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97章 至强一拳,【必杀技——灵鹤法】

无线电子书    最终神职

  路远慢慢拆开快递。

  棕色的纸皮箱子里边,还是一个箱子。

  银灰色,外表磨砂,看起来颇为高级。

  这个箱子并没有上锁,轻按开关就打开了。

  里边放着两样东西。

  一个平板,另外一个是个巴掌大的黑色小盒。

  路远将小盒拿起来看了看,没能找到进一步打开的途径。

  严丝合缝,重量倒是不轻,估计能有五六斤重,也不知道里边装了什么。

  只能将注意力放到平板上。

  这个平板光溜溜的,上边一个图案字母都没有。

  轻轻点击屏幕,就自动开机了。

  然后一个视频主动跳出来,播放.

  两分钟后,看完一整段视频的路远表情变得有些奇异。

  视频内容不长,主要讲了两件事。

  一个是周凌简单交代了几句说自己没死,二个就是有关现在摆在路远腿上的黑盒子的具体介绍。

  这玩意竟然是个“炸弹”!

  由黄熊组织研发的高科技“诱捕”装置。

  针对的目标对象是大型猛兽,亦或是邪力感染的畸化怪物。

  “邪力。”

  路远又学到一个新词。

  他猜测这大概是黄熊组织对鸦神教的死气,还有鼠人身上的灰气等做的一个统称。

  这装置启动之后,会释放出“诱捕信号”,吸引目标主动靠近。

  等目标进入到一定的范围之内,然后.

  “砰”一声爆开,将目标对象直接炸死。

  简单粗暴。

  “一般神侍级别之下的存在绝无幸存可能,在使用之前,先寻找合适的安放位置。”

  路远把整个视频又重头到尾仔细看了一遍,整个操作流程默熟于心。

  他现在对周凌的好感是越来越大了。

  周凌竟然还记得他跟对方提过的“鼠人”的事情,“死了”之后还特地寄了东西来帮他解决这个麻烦。

  有点拿他当朋友的感觉。

  “省了我太多功夫,简直就是雪中送炭。”

  路远将平板拿出,黑盒重新放回箱子。

  心情不错地提着箱子从长椅上站了起来。

  他一手提着箱子,一手捧着平板朝公园外走去。

  此时平板上显示的是一个打开的地图app。

  和普通手机地图不同的,这份地图上有一片红色的区域尤其显眼。

  那是黄熊组织侦测出的,路远要找的那只地穴鼠怪的活动区域。

  “诱捕装置”的安放必须要在这个区域范围之内,否则距离过远,“诱捕信号”就不能被目标所接收,无法达到“诱捕”效果。

  路远放大平板上的红色区域地图,先是跟自己让乌鸦小弟找出的一众排查地点比较了一下。

  发现没一个找中的。

  暗自庆幸周凌这快递来的及时,否则后边将是一大波的无用功。

  随后在地图上找到一个颇为合适的放置地址——

  位于城东城郊的一处车辆废弃场。

  “没什么人,地形较为平坦开阔,而且发生爆炸后还能把理由往车子上推挺好的。”

  打定主意,路远也没耽搁。

  直接打了辆出租车直奔目的地而去。

  “今天带老弟来选购一台预算三千之内代步车”

  “恭喜08年老弟,喜提89年夏li!”

  “星际移民的时代,你却连辆车子都没有,好意思吗?来我直播间”

  到了地方,也没人拦着,路远走进去看见几个人拿着手机好像正在拍短视频。

  这会儿日头高照,这伙人也不怕热,一个个激情澎湃的。

  路远没过多理会,径直往废弃场深处走。

  穿行在一辆辆报废车之间,就好像穿行在一片遍地腐朽钢铁尸骸的丛林。

  一直到了个极为偏僻的位置,远处都能看到焦岩市郊外的农田,路远才停下脚步。

  看了眼时间,现在是上午九点四十九分。

  太阳渐毒。

  路远提着箱子走到一片阳光照射的空地中心,把箱子打开。

  然后依照视频上的操作介绍,在平板上找到相应的“启动”和“引爆”按钮,点下了启动键。

  这装置还是挺智能的。

  操作者就算是不小心误触引爆键,也不会突然爆炸。

  它内部有一套独特的鉴别程序,可以避免乌龙事件的发生。

  装置启动之后,也没什么特别的效果呈现。

  路远的精神力倒是敏锐地感知到面前的小黑盒子似乎在释放出一道道特殊频率的精神波动。

  就好像他发动鸦语技能召唤乌鸦小弟时一样。

  “原来这所谓的诱捕信号是精神层面的东西,怪不得.”

  路远心中不由浮起几分惊叹,没想到黄熊的技术已经达到这种程度。

  解析超凡?

  很难想象他们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在装置启动后,平板上的地图红色区域很快出现一个闪烁的红色光点。

  不用想也知道,必然代表的是路远此行要找的地穴怪。

  此时正朝着路远现在所在的位置,迅速靠过来。

  “诱捕成功了”

  路远看着屏幕上的光点不断移动,不断靠近。

  大概十几分钟的时间,他面前正前方的位置突然传来动静。

  一开始是“嘭”的一声。

  听着感觉声音传来的位置还很远。

  但很快就接近了。

  “砰——”

  “嘭——”

  像是什么东西重重敲击铁板的声音。

  每一次敲击,那声音就更近一步。

  路远的脑海中不自觉地浮现出——

  一只类似鼠人的怪物。

  在一辆辆报废车辆的车顶奔跑,跳跃,每一次借力都会往前狠狠前进一大段的距离.

  终于。

  “砰!”

  一声巨大的闷响在路远正前方数十米的位置响起。

  路远下意识抬头。

  然后看到一个四五辆报废车堆叠成小塔状的高耸车堆轻微摇晃了一下。

  紧接着最顶上一辆报废车的车背,有活物缓缓地探出了半个身子。

  那是一只外型丑陋的巨大怪物。

  它的面部前凸,畸化的脑袋就像一只还没有完全被剥干净皮毛的老鼠。

  一双眼睛大得出奇,其中闪烁着凶残嗜血的光。

  嘴部血红的龈肉狠狠朝外翻着,一根根细密交错的尖锐利齿暴凸出来,齿间不断滴淌下半透明的涎水。

  它猛地从四五米高的车堆顶部跃起,“砰”的一声落到地上。

  狰狞的躯体得以完全展示。

  身高估计超过两米,各个部位的肌肉异常发达。

  两只自然下垂的前爪根根指甲锋利如刀,一丝丝肉眼可见的灰气缠绕在它身上。

  凶残暴虐的气息就好像洪水般向四面八方肆意倾泄着。

  感受着四周空气中逐渐弥漫的暴戾因子,路远的心跳不自觉地加快,血管之中血液奔流。

  一种莫名的情绪飞快在他的胸膛内四处蔓延开。

  “接下来只需要等它踏入装置的引爆范围,再按下引爆按钮”

  “这家伙就会立刻被炸得粉身碎骨,烟消云散”

  “只需要轻轻动下手指头就行了。”

  “不需要承担任何的风险。”

  “很简单,很轻松,不是吗?”

  路远看着手中的平板,轻声自语着。

  一股奇异的神采却自他的眼底不断地向上浮动。

  在彻底占据他眼眸的瞬间。

  路远脸上的表情平复下来。

  他闭上眼。

  数秒钟之后又再度睁开。

  在地穴鼠怪不断朝着黑盒装置靠近的途中,路远慢慢解下肩上的背包。

  和手中的平板一块放在了地上。

  他往前一步,完全从阴影中来到阳光下。

  偏近正午的日头洒下的金光铺满他的全身。

  刺眼,带来些许灼热的气息。

  潜藏在路远皮肉下的某些东西仿佛也随之被点燃了。

  路远随意扭动着脖子,四肢,发出一阵阵轻微的骨鸣声,就好像一台正在“咔咔”作响,缓慢启动的机器。

  他一步步朝前走去,向着地穴鼠怪的方向。

  自言自语。

  “干嘛要借助外力啊。”

  “.自己又不是打不过”

  “手术时间预计总共一个小时二十三分钟,你可以随便找点事情干干。

  刷刷剧什么的。”

  一尘不染的房间,身穿雪白无菌服的医生随口对躺在手术床上的周凌说道。

  周凌点点头,感受着麻药的药力在自己体内逐渐蔓延,整条左腿很快便失去知觉。

  接下来的时间,与术医生将会将他的左腿完全打开,取出其中剩余的骨骼,完成左腿部位的第二阶段改造。

  身体改造是个很繁琐的过程,尤其是全身改造。

  总体周期颇长。

  加上改造完新身体的康复、熟悉和磨合,想要完全恢复至上副躯体时的强度状态,周凌还有不短的一段路要走。

  可谁让他“死”了一次呢?

  有机会恢复如初,就已经是一件极其幸运的事情了。

  多少和他一样因为自身失误而导致“死亡”的白熊卫,在复活后无法支付高昂的二次改造费用。

  要么选择从最底层重新开始奋斗。

  要么,就只能选择黯然退出。

  顶着克隆后的身体像个普通人一样生活,直至自然衰老死去,储存在信息库里的意识彻底沦为一段无人问津的代码。

  他很走运,他还能“读档”,原地重来。

  甚至还朝着晋升赤熊卫的方向大大前进了一步。

  和这次任务完成获得的功勋相比,这点代价简直是微不足道。

  “不知道那小子有没有收到我的快递?”

  周凌下意识想到某个人,嘴角微微上扬。

  而后轻轻点了下左手小臂处的某个位置,很快一片蓝光从左臂皮肤底下射出,在他面前投影出一个虚拟的光屏。

  屏幕上呈现出画面。

  一个到处堆满废弃车辆的垃圾场。

  远处的一块阴影下,有拿着平板低头查看的少年站立着。

  非执行任务期间,周凌无法调取旧城圈的监控卫星画面。

  但他给路远寄出去的黑盒子里配有视频监控功能,只要装置启动,就能看到周围百米范围内的景象。

  “周组长不愧是要晋升赤熊卫的人.”

  正在给周凌刮腿毛的手术医生扫了一眼周凌面前悬空的光屏,随口道:“休假疗养的时候还指导下属工作啊。”

  “哈哈.”

  周凌干笑两声敷衍过去,而后继续盯着屏幕。

  “这小子已经用了啊,看样子这段时间是挺焦虑的”

  周凌随手调出两份资料。

  一份很简单,上边显示着一个长相憨厚的中年男人照片,和寥寥几行字。

“许树民男,42岁,焦岩市滏东区人士误食地穴教畸化鼠肉,邪力侵染畸变  实力预估评级:D”

  另外一份则要详细的多,资料上呈现的照片是一名长相俊秀,眼眸清澈的少年。

“路远  男,十七岁,焦岩市滏西区xx街道目前就读于第四高级中学.

  实力预估评级:D

  潜力预估评级:B

  评价:潜力新血”

  路远的资料,周凌扫一眼就略过去了。

  毕竟他已经看过许多遍。

  主要是第一份资料上的信息。

  “畸化时间两个月不到,实力评级D级,这个初级诱捕装置应该足够应付了。

  等这小子料理完后,打个电话让焦岩警方那边尽快来处理就行.”

  周凌眼眸微微闪动,心中默默盘算着。

  “噗嗤——”

  下身传来一声轻响,周凌低头一看,发现自己的左腿肌肉已经像生鱼片一样被切开了。

  若无其事地回过头来,继续看着面前的屏幕。

  这时候,屏幕上画面已经开始有了变化。

  一只狰狞可怖的身影出现在画面中。

  它就好像科幻电影中才会出现的怪物,在一辆辆报废车的车顶上不断奔跑弹跳。

  每一次跃起,都跨越十几甚至数十米的距离。

  每一次落地,都将身下的车子狠狠砸出一个巨大的凹坑。

  即便是隔着屏幕,也能让人感受到那股狂暴肆虐的可怕气势。

  周凌盯着画面中那不断靠近的怪物身影看了数秒,眉头渐渐皱起。

  “不对,这不像是D级的实力!”

  “重新进行实力评估!”

  光幕上,一段段数据飞速刷过。

  很快的,第一份资料上的信息有了变动。

  在实力预估评级一栏上,原本的D级后边,很快出现一个刺眼的“”号。

  周凌眼神微凝,但情绪还算稳定。

  “实力评估出现了偏差,是上次数据采集不足,还是这段时间它畸化的程度变得更深了?

  有可能。

  那批走私鼠肉总共有两斤,有可能上次监测到时它还没全部消化。”

  周凌略加思考,“没达到C级,初级的诱捕装置还是能搞定,就是这小子别给搞什么幺蛾子出来就行。”

  周凌下意识看向画面中的少年。

  少年此时已经放下手里的平板,定定盯着那不断靠近的地穴怪物。

  “他性格沉稳,应该不会出岔子。”

  这也是周凌敢将装置直接寄给对方的原因之一。

  正想着,画面里的地穴怪物口中忽然发出低吼,而后整个人的气势瞬间变得狂暴起来。

  身上灰气涌动,原本就狰狞的体型在这状态下似乎变得更狰狞几分。

  周凌神色一凛,下意识再次进行实力评估。

  疯狂刷过的数据下,第一份资料卡上的信息再一次发生改变。

  原本的D评级,悄无声息地变作了.

  “该死!”

  周凌猛地敲了一下床围,引得正在手术的医生发出提醒的声音。

  “周组长,动作幅度不要太大,我会受到影响。”

  “哦哦抱歉。”

  周凌脸色变幻一阵,很快做出决定,拨出一个电话。

  电话接通。

  一个带着几分冰冷的女声响起。

  “什么事?说。”

  “再帮我一个忙。”

  周凌目不转睛地盯着面前的光幕,快速开口道:“立刻派人到坐标xxx,xxx那里有一只实力评级达到C级的地穴嗯?!”

  周凌话还没说完,声音突然止住。

  一双眼睛蓦然睁大,死死盯着屏幕。

  “什么?怎么不说话?”

  电话那头传来女声的催促和不满。

  周凌却仿佛充耳不闻,只是盯着屏幕。

  此时竟好整以暇地将手里和背后的东西一一解下,放置在地上。

  一脸平静地一步步朝地穴鼠怪的方位走去。

  行走间,身体微微摆动,像是在做什么热身运动。

“这小子想要干嘛  看不出来危不危险?”

  “他是疯了吗?!”

  浓郁的灰气好似潮水一般在鼠怪身上翻涌着,形成一道道柱状的气流,不断从它的口鼻间被吸进去。

  鼠怪现在的状态有些异常。

  它双目极度充血,身上青筋一根根凸起,两只前爪捂着脑袋,一副无比痛苦的模样。

  “是诱捕装置带给它的?”

  路远看了眼刚刚跨过去的黑盒,有些诧异。

  “看着好像比作为假想敌时要更强了一些.”

  “无所谓了。”

  路远神色平静,一点点地调整着全身的肌肉。

  他感觉自己正处于一个无比奇异的微妙状态中。

  他心神平和,思维活跃,耳中充斥着百米外的蝉鸣和风吹过的声音。

  口鼻间嗅到铁锈和鼠怪身上传出的淡淡血腥和臭味。

  在他的心间,似乎有一方冰湖。

  而那冰层底下,却又有炽热的岩浆在不断滚动着。

  宁静与喧嚣,极静与极动。

  这绝对是路远练武以来,状态最好的一次。

  接下来。

  他只需要心无旁骛地出拳就好了。

  “吼!”

  此时,不远处的鼠怪发出一声暴躁的嘶吼。

  其身下猛地炸开一个土坑,整个身影仿若离弦之箭般朝着路远激射而来。

  狂暴的气势好似洪水倾泻,带动空气的剧烈流动,裹挟着浓浓的腥气和臭味,吹动路远额前的发丝。

  这一刻。

  时间仿佛被无限地拉长。

  路远的瞳孔悄然扩张。

  “哗哗——”

  潮汐涌动的声音。

  肌肉犹如波浪一般剧烈翻涌,路远整个人仿佛都悄悄膨胀了一圈。

  伴随着绝对专注状态的进入,他全部的心神、意志、信念和力量,也好似水银一样纷纷聚拢到一点。

  就连空气似乎都变得粘稠起来。

  就好像一柄弓弦被拉满的大弓。

  绷紧。

  绷紧。

  绷到无法再绷紧的极致。

  爆发!

  “砰!”

  路远倏然出拳。

  青黑陡峭的拳峰直接在空气中打出一圈圈肉眼可见的白浪。

  在手臂延展至极致之时。

  堪堪于直扑而来的鼠怪贴个正着。

  后者连吭都没吭一声,整颗脑袋就跟被戳破的水气球一样轰然爆开。

  腥臭的血液如雾四溅飘洒。

  纷纷扬扬落在路远的脸上,身上。

  路远却闭着眼睛,宛若未觉,嘴角甚至还存着一丝微微上扬的弧度。

  此时他的脑海中,鹤唳声大作,响彻天地。

  那遮掩了许久的迷蒙雾气,在此刻尽数散去。

  只见一道灵动妖矫的白鹤在尽情地翱翔,腾挪,欢鸣着。

  更深处,属于格斗家的职业面板上。

  那高悬于漆黑之上的灰色光点如启明星一般闪耀着。

  一道信息提示悄然浮现——

  恭喜,你解锁了职业必杀技能:天水流鹤派拳法奥义真功——灵鹤法.鹤影浮空!

这突破的感觉  实在美妙啊。

  还有一章在修改,晚点发,白天还会有一章。

求订阅求

无线电子书    最终神职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