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前一段     暂停     继续    停止    下一段

500 棺材

无线电子书    我加载了怪谈游戏
🔊点这里听书
*已支持Chrome,Edge,Safari,Firefox浏览器

  原来,那天晚上介佑在两个好友都熟睡不知情的情况下离开了广照的家里。

  他甚至回去自己机车熄火的地方,重新骑上了自己的机车。

  那辆车不知道怎么的,故障似乎又消除了。

  介佑的妈妈在今天早上看到儿子的车停在院子里,心说儿子已经回家了,便去房间里看他。

  可一进房间,看见的却是儿子的尸体。

  介佑死在了自己家的床上,他躺在那儿,眼睛睁大,嘴巴也张开,脸颊带泪痕,嘴角残留混着血液的口水。死前似乎是见到了什么极其恐怖的东西,受惊过度,表情扭曲,嘴唇发白。

  他的双手伸长伸直,指向天花板。

  那种不自然的姿势,不像是自己伸手,反而像是有人在用力拉扯他的手臂而形成的姿势。

  那副样子,简直就和千彰他们昨晚在田地里找到介佑的时候如出一辙。

  千彰和广照当即便赶去了介佑的家里。

  他们没有直接看到友人的尸体,后来的一些事情也只是听说。

  据说介佑死的时候,两只手臂已经脱臼变形,但依旧是保持着那种直直前伸的姿势,无论如何都没办法将他的手臂给压下来。

  此外,日本的葬礼一般都会在寺庙或者请和尚来主持。

  虽然现在火化已经得到了普及,但按照葬礼的流程以及秋田乡下的习俗,死者的遗体一般会安置在棺木之中三到四天的时间。

  可介佑死亡的姿势太过古怪,因为他的双手无论如何放不下来。

  好像说,如果不把僵直脱臼的双臂锯下,正常的棺木就无法容纳。

  所以必须得特制特殊的棺木。

  而就在介佑死后的第二天,他的家中出现了一口棺材。

  那东西并不是介佑任何一个家人订来的,他们家定制的棺木那时候还没做好。

  它就好像是凭空出现的,没有人知道它从哪里来,反正注意到的时候就已经摆在了大厅的显眼位置。

  那不是正常的棺木,虽然长度和普通的棺材没有什么区别,但高和宽都接近两米,外观没有任何的装饰。

  而那口诡异的特殊棺材,居然和死状离奇的介佑完全契合。

  就好像是有人提前预知了他的死亡,而为他量身定做的一般。

  当然了,介佑家人没敢留着那口凭空出现的棺木,最后把它送到寺庙里烧毁了。

  再之后的事情,就是听广照家附近的老人们提及到一些事情。

  据说是那些上了年纪的老人们的父辈或者祖辈流传下来的一个故事,具体真假已经无从考证。

  只是因为介佑离奇死去,才又被人们所回想起来——

  相传,在那天晚上介佑机车抛锚的位置,在明治之前,或者更早以前被称作为棺材坡。

  居住着岩木山一带制作棺材的匠人。

  当时这些棺材工匠,社会地位都较为低微,所以制作售卖的棺材价格也很便宜。

  因为社会身份低,这些工匠生活自然好不到哪里去,受人欺负也是常有的事。

  而这样一份难以糊口的工作,唯一真的能赚下一大笔钱的办法只有一个,那就是制作特殊的定制棺材。

  因为旧时日本人体型较为矮小的缘故,当地的棺材一般都是特定的尺寸,棺木总体不算太大。

  要是有长得比较高大的人,例如身高有一米七以上的人死去,那种固定尺寸制作的棺材便无法装下死者的遗体,于是便需要定做。

  不过,在当时一米七以上的“高大壮汉”本来也就属于少有的特殊人群。

  所以定制棺材的订单本身是很少的。

  而据传,棺材坡曾经有一位女性工匠,她制作棺材的手艺非常好,在她活跃的那段时间里,岩木山一带甚至周边地区的定制棺材订单都被她一家收下。

  由此,她是所有棺材匠中生活最好的。

  可这个女人多少有点古怪。

  因为制作定制棺材,肯定是要在死者死亡,家属上门委托之后才能得知死者的身材情况。而且还得赶在尸体腐烂之前,将特殊的棺材制作出来。

  碍于当时的手工作业背景,这项工作的难度其实是挺大的。

  但那名女工匠,却总能很快地将客户所需的成品交付出来。也就是因为这样,她才能够包揽几乎所有的特殊棺材订单。

  可这样久而久之,棺材坡的同行工匠不免对女人产生疑心。

  她制作棺材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快到有些不正常。

  好评率百分之一百,没有一次在死者腐烂之后交货,哪怕是高温的夏季也依旧如此。

  而且做出来的棺材非常的精良,绝对不像是短时间内能造出来的。

  怀疑一旦产生,在那个时代,后续发生的事情就显而易见。

  说是嫉妒也好,或者忌惮也好。

  不管是出于什么心理,总之,那个女人被她的同行们杀死了。

  在某一个竿灯祭的时间节点前后,那女人被其他工匠用制作棺材的工具殴打得不成人形,最后丢到了田里草草掩埋。

  身为棺材匠的女人生前为他人制作了数不清的精良棺木,但她死后却没有人为没有人给她做棺材,就那么随意的埋掉了。

  而那些工匠在杀死女人之后,便闯进了家里,试图寻找她为什么能又快又好制作出定制棺木的原因。

  是有什么特殊的方法,亦或者特殊的工具?

  在女人的家中,他们找到了一些固定尺寸的棺材,还有几口提前制作好的,特殊无主的定制棺材。

  除此之外,还找到了一个没有人见过的诡异祭坛。

  而在女人死后不久,周边又有尚且不知情的人来到棺材坡找她定做棺木。

  当地的工匠将那新订单的死者身体数据,同女人家里那几口尚没有主人的定制棺木一对比,居然找到了一口完美吻合的棺材。

  由此,当地的工匠便将女人家里发现的奇怪祭坛,还有种种怪事都联系起来。

  认为那个女人用某种方式,在周边选取了特定的对象,用咒杀之类的杀人,并且提前做好棺材,以此获取高额的订单。

  最后,女人的家被工匠们一把火烧掉。

  这个故事便到此结束了。

  三宅千彰将自己之前经历的事情大致讲了。

  当然,没有讲的那么详细,只是把介佑离奇的死亡经过,以及诡异的死状,还有那个棺材女工匠的传闻都简单讲述了一遍。

  以求得到自己哥哥的信任。

  三宅康太沉默良久才终于开口:“所以,你的意思是,介佑那晚机车熄火,以及后来离奇死去,是因为遇到了那个女工匠的恶灵?”

  “是,是的,大哥…而且,那个东西它不止在秋田。”千彰的声音颤抖起来,“回到东京以后,我感觉它在跟着我,它就在我身边,甚至跟着我到了我家里。所以我不敢回家,所以我只能…”

  “这样啊…”

  康太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所以,这就是弟弟这些天行为异常的原因吗?

  总觉得哪里还有点奇怪,但又说不上来。

  但看弟弟的样子,似乎并不是说谎,他也不是爱开这种恶劣玩笑的人。

  他看起来是真的被吓坏了。

  “然后,你说因为我去过你家,所以那个工匠的恶灵很可能缠上我了?”

  “是的,大哥,我不确定,但真的有这样的可能。”

  “啊…啧。”三宅康太叹气,然后从榻榻米上站起来,“我不知道你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的,但如果你觉得要去神社才能安心的话,那我们今晚就一起去吧。”

  “太好了,太好了,大哥,那我们现在就…”因为说动了哥哥,千彰变得欣喜了几分,但那种喜悦的表情又很快僵在脸上,变得极其古怪起来。

  “你又怎么了?”

  正在穿衣服、拿车钥匙的三宅康太看向弟弟。

  “可能,可能…抱歉,大哥。”

  “你在说什么啊?”

  这时候——

  砰砰砰!

  玄关外的大门,响起了敲门声。

  声音夹杂在外头的风雨怒号之中,却显得格外清晰。

  “谁?”

  三宅康太疑惑,又有谁找上门来了?

  “别过去,大哥!”千彰紧忙起身,叫住哥哥,他的表情变得惨淡起来,发白的薄嘴唇不住颤抖,但随后又勉强挤出一个非常奇怪的微笑来,“大哥,你知道吗?”

  “知道…什么?”

  三宅千彰:“就是我写的第一部轻,让我成名的那个棍之勇者。哈,你知道我为什么会写它吗?”

  康太瞪着眼睛,无比疑惑看着弟弟。

  他不明白弟弟为什么突然要说起这个。

  而且,那个什么《棍之勇者扬名录》,康太一直很不愿意提起这个。

  因为这是他和弟弟之间,耀眼和平凡转变的开始,是他们兄弟关系慢慢疏远的开始。

  康太知道自己是个很卑劣的哥哥,他没有办法接受原本无能弟弟的巨大成功,以此为对比就没有办法接受自己的平凡。

  他嫉妒自己的弟弟。

  所以,他一直都很不愿意谈起这个。

  为什么要提起呢?

  还偏偏在这个时候?

  而后他听见身边弟弟又一次开口,用一种发颤的语调,讲出了他意想不到的话:“我写那部,是因为大哥。”

  “我?”

  “是啊,因为大哥在球场上挥舞棒球棒的样子真的超级帅气,我小时候一直觉得大哥是英雄,其实现在也一样。”

  “你这家伙…突然在说些什么啊?”

  奇怪的事情一件接一件。

  门口的敲门依旧未停。

  砰砰砰!

  紧接着,外面响起了人声:“康太大哥,你在家里吗?”

  那声音有点耳熟。

  而等康太想起这声音主人的时候,不禁感觉后背发凉,汗毛倒立。

  这是,介佑的声音。

  介佑是弟弟的朋友,康太也曾见过他几次,所以勉强记得他的声音。

  可是,他不是死了吗?

  砰砰砰!

  “康太大哥,我是介佑。你听我说,我看到了,我看到了千彰走进你家里。你还在吗?我不知道他跟你说了什么,但不要相信他,快逃,千彰他在秋田就死掉了啊!”

  “什么…意思?”

  三宅康太诧异无比。

  今晚发生的事情完全超出他的认知。

  而就在这时候,哔的一声,家里的电灯忽然闪烁起来,光亮不定,仿佛随时都要泯灭进黑暗里。

  三宅康太回头,看向身边的弟弟。

  刺目同黑暗交叠的环境之下,他看见了弟弟的样子。

  千彰站在那里,站在明暗的灯管之下,眼睛睁大,眼孔之中眼白的部分被血色完全占据。

  他的嘴巴张开,脸颊带泪痕,发白的嘴角残留混着血液的口水。

  双臂则以一种诡异无比的姿态,扭曲僵直前伸,伸到仿佛要脱离肩关节,发出咔咔的骨骼响声。

  就以这样无比诡异的姿势直直地站着,那张到几乎要下颚脱落的嘴里含糊咕哝:

  “大哥,我为你写了…”

  时间稍早一些。

  位于港区的公寓楼。

  神谷川握着一文字的刀柄,顺着楼梯走上四楼。

  外头还在下着大雨,不过楼道里的声控灯照明稳定。

  走到四楼三宅千彰的家门口,他凝着眼眸打量。

  没错了,怪谈残余的气息就是从这里面传来的。

  “阿——吽——”

  用阿吽之息调节身体,神谷抬脚朝着防盗门的把手处猛地踹去。

  哐得一声巨响。

  稍稍变形的铁门被轰然掀开。

  如此巨大的响动惊动了边上的邻居,旁边的公寓有人探头出来。

  神谷只是淡然地朝那边挥了挥手里的对策室证件:“警视厅办案。”

  随后便堂而皇之走进大开的公寓之中。

  三宅千彰的公寓里很暗,而且温度很低。

  握着刀四下打量了一阵,神谷走向了主卧。

  在这里他看到了一个奇怪的大箱子。

  像是一口棺材,长度和正常的棺材一样,但是宽和高都接近两米。

  神谷川无所忌讳,微微一鞠躬,便上前推开棺盖。

  这口奇特的棺材里躺着一个人,以一种极其诡异,双手变形直直上升的姿势躺着。

  三宅千彰。

  过来的时候,神谷在冢田先生那里看过他们工作室的一张合照,所以认得棺木里的那张脸。

  神谷不知道三宅到底死了多久,这方面他毕竟不是专业的。

  估计已经超过三天,尸体表面已经出现尸斑。

  可能因为这里温度极低的缘故,暂时闻不到明显的臭味。

  但还记得,冢田先生说过在前天,三宅千彰致电回绝了加入重组德间工作室的邀请。

  那个时候,他还活着吗?

无线电子书    我加载了怪谈游戏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