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书架
小说社区
书库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侠 • 仙侠
都市 • 言情
历史 • 军事
游戏 • 竞技
科幻 • 灵异
您当前所在位置:无线电子书>>反穿越调查局

第三百五十六章 以寡敌众

更新时间:2021-04-15  作者:码字的李世卿
陈桐川当场束手就擒,石城县令等一众文士宾客瞧在眼里,都不禁大惊失色。

他们之前或多或少有所耳闻,大统领桓冲病逝之后,荆州军一时间群龙无首,内部渐渐暗流涌动,纷争四起。

一些忠于桓氏家族的军队将领,强烈建议把久居建康的南郡公迎接回来,继承桓冲留下的权位,主持荆州大局。而与此同时,也有不少实权派,态度颇为暧昧,不知道暗地里在打什么主意。

于是,荆楚各郡的地方豪强、乡野村间,到处流传起种种猜测议论。人们好奇的揣度着,接下来荆州军内部究竟会发生怎样离奇的变故。

是一团和气皆大欢喜?还是剑拔弩张硝烟四起?抑或是外来势力趁机介入,一举摧毁桓家百年根基?

现而今,南郡公桓玄在北府兵的保护下,安然回到了荆州地界,顿时把那些猜测推上峰顶。近在石城、远在巴蜀,各方人马都伸长脖子、竖起耳朵,等着好戏开场。

所以,今天能来参加接风晚宴的雅士们,个个心中都忍不住窃喜,想着之后可以有资格在亲朋好友们跟前吹吹牛皮,给大伙儿分析分析未来荆州的大势,也算极有面子。

然而他们万万没有想到,荆州军内部的斗争,居然已经到了如此险恶的地步。

桓玄甫一抵达,立马就对自己的嫡系亲信动了手。

当然,或者也可以这么说,像陈桐川这种“拥桓派”的骨干人物,竟然会秘密反水,才一见面,就向自己的小主公下毒手。

推荐下,真心不错,值得装个,毕竟可以缓存看书,离线朗读!

这其中的凶险复杂,实在不是他们这些外人能看明白的。

门外的北府战士大步进来,接替黑衣女子压住了陈桐川,抓肩头拢二臂,把这家伙绑了个结结实实。

桓玄仿佛丝毫不在意刚才所发生的一幕,笑着对赵亮等人介绍道:“长史大人,诸位,这位姑娘名叫荀雯,是我朝名将荀松之后,自幼拜入家叔门下,做了他老人家的义女。雯儿武功还不错,所以叔父便命她待在我的身边,平时扮作寻常侍女,其实是在暗中提供保护。你们绑架妖僧那晚,就是她悄悄料理了司马道子部署在弥陀寺外的眼线。”

赵亮闻言恍然大悟,不禁仔细打量了荀雯一下,说道:“原来如此啊。这要讲起来,我们还真得好好感谢荀姑娘那晚仗义援手。”

荀雯俏脸一红,轻轻的点了点头,却并没有说什么。

桓冲见状呵呵一笑,道:“咱们都是自家人,就不必那么客气了。”

说着,他又转过头来,面色一沉:“陈叔,说起自家人,你的所作所为,可就有点不地道了。当着大家的面,仔细讲讲吧,我桓家到底哪里亏待于你,竟然令你投靠外人,跑来暗害我桓玄?”

陈桐川咬牙忍着手腕处的疼痛,恶狠狠道:“我不知道南郡公在说什么!老陈为桓氏一族赴汤蹈火、流血流汗,辛辛苦苦了半辈子。无论功劳苦劳,荆州父老全都看在眼里。可是南郡公却听信外人谗言,诬陷于我,桐川死也不服!”

“哎呦,都闹到这步田地了,你还嘴硬呢?”桓玄故意假装讶然道:“陈叔,当真先喂你吃两口菜,你才肯招吗?”

一听说又要让自己试菜,陈桐川立马从硬汉变成怂包,再也不敢叫屈狡辩,跪在原地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

赵亮心里清楚,这会儿时间紧迫,他们得分秒必争,尽快拿

下陈桐川,否则一旦拖延久了,等在外面的甘仲平便有可能提前杀进来。

于是,他在旁边开口道:“陈将军,我看你也是条汉子,咱们就明人不说暗话啦。司马道子的阴谋已经被我们识破,保护南郡公的大军已经在赶来此处的路上,随时都有可能杀到石城。到那时候,不论是甘仲平那区区五十个手下,还是你带来的三千兵马,肯定都没有好下场。方才南郡公说过,愿意给你一个机会,就看你能不能把握住了。”

听赵亮这么说,陈桐川眼珠子转了转,然后又望向桓玄。桓玄见状,面色平静的点点头:“不管怎么说,我还得叫你一声姑丈嘛,终须顾念一下家人的情分。但是,倘若你还要抵死狡辩,我现在就可以弄死你!而且不仅是你一个人,你们整个陈氏家族,都得陪葬!”

陈桐川再次犹豫了片刻,最终还是垂头闷哼道:“南郡公,老陈并非有意背叛,实在是受了多年的委屈,无处宣泄。我鬼迷心窍,罪该万死,不敢奢求南郡公饶恕,但是还请您看在陈家祖上的功劳,放我家人一条生路吧。”

桓玄淡淡道:“你不用跟我在这里讲条件。如何处置,我心中自有分寸。如果你还有点良知的话,就乖乖配合,莫要一错再错。”

陈桐川此时就像霜打了的茄子,叹道:“您想知道什么?请直言吧。”

桓玄转头盯着赵亮,赵亮连忙道:“你之前跟甘仲平是如何约定的?倘若能在宴席上得手,两边怎么配合?”

陈桐川痛苦的答道:“额……如果支妙音的东西管用,我便在你们药力发作时,喊来卫兵,趁着一片混乱把所有人全部灭口。”

他咽了咽唾沫,苦涩道:“如果出现意外情况,比如有人提前毒发,进而引起其他人的警觉,那么就利用哨子通知衙门外面的甘仲平,让他率领手下杀进来。而我留在城外的三千兵马,则专门用来看住北府兵,只要他们有任何异动,或者想要进城,就立刻进行阻拦,务必给甘仲平争取足够的时间。”

赵亮知道他所言不虚,又问道:“你们既然在城中拥有兵力优势,为何今天下午的时候不直截了当的围攻我们,反而如此拖沓?”

“不是有意拖沓,”陈桐川无奈的叹了口气:“一来,会稽王希望由我出面,亲手谋害南郡公,这样我便再没有退路,只能死心塌地的投靠他。二来,举兵围攻并非那么简单,我和甘仲平都担心,万一你们当中有一两个高手,拼死突围出去,那么后面的布局就会出现纰漏。所以……所以能悄悄得手,那是最好。”

“后面的布局?什么布局?”桓玄问道。

陈桐川答道:“司马道子打算挑拨离间,将南郡公的死,全赖在北府兵头上。若是这里有人逃脱,难免会走漏消息,无法达到一石二鸟的计策。”

桓玄冷哼了一声:“笑话!北府若是想要我的命,这一路上有大把的机会,干嘛非要等到进了荆州地界才动手?这种鬼话怎么会有人相信?”

陈桐川道:“司马道子说,关键问题不是有没有人会信,而是有没有人愿意信。只要不留下活口,无论我们怎么编排故事,都能被荆州和北府两边别有用心的人所采纳。到时候,北府兵和荆州军,必然会陷入混乱之中。也正是因为如此,不到万不得已,我们都不想采取大张旗鼓的围攻手段,既是怕有人趁乱逃脱,也是怕动静太大,令石城的官员百姓们知道的太多。”

赵亮点了点头:“你们约定的时限呢?刚才,你的手下已经被我们的人暗中控制起来了,在没有发送信号的情况下,甘仲平最多等到什么时候?”

“我跟他约好,不论得手与否,最晚不超过酉时。”陈桐川沉声道:“到了时间,我没有去找他,他便会发动强攻。”

桓玄抬眼看了看漏刻,冷冷道:“宴席已经开始近一个时辰了,按照你们的谋算,我此刻差不多应该中毒垂死了吧?”

陈桐川痛苦的点了点头:“的确快到最后的时限了。”

桓玄瞪了他一眼,转而问赵亮道:“赵兄,你看要不要立刻让他传令出去,命人打开城门,同时通知城外的荆州军,放北府兵进来?”

赵亮微微摇头:“这样恐怕不行。甘仲平他们此时就守在县衙外面,一旦发现有人出去传令,多半过不了他们那关。况且荆州军此时正在高度戒备,倘若命令传达的不及时,很可能先引起城外两支部队的冲突。我们之前已经派人去给北府将士报信了,不过幸好约定了行动的信号。只要不见信号,他们便不会轻举妄动。现在看来,这么做是对的,否则城外那两支部队非得死拼起来不可。”

坐在对面的县令听得有点头大,忍不住问道:“那该怎么办呀?那个什么甘仲平,眼看随时都会闯进来……”

“此时天色已晚,城外平野视线不明,为了避免荆州军和北府兵之间爆发不必要的交战,城里的事情只能靠我们自己解决了。”赵亮沉声道:“为今之计,有两条。要么咱们大家先找个地方躲起来,想办法熬过今晚,待到明天白天,再设法分头通知城外两方人马,进来控场救援。要么,就只能以寡敌众,在不惊动城外大军的情况下,拼死击退甘仲平和他的杀手团。”

桓玄沉吟片刻,说道:“我看还是第二条吧。县衙就这么屁大点的地方,对方若是细心搜索,根本藏不住人!”

赵亮转头看了看几个同伴:“你们的意见呢?”

刘裕朗声道:“我们兵力虽少,但胜在有心算无心,卑职认为可以一战!”

陶思源和晨曦也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赵亮的目光又望向荀雯,这姑娘眼睛闪亮,说道:“只要南郡公能远离险地,我愿陪诸君一战。”

“哎,你这叫什么话?”桓玄站起身来,指着面如土色的县令和雅士们:“该躲起来的是他们,我堂堂桓氏子弟,岂有怯战之理?赵兄,怎么个打法,你来分派吧。”

赵亮也不客气,说道:“我看,陈将军带来的那些亲兵就不用指望了,他们能老老实实束手就擒便算万幸。我们这边至少能出十五名战士,另加上在座的四个。南郡公,你那边呢?”

桓玄手扶剑柄,傲然道:“我,荀雯,还有五个护卫。县令大人,衙门里还有能打的吗?”

县令为难的摇了摇头:“南郡公,不瞒您说,下官这里的衙役都是饭桶。抓个贼还行,倘若真刀真枪的干仗,怕是都得拉稀啊。”

“那行啦!不用你们了。”桓玄摆摆手,满不在乎道:“北府十九人,荆州七人,合计二十六名战力,差不多是甘仲平他们的一半。这个比例,相较于淝水之战,那可是好多啦。谢玄能打赢,我桓玄就打不赢吗?”

赵亮看着战意昂扬的桓玄,心中暗道:这气势不赖啊!合着这孩子之前在建康的时候,一直都是扮猪吃老虎呀!

请:m.99mk


在搜索引擎输入 反穿越调查局 无线电子书 或者 "反穿越调查局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书

上一章  |  反穿越调查局目录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无线电子书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