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前一段     暂停     继续    停止    下一段

169 人形寺

无线电子书    我加载了怪谈游戏
🔊点这里听书
*已支持Chrome,Edge,Safari,Firefox浏览器

  “不用这么客气,无功不受禄。”

  神谷川虽然缺钱且爱钱,但也拉不下脸来白拿除灵费用。

  自己这个情况,最多就是让人家报销来回电车费?

  哦,还可以适当再收点误工费。

  这样比较合理。

  “呃…那好吧,总之很感谢你能过来,神谷君。”

  见神谷川拒绝,心事繁杂的正目先生也没多加坚持。

  其实能听得出来,他的客气话语里面,带着一点点不自觉的不信任感。

  这种不信任,源于神谷川的外表和年纪。

  正常人很难会在第一次见面,就完全信任一个高中生模样的除灵师。

  而且说实在的,眼下这个同行碰面的局面,神谷川和如慧老禅师的外在形象一对比,好像正目夫果断选择后者,也…挺正常?

  这感觉就像你去中医院看中医。

  坐堂的两个医师,一个是仙风道骨的老人家,另一个是嘴上没毛的小年轻。

  一般人都会去选择老的那个。

  无他。

  年纪大的,看起来就靠谱一些。

  类似的情况,放在除灵行业里面,好像也说得通。

  年纪越大,经验就越足不是吗?

  别说是正目家的夫妇,哪怕是神谷川自己,都觉得如慧老法师的外表看起来真的很可靠。

  “这样想想,因为长得年轻帅气,在民间把名头打响之前,我的外在行业竞争力,好像有点低啊…啧啧,长得帅是我的错咯?”

  神谷抬头四十五度望了望天,略显惆怅地这样想道。

  正当他感慨之际,正目先生同如慧老法师在皇冠车边上,又多说了几句话。

  之后,这位先生重新走回来:“神谷君,能拜托你一件事吗?”

  “你先说是什么事。”神谷停止望天,恢复一本正经。

  正目先生放低了音量,稍显局促地小声道:“那个,你还是处男吗?”

  “啥?”

  神谷川怀疑自己听错了,一脸震惊。

  这位先生,请自重。

  咱们才第一次见面吧?

  这是可以问的吗?

  “不要误会…是这样的。”正目先生开口解释,“如慧法师说,他的驱灵仪式,需要童子压阵。童子的数量越多效果越好,他的寺院里没有太多的人。如果可以的话,我想请你一道去仪式,我会付报酬给你。”

  “哦?那我倒可以一道去。”

  神谷短暂思索了两秒,大方承认了自己还是个纯情男高,点了点头。

  但说实在的,他感觉这个请求像是正目先生的一个借口。

  有种不好意思让自己白跑一趟,想找个理由付报酬的感觉。

  不过,不管正目先生所说是真有其事,还是只是借口,神谷都打算爽快答应。

  他的底线是不做事不拿钱。

  “做了事”的话,收报酬就很合理了。

  而且更重要的是,作为民间除灵行业的新人,跟着那位如慧法师,可以看看人家的除灵服务流程。

  内行看门道。

  要是能从老从业者那里学点生意方面的经验模式过来,对以后自己的事业发展估计也是有好处的。

  同行业的竞争者,彼此互相学习交流也必不可免。

  所以,去!

  为什么不去呢?

  总比真的白跑一趟要好。

  如慧老法师抱着装有和服娃娃的檀木匣子,和正目一家一起进了皇冠车。

  另外,正目先生还额外叫了一辆出租,给神谷和长友两个人坐。

  出租车的费用,当然是正目家出。

  车上的后排。

  神谷川看着身边一脸严肃的小平头,忽然笑出了声来。

  刚刚,正目先生也凑近了长友正男,小声地讲了几句话。

  之后小平头红着脸,一脸愿意为朋友两肋插刀的模样,果断点了点头。

  估计正目先生也问了长友一样的问题。

  看来“童子压阵”是不是付报酬的借口得两说,起码确有其事。

  长友正男:“神谷君,你你、你笑什么?”

  神谷川:“呵呵,没什么。就是想到,你和石野小百合不是交往有段时间了吗?然后好像感情也一直很不错的样子。”

  “是、是啊。”

  。哦长友你还挺纯情的嘛,不过这样也不错哦。”

  “别别说了啊,神谷君。”小平头涨红了脸。

  大概开了40分钟左右,太阳落山。

  出租车停下。

  神谷川他们抵达了一处环境静谧的小寺院。

  前头的皇冠车,已经在寺庙门口等着了。

  神谷下车,抬头看了看。

  只见寺院的牌匾上,用汉字写着“人形寺”三个字。

  在日语里,“人形”即有玩偶、娃娃的意思。

  “难怪说是那位老法师是专业驱除洋娃娃怨灵的,人家寺庙的名字就很专业对口啊。”神谷川在心里这样想道。

  之后,他和长友、正目一家一起,被如慧法师带进了寺院。

  众人先是一起进了庙里的一个侧厅。

  这里的布置还蛮奇特的。

  没有放置佛像。

  四周的墙壁上,全都是格子柜,上面摆满了各式各样、五花八门的玩偶玩具。

  如慧老法师在这里将一直捧着的檀木匣子打开,取出了其中的和服人偶娃娃。

  神谷川这时候才看见本次除灵委托里,本该由自己退治的恶灵到底长什么模样。

  他没有什么品鉴玩偶娃娃的知识,一眼看过只感觉总体上来说,是个做工粗糙的布娃娃。

  还有些脏。

  在神谷的视角里,能看见有明显的不详气息,正在从娃娃的身上冒出来。

  另外,那和服娃娃的头发看起来是真发。

  乱糟糟的。

  长度大概齐腰。

  按照正目贤次的说法,他一个星期前捡到这个娃娃的时候,它还是齐耳短发的状态。

  如慧法师拿出和服娃娃,找了个空的格子将它放置上去,然后又走回到众人面前。

  一行人里,是本次事件的受害者正目贤次最先开了口。

  他的脸色状态依旧不好。

  原本很喜欢玩偶,但此刻看着整个厅室的娃娃,贤次心里却只感觉毛毛的:

  “专门供奉玩偶的寺庙,一开始爸妈跟我说我还有点不相信,但没想到真的有这样的地方。”

  作为寺院主人的如慧法师只是点头笑笑:

  “很久以前,这座寺庙还不叫人形寺,本身也还很普通。后来的某一天,附近的某位亡者家属,将亡者生前最喜欢的一件寄存在了寺庙里。因为家属们不忍心把那玩偶烧掉。

  这个消息传开之后,有越来越多的人带着玩偶上门。这些年,被寄存在这的玩偶形式变化越来越多,但数量从不见减少。只能说,纵使过了几百年,人们对玩偶的喜爱也没有改变。也正是因为如此,这里才会慢慢发展成你们看到的这样。”

  神谷川听着老法师讲的话,只是默默点头。

  玩偶的形式越来越多…

  确实嗷。

  他在这侧厅的墙上,都看见好几个手办和高达了,形式是真的多样。

  如慧法师:“时间也不早了。我需要在这里诵念一会经文,为晚上驱灵仪式做准备。几位可以先去食用斋饭。

  之后,正目小施主需要去沐浴焚香。神谷、长友小施主,饭后可以休息一会,驱灵仪式正式开始的时候,还需要你们二位的帮助。”

  老和尚把一伙人安排的明明白白。

  很快就有一个小沙弥进侧殿来,领着众人去吃晚饭。

  因为是人家的地盘,而且一开始就说好了只是过来用童子之身压阵帮忙,所以神谷川对人家的安排没啥意见,只是在心里忍不住地对比思考:

  “仪式驱魔,相比我的物理超度,好像要麻烦很多。有些好奇老和尚这一套流程走下来,除灵成功以后具体能收多少报酬。”

  人形寺的斋饭,自然全是素菜,不见荤腥。

  不过,菜里有使用植物油,吃着也不会太寡淡。

  甚至味道意外的不错。

  吃过晚饭,正目贤次便被小沙弥带走了,正目夫妇则被安排到了厢房休息。

  神谷和长友玩了半个多小时的手机后,那个带路的小沙弥又折返回来:“两位施主,驱灵仪式要开始了。”

  今晚的重头戏终于要开始了。

  两人跟着小和尚走到庭院。

  外面。

  。上树梢,种着竹子的庭院里面月色如水,能听见乌鸦的哇哇叫声。

  算是钢筋混凝土的东京都里难得一见的景致。

  神谷川今天本来是打算跟着小平头出来借除灵委托赚大钱的,没想到最后会发展成这样。

  想想还挺有趣的。

  不过他对如慧法师的仪式驱魔还挺好奇的,就当过来看个热闹。而且正目先生那边还承诺会付钱,想想虽然花了时间,但也不亏就是了。

  走出庭院。

  前头的小沙弥忽然回头:“神谷施主,听正目小施主说,您也是位除灵师。”

  这小和尚年纪不大,估计是想到是什么就问了什么。

  “是的,神谷君很厉害的。”边上的小平头帮着抢答道。

  小沙弥:“那么,神谷施主也很会诵念经文吗?”

  “经文?”这次轮到神谷川自己回答,“我不会的。”

  “啊?”小沙弥露出诧异的表情来,“可要是不会诵经,该怎么驱灵呢?”

  “除去诵经以外,肯定还有很多驱灵的方式啊。比如…”神谷川这样理所当然地说道,但讲到一半又顿住。

  除灵的方式当然多种多样。

  神谷自己有式神、雷法、太刀术。

  他认识的人里,结城真剑佑还有一手合欢术,外加美式聚合。

  小巫女鬼冢多才多艺,目前已知的是符纸和弓箭用得很厉害。

  怎么到这人形寺的小沙弥嘴里,就只剩个诵经了呢?

  神谷川:“小和尚,你师父除了念经超度亡魂以外,就没其他的教你了吗?”

  小沙弥点点头。

  神谷川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呃,我问个问题哈。小和尚,你们人形寺里,超度过最可怕的娃娃怨灵是什么样的?”

  “这个啊。”小沙弥一边继续带路,一边思考,“之前有一个娃娃,一到晚上就会发出哭声。然后师父诵经了一晚,那个娃娃就安分了。还有我听说,以前还有个玩偶,一到夜里就会又跑又跳,不过也被师父超度了。”

  “就…这样?”神谷川的眼角抽了抽。

  会哭。

  会跑会跳。

  只是这样的话,这不是一点攻击性都没有吗?

  大概很可能就只是很弱的灵降。

  “啊?神谷施主,娃娃会哭会跑还不够可怕吗?”小沙弥愣了愣。

  边上的小平头则是附和着小和尚点了点头。

  确实。

  玩偶娃娃会哭会跑,已经非常可怕了。

  神谷川:…

  妈的。

  羡慕哭了。

  这些人这玩得都是什么简单难度!

  你们知道我每天面对的都是些什么东西吗?

  不过话又说回来,这次的和服人偶,好像也就是会唱歌而已…

  和会跑会哭也没啥区别。

  神谷川忽然想道之前鬼冢切萤还是紫之上的时候,说过的一句话——

  “一般人撞灵,大概就是遇到一些游魂残念,或者顶多是遇到灵降而已,不会像异访那样当即要人命。所以,被游魂或者灵降缠上,去一般的寺庙神社就能找到解决的办法。”

  除灵行业的准入门槛这么低的吗!

  神谷川之前认知里的除灵师形象,全都来自官方组织。

  像结城大叔,像鬼冢小巫女。

  他们确实很强没错。

  但仔细想想,这些人貌似已经是除灵师行业里面的头部或者起码上层成员了啊!

  我虽然每天在怪谈世界里受苦,但却在毒打里日益强大,放在现实完全可以当个强者。

  不对。

  应该说,神谷其实知道自己还挺强的。

  但他没想到,现实里的中下层除灵师会那么弱啊!

  走在边上的长友,看见神谷川脸上表情丰富,变化不断,小声关切道:

  “怎么了吗,神谷君?你好像想起什么不高兴的事情了?”

  “没什么。”神谷川收敛神情,“只是忽然想到,我之前对自己的实力貌似有些认知上的偏差。”

  听了这话,小平头只以为神谷川大晚上来情绪了,开始妄自菲薄什么的。于是出言安慰:

  “神谷君,别小看自己,你已经非常厉害了啊。”

  神谷川:…

  可别说了。

无线电子书    我加载了怪谈游戏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