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书架
小说社区
书库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侠 • 仙侠
都市 • 言情
历史 • 军事
游戏 • 竞技
科幻 • 灵异
您当前所在位置:无线电子书>>反穿越调查局

第三百四十六章 不该趟这浑水

更新时间:2021-04-15  作者:码字的李世卿
苦侯了将近一夜的功夫,桓玄终于在司马道子的王府里,等来了法庆平安回归的消息。

王府主簿蒯晨入内禀报,说法庆大师已然被南郡公府的车辆送回到此地,眼下正在偏厅沐浴更衣,稍待片刻便来与王爷和公爵相见。

桓玄闻言放下心来,笑着对司马道子说:“殿下,今晚一切顺利,实在是可喜可贺。这多亏了您深明大义,而桓某也算不负朋友之托。殿下,我敬您一杯。”

司马道子嘿嘿一乐,摆了摆手道:“哎,南郡公且不忙举杯相庆,让本王请出一位客人,咱们一起喝。”

说着,他轻轻地拍了拍手。在桓玄一脸莫名诧异下,一名中年官员由侍女领着,走进了会客的厅堂。

“咦?这位,这位不是林大人吗?”桓玄看清楚来者,不禁感到有些奇怪。

黄门侍郎林从之点点头,拱手施礼道:“下官参见会稽王殿下、南郡公。”

司马道子哈哈一笑:“今晚实在是叨扰林大人啦,让你也没有好觉可以睡,在本王这里巴巴的等了一夜。”

林从之面色郑重,答道:“殿下见外了。下官听闻法庆大师被人劫持,因而也担心陛下所托之物的是否安全。您唤我来一起核问此事,下官自然不敢怠慢。”

桓玄听得稀里糊涂,忍不住问道:“什么陛下所托之物?二位在说什么啊?”

司马道子没有理会他的疑问,笑着说:“林大人先请坐。咱们一边饮酒,一边慢慢聊。等会儿法庆大师过来,一起当面问他就好啦。”

林从之略施一礼,走到桓玄的对面坐下,因为看到这位南郡公好像仍旧有些不明所以,于是热心解释道:“南郡公,实不相瞒啊,两个月前,陛下在宫中把上古珍宝九转夜明珠托付给了法庆大师,请他为此宝诵经开光,以增神效。今晚王爷派人来告诉下官,法庆大师因为得罪了江湖上的人,被他们劫持扣押,所幸有您出面斡旋,可使他平安归来。不过,人没事固然值得庆幸,但国宝同样至关重要、不容有失,所以下官才会来这里等候法庆,向他核实九转夜明珠的情况。”

闻听此言,就算桓玄再迟钝,也能嗅出阴谋的味道了。他心中不禁一沉,下意识的望向高居主位的司马道子,只见对方正笑意盈盈的看着自己,一副吃定了他的得意表情。

妈卖批,要坏事!桓玄心里暗骂:司马道子这畜生摆明是要玩死老子,居然还把身份显赫、位置中立的林从之也一起拉来当见证人,纯粹就是想令自己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桓玄出身东晋的顶级门阀,当然清楚九转夜明珠的来历,更晓得此宝在大晋皇室心里的分量,倘若真被司马道子以这件国宝讹上自己,后面再想顺利脱身可就难啦。

想到这里,桓玄的脑门微微渗出汗珠,兀自缓颊道:“那九转夜明珠价值连城,个头儿比成年人的拳头还要大出两圈,想必法庆平日定然将此宝藏在妥善的隐秘之处,轻易不会被外人找到吧。”

“下官也希望是这样啊,”林从之微微颔首:“这件国宝非同小可,一旦遗失,恐怕会有不少人头落地啊。”

司马道子好整以暇的笑道:“二位现在瞎猜也没有用,等会儿法庆来了,一问便知嘛。”

随着他话音刚落,被无端绑架了数日的倒霉和尚法庆,恰好在蒯晨的陪同下,一起步入了王府客厅。

见他们进来,司马道子率先起身,迎上前去嘘寒问暖,不住的宽慰法庆。桓玄和林从之见状也跟着一起走到近旁,询问大师是否安好。

法庆闷哼一声,高宣了一句佛号:“阿弥陀佛,多谢殿下关心。今次贫僧蒙受无妄之灾,到现在都还想不明白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不过好在有殿下护持,才让贫僧脱离了那些贼子的魔掌。”

司马道子哈哈一笑:“哎,大师太客气了。你要谢就该好好感谢南郡公,若不是有他出面居间调解,又怎么会如此顺利的将你救回呢?”

法庆早就听蒯晨暗授机宜,清楚其中的缘由,听司马道子提起此事,便转向桓玄双手合十:“此番多亏了南郡公仗义出手,贫僧定当铭记在心,来日必有回报。”

这番不伦不类的话,说感激不似感激,说威胁不像威胁,听得桓玄当场微微一愣,讪笑道:“大师见外了,这都是我应该做的。”

司马道子意味深长的看了桓玄一眼,挥手道:“好啦,都别站着了,咱们先坐下来喝一杯,好给大师压惊接风。”

在他的招呼下,众人纷纷回到自己的座位,共同举杯祝贺法庆平安脱险。

待美酒一饮而尽,酒杯才刚刚放稳的功夫,心悬国宝安危的林从之便急着开口道:“大师啊,下官心中有一事相询,虽然这样问或许有些不近人情,但是职责所在,也实属不得已啊,还望大师海涵。”

“哦?林大人有事但讲无妨。”法庆刚才已经通过蒯晨知晓了司马道子的计划,于是应道:“请大人尽管赐教,贫僧洗耳恭听。”

林从之微微颔首,问道:“大师不幸被贼子劫虏,却不知陛下所托付的国宝九转夜明珠,是否安然无恙?”

“额……”满脸横肉的法庆装出一副极度为难的模样,支支吾吾的说道:“林大人,提及此事,贫僧……唉,贫僧真是羞愧难当……”

“啊?!你……”林从之顿时惊愕万分:“那夜明珠当真出事了?”

坐在对面的桓玄心里跟明镜似的,不禁暗骂:他姥姥的!那还能不出事吗?贼秃和司马道子摆明了是要演戏坑我呀!

果然,只听法庆说道:“那天晚上贫僧被偷袭的时候,正是在禅房中为宝珠诵经,贼人们将我打伤绑走,九转夜明珠也同样跟着失窃了!”

林从之闻言豁然起身,又惊又怒道:“这可如何是好?!那九转夜明珠历经几代君王珍视传承,乃是我大晋的稀世国宝,岂能失落于贼人之手!”

他转过身来,对司马道子急道:“殿下,此事非同小可,必须马上彻查追回才行啊。”

司马道子好整以暇的说道:“林大人请先不要着急,国宝失窃,朝廷肯定会追究到底。好在南郡公也是知情人之一,总有线索可供我们参详的。你说对吗,南郡公?”

桓玄微微一愣,抗辩道:“殿下,咱们之前说好的呀,我作为中间人,有义务为对方保守身份秘密,您也为此专门立字承诺了。现在……”

“南郡公,此一时彼一时啊!”林从之的想法非常单纯,他只为宝物而着急,所以出言打断道:“下官晓

得这类江湖规矩,只要人质能平安归来,确实不应该逼着中间人违反约定,泄露对方身份。可是眼下国宝被他们掠走,性质就完全改变了,你若再刻意隐瞒,岂非等同于袒护盗贼、助纣为虐?”

这顶大帽子被身为黄门侍郎的林从之扣过来,桓玄着实有点承受不住。因为此人不仅是天子左右的近臣,而且还是乌衣巷的豪门望族,跟谢家都沾亲带故,所以一旦事情闹大,恐怕朝中没有谁肯站出来替自己说话。

面对一时语塞的桓玄,法庆阴恻恻的笑道:“南郡公,贫僧原先其实并未打算问你,究竟是谁对我下的黑手。本来嘛,在江湖上厮混,不是你弄我,就是我干你。某天一不小心被武林中的朋友给收拾了,贫僧也只会怪自己技不如人,坦然认栽,绝不纠结。但是现在的情况可大不相同啊,不把九转夜明珠找回来,你我二人恐怕都脱不了私吞国宝的污名!”

他这话说的更重,直接暗指桓玄有可能就是盗宝贼子,结合其父亲桓温当初窃国之举,颇有些其心可诛的意味。

桓玄听得心中五味杂陈,恨不得当场反唇相机,只可惜他目前并没有什么过硬的理由,无奈之下,唯有眉头紧锁,沉默不语。

司马道子眼看自己这方掌握了主动,不禁哈哈一笑:“我说桓玄啊,你还在犹豫什么呢?当真是掂量不出这其中孰轻孰重吗?法庆被劫一事,咱们已然就此翻篇了,现在说的是九转夜明珠不知所踪的问题,你难道宁可惹得自己一身骚,也要维护那些盗宝的贼人?”

桓玄面对着屋中几双眼睛的注视,一时间如坐针毡,心中暗暗后悔,早知如此,当初就不该轻易趟这摊浑水。

倘若自己真的把赵亮供出来,虽然或许可以摆脱干系,但是这就等于一下子同时得罪了北府和谢家两大势力,自己再想离开建康,平安返回荆州故地,恐怕就难如登天了。

可是,如果他死硬到底,一直不肯开口,那么眼前这关怕是也不好混过去。向来以心狠手辣著称的会稽王,说不准就会当场翻脸,借机定他一个协助盗宝的从犯之罪,直接将其就地软禁。

权衡再三,桓玄还是决定好汉不吃眼前亏,权且将赵亮他们推出来扛事为妙。

所话说,宁得罪君子,不得罪小人。

与北府和谢家相比,司马道子更难对付。至少北府兵目前还没有置自己于死地的念头,而会稽王和朝廷却都巴不得他桓玄出个一星半点的纰漏,好抓住把柄痛下杀手。

想到这里,桓玄暗叹一声:赵长史啊,形势所迫,你千万别怪桓某无情了。作好作歹,我也只能先保着荆州桓氏的大局才行啦。

他清了清喉咙,沉声道:“殿下,既然事态已经发展到了另外一个方向,那么我作为中间人,对委托斡旋此事的朋友也算是尽了应有的情谊。接下来国宝失窃之事,桓某理当协助朝廷查处,义不容辞。”

插一句,我最近在用的app,安卓苹果手机都支持!

“好!南郡公果然明智。”司马道子微微一笑:“趁着林从之大人也在场,那么就请你说说看,究竟是谁偷袭的弥陀寺,绑架了法庆大师,盗走了九转夜明珠?”

桓玄无奈的点了点头,正欲开口说出幕后主使之人,可是忽然间,由打门外跑进来一名王府仆从,禀报道:“殿下,北府长史赵亮,在外求见。”

请:m.99mk


在搜索引擎输入 反穿越调查局 无线电子书 或者 "反穿越调查局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书

上一章  |  反穿越调查局目录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无线电子书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