说了,这事轮不到他来操心。

  一场宾客入席,从七点多一直持续到九点。

  等临近“吉时”之时,作为鹤派派主的柳道源才终于舍得出现。

  今晚的柳道源又一次恢复到路远第二次见他时的样子。

  空荡的左臂被重新接上,长须长发白眉梳理得一丝不苟。

  表情古井无波,气质渊渟岳峙,一副武林名宿,格斗泰斗的模样。

  柳道源一经出现,偌大的宴会厅就很快安静下来。

  路远敏锐地感知到柳道源身上似乎有种莫名的气场扩散出来,几乎将整个会场笼罩。

  “这就是真意境吗?”

  路远眸光闪动。

  “感谢诸位今日有空,前来参加我天水鹤仙的真传入门仪式”

  柳道源声音不高不低,不疾不徐,没有借助扩音器,也清晰地在宴会场中的每一人耳边响起。

  短暂的开场白后,柳道源的目光落到路远身上。

  路远神色一动,知道是该轮到自己上场了。

  他稍稍整了整衣服,而后便一脸平静地向台上走去。

  “就当是参加婚礼时被邀请上台玩游戏了。”

  路远心里对自己说道。

  “天水鹤仙.天水”

  宴会厅角落的一张桌子上。

  孙志华眉头微皱,口中默念着柳道源刚刚说的话。

  突然眼中迸射出一道灵光,下意识脱口而出。

  “天水流!天水流鹤派!”

  “怎么了?”

  旁边正拿手机对着台上拍视频的吴心蕾好奇转过头来询问。

  孙志华摇摇头,道:“没怎么,只是终于知道路静弟弟加入的是个什么门派了。”

  “有名吗?跟伱家那个月影流比起来如何?”

  吴心蕾随口一问。

  “差不多”

  孙志华眼眸微微闪动,转头看一眼正在专心拍摄自己上台的弟弟的路静,低声开口道:“晚点再跟你说吧。”

  “哦。”

  “敬茶!”

  伴随着柳四的轻声喝唱,路远知道,这场枯燥繁琐的礼节总算是快走到尽头了。

  他接过一旁柳四递过来的白瓷茶杯。

  在向柳道源恭敬递过去时轻轻吸了下鼻子。

  这回不是汽水了。

  “老师,喝茶。”

  路远低声说了句,在茶杯即将递到柳道源手上时,忽然.

  “嘭!”

  一个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猛地从宴会厅外飞了进来,重重砸在一张桌子上,菜碟飞溅,引起一片慌乱的惊呼。

  路远的手微微颤了一下,却立刻被柳道源的双手托住。

  柳道源稳稳接过他递上来的茶,慢条斯理地喝着。

  气定神闲,脸上连半点的情绪波动都不曾出现。

  “柳道源!你个狗”

  “嗖!”

  “哼!”

  当路远转过身来的时候,正好看到庄秀洁如一道白练般激射出去。

  跃入场中,和那名突然闯入的不速之客迅速缠斗在一起。

  庄秀洁的实力不俗。

  鹤劲已经练到可以遍布全身将近一半的程度,身形飘逸,出招犀利。

  路远几乎都没看清那个闯入者的长相,后者就已经被庄秀洁一脚给狠狠地踹出了宴会厅。

  但还没等围观的一众人松口气。

  门外又闯进来数道人影。

  还有宾客席内,也有数道人影突然暴起。

  齐齐冲向礼台这边激射扑来。

  路远眼神微微凝了一下,身形欲动。

  一只宽厚手掌却已经落在他的肩膀上。

  “今晚你是主角,轮不到你出手。”

  赵千城一脸平静地对路远说完这句话,整个人便已经风一样地飘了出去。

  还有几个另外的鹤派亲传。

  眨眼之间,偌大的宴会厅内战团四起。

  来袭者实力都不差,几乎都是练出劲力的高手。

  各个举手投足间都蕴含着开碑裂石的伟力,打得宴会场内桌椅乱飞,地板墙皮四处龟裂。

  一众的宾客都远远躲开,短暂的惊慌之后,反而觉得新奇和兴奋。

  纷纷拿出手机来拍摄。

  路远朝路静的方向看了一眼,看到路静的那几个朋友也是一脸的激动和亢奋,拿着恨不得站到桌子上拍去。

  目光在其中月影流的孙志华身上转了转,也就放心下来。

  宴会厅内的战斗在数十秒之后进入白热化。

  两分钟不到的时间,全部结束。

  主要是赵千城的实力太强。

  那些来砸场的,没有一个能在他手下走过三招,几下就被打成一滩烂泥给丢出去。

  赵千城是已经将劲力练遍全身,距离真意也不过一步之遥的顶级武师境强者。

  路远在意识空间内尝试过。

  在不动用告死者(超凡)职业面板技能的前提下,他几乎连赵千城的全力一招都接不住。

  总共七个砸场的,尽数被解决。

  赵千城和庄秀洁等人分立场中各处,站在一片狼藉之中,静静等了一会儿。

  在没有下一个人跳出来之后,才慢慢走回来。

  然后,柳四招呼服务生清场,收拾,重新上菜,笑容可掬地向宾客们解释,致歉.

  一切回归原来的轨迹,继续照常进行。

  这一通砸场,对于鹤派诸人来说似乎只是一段微不足道的小插曲。

  所有人都没多大的情绪波动,神色平淡。

  路远看着折返的赵千城等人,正想着要不要上去跟几人道“谢谢”。

  忽然听见柳道源的声音在他身后淡淡响起。

  “你是真传,他们是亲传。

  他们没有死绝之前你都不用出手。”

  “呃”

  路远怔住,一时之间不该说什么才好。

  “卧槽,真是太刺激了!

  没想到吃个饭还能看到真人格斗大战,这可比电视上的表演要精彩太多了”

  一场拜师宴,宾客尽欢。

  吴心蕾几个跟着路静蹭饭的,一直到走出“悦海天”酒楼的大门,还沉浸在刚刚所经历的一切里,兴奋不已。

  “志华,这就是你们古流武术的圈子吗?好帅好酷啊!”

  吴心蕾眼镜男,包括路静在内,都有种意外闯入某个新世界的新奇之感,心情久久不能平复。

  孙志华点点头,道:“武道界举宴和砸场都是很稀松平常的事情,你往后见得多了,就不觉得稀奇了。”

  “今年我跟你回家过年,你带我多见识见识好不好?”

  吴心蕾眼巴巴地看着孙志华。

  孙志华笑了一下,摸摸她的头发正准备说话,忽一道人影走来,他脸上的笑容也慢慢收敛下去。

  “姐。”

  路远淡淡扫了孙志华几人一眼,目光落在路静身上,开口道:“你跟我来,我有点话想跟你说下。”

  “呃哦好。”

  路静猝不及防,但还是乖乖听话,跟吴心蕾几人打个招呼,然后跟着路远朝另外一个方向走去。

  吴心蕾目送路静两人的离开。

  转过头,正想跟孙志华继续聊聊过年回家的事情,突然发现孙志华眼睛盯着路静路远两人的背影,眸光闪烁着,脸上浮动着一种说不上来奇异之色。

  “志华,怎么了?”

  吴心蕾忍不住好奇,询问。

  孙志华收回目光,缓缓说道:“其实我刚刚有件事一直想跟你们说,但路静在,不好意思开口.”

  “什么事?”

  听说牵扯到路静,还得背着她,吴心蕾跟眼镜男不免更好奇了。

  孙志华沉默了一会儿,开口道:“路静弟弟加入的这个门派在武道界的名声.很不好。”

  悦海天位于潍山市城郊。

  整体是一个巨大的开放式庄园。

  路远和路静两人沿着酒楼外左侧的步行道慢慢向前走去。

  一盏盏的吊球状路灯,浓密且规整的绿植景观。

  空气很清新,环境清幽静谧,几乎没什么人,只有虫鸣鸟叫,和远处汽车偶尔驶过的声音。

  走了一阵,灯火通明的悦海天已被两人甩在身后。

  路远这才对路静开口:“姐,我打算让你先暂时加入鹤派.”

  路静正忐忑着弟弟会跟她说点什么。

  突然听到这句话,整个人顿时愣住。

  “啊?我?!”

  “对。”

  路远随手在身边的绿植上扯下几片叶子,放在手里细细揉搓,嗅那股特别的草腥味。

  “其实也不算正式加入。

  就是帮你在鹤派招牌下的武馆内随便找了个职位。

  让你每天有点事情干,总好过一个人呆在房间胡思乱想。

  而且,呆在武馆.也相对更加安全.

  嗯,武馆就在咱们家附近,很近的。”

  这是路远刚刚想到的一个处理办法。

  回焦岩后,让路静每天有个由头跟自己一起去武馆,方便他照顾,也能更好保证路静的人身安全。

  如果长此以往路静也能对练武产生兴趣的话.那更是再好不过。

  “嗯嗯好。”

  路静犹豫了一会儿,点点头答应下来。

  她本身就不是一个特别会拒绝人的人,路远这个亲弟弟变得强势之后,她就更不知道该如何拒绝了。

  “那就好。”

  路远回头看了一眼来时走过的路,发现他们两人走的已经有点远了。

  前后道路都显得深幽和僻静无比。

  于是停下脚步,脱下身上的缎面开衫外套,轻轻披在路静的身上,轻声说道:“那我们明后天就回焦岩吧。”

  “好。”

  “毒手鹤妖?!”

  吴心蕾睁大了眼睛,定定看着面前的孙志华。

  旁边的眼镜男用力推了一下鼻梁上的眼镜,脸上也是一副听到什么大八卦的惊奇表情。

  三人现在所处的位置距离悦海天酒楼门口挺远的。

  主要是怕说话的内容被人听了去。

  “对,毒手鹤妖柳道源,我听父辈说起过,所以有印象。”

  孙志华面无表情地说道:“天水流分为蛇鹤两派。

  蛇派行事光正,鹤派则颇为阴险,若不是天水流隶属名门,说是邪派也毫不为过。

  尤其是鹤派派主柳道源,号称毒手鹤妖。

行事肆无忌惮,无法无天,后边惹了众怒,被蛇派派主携许多武界同道给清理了门户  不少人都以为他已经死了,没想到竟然还活着。”

  “怪不得今天一场小小的拜师宴,竟然能引得这么多武师境的高手前来砸场,估计都是鹤派以前惹下的仇家”

  吴心蕾跟眼镜男听着孙志华的讲述,心中既是惊奇又是诧异,许多的思绪涌动。

  听着听着,吴心蕾突然呀一声叫起来。

  “那照你这么说,路静她弟弟拜入这个门派,就相当于进了一个人人喊打的贼窝?!”

  孙志华顿了下,然后点点头,道:“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

  路静弟弟年纪轻轻,武道就练得有模有样的了。

  而且能被毒手鹤妖看中,资质肯定不会差。

  拜哪个门派不好,何必非要进天水流鹤派?!

  长此以往地跟鹤派的这群人待下去,我担心他以后的性情也会受到不好的影响..”

  “如果路远受影响变坏,那路静肯定也要受到牵连”

  吴心蕾脑子转得极快,忽低呼一声,飞快道:“不行,我得去跟路静说这件事。

  让她好好劝劝她弟弟!”

  孙志华神色平和道:“不管路静弟弟知不知道鹤派的真正底细,听到你说鹤派的不好,肯定会生气。

毕竟他今天才刚刚拜师  我跟你一起去,有我在,他再气恼,也绝动不了你一根汗毛。”

  吴心蕾心中一暖,很快表情就变得坚定起来。

  “好!”

  怀着挽救闺蜜和闺蜜弟弟于水火的心态,一行三人顺着刚刚路远和路静离去的方向飞快赶去。

  这条景观路越往里走越是幽深僻静。

  吴心蕾和眼镜男两人一边小声商量着等会儿该用什么方式劝导路静姐弟两人,一边踩着焦急的小碎步。

  走着走着,突然。

  两人听到孙志华在身后急促地喊了一声。

  “等等!”

  两人的身形立时一顿。

  “怎么了?!”

  走在前头的吴心蕾和眼镜男两人转身。

  赫然发现一直跟在她们身后的孙志华,不知道什么时候早已停下了脚步。

  整个人定定站在后边一盏路灯的灯光下,双手自然下垂,表情怪异,不知道在做什么。

  “怎么了志华?”

  吴心蕾皱了皱眉,疑惑地看了一眼眼镜男,然后一起朝孙志华走去。

  两人走到孙志华近前,才发现他浑身的肌肉竟都在紧绷着。

  整个人像是正处在某个极其紧张的状态。

大滴大滴的汗珠顺着孙志华的额头和脸颊滚落,滴滴答答  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孙志华身上的汗衫就被完全打湿了,脸色也变得苍白起来。

  “志华,你怎么了?!”

  吴心蕾有些慌了,伸手去抓孙志华的胳膊。

  眼镜男也显得有些不知所措,有心想问问孙志华是不是突发什么病了,却又不好意思开口。

  就在这时候。

  一阵清脆的脚步声,从不远处路灯下的黑暗中传来。

  “啪嗒——”

  “啪嗒——啪嗒——”

  是硬底皮鞋踩在砖石路上所发出的清脆声响。

  而且不止一个。

  不疾不徐,慢慢向着她们这个方向靠近。

  吴心蕾和眼镜男愣了下,好奇想要朝脚步声传来的方向望去。

  这时候却听到孙志华低沉且短促的声音在他们耳边响起。

  “别动!别听!别看!

  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

  忙中出错,这章刚刚不小心发反了,现在改回来了。

  今天还有一更,白天发.

  (本章完)

无线电子书    最终神职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