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123章 实力很一般啊,不知道有什么好笑的

无线电子书    最终神职

  “我这边突然有点事情,要不您再等我一会儿?处理完我立刻过来接您。”

  “要多久?”

  “一到两个小时左右。”

  “算了,直接发地址吧。”

  路远挂掉电话,脸上并没有太大的波动。

  来之前,林志勤给过他一个号码,让他到站后直接联系对方,会有人来接他。

  路远在高铁上就打了电话。

  结果到站后等了十五分钟,才得知对方有事不能前来的消息。

  对方电话里话语很诚恳,好像是真的被事情耽搁住了。

  “帅哥,去哪?要坐马车吗?”

  一个戴着斗笠,身姿苗条,打扮颇具古风的女孩注意路远半天,终于忍不住跑来询问路远。

  路远正在等电话那边的地址,顺着女孩小麦色的手臂所指,竟真的看到不远处的阴凉下停着一辆双驾马车。

  车厢也是跟古装剧里一样那种木质的,四边都挂着素色的帷帐,风一吹,颇有几分浪迹江湖的味道。

  “外城环游一圈,途经百家武馆,让你梦回古武江湖.”

  戴着斗笠的女孩噼里啪啦一堆说,显然是不知道说过多少遍的话术。

  “叮咚——”

  路远的手机响了一下,路远拿起来查看,正犹豫着要不要体验一把马踏江湖的感觉。

  这时候旁边一个皮肤黑黑,手里拿个水壶的中年大叔插嘴进来。

  “小伙子你考虑好,这玩意不能进内环,只能在外环的某些特定线路走。

  速度慢,里边热就算了,搞不好到时候你还得打车。

  不如直接坐我们出租车”

  “有伱这么抢生意的嘛!”

  斗笠女孩瞪他。

  水壶大叔一脸无所吊谓,“我这算什么抢生意,只是提点建议,主要还是小伙子自己做决定”

  路远稍作抉择,最后还是选择上出租车。

  斗笠女孩倒是也不恼,就是跟在路远屁股后边喊了一路“帅哥不坐车加个联系方式也行”。

  三十分钟后,路远从出租车上下来。

  呈现在他面前的是一个古色古香的门庭小院。

  这地方却是挺偏的,出租车司机说已经是属于郊区。

  “聆鹤轩。”

  路远看着小院门前的三个鎏金小字,眼眸微微闪动了一下。

  蓝灰色的院墙上还刻了不少古文小字,路远盯着看了一会儿,发现竟是一篇食谱。

  嗯,讲如何烹制蛇羹的。

  有点意思.

  路远又给那个接待的打去电话,这次对方让他直接进来。

  他迈步进了拱门小院,入眼便是一座石屏风。

  青石小道两边种满了迎宾竹,有凉风徐徐吹过,似乎连一丝儿的暑气都留不下。

  院子里边比路远预想中的要大多了。

  假山,鱼池,凉亭到处都充满了宁静雅致的韵味,俨然一副古代园林的样子。

  只是他往里走了快三分钟,都没见着一个人。

  “门口也没人守着,不怕遭贼的吗?”

  路远心里想,转念又考虑到这里是天水流鹤派的总馆,怕是也没什么贼敢溜进来偷东西。

  “忘了给林志勤打个电话了”

  路远想起自己到了后还没跟林志勤通过消息,正准备拿手机。

  忽然一个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你是谁?怎么进来的?”

  路远心中蓦然一惊,以他现在的感知敏锐程度,竟然被人欺进身前都没发现。

  立刻循声转头,却发现自己数十米外的地方站着两个人。

  隔空传音?

  路远怔了下,然后不动声色地回道:“我是林教练的学员,是来参加亲传考核的。”

  “林志勤?”

  路远的视力很好,看到远处为首的那个梳着背头,面色红润的中年男子似乎扯了扯嘴角。

  然后侧头对身后一个年纪看着二十出头左右的青年说了两句,转身就走了。

  路远站在原地没动,看着那跟着背头的青年朝自己走来。

  “参加亲传考核的是吧。”

  青年留着短发,长相一般,左边耳垂上有打了耳洞的痕迹,却没挂任何东西。

  “走吧,我带你进去,省的你在这四处乱窜。”

  青年跟路远说话时表情略带古怪,眉眼微微下弯,像是在笑,却不知道他到底在笑什么。

  路远敏锐感知到青年的情绪似乎有点波动。

  特别是提到亲传考核的时候。

  大概猜到了什么,也没有说话,只是默默跟在青年身后。

  青年带着他一直走到庭院里边去,直到在一处大厅的地方碰上一个扎着短马尾,穿一身白衣黑裤的中年男人。

  顺势就将路远交给他了。

  “林师叔的弟子,可要招待好了,人家可是花了很多钱过来的.”

  青年半开玩笑地嘱咐那马尾中年,然后冲路远笑了笑,转身离去。

  “路远是吧,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青年一走,马尾中年便一脸歉意地跟他解释:“你下高铁时唐师兄正好过来,实在抽不出空去接你。”

  “唐师兄是不是就是.”

  路远形容刚刚见到的背头中年男人的样貌。

  马尾中年点头,“是,那就是唐师兄。刚刚带你来的就是唐师兄此次推举的候选,叫王胥。”

  怪不得。

  路远点点头,又问:“怎么称呼你?”

  “叫我柳四就行。”

  马尾中年冲路远笑笑,随后领着他继续往里走。

  这屋子里边好像比外边的庭院还要大。

  到处都是古色古香的布置,屏风,字画,古董每一件都拥有着路远赔不起的样子。

  柳四领着路远一直到了最里边,在一处靠着走廊的房间前停下脚步。

  这里边上就是个古式的天井,四周种着松竹,中间摆有石桌石凳,环境还是很不错的。

  “这几天暂时委屈您住这里。”

  柳四推开房门,给了路远一把钥匙。

  里边也是个布置雅致的房间,但粗扫一眼,现代化的设施也一应俱全,比酒店也差不多了。

  “一日三餐都会有人专门送来,您也可以去餐厅用餐,就刚来时经过的倒数第二个厅子。

  有什么事情可以随时打我电话。”

  柳四跟路远说道。

  路远想了想,询问道:“我没事可以四处走走吗?”

  柳四犹豫了下,回道:“门口和附近可以,但再远就尽量不要了。

  馆主喜欢清净,最讨厌有人在他面前瞎晃。万一被碰上就不好了.”

  “哦。”

  路远点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

  柳四很快离去。

  路远走进房间,试了试房间的灯和洗手间的水龙头,没什么问题,便在床上坐下。

  他对居住的条件还是颇为满意的。

  拿起手机给老爸老妈报了个平安,说自己已经在酒店住下了,他这次出来是骗家里来潍山旅游的。

  然后给林志勤打了个电话,却无人接听。

  索性就直接发了条短信过去。

  不许乱走,不许瞎逛,这房间里连个电视都没有。

  路远感觉有点无聊,想了想,闭上眼睛进入了意识空间。

  幽静的竹林深处。

  一条小溪蜿蜒流淌而过,发出潺潺的流水声。

  伴随着风吹竹林的轻响,呈现出一片静谧祥和的气氛。

  溪边的石桌前,林志勤和一留着利落短发的中年女人相对坐着。

  “.当初你违逆老师的命令,偷偷放跑他。

  现在他回来了,十有八九会来找你,至少是和你见上一面。

  老师那边看不出到底是个什么态度。

  但看样子还是没能咽下这口气.”

  长眉细眼,面白而无皱纹的短发女人低声说着,拿起桌上的砂壶给林志勤倒了杯茶。

  林志勤脸色沉凝,眉头紧紧皱着。

  短发女人轻叹一声,再劝道:“这是多好的机会,你若是把握住了,老师兴许就原谅你了。林师弟”

  林志勤沉默了一会儿,缓缓开口道:“他要是回来找我,我一定会禀明老师”

  短发女人眉眼一松,紧跟着却又听到。

  “.但不是为了求老师原谅,当初那件事我没做错。

  放到现在,我一样会那般做。”

  “林师弟!”

  短发女人喝了一声,脸上有浅浅的愠怒浮起。

  林志勤低着头并不作声。

  短发女人忽的眼神又无奈下来,摆了摆手,道:“算了,随你的便吧.”

  转而话锋一转,询问道:“沫沫怎么样了?”

  林志勤的肩膀动了下,这次开口了。

  “下个月手术。”

  “约上手术就好。”

  短发女人点点头,道:“我给欣兰打了点钱过去,手术费这些你不用操心。”

  “我”

  林志勤抿了下嘴唇,刚想说点什么,忽然这时候手机振动响起。

  他掏出手机看了一眼,又很快放下。

  “我推举的那弟子来了。”

  短发女人神色微动,道:“就是花了两千万的那个?”

  林志勤看了女人一眼,点头:“是。不过就算没有这两千万,我也会带他过来。”

  女人眼眸闪动了一下,端起面前的茶杯轻轻抿了口,润湿嘴唇。

  “我听秦峰说,你很看好他?”

  “对。”

  林志勤点点头,脸上似乎起了些许光彩。

  “他的身体天赋很好,悟性也极其出色。

  一个月前我只传他桩法,结果他竟从中领悟出真功的架势”

  “见过几次?”

  “一次。但私底下未必没有第二次。”

  “或许是凑巧碰上的。”

  “那也足够了不起。

  除了那个人,我再未见过这般出色的习武胚子”

  “只是你以为罢了。”

  短发女人神色平淡,开口道:“或许这小子的天赋真有你说的那般出色。

  但这次你是别想了,亲传位置几乎已经落定。”

  “什么意思?”

  林志勤皱眉。

  短发女人看着面前的紫砂壶,淡淡道:“二师兄给老师代收了位弟子。

  年纪轻轻,已经进了练脏,领悟一门真功,而且已经生出了鹤劲。

  这次所谓的考核,不过是走个过场而已。”

  “摆在明面上的各方各面都要比你的那个强一大截吧。”

  短发女人转头看向林志勤,“你说,老师凭什么要选你不选他?”

  林志勤听着女人的讲述,神色怔怔。

  忽的身上生出一阵颓然之气,双手扶住石桌再不发一言。

  溪水潺潺。

  短发女人端过林志勤的茶杯,随手将里边已经凉透了的茶洒进了脚下的流水里。

  意识空间。

  “呼——哧——呼——”

  路远平稳地呼吸,青筋暴凸,一根根条状肌肉如钢丝般绷紧的胸膛有节奏地上下起伏着。

  青黑粗壮如巨蟒的大手紧紧将一道人影掐在手里,悬空提着。

  后者身体无力摆动着,拳脚不断地抽打着路远的胳膊,却根本毫无作用。

  反而像极了一条濒死挣扎的鱼。

  他白皙的脸庞早已涨至通红,左耳处的耳洞因为充血被撑得颇为显眼。

  “咔嚓——”

  路远随手拧断了青年的脖子,像丢垃圾一样丢在旁边的地上。

  “实力很一般啊不知道有什么好笑的。”

  “咔嚓咔嚓——”

  连续的骨鸣声,路远的身形恢复至正常大小。

  “再试试那个姓唐的吧。”

  路远想着,退出意识空间。

  短暂的回神后,又再度闭上眼。

  不过这次的假想敌对象变成了进门时那个留着背头,面色红润的唐姓中年男子。

  听说他好像是鹤派的亲传之一。

  (本章完)

无线电子书    最终神职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