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前一段     暂停     继续    停止    下一段

752 杀生石

无线电子书    我加载了怪谈游戏
🔊点这里听书
*已支持Chrome,Edge,Safari,Firefox浏览器

  今天晚上。

  稍早一些的时间。

  在这个时间段,福姬还没遇到拯救她的金熊,尚且还在靠近伊予的常世区域,和团五郎狸一众上演“生死时速”。

  而此时的伊予边陲地区,狐族的控制领地中——

  小小老头的数个身外身正按照神谷川所吩咐的那样,紧盯着狐十六郎的动向。

  并且通过本体,持续不断将狐妖的事实情况汇报给身处现世的神谷。

  盯梢了许久,狐十六郎都并未有什么异常举动。

  一直到夜幕降临,一轮体积大小正常的圆月升入了伊予的上空。这时候,狐十六郎独自去了那座废墟古城。

  那整座古城,都被很奇怪且强盛的气息所笼罩。

  按照目前的猜测,之所以会这样,可能是那座废墟古城和狸、狐两族“月宫崇拜”的圣物“大明月”相关。

  而以小小老头身外身的实力,跟不到里面去。

  所以狐十六郎进去古城以后,对他的监视便暂时中断了。

  神谷川则并未因此而轻举妄动。

  以他的视角来看,就算“大明月”真的在那座废墟古城里面,就算狐族已经实际控制住了曾经遗失的“大明月”,那又怎么样呢?

  如果狐十六郎的小算盘就只是这样而已,那神谷反而会对他多放心一些。

  毕竟这种事情,完全就不影响高天原势力运营接管伊予地区的计划。

  还是那句话,关于“大明月”的归属问题,只是狸、狐两族的内部矛盾而已,没必要过分插手干预。

  只要狸、狐两族不要因此互相消耗优秀劳动力,一切都好说。

  而且就算神谷川真的对“大明月”感兴趣…

  等我以后坐实了伊予地区宗主的位置,不管这件宝物最终是归狐族还是狸族所有,借来看一眼,或许研究一下,那还是很容易办到的。

  出于这样的考虑,神谷只是让小小老头用身外身盯着废墟古城周边。

  等狐十六郎一出来,就重新汇报情况。

  古城之中。

  狐十六郎摇着折扇向着这座巨大的废墟中心踱步前行。

  狐族之中,除了十六郎以外,其他的狐狸都无法接近这座古城。

  这里所蕴含的气息能量,对于那些普通的妖怪来说是难以抵御的。

  而自从占据了这座古城之后,狐族里的高层们,一直都知道狐十六郎在有规划地对此地进行探索。

  宝物大明月可能就在古城之中的事情,那些狐狸也心知肚明。

  探索了这座古城这么久,狐十六郎给下属们的说辞一直都是——

  “探索还未完成。”

  “古城的中心始终无法靠近。”

  “我还在想办法。”

  这种说法在狐狸的高层们内部,基本都能被接受的。

  毕竟大家都知道这座古城不简单。

  或许里面不单单只有“大明月”而已。

  但其他狐狸鞭长莫及,无法协助首领给予实际帮助,能做的也只有寄希望于狐十六郎可以早日完成对古城的探索,最好能让狐族重新对“大明月”实现掌控。

  可实际上呢?

  其实,对于古城废墟的探索,狐十六郎早已经完成。

  他对这座城镇的结构实在太了解了。

  这里的构造和曾经的松山城如出一辙,虽然大体上荒废,但构造上却是相同的。

  狐十六郎很了解松山城。

  “高天原…神谷川…”

  这位俊秀的狐族领袖一边走着,一边回忆思索今天所发生的事情。

  高天原势力来的太快,猝不及防。

  而且好像还打算用不发生流血冲突,较为温和的方式控制伊予。

  真叫人头疼。

  如果他们能来的晚一点,哪怕再晚个几天都好。

  狐十六郎最近这几天感觉自己受人窥视,这种窥视感平时根本察觉不到。

  只有当他靠近松山城废墟的时候,才会借助废墟里的力量有所感知,且又无论如何都找不到窥探视线的来源。

  而当他进入废墟古城后,被窥探的感觉便会消失。

  今天正式接触过高天原势力,狐十六郎可以断定,这八成是高天原的人在暗中监视自己。

  如果是那些人,肯定能够办到这样的事情。

  “松山城的废墟里,有大明月、杀生石,还有魔王小槌的力量残留。这里的气息与能量错综复杂,经过了这么长时间才真正为我所控。”

  “那位神谷大人安置在伊予的耳目,大概也察觉到了一点端倪,所以才没有冒然靠近。这里目前还是我的主场,暂时还是安全的。”

  “但如果神谷川要亲自过来的话…”

  狐十六清楚,神谷川绝对已经留意到松山城废墟存在异样了。

  但估计没有想到里面的情况会如此复杂,所以暂时选择了观望,没有强硬地过来探索。

  可谁知道他会不会突然过来呢?

  就像突发造访伊予这样。

  留给狐十六郎的可用时间已经不多了。

  “哦,还有稻生平太郎,我还以为我当初已经杀掉他了。真麻烦,他怎么会在高天原势力那边…”

  “不过,他没认出我来。呵呵,到底只是徒有一腔热血,很好哄骗的武士罢了。这么多年过去,好像也没什么长进。”

  狐十六郎继续朝前走。

  随着逐步深入松山城废墟,周围的空气中逐渐出现绛紫色的发光雾气。雾瘴时而翻滚,时而凝聚,有生命般的在松山城废墟中穿梭游荡。

  远处的建筑轮廓,都被笼罩的隐隐绰绰。

  而那些形态模糊的建筑似乎还在不断的移动,若隐若现。

  它们仿佛不是静止的石头与砖瓦堆砌,而是流动的液体,或是跃动的火焰,不断地在空间中穿梭、变幻,彼此倾轧又分离。断壁残垣突然从雾气中浮现,直冲云霄;又突然消失在浓雾之中,仿佛从未存在过。

  这幅光景,倒是和神谷川所控制的活鱼旅馆有几分相似。

  狐十六郎没有在意这些诡异事物的阻拦,仍是径直朝前走去。

  杀生石所产生的“光瘴”,还有魔王小槌力量衍生出来的空间动荡。

  在松山城的废墟里,对于十六郎而言,这些东西都是可控的。

  他俨然已经是这座废墟里蕴藏的复杂能量的主人。

  步入到光瘴之中,狐十六郎的外表发生了变化。

  虽然依旧穿着白袍,但他白色的尾巴与耳朵色彩都变得艳丽赤红起来,不过依旧保持着狐狸的特征。

  还有他的脸上。

  狐十六郎原本有着一张白面书生的脸,但这时候他的脸上却显出奇怪的光彩来,被厚厚的夸张油彩所覆盖。

  他的脸庞仿佛是一幅精心绘制的浮世绘,色彩浓郁而富有层次,而且更显阴柔。油彩以深蓝为基调,上面点缀着金箔雕刻的耀眼图案,繁复而精致,流淌着一种华丽又诡异的美感。

  双眼则被巧妙地勾勒出来,眼周的油彩则以淡雅的粉色晕染开来,眼角的线条上扬,狡黠机敏。

  如此的面部变化,一时间叫人分不清是他戴上了面具,还是卸下了面具。

  “当然,稻生武士认不出我来也很正常。毕竟,八百八狸那老狸猫也没有看出异样来。人类说什么‘狐八变,狸九变’。就好像狸猫的变幻能力真的比狐狸强似的,真是可笑啊。”

  “狐十六郎”用一种尖细又阴柔的声音发笑。

  如果这时候,八百八狸在现场,那老狸猫便会错愕的反应过来——

  它所接触的所谓“狐十六郎”,根本就不是死对头玄狐君的小儿子。

  而是一只此前“从未见过”,完全陌生的狐妖。

  没错。

  松山现如今的狐族领袖,并非是狐十六郎。

  真正的狐十六郎,大概早就和他父亲一起死了。

  而现在顶替松山狐族领袖位置的狐妖,甚至都不是四国本地的狐狸,而是很早以前,从下野过来伊予的。

  他的名字叫“杀生柱”。

  这一点不仅狸猫们没有察觉,就连松山狐族本身都仍被蒙在鼓里,毫不知情。

  这说明杀生柱的变幻能力,要远超过伊予本地的狸狐。

  而他如此强的变幻技艺,可以说是与生俱来。

  杀生柱是从“杀生石”里诞生的。

  所谓的“杀生石”大有来头,是赫赫有名的大妖怪玉藻前死后化成。

  据说,玉藻前是一只白面金毛九尾狐变化而成的绝世美女,才识广博又有绝世美艳。她进入日本皇宫,试图接近鸟羽天皇,祸乱人间。

  玉藻前的意图,被当时的大阴阳师安倍泰亲所识破。

  安倍泰亲即是安倍晴明的嫡系五代孙,也就是后来土御门一族的鼻祖。

  在玉藻前事件发生的当时,安倍晴明虽然已经不在人间,但还是高天原上真正意义的鬼神共主。

  导致晴明陨落,致使常世与现世彻底分隔的浩大神战,也还没正式打响。

  所以,彼时的安倍一族尚有强大灵力。

  不过玉藻前实在强悍,根据传说故事,安倍泰亲当时联合一众阴阳师,最终利用一面神镜才将其击杀。

  据说在玉藻前身死的下野地区,她的尸体以及野心和执念化成了名为“杀生石”的毒石,时时刻刻等待着报复时机的到来。

  而所谓杀生石会喷吐毒物,不论是昆虫还是飞鸟,一旦接触到这种石头便很快就会死亡,所以有杀生石存在的地方,寸草不生。

  在如今日本枥木县那须镇的山上,还有“杀生石”存在。

  并且受人供奉,供人参观。

  不过那东西当然不是真货。

  要真是那么危险的东西,不可能大咧咧的摆在山上。

  那些只是火山内部活动致使产生的有孔石头,由于被火山喷出的亚硫酸和硫化氢气体浸熏,从而有了毒性,所以附会上了这则传说而已。

  至于杀生柱,虽说并非是玉藻前,一开始的能力和玉藻前也是判若云泥,但好歹也算是继承了昔日大妖的部分技艺。

  他带着杀生石的碎片,从下野一路来到了伊予。

  目的是为了获取有助于狐妖修行的大明月。

  借助无与伦比的变幻能力,杀生柱取代了当时的松山城城主,并且挑动人心。利用“身为城主”的便利,秘密召集了一些阴阳师和武士,向狸族发起了袭击。

  只是不曾想,松山的狐族会突然协助狸族。

  这才有了杀生柱诱骗稻生入局,以及后面的一系列事情。

  “稻生平太郎自己都没有发现,他把八百八狸和大明月一起给封印了。我花了这么久的时间,花了这么久,才重新控制住这些东西,距离我晋升成为空狐,就只差一步,只差一步。”

  曾经袭击稻生的妖怪,就是显了原型的杀生柱。

  他本来是想把魔王小槌给彻底夺走,尝试解封大明月的。可惜事与愿违,只抢走了那宝槌一部分的能量。

  至于今天在狸御殿上,杀生柱倒是并未对神谷川说谎。

  “松山狐族”确实没有袭击过稻生。

  毕竟那时候,杀生柱的身份还是松山城的“城主”。

  “高天原…高天原…”

  说起来很有趣。

  那位神谷大人自称来自高天原,是高天原的主人。

  虽说他手下确实至少存在两尊神明,可他本尊…

  在面对神谷川的时候,杀生柱确实能够感受到压迫感。

  那位神谷大人很特殊。

  该怎么说呢?

  狐妖最擅长以自身魅力蛊惑人心,哪怕光使用言语都能挑动纷争。

  杀生柱从杀生石中诞生,现在又是天狐,是狐妖之中的佼佼者,自然非常擅长这个。

  曾经安定的松山城就被他搅的一片混乱。

  但与那位神谷大人正式接触过,杀生柱能感觉到自己这一套对他大概不会生效。

  这是狐妖的直觉。

  在蛊惑人心这方面,那位高天原之主可能比自己还强。

  真搞不清谁才是狐妖。

  可就算如此,神谷川给杀生柱的直观压迫感,也并未到达神明层级。

  “明明是高天原上的主人,但却还不是神明吗?就算他说的话都是真的,那么现在的高天原,恐怕已经不是真正高高在上的神居了。”

  杀生柱很敏锐的洞察到了这一点。

  但他依旧无意对抗高天原与神谷川。

  御狸殿上,威慑住狸、狐两族的天狗,还有那道红黑洋裙的身影。

  那两位存在都太恐怖了。

  绝对是货真价实的神明没错。

  杀生柱可不会蠢到自寻死路与神明为敌。

  哪怕不得已要铤而走险,他从来也只做存在胜算的事情,他的算计也只针对那些有概率被打败的对象。

  所以除非高天原有希望被打败,就算这个可能性很小…

  但不能为零。

  如果阴谋诡计无法填平绝对实力的差距,那还是识趣一些为好。

  识时务者为俊杰。

  面对神谷川,最好的选择就是俯首称臣,或者干脆出逃伊予。

  可要让杀生柱放下伊予这里唾手可得的一切,放掉就在眼前的,成为“空狐”的机会。

  他又怎么能甘心?

  空狐。

  位于天狐之上。

  只要成为空狐,那就是真正意义上的神明了。

  这可是玉藻前都没有真正达成的成就啊。

无线电子书    我加载了怪谈游戏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