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书架
小说社区
书库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侠 • 仙侠
都市 • 言情
历史 • 军事
游戏 • 竞技
科幻 • 灵异
您当前所在位置:无线电子书>>反穿越调查局

第四百五十四章 君父之忧

更新时间:2021-05-14  作者:码字的李世卿
赵亮扑通一声就出溜儿到了地上,吓得两个老道慌忙上前搀扶:“哎呦,仙长,您这是怎么了?”

赵亮顾不得屁股的疼痛,结结巴巴的问道:“你,你说萤火叫什么名字?”

“李淳风啊,”月影一头雾水,问旁边的月光:“难道我记错了吗?”

月光摇摇头,一边扶着赵亮做好,一边道:“没错,就是李淳风呀。他父亲李播当初取‘淳厚之风’的雅意,给儿子定的名字,为此还时常跟我们这些道友夸耀呢。”

赵亮眨巴眨巴眼睛,问道:“大唐有几个李淳风?”

月影不明所以,奇道:“啊?有几个?我……反正我就只知道这么一个。”

月光察觉赵亮这话事出有因,背后仿佛还带着什么玄机,于是诚恳的请教道:“敢问仙长,为何会对萤火的俗家姓名如此在意呢?”

赵亮听他这么一问,心中立马掀起了滔天巨浪:李淳风啊,大哥,李淳风!千百年来,道家在民间最有名气的人物之中,肯定少不了他一个啊!这货不仅是世界上第一个给“风”定级的气象学家,而且是制造“浑仪”来观测日月五星运行的天文学家,到后来还客串了一把“预言家”,跟袁天罡一起搞出了一个《推背图》来。

哎,不对啊?!

那本号称“中华预言第一奇书”的《推背图》,相传是唐太宗李世民为推算大唐国运,特命李淳风和袁天罡推演编写而成的。但是这两个家伙不仅写了唐朝的事,而且还预言了从唐木运开始乃至清水运结束近两千年的变化,直到一个崭新全盛的新中国出现,方才停笔。

我靠!李淳风是怎么知道后面所发生的一切呢?该不会是从老子这里……

赵亮不敢再往下细想,连忙擦了擦额角的冷汗,问道:“萤火现在在哪里啊?我想先见见他。”

月影道:“仙长,实在太不巧,萤火刚刚去秦王府了。弟子估摸着,他可能要到天黑之后才能回来。”

赵亮瞅瞅窗外的天色,感觉时间尚早,与其在此处干等,还不如趁这个功夫去做做其他的准备工作,于是吩咐道:“那这样吧,等萤火回来之后,你们先大概跟他通个气,然后带他到常何的府上来见我。”

赵亮离开了太清观,转过几个里坊,上了朱雀大街,直奔皇宫而去。

他心里始终存着一个担忧,那就是李建成身上的那个名叫徐汉中的穿越者,将关于玄武门的印记,牢牢的刻在了太子的脑海里,即便他被镇魂钟驱离了载体,也会因为残存的记忆干扰李建成本尊,以至于破坏了玄武门之变的历史轨迹。

所以,他还得针对这个潜在的严重威胁,去到李渊那里提前做番部署。

赵亮来到太极宫的时候,差不多是申时三刻,也就是下午四点半到五点之间。这会儿李渊还没有用晚膳,正在御书房中批阅奏章。

他听内侍通禀,说问事郎赵亮在外求见,于是便放下手中的朱砂红笔,吩咐进来。

一见到这位大唐皇帝,赵亮的灵觉便开始飞速转动,跪拜之礼还没行完,读心术就已经将对方摸了个七七八八,同时心中有了定数,知道自己之前想出来的那个计划,很有机会说服对方。

李渊待赵亮站起身,笑着问道:“爱卿是从练兵大营那边回来的吗?”

赵亮拱手答道:“启奏陛下,正是如此。微臣刚刚见过了秦王殿下,并将陛下的口谕传达给了他。”

“嗯,二郎他怎么说啊?”李渊端起桌上的茶盏,轻轻品了品,然后问道。

“秦王殿下回奏,盛赞陛下英明睿智,对骑战之法的见解非常深切。”赵亮狂派马屁:“他表示,定然会将陛下的指示落实到位,向太子提供骑兵训练的诸般要术,以丰富完善此次练兵的环节。”

赵亮顿了顿,接着道:“秦王还说,此番新法练兵,既是国家的大事,也是太子殿下治军的关键举措,所以他定会遵循陛下的旨意,坚决拥护太子练兵,完成好这次任务。”

李渊听得连连点头,笑道:“哎,这才像话嘛。兄弟就应该有个做兄弟的样子。尊卑长幼有序,方是齐家治国之道。说起来啊,社稷之事都从来没有让朕这么操心过。”

赵亮知道李渊说得是肺腑之言,连忙应和道:“陛下一语道破了做君父的难处。俗话说,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家治好,方能治国,但是对帝王而言,家道即国道,谁又能知晓,有时候这家比国还难治啊。”

李渊微微颔首,道:“爱卿不是朝中官员,也不屑于攀附皇子势力,所以,有些话朕也只能跟你念叨念叨。朕的亡妻穆皇后窦氏,也就是太子秦王他们的母亲,乃是北周文帝宇文泰外孙女,聪慧刚毅,善于书学,仁孝有礼,颇具才华。她为朕生了四儿一女,无论建成、世民,还是玄霸、元吉,包括平阳,每一个都非常优秀,深得朕的喜爱。”

他顿了顿,接着长叹一声:“唉,只可惜啊,他们的娘亲走得实在太早了。旧隋大业九年,穆皇后那时才四十五岁,便突然撒手人寰。当时朕还没有起兵举事,太子建成略微年长些,大概有二十四了吧,而世民则刚满十五,元吉更小,不过十岁顽童而已。娘亲的离世,对他们打击非常大,孩子们早早的没了娘,或许也是他们兄弟不睦的原因之一吧。”

赵亮点了点头:“都说父亲是一个家庭的梁柱,而母亲则是这家中的灯烛,默默的燃烧自己,却温暖着家里的每一个成员。先皇后离去,家还在,可是家的灵魂却没了。”

这番话一下子打中了李渊的心坎,引得他不禁悲从中来:“灵魂没了……唉,你说的还真对,这个家的魂儿没了……朕虽然立誓不再娶妻,也不再册立皇后,可这又有何用呢?朕有二十几个子嗣,除了三郎玄霸在他娘死后的第二年也跟着走了,剩下最能干的,也最头疼的,就是那三个没了娘的可怜孩子。”

李渊将目光投向窗外,凝视着如金粉般柔和的夕阳,口中喃喃道:“二郎和四郎年纪小,所以在那之后都性情大变,令朕这个做父亲的,越来越难懂他们了。倒是太子,更加成熟稳重,也更加知道孝顺。”

闻听此言,赵亮不禁心中一动。他这还是头一回,单纯从父子关系的角度,去审视唐初那场惨烈的皇权之争。

而这个时候的李渊,也不再是他眼中那位至高无上、拥有一切的大唐皇帝,而是变成了一位垂垂老矣、却仍旧兀自惦念着不肖儿孙的可怜人。

李渊,“成也儿子、败也儿子”的开国帝君,此刻心中所装着的,只剩下他的儿子了。

赵亮忍不住轻叹一声:“唉,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太子、秦王和齐王,对您而言,手心手背都是肉,您自然是希望他们都好。只可惜,帝王之家无小事,生死荣辱总寻常。您的愿望是好的,结果却未必能如意呀。”

“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嗯,爱卿引用《诗经》中的这一句,确实一语道尽朕的难处。”李渊缓缓的转过头来,对赵亮说道:“正如你所讲的,帝王之家不同于百姓之家,而朕考虑的东西,也远比继承家业那么简单。赵爱卿是否知晓,朕为何多次答应二郎立他为皇储,又屡次改变主意,仍旧坚持让建成继位吗?”

赵亮闻言一愣,遂又好奇心大起,道:“恕臣愚钝,还请陛下明示。”

李渊无奈的笑笑:“其实,朕方才已经说出答案了。只因为一点,太子仁厚,世民刚烈。若是建成当了皇帝,诸位兄弟尚能安存,可若果世民登上皇位,却未必容得下旁人啊。”

赵亮不解道:“秦王向来礼贤下士、从善如流,这在朝野内外都是公认的,陛下又何出此言呢?”

李渊摇了摇头:“礼贤下士不假,从善如流也对,但那只是对外臣而言。世民性子硬直,眼里容不得沙子,更看不惯兄弟的一些举动做法。因此,依着他的脾气,今后无论建成还是元吉,恐怕都难有善局啊。”

赵亮恍然大悟,说来说去,李渊还是对三个儿子不放心,尤其是害怕李世民做了大唐皇帝,会拿亲兄弟开刀。

他瞅着火候已经差不多了,连忙开始顺着话题,往自己的计划上引导:“陛下的担忧不无道理。但是秦王功劳赫赫,又一向在军中颇有威望,今后太子登基,或许仍有内生变乱的风险啊。”

李渊颔首道:“朕也考虑过这个问题。这不,太子一提出要新法练兵,朕便点头答应,也是想通过这个机会,能够平衡他们俩在军中的影响力啊。”

赵亮摇了摇头:“仅仅是这样,恐怕还不够。”

“哦?赵爱卿有何见解,请直言无妨。”李渊顿时对此提起了兴趣。

赵亮不慌不忙,微微一笑,接着又故意摆出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悠悠说道:“陛下,若想要他们兄弟放下芥蒂,同心同德,恐怕还得从道家玄门上找办法。”


在搜索引擎输入 反穿越调查局 无线电子书 或者 "反穿越调查局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书

上一章  |  反穿越调查局目录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无线电子书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