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前一段     暂停     继续    停止    下一段

763 鹤见还真是很有想法

无线电子书    我加载了怪谈游戏
🔊点这里听书
*已支持Chrome,Edge,Safari,Firefox浏览器

  小袖手不知道自己被俘虏后,到底又发生了什么。

  她无法看到周围,也无法听到周围。

  鹿野屋贴在小袖手身上的符箓,极大限度剥夺了她的感知能力。

  这被捆在符箓与芭蕉叶里的可怜小妖怪,被未知的恐惧所包裹,但偏偏又什么都做不了,就只能呜咽着不断扭动被紧紧束缚住的身躯。

  “唔…呜唔!”

  时间不知道就这样过了多久,小袖手忽然感觉身上来源于符箓的压制感减弱。紧接着,束缚她的芭蕉叶也缓缓松弛开来,并且逐步抽离。

  最先解放的手脚躯干,最后是眼耳口鼻。

  她开始能听见周围略显嘈杂的声音了。慢慢的,视觉感知也恢复,她终于能看到自己如今所身处的环境,这里不是商场,而是一处民居内部。

  是铺着迭席的起居室,而且很宽敞。

  而当看清这间起居室里有什么后,小袖手否决了自己一开始的想法。

  不,这里不是什么民居。

  而是一处极其恐怖,极其危险的大妖巢穴!

  是大魔王的府邸!

  没错,一定是这样的。

  只见这间起居室里,被各种妖鬼怪谈身影所占据填满——

  头颅与身体分离的怨魂;穿着僧袍,头戴黑色深斗笠的矮小坊主;身材高大,穿着白裙的妩媚女妖;身边漂浮数张鬼脸面具的妖怪少女;一身柔顺长毛的白狼;背着龟壳的河童;身后拖着肥大鲸鱼尾巴的小男孩;身上不断流淌斑斓油彩的小女孩;穿着浴袍,一脸苦闷,攒紧拳头的毛茸茸大老鼠…

  形形色色,数量多的数都数不过来。

  而在这一众妖鬼之间,尤其让小袖心底里恐惧,激起她灵魂震颤的,是一尊面戴白色神纹面具,背生漆黑羽翼的天狗;以及一位盘着秀发,穿着红色洋裙的哥特少女。

  这两位甚至可能都不能算作妖鬼怪谈,而是某种更为恐怖的存在。

  小袖手生来至今,从未看到过这么多强悍的妖鬼聚集在一起。简直就像是一幅活生生铺展开来地狱绘卷,令人汗毛倒竖、牙关打颤的恐怖气息在这里肆无忌惮地横冲直撞。

  所有妖鬼怪谈都在饶有兴致地打量着弱小无助的小袖手,仿佛下一秒就会一拥而上将她生吞活剥,嚼得连骨头渣子都不剩。

  此外,在这处恐怖妖鬼府邸中,还有人类存在。

  那两个极其厉害的女孩,不管是持刀斩杀了络新妇的那个,还是生擒了小袖手的那个。

  两个女孩都神态自若地坐在一众妖鬼之间,显然和这里的恐怖大妖们是一伙的。

  除了她们以外,这间起居室里还有一个年轻的男性。

  那乌发白面的少年,穿着很随意,端坐在起居室最显眼的位置上。

  他的坐姿略微有些懒散,但整个人又带着莫名的贵气与奇特吸引力,就算是此时正心惊胆跳,诚惶诚恐的小袖手,也会没来由地多留意他两眼。

  他是人类吗?

  不好说。

  像又不太像。

  以小袖手的实力,实在无法做出准确判断。

  但有一点是可以确认的,这男人绝对强得可怕!

  只要他想,大概只需一抬手,就足够让小袖手灰飞烟灭了。

  而且,小袖手有种感觉,如果说这里是恐怖的魔王宅邸,那么能被称得上是“大魔王”的存在,一定就是这个男人了。

  他是这里的绝对掌控者。

  小袖手闭上眼睛,身体不住打颤,实在不敢再看周围群魔乱舞的恐怖场面。

  完了,彻底完了。

  如果可以的话,她宁可现在就重新被芭蕉叶子捆住…

  宁可不看,不听,不知道。

  神谷家里过于隆重的“欢迎仪式”,显然是把小袖手给吓坏了。

  身为一家之主的神谷川,开始细细打量起这只怂得蜷缩成一团的小妖怪来。

  人形态的小袖之手,从外貌上来看,就是一个十四五岁的小女孩。

  浅棕的柔和发色,发型是齐眉刘海的波波头。蓬松且有层次感,对于一个传统怪谈而言,某种意义上来说还挺时尚的。

  小袖手穿着一身小袖和服,整体颜色为白色到浅黄色的渐变,腰封是红色加蓝色的蝴蝶结,和服上还点缀有华丽且复杂的金色纹路。

  这些金纹,与她附着到其他衣服上时,在对应衣着袖口显现出来的纹路完全相同。

  “小袖手。”神谷川终于开口,视线落在小袖手的和服袖口上,“你的袖子里有什么?”

  “我…”

  面对大魔王的问话,小袖手直打哆嗦。

  她的两只和服袖口抖动两下,杂七杂八的物件从里面一股脑滚了出来——

  银质的项链、镶嵌珍珠的发卡、颜色亮丽的绸缎…

  甚至是齐人高的木雕与石雕。

  应有尽有,杂乱无章堆叠到了小袖手的身边。

  看起来,似乎都是这小妖怪的收藏品。

  “都在这里了…我收集的东西都在这里了…”

  小袖手的语气颤巍巍的,带着哭腔。

  盘腿坐在起居室里的鹿野屋愣了愣神,望着从小袖手袖子里翻出来的,最大的那尊石雕,继而一脸恍然大悟:“难怪她那么重呢。”

  袖子里藏了这么多东西,能不重吗?

  神谷川则是凝着眼眸将小袖手的收藏品扫视一圈,看起来都不是在超凡领域有价值的东西。

  这小妖怪会把这些东西屯起来,大概是觉得它们好看?

  爱好是捡垃圾和屯收藏品…

  神谷感觉找到同好了。

  还有很重要的一点,小袖手这妖怪,似乎有着类似于蜃气布袋空间收纳的的能力,她的袖子里面另有乾坤。

  很不错。

  神谷川再一次开口:“小袖手,不用这么害怕。把你带到这里来,只是想和你谈谈。”

  “…谈,谈什么?”

  小袖手终于冷静下来一些。

  好像自己不一定会死?

  想想也是。

  如果眼前这些恐怖的存在想要自己的命,完全没必要大费周章抓住自己。

  “先谈谈你自己吧。”

  既然是要招聘,首先要做的是了解潜在员工的自身背景。

  小袖手的故事,其实没有太多值得说道的。

  她是在常世里诞生的妖怪,出生地点就是茨城那处商场所对应的常世区域。

  小袖手诞生时,那片常世区域就已经被络新妇所占据了。

  她自然是打不过C级的络新妇的。

  不过,女郎蜘蛛对于吃掉女性怪谈似乎并不太感兴趣。

  而且那只蜘蛛天性爱美,喜欢收集绫罗绸缎。

  于衣物里诞生的小袖手,则是出生就自带了纺织的能力。

  从结果而言,络新妇强行让小袖手当了她的跟班,平时就让她为自己编织衣物。

  就这样,小袖手勉强在常世里存活了下来。

  不过这小妖怪生性温和,不太喜欢暴戾且喜怒无常的络新妇,一直在找机会脱离女郎蜘蛛的控制。

  如此过了许久之后,小袖手与络新妇成为了异访。

  她们能够访问现实世界,也就是最近这段时间的事情。

  因为终于不受区域限制,小袖手有尝试过逃离,就是通过附着到之前藤野女士从商场和服店里买走的和服上。

  不过,络新妇似乎是很中意这个纺织娘的样子,又把她重新抓了回去。

  至于今晚所发生的事情。

  按照小袖手的说法,是因为络新妇压抑不住本性发狂了。

  女郎蜘蛛除了喜欢漂亮的编织物外,还钟爱嗫食男性的头颅。

  而当问及小袖手为什么会在这种时候,选择铤而走险帮助即将马上就要成为络新妇食物的富山先生。

  小袖手只是说——

  “因为他身上的珍珠发卡很漂亮。”

  神谷川能判断出来,小袖手在这一点上没有说谎。

  虽然不太能彻底理解,但茨城商场里异访出来的两个怪谈,似乎都会因为自己所喜好的事物,而做出“不理智”的事情来。

  “这个给你。”

  听完小袖手断断续续的讲述,神谷川随手取出一枚安魂蜡烛抛向了她。

  小袖手的反应慢了半拍。

  白色蜡烛“啪”的拍在她的脸上,而后才被她手忙脚乱接住。

  “这个是?”

  小袖手捧着蜡烛,原本还水气氤氲的眼眸忽然发亮。

  这蜡烛…

  按照她的怪谈审美来看,这蜡烛蕴含着一种很奇特的美感。

  或许是,强度美?

  总之,好像是一件非常不错的收藏品。

  “她是觉得安魂蜡烛很好看吗?”

  看着小袖手的样子,看穿她内在的情绪波动,神谷川在心里这样想道。

  不太懂这小妖怪的审美标准到底是什么样的。

  总之可能和人类标准有所重合,但又并不完全相同。

  但神谷川还是继续开口招揽道:“这是安魂蜡烛,点燃以后,能够使怪谈的实力得到增强,对你有帮助的。我打算有以此为酬劳,雇佣你为我做事,只要你能做好,还能拿到更多。”

  “做什么?”

  小袖手兴致勃勃,她看起来已经没有一开始那么害怕了。

  神谷川与二弟子鹤见葵对视一眼:“跟随我的二弟子。”

  随后,小袖手的视线也转移到鹤见的身上。

  这个女孩,她很厉害来着。

  小袖之手对络新妇本就没有什么忠诚度可言。

  而且,女郎蜘蛛让她当跟班纺织衣物的时候,可不会给任何报酬。

  只是换了个老板而已,就目前而言没有什么好犹豫的。

  还有就是…

  小袖手小心地抬眸看了神谷一眼,又快速垂下眼眉。

  新老板虽然很恐怖,但镇定下来仔细看看,他…极具美感呐!

  远比络新妇要美!

  对小袖手的招聘很顺利。

  一个D级的小妖怪,神谷川想要拿捏她还是很容易的。

  之后就是考虑将她契约给鹤见当式神。

  这个其实还要再等等,毕竟鹤见的御灵术学习还并未完全入门。

  而且,鹤见能契约的式神充其量也就只有一个。

  她的式神槽位可是很珍贵的。

  必须得好好定夺。

  小袖手嘛…

  自带袖里空间,还能附着在衣物上,延伸出诸多灵活手臂。

  从这一点上来看,她很契合致力于修炼“百般武器”的鹤见。

  如果能实现契约,阴阳师与式神之间意念相通,在战场上小袖手应该能给鹤见提供非常不错的助力。

  不过,就性格上来说,小袖手好像稍微软弱,而且有些琢磨不透。

  毕竟可以为了一枚中意的珍珠发卡直接反叛强于她的络新妇。

  只能说,有时候怪谈的心思和执念真的是很奇怪。

  至于性格软弱这方面大概可以再调教调教。

  而钟情美丽事物的执念…

  天晓得她以后会不会因为看上了某样东西反叛鹤见?

  “不过,小袖手要是能和鹤见正式签订契约,有御灵术兜底,倒不用太操心她未来哪天会临阵倒戈。”

  神谷川在心里如此做着权衡。

  而当他思索之际,鹤见葵饶有兴致地凑近了小袖之手,后者略微显得有点无所适从。

  眼神闪烁地打量了自己的式神预备役一番,鹤见侧头望向神谷:“神谷老师。”

  “嗯?”

  “我能带小袖手练习剑道吗?把您教我的教给她。”

  “呃…”

  神谷短暂诧异,但很快回过味来。

  好像自己的小徒弟并不满足于只让小袖手当她的随身武器架。

  她是想让小袖手协同利用武器作战。

  教授怪谈剑道,鹤见还真是很有想法。

  但就神谷本人的感官而言,偏向柔弱的小袖手可能不太适合领悟剑意的样子。

  不过,也无所谓了。

  试试又不会怎么样。

  总之,再观望一下。

  先把小袖手留在身边,在自己的监护之下,让她与鹤见再相处磨合一点时间再说。

  就算最后实在不合适,还可以把小袖手送到常世去。

  她的手臂那么多,那么灵活,卖脚婆婆看了大概会非常喜欢。

  当然,现在神谷已经不需要低级“手部异化怪谈”的心头血来制作养护茨木之手的特殊油脂了。

  所以,其实可以把小袖手送去常世工业园区的纺织作坊里。以她的天赋和技能来说,未来高低可以混个小主管当当。

  进能给鹤见当式神,退能进厂打工搞生产。

  小袖手就业面还是很广的,养着她横竖不亏。

无线电子书    我加载了怪谈游戏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