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136章 噩梦经历,象神线索

无线电子书    最终神职

  十五分钟后,粟川通往潍山的高铁列车上。

  商务座。

  路静坐在座位上,神色有些复杂地看着正在帮她安置行李的路远的背影。

  四个多月的时间没见,她就好像已经完全不认识面前的这个弟弟了。

  除了外型样貌上的巨大改变,路远的性格也变得陌生起来。

  明明还是跟以前一样喊着自己“姐”。

  话语里蕴含的强势和不容置疑,却叫她稀里糊涂的,甚至都没好好跟几个朋友道个别就乖乖跟路远上了这趟列车。

  是的。

  她直到上车后才发现。

  路远准备带她去的不是焦岩,而是潍山。

  “姐,喝水。”

  一瓶矿泉水递到路静面前。

  路静从恍惚中回过神来,顺着握水瓶的手,目光上移。

  正对上路远平静看来的眸子。

  就像她第一次时见到的,在地底下被掘开的墓洞.漆黑,深邃,藏着太多的未知和神秘。

  “哦谢谢。”

  路静接过水瓶,迅速将头低下去。

  路远在路静身旁坐下,看着她心不在焉地慢慢拧着瓶盖。

  想了想,将自己手里已经拧开了盖子的水瓶递过去。

  “你喝这瓶吧。”

  路静默默照做。

  路远按下扶手上的按钮。

  他和路静两人座位边的地面上升起隔板,很快形成一个小小的临时空间。

  “这趟车在一个小时三十二分钟后才会到潍山。”

  路远侧过身,平静地注视着路静的眼睛,开口道:“就近的八个座位我已经全部买下来了,不用担心会被人听见。

  接下来的时间里,你想问什么,可以随便提问”

  说完,路远顿了下,补充道:“等你问完,我会再问伱。”

  面对路远的直白,路静显得有些猝不及防,愣愣地呆在原地。

  看着路静这副样子,路远摇摇头,道:“算了,我自己跟你说吧。

  没说到的地方,你有好奇的再问。”

  紧跟着,路远开口:

  “三个月前,我报名了一个武道班。嗯,姐你应该知道,之前视频你还问过我,就是老爸花钱给我报的那个。”

  “我的天赋很好,非常好。

  在武道上的进步很快,没多久就引起武馆里授课教练的关注。

他将我推荐给了武馆上属的门派  对,就是你理解的那种,类似武侠里的那种,古流武术门派。

  我看你朋友的男朋友应该就是出身于类似的门派,这方面你可以私底下向他们了解,验证.”

  “我这次在潍山,是为了参加门派里的一个考核。

  很幸运的,我通过了,所以门派的派主决定收我做弟子。

  明天晚上,就是属于我的正式拜师宴。

  放心,老姐,是正儿八经的武道门派。不是你想象的那种,黑社会,邪教之类的组织.”

  “哦对了,这些事情,家里目前只有你一个人知道。

  老爸老妈,还有爷爷,我没有告诉任何一个人”

  “好了,我说完了。”

  路远闭上嘴巴,看着路静的反应。

  很显然,他这番话的信息量和冲击力对路静有点大。

  路静听完后,嘴巴微张,黑瘦的脸上写满了震惊和懵逼两种神色。

  路远也不急,随手拉开座位面前的小桌板,拿出早就问乘务员要来的纸笔,开始在纸上写写画画起来。

  等他这边搞得都差不多了,才听见路静小声地嘀咕了一句。

  “小远,你加入的这个门派很有钱吗?”

  “哈”

  路远忍不住笑出声来。

  侧头一看,发现路静似乎已经将东西消化的差不多了。

  于是半开玩笑地回道:“很有钱,但不是我的钱。

  不过以后八成会变成我的钱。

  总之一句话,你老弟我现在出息了。

  往后就算你和老爸老妈全都不工作,天天躺在家里,我也能把你们照顾得好好的,穿金戴银,吃香喝辣,完全没有问题”

  “净吹牛,我看你现在用的手机不还是以前我给你买的那个。

  屏幕刮花了都舍不得换。

  衣服也是去年我给你买的.就这还说自己有钱,能管全家吃饭.”

  路静嘴上说着,两人之间的隔阂跟陌生感也似乎在迅速消融。

  路远趁机跟她重提了一下期末考年级第一的事情,还从手机里翻出成绩单的照片给她看。

  有那么一瞬间,两人仿佛完全恢复到从前那种普通姐弟之间的亲密关系。

  路远冷不丁地将手里的纸递过去。

  “姐,你看看这个。”

  “什么东西啊,画的这么丑”

  路静习惯性吐槽着,话说到一半,表情突然定格。

  盯着手里的白纸愣了数秒,然后猛地抬头看他,一脸震惊和诧异地询问:“这东西,你在哪看见的?”

  “和你视频的时候在你背后的黑板上看到的。

  我记住了。”

  路远一脸平静地看着路静道:“姐,现在该轮到我问你了。”

  路远给路静看的白纸上,记录的正是象神教的标志,还有那句带有“魔山”的话。

  “嗡嗡——”

  动车高速行驶着,车窗外的景物飞速向后倒退,窗户上传来极其轻微的震动声。

  车厢内,路远和路静侧对坐着,气氛显得格外的安静。

  “小远,有些事情”

  路静突然开口,却迅速被路远截断。

  “姐,只需要跟我说下,你在西须经历的,全部事情就好。

  剩下的,我会自己去决断。”

  路远的话里带着某种不由分说的强势。

  路静沉默了一会儿,终于点头。

  接下来,她仔细地跟路远讲述了这四个多月随行考古队的经历。

  其中掺杂了许多,无关紧要的事情。

  但路远并没有打断,一直很耐心地听着。

  “.起初一切都特别顺利。

  神庙被沙子埋在地底,我们尝试挖掘,没试几次就成功找到神庙的入口.

  每天都有大量的古文物被挖掘出来。

  大家都很兴奋,几位教授甚至激动到晚上也睡不着觉,一切工作都在通宵达旦地进行着。

  直到那一天.”

  路静在说到这里的时候,似乎回想到什么,眼中流露出浓浓的惊悚和恐惧之色。

  “..怪物,虫子.”

  路静讲述开始变得有些混乱。

  “.先是沙子底下冒出好多好多的虫子,到处咬人。

  一开始大家也没放在心上,毕竟类似的事情在考古行业并不算罕见。

  深埋在地底数千年的盒子被打开,总有些稀奇古怪的东西会跑出来。

  但是后边,事情就变得恐怖起来!”

  “.我们杀死了很多虫子,也收集起大量的死体和活体的标本,甚至联系了好几位国内知名的昆虫学家,准备让他们赶过来配合工作。

  可等到第三天的晚上,神庙里不再往外跑虫子了。

  开始冒出一些怪物,吃人的怪物!”

  路静脸上的恐惧也随之达到顶点。

  路远双手按住她的肩膀,轻轻抚拍,安慰。

  一边将水递给她,一边鼓励道:“姐你能把那种怪物,画下来吗,给我看看。”

  路静端起水瓶,大口喝了几口,情绪稍稍稳定下来一些,点点头。

  拿起笔,一边在纸上描画,一边接着讲述。

  “.起初是雇佣来的,负责守夜的人不断失踪。

  我们联系了西须当地的警察,搜索了很久。

  后来有一天,那些怪物大白天从地底下钻出来,开始肆无忌惮地攻击考古队的成员。

  那是一段噩梦.”

  路静的声音和握笔的手都在颤抖。

  路远抚拍着她的后背,看着她笔下渐渐浮现出一种整体样子好像瓢虫,却长着类似大象的脑袋和四肢,嘴巴处八面开裂如同章鱼触须一般的古怪生物。

  路静高中时学过素描,画功很不错。

  “.这些怪物最小的也有山羊大小,最大的,就好像一架坦克车。

  速度不快,但力量非常大,而且连一般的子弹和炸药也不怕。”

  路静将画好一张图递给路远,手里的笔却没有停下。

  “..考古队死伤很严重,大概折损了有三分之一的成员。

  挖掘工作被紧急叫停,所有人都撤到几公里之外的地方.”

  “后来,教授们叫来了军方的人。

  我见到有好几艘飞梭,飞梭上下来巨大的机甲,还有手上身上能喷出火和闪电的人”

  “他们很厉害,杀死了很多的怪物”

  路静现在在画的就是她口中描述的飞梭,机甲和那些所谓能喷火发电的人。

  路远看了几眼。

  飞梭他是认得的,样子大差不差,机甲跟国际新闻上见过的类型也差不多。

  至于最后的应该就是黄熊组织里类似周凌那样的改造人了。

  他们的身体里安装了许多高科技进攻武器,无论是冒火还是放电都能轻松做到。

  唯一叫路远惊讶的,是路静画的一个身上背了好似蜘蛛架子一样的“正常人”。

  他的改造显露于外。

  路远看到这个人的样子,脑子里跳出“外骨骼”三个字。

  “.然后我们就被遣返了。

  我们的运气还是不错的,同去的一队实习研究生里,就只有一个人受了伤。”

  路静的情绪终于稳定下来。

  路远反复查看她画的几张图,想了想,询问道:“姐,你还记不记得。

  你们是从神庙里挖出什么东西以后..虫子和怪物才开始出现的?”

  路静点点头,“这个我们事后也讨论过,是挖到那几颗会发光的石球后才开始的。”

  “会发光的石球?”

  “对。”

  路静大致描绘了一下,“大概就跟拳头那么大,上边有你画的那种图案。

  你在视频里看到的那些信息,应该就是当时我们猜测讨论时写下的。

  石球总共有八颗,在晚上会发光。

  我隔着帐篷看到过,也不止我一个人看到过.”

  “现在那些石球呢?”

  “全被几个教授带回去了。”

  路远点点头。

  然后,正视路静的眼睛,一字一句询问路静:“最重要的一个问题。

  你好好告诉我,你到底有没有碰过.你说的这些会发光的石球?”

  “砰!”

  厚重的行李箱重重砸在后备厢内里的板子上。

  “你能不能好好放!”

  吴心蕾没好气地训了眼镜男一句。

  眼镜男脸憋的有点红,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你还好意思怪人家,还不是因为你的箱子里东西太多,太沉了。”

  孙志华走过来,笑着招呼眼镜男,“行了兄弟,辛苦你了。

  我来吧。

  这一路心蕾没少麻烦你吧。”

  “没没关系的,我们都是好几年的好哥们儿了”

  眼镜男推了推眼镜,忽然反应过来,急忙改口:“好朋友!不是哥们.”

  孙志华笑了下,利索地将行李全部装好。

  三个人上车。

  眼镜男一个人坐在后座,吴心蕾则坐在副驾驶。

  “路静的那个弟弟也是的,一句话不说,就把人给带走了。

  亏路静以前还老是说她弟弟有多乖有多乖,对人多有礼貌呢一点也没看出来。”

  一上车,吴心蕾就忍不住嘀咕道。

  负责开车的孙志华随口安慰道:“练武的人都是如此。

  实力越强,越是我行我素。

  做事果决,从不考虑他人的想法。”

  “你不也练武吗,实力还比他强,怎么我就觉得你很好呢。”

  “那是只对你一个人特例。”

  孙志华道。

  吴心蕾脸上闪过一丝甜蜜,轻轻抓住孙志华的手掌,抬眼一看后座的眼镜男正好奇张望着,眼中“杀气”一闪,后者立马乖乖低下头去独自玩手机。

  孙志华一手抓着吴心蕾的手,一手发动汽车,随口询问道:“听说你们这次考古可惊险了?”

  “是啊。”

  吴心蕾刚刚在机场还各种安慰路静,这会儿却是做出一副心有余悸的后怕样子。

  “咬人的虫子,吃人的怪物,死了好多人后边连军方的机甲和改造人都出动了。

  简直就跟科幻恐怖片的情节一样。”

  孙志华一边开车,一边沉吟道:“听你的描述,你们好像是碰上古代邪兽了.”

  “古代邪兽?那是什么?”

  吴心蕾眨眨眼睛,好奇询问。

  孙志华回道:“我也是偶然听人说起过。

  大概就是古代邪教邪力侵蚀异化的怪兽,我们武道界也有帮疯子也研究这些。

  官方整治的应该比较多,普通人平时大概率是很难碰上的。

  你们也算是运气好了,没出什么事”

  吴心蕾对孙志华说的话听不太懂,但也没多问,只是噘嘴道:“这还叫运气好啊,差点就回不来了”

  “行了,接下来我好好补偿你。

  想吃什么,想去哪儿玩,尽管说,我就是职业司机加拎包的.”

  孙志华笑着安慰。

  吴心蕾面上一甜,正要说话。

  这时候后座突然响起眼镜男的声音。

  “路静说,她跟她弟弟去潍山了。

  她弟弟明天好像有个什么拜师宴,所以急着要赶紧赶过去”

  眼镜男看着手机,说着刚得到的消息。

过渡和铺垫章节挤一块了,以后类似的情况都会多更的。求

无线电子书    最终神职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