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128章 我天赋圣体,才情万古

无线电子书    最终神职

  “咔嚓——”

肖慕白两条胳膊就像麻杆一样被折断,然后是肩膀  整个人就好像被人狠狠往内折了一下。

  中途便直接晕了过去,等路远松手的时候。

  他已经跟面条一样软趴趴地倒在地上。

两条手臂带着坍塌的肩膀,交叉合拢在胸前,身上的B级防护衣在灯光下散发出漂亮的鱼鳞光泽,虽然是有些皱了  但看着颇为宁静和安详。

  “没死就好.”

  察觉到肖慕白的呼吸尚存,路远稍松一口气。

  他特地改拳为掌,临时变招加收力,就是怕一不小心把肖慕白给打死了。

  毕竟只是一场考核,彼此间没什么深仇大恨,把人弄死了,心里过不去,出了考核室也恐怕不好交代。

  还有就是,谁叫林志勤看着那么没牌面呢?得处处看人眼色。

  解决完肖慕白。

  路远转身,体型还保持着lv2特殊发力发动的状态。

  他回身的一个动作。

  叫站在不远处的某五个人身形忍不住地狠狠颤抖了一下。

  路远看到五张完全陷入呆滞的脸庞。

  苍白,没有血色,像被人在脑袋上狠狠一下敲晕,爬起来,再敲晕,再爬起来,再敲晕的那种状态。

  一时之间,竟有些不忍。

  “接下来”

  路远轻吸一口气,慢慢扭动了一下手腕,发出爆炸般的骨鸣声。

  他带着某种怜悯,轻声说道:“得轮到你们了。”

  低沉的声音在空旷的考核室内回荡,如同噩梦开始的前奏。

  板寸壮汉五人,身体不约而同地开始颤抖。

  恐惧像野草一样自他们的心底,朝着脸上,眼睛.疯狂地蔓延。

  “轰!”

  又是一声闷响。

  庭院正对着的考核室大门上随声冒出一处凸出。

  庭院内闲谈的声音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消失了,没人再说话。

  沏茶、倒茶、喝茶的声音仍在继续,但所有人的注意力基本都集中在考核室的方向。

  “二师兄果然藏了很多。”

短发女人神情微肃,低声道:“这可不是一般练脏能打出来的力道,加上鹤劲也不行  这肖慕白的天资和实力,比我们明面上看到的数据还要强许多。

  怪不得能被二师兄寄予厚望。”

  林志勤点点头,神色更复杂了一些。

  肖慕白表现出的实力越强势,他对自己亲手送进去的路远就越是担心。

  不管别人如何评价,他始终认为路远天资卓绝。

  抛开练武上的一切成就不论,单单是路远身上那种无比专注的特质,就不是一般人所能拥有的。

  这样好的练武苗子,就算入不了老师的眼,他也不想因为自己个人的冒失和莽撞,夭折在此。

  “砰!”

  又是一声闷响,考核室的钢制大门上又多出一个凸处。

  这一下也像是猛地砸在林志勤的心脏上。

  一种没来由的慌乱、惶恐和愧疚在林志勤的胸膛内四下冲撞。

  这种情绪上一次的出现,还是在十几年前,他偷偷放走那个人的时候。

  但那次他始终觉得自己没做错,这次却是有些后悔了。

万一路远出点什么事  落下点终身的伤残。

  他如何跟路远的父母交代?他怎么跟自己交代?

  他还只是一个十七岁的高中生啊.

  林志勤伸手去抓桌上的茶杯,想要喝口茶平复一下心情。

  可他才堪堪将茶杯端起来,耳边便又是一声格外巨大的闷响声。

  “嘭!”

  林志勤的手微不可见地抖了下,杯子里的茶水洒出来一点。

  然后听到短发女人的平静中带着几分感慨的声音。

  “快结束了.”

  林志勤迅速抬头,朝紧闭的考核室大门看了一眼。

  然后情不自禁地转向旁边。

  看到几名同门亲传一个个也都停下了手上的动作,面无表情地看着考核室大门的方向。

  唯独一人独坐一桌的鹤派二师兄,此时眼眸格外清亮,嘴角似乎还噙着一丝几不可察的笑意。

  仿佛正在期待着什么。

  “嘭——”

  路远随意一脚,狠狠踹在面前蓄着短须的青年的肚子上。

  后者如同被击飞的网球,一直飞出去十来米远,最后“砰”的一声嵌在镶了钢板的墙壁上。

  类似的“壁画”场馆四周的墙壁上已经有了三幅。

  这是第四幅。

  “然后是”

  路远慢慢转身,面朝向场中现在除了他之外唯一一个站着的人。

  “你啦。”

  这是候选五人组里那个圆脸男生,外表看着很和善,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

  当然,此时他也害怕得正在浑身发抖,脸色发白,嘴唇没有血色,整个人几乎缩成一团。

  在打到五人组的第二个人时,路远就已经从lv2特殊发力的发动状态下退出来了。

  现在是身姿修长,面容俊秀的美少年形象。

  但落在唯一幸存的圆脸男生眼里,却还是犹如魔鬼般狰狞可怖。

  路远神色平静,朝着最后的圆脸男生漫步而去。

  无形的压迫力像潮水一般从四面八方拥簇而来,叫圆脸男生的身体颤抖得更加剧烈了。

  很快的。

  路远走到他跟前。

  而就在这时。

  原本还表现出一副无比害怕的圆脸男生脸上突然闪过一丝狠戾,一直藏在袖口中的双手像蛇一样迅速窜出来。

  猛地将一捧浅黄色的药粉扑向路远的面庞。

  精神力掌控全场的路远早就注意到他隐藏的这一手段。

  手臂在他出手的瞬间就紧跟着抬起,随意挥舞,强而有力的臂膀带起的狂风将一蓬蓄谋已久的毒粉吹得干干净净。

  圆脸男生在绝望中打出自己作为后招的拳头。

  却被路远轻轻捏在手心。

  感受到那只白皙修长手掌里传递出来的无可抵御的可怕力量,圆脸男生终于彻底放弃了抵抗。

  “等等!”

  圆脸男生瞥了一眼路远已经快掐到自己脖子的手掌,深吸一口气,飞快说道:“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

  不知道答案我实在不甘心!”

  “嗯?”

  路远怔了下,而后很爽快地点头:“说。”

  “就是.”

  圆脸男生扫视全场,咬牙开口道:“刚刚你和他们交手的期间,我至少给伱下了二十三种毒药。

  你不可能全部都完美避开的。

  为什么你一点事都没有?!”

  他眼睛紧紧盯着路远,其中带着某种莫名的执着。

  很快的,一只大手掐住他的脖子,将他整个人给生生提了起来。

  “答案很简单。”

  路远平静地看着圆脸男生的双眼,看着他因为窒息而一点点涨红的面庞。

  淡淡开口道:“我天赋圣体,才情万古.你区区的几斤毒药,也想毒倒我?”

  说完,一股前所未有的强大自信在路远身上升腾而起。

  在圆脸男生先是呆滞,随后转为被戏耍的羞愤过程,他不动声色地将藏在舌头底下已经融化大半的解毒丹完全咽下去。

  随后手上一个猛甩。

  “嗖——”“砰!”两声,叫圆脸男生也跟着做了墙上的壁画。

  开玩笑,他高达17点体质,加上林志勤给的解毒丹,能被这些普普通通的毒药给药翻才奇怪呢。

  “啪啪——”

  一切搞定,路远拍了拍手上和身上的灰尘和褶皱。

  随后开始四下寻找出门的开关。

  很显眼。

  一下就找到了。

  是个巴掌大的“鹤”字浮雕。

  路远走过去将手放在浮雕上,用力按下。

  按到与墙面平齐,然后心中默默数到了三十三秒。

  “咔咔咔——”

  机括转动的声音在面前的墙体内响起。

  他们进来时通过的那扇钢制大门,开始缓缓向两侧拉开。

  路远走向光线照射进来的位置。

  心中默默想着——

好了,接下来会有一大波的震惊,即将抵达战场  “咔咔——”

  钢制的大门一点一点向两边拉开。

  “唰——”

  林志勤迫不及待地从座位上猛地站了起来,脸色沉凝,带着某种焦急和迫切。

  “看样子你真的很在乎那个叫路远的小子。

  我之前只在沫沫生病时看到过你这样”

  短发女人颇为感慨地发声,也跟着站了起来。

  林志勤“嗯”了下,没多说什么。

  他现在只想考核立刻结束,他好冲进去看看路远的伤势如何。

  其余几张桌子上的亲传们也陆续起身,脸上大都看不出什么波澜。

  这场战斗结束得比他们所有人预料的都要快。

  考核开始时香炉中续上的檀香现在只烧了一小截,前后连十五分钟的时间都没有。

  几乎所有人都在紧紧盯着大门打开的位置。

  只有一头乌发,面色红润,看不出年纪的二师兄依旧老神在在地坐着。

  面前的桌上续了一壶茶,正在慢慢煮着。

  他甚至没朝考核室的大门方向看上一眼,只是专注地看着眼前茶炉。

  好像那小炉中摇摆的橘色火焰,对他而言要比这场考核的结果要重要多了。

也或许是  他已经笃定考核的最终结果,没有必要再去靠眼睛求证什么。

  “啪嗒——啪嗒——”

  清晰的脚步声从空旷的考核室内传出。

  来人走的很稳,看得出气息稳定,余力尚足,并没有经历一番苦战之后的疲态。

  盯着茶炉的二师兄没来由的轻轻笑了下,伸出一根手指进火焰中轻轻拨弄。

  整个人的气场显得更加放松。

  其余亲传脸色变得有些阴沉,短发女人的神情淡淡的。

  林志勤则是愈发焦急。

  从考核室内走出的人影彻底呈现在众人面前。

在看清那道人影的样子时,在场所有眼睛一直盯着考核室大门看的人  在这一个刹那。

  就好像集体被箭射中一样。

  瞳孔猛地收缩,身体动作,还有表情神态.甚至是呼吸,都静止了。

  画面陷入诡异的定格。

  许是察觉到场上众人心跳和呼吸的声音不对,对坐茶炉的二师兄皱了皱眉。

  还是转头看过来。

  下一秒。

  他脸上的从容和自信,还有那种仿佛掌控一切的把握感,在一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啪!”

  身侧的茶炉无端端炸开。

  他缓缓从石凳上站了起来,面无表情地看着考核室大门口出现的那一道,也是唯一的一道身影。

  一个皮肤白皙,身姿挺拔,匀称俊美的少年。

  身上穿着简单的白体恤和黑色休闲裤。

  就像一个普普通通的高中生。

  他站在大门口时,嫌弃外边的阳光太过刺眼,还拿手遮了下眼睛。

  “路路远?!”

  林志勤眨眼,反复眨眼。

  呆滞的脸上写满了茫然和难以置信。

  他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亦或是在做梦。

  这场竞争激烈,暗潮涌动的亲传考核最后竟然是跑来打酱油和凑数的路远第一个走出来。

  是他赢了?!

  林志勤身边的短发女人也跟着呆愣住。

  嘴巴微微张开,似乎想要说点什么,但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这不可能!”

  短暂的寂静之后,旁侧的几名亲传中终于有人发出震惊和难以置信的质疑声。

  其冷喝一声,风一样越过庭院向着考核室的方向冲去。

  不过,有一道身影比他们更快。

  却在庭院前的最后一级台阶处被人拦下来。

  神态谦和的柳四挡在二师兄跟前,微微鞠躬,轻声说道:“馆主说现在就想立刻见见新亲传.见谅了,二爷。”

  说完,又朝底下的众人抱了抱拳。

  “几位爷见谅,麻烦等我将新亲传带过去,你们再进去察看。”

  二师兄身上的气势好似剧烈起伏的海平面一样波动着,带动周围花草竹兰的叶片沙沙作响。

  终于。

  一切平复下来。

  他点了点头,平静地将双手负在背后。

  柳四恳切地道了声谢,随后招呼路远跟上。

  路远抬脚之时,感觉一道道审视和质疑的目光像刀子一样扎在他的身上,裸露在外的皮肤仿佛都在隐隐作痛。

  他微微皱眉,然后将身姿摆得更挺直了。

毫无波动的面容下,有念头在剧烈的翻涌着——再看?再看迟早轮到你们!有一个算一个,统统锤爆  午后的阳光穿过庭院的屋檐,斜斜落在路远的身上。

  给他整个人镀上一层淡淡的金辉。

就好像背负着一柄锋芒毕露的金剑,光芒灼刺着每一个在此时注视着他背影的人的眼睛  (本章完)

无线电子书    最终神职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