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书架
小说社区
书库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侠 • 仙侠
都市 • 言情
历史 • 军事
游戏 • 竞技
科幻 • 灵异
您当前所在位置:无线电子书>>反穿越调查局

第十七章 人证与物证

更新时间:2021-04-15  作者:码字的李世卿
赵亮心道一声:完了!王小四这货到底还是被人给发现啦。在一阵夹杂着呼喊、呵斥、解释、求饶、惨叫的混乱声音之后,拨号机的那一头终于彻底安静下来。赵亮闭上眼睛,为王小四悲惨的命运默默祷告:老天爷啊,请饶恕这个可怜的家伙吧,他本人虽然浪了些,可这也是为了工作没办法,好歹要留下半条命才行呀。

正在胡思乱想的祈祷时,赵亮的房间外面突然响起急迫的敲门声。咚咚咚的声音,仿佛打在他的心坎上一样,着实把赵亮也吓了一跳。

“什么人!”赵亮厉声呵斥道。

门外应答道:“大将军,卑职是褒将军的副将范辰,褒将军被人劫持了!”

褒富被劫持了?!赵亮闻言心中一惊,一时间还无法理解对方说的究竟是什么意思。不过外面的确是褒富助手范辰的声音,身份不会有假。

他慢慢走向门口,一边触发右手的电击芯片,一边说道:“等一下啊,穿衣服呢。”

等赵亮轻手轻脚的来到门前,他先是仔细听了听外面的动静,然后突然撤下门销,猛地将门拉开,顺势将右手举起,对准站在外面的人。

门外的范辰被他的动作吓了一跳,不由自主的向后撤了半步,哆嗦道:“大将军,您,您这是干嘛呀?”

赵亮看看惊慌失措的范辰,又看看两边,只见暌离、申侯、申左兰和嫪桀等人,正从不同方向纷纷往自己的房舍这边赶。赵亮放下心来,轻松的拍拍范辰的肩膀:“别害怕,我不会拿雷劈你的。”

等众人到齐,赵亮才开口询问怎么回事。听他这么一问,申侯三人登时有些不知所措,而范辰则是满脸又惊又怒,又受了屈辱的复杂表情。

眼见申国方面的人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复,赵亮便冲范辰努努嘴:“你先说。”

“启禀大将军,半个时辰前,褒富将军被人绑架劫持了!”范辰愤愤不平道。

暌离一听就乐了:“哎呦呵,这地方还有我的同行呐?什么人劫持的?”

范辰委屈的撇撇嘴,伸手一指旁边:“他们!申国的人!”

负责安保的申国将军嫪桀闻言大怒,正要瞪起眼睛呵斥一句血口喷人,可是话到嘴边他又硬生生咽了回去,臊眉耷眼的没吭声。

嫪桀没吭声,申侯和申左兰也没说话,三个人就那么你看我我看你的陷入了沉默。

这样的当面指证都不反驳?我的乖乖,其中必然大有缘故啊。赵亮心念一动,问范辰:“你怎么能确定是申国人?”

“他们一上来把我和两个护卫也绑了,只是最后仅带走了褒将军。”范辰气道:“动手的都是申国军兵,领头的是申长烈!”

“申长烈?!”赵亮一愣:“你认清楚啦?”

“当时光线昏暗,卑职看的并不真切。不过那人自称是申侯的小公子,说这次是先要拿褒富回去,在他姐姐——也就是废后灵前开刀祭奠。”

此言一出,在场的几个人面色都是一变。赵亮沉声问道:“申侯,令郎也来这里了吗?”

申侯犹豫了几个弹指的功夫,叹道:“唉,老夫不敢欺瞒御使大人。昨日一早我们便先赶到此地落脚,准备今日迎接尊驾,犬子长烈确实是跟随老夫一起来的。”

“那他现在人呢?”暌离追问道。

申侯无奈的看看两个手下,然后摇头道:“自昨天晚饭之后,就不见他的踪影了。今日下午迎驾之时,老夫还专门派人找过他,可是没有找到。当时老夫就想,可能是这个孽障贪玩,跑到山林间行猎游乐,故而忘记了大事。说起来,此子顽劣不堪,不来也好,免得在天子御使面前失礼,丢了申国的脸面。所以,我们也就一直没有在意他。谁想到,这个畜生竟然胆大包天,干出这等大逆不道的事情来……”说着,申侯连连顿足捶胸。

申左兰在一旁劝道:“侯爷莫急,这位范副将也只不过是一面之词而已,究竟是不是长烈所谓还不一定呢。”

“怎么不是?!”范辰从腰间摸出一个物件,伸到众人面前:“你们好好看看,这是不是申国之物?”

赵亮定睛一看,范辰手中托着的是一枚玉佩。那玉佩有半个手掌大小,一指薄厚,上面雕工精细、圆润光洁,即便是在灯光晦暗的室外,仍然能够看出其无暇美质。玉佩的正中间刻着一个阴文,就算赵亮没学过大篆,却也可以分辨出那是一个“申”字。

申侯三人一见玉佩,立刻大惊失色,显然是认识此物的。范辰盯着他们,问道:“怎么样?这是谁的?”

“此物从何而来?”申左兰还在做最后的挣扎。

范辰转手将玉佩呈给赵亮,说道:“大将军,这个东西是在那些人掳走褒富,卑职挣脱了绳索后在地上发现的。玉佩是申长烈所遗之物,乃是铁证!”

听到铁证这个词,赵亮心中一动。

记得在警官大学读书时,一位有着多年一线办案经验的老教授曾对他们这些学员说过:世间之事,最怕绝对二字。尤其是警察破案,拿证据说话这是基本常识,也是行为准则,但是动不动就说“铁证如山”,便往往容易被自己的思维盲点所干扰,从而缺乏了对人、事、物和规律的客观分析,也缺乏了对职业的敬畏。

回头看看,很多冤假错案在侦办的过程中,最常见的就是“铁证”这个说法。

赵亮若有所思的掂了掂手中那块沉甸甸的玉佩,问申侯道:“这是长烈公子的?”

申侯连取过来仔细看看的意思都没有,就点头承认:“没错,是那孽障的。这枚玉佩乃是我申家祖传之物,老夫绝不会认错。唉——”

“从不离身?”赵亮继续问道。

“从不离身。”

赵亮点点头,对众人道:“我早就听说,长烈公子与他的姐姐感情很深,所以先王后身逢不幸,想来他也非常难过。年轻人一时冲动,可以理解。他既然没有当场伤及褒富的性命,那么此事就还有转圜的余地。这样吧,趁着事情发生不久,他们可能还未走远,我们赶紧把人给追回来才是首要。范辰!”

“卑职在!”

“你速速点齐三百御林军,四面出动,搜索褒富将军的踪迹。”

“卑职遵命!”范辰大喝一声,转身快步离开。

赵亮又对申侯道:“还要烦请您老相助,派些熟悉地形的人手,配合范将军他们行动,以免造成不必要的误会。另外再安排一路人马,火速赶回苍岩城,没准儿长烈公子真如范辰所说的那样,打算到先王后的牌位前宰了褒富呢。”

不待申侯说话,嫪桀抢先道:“这事我来安排吧。此次带来这里的军兵不多,只有一百骑兵而已,我分出五十人配合范将军,另外五十人沿着去苍岩城的路一直追过去。”

“如此甚好,如此甚好。”申侯同意道:“你嘱咐手下人马,一旦碰上那个孽障,不用顾忌他的身份,立时拿下。他若是胆敢反抗,或者意图伤害褒副使,那就当场格杀!”

“属下明白,请侯爷放心。”嫪桀答道:“我这就去传令。”

看着嫪桀脚步匆匆的离去,赵亮笑了笑,对尴尬万分的申侯说道:“侯爷,我看你也不必忧虑啦,事已至此就听天由命吧。所幸的是,被劫持的目标不是我,否则麻烦会更大呢。可以说,这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申侯可是一点也笑不出来,闻言连忙惶恐道:“御使大人言重了。我那个逆子,就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也不敢来犯您的虎威啊。御使虽然是女儿之身,但却是名震边陲、战功赫赫的大将军,等闲之辈岂能动您分毫。”

“这话说得倒是没错,”暌离笑道:“敢来招惹大将军,那绝对会死的很惨。”

赵亮瞄了他一眼,道:“哎,我说你怎么能如此厚着脸皮吹捧自己主将呢,也不怕让侯爷他们笑话?得啦,现在天色不早,咱们大家还是先回去一边休息,一边等信儿吧,总是戳在这里也解决不了什么问题。没准儿过不久,公子和褒富就能回来了。”

听他有意送客,申侯和申左兰赶忙施礼告辞,暌离也跟着他们向赵亮道别,一起离开御使馆舍。

赵亮目送众人离开,便转身回房。一进屋,他并没有急着宽衣解带的上榻歇息,而是从行囊中取出绑绳,迅速将衣袖裤口扎紧。等到他将全身装束都收拾利索后,门外突然传来几下微不可查的敲门声。赵亮快步过去打开房门,一道黑影自门缝钻了进来。

来者不是别人,正是去而复返的暌离。

“妮妹,刚才你给我使个眼色,原来是要我陪你去干见不得人的勾当啊。”暌离笑嘻嘻的看着赵亮,说道:“没想到堂堂的大将军也是个中高手,嘻嘻。”

赵亮没好气道:“废话!打仗也需要侦查敌情好吧。咦?你怎么好像事先知道要去干什么似的,换了这么一身夜行装扮?”

“我是山贼出身,夜行衣向来都是穿在里面,外面再罩着寻常袍服。”暌离解释道:“我可不知道你竟然是打算要亲自去探看敌人虚实。原先想的是先来听听你有什么吩咐,然后自己再出去四下打探查访一番,保不齐运气好,能顺手把褒胖子给捞回来。”

“哦?难道你也认为褒富仍在此处?”

“那是当然。驿馆并非是设在人烟稠密的城池之中,附近也没有什么集镇村落,戳在光秃秃的驿道旷野上,往哪里跑都不难留下踪迹。只要有心追索,快马飞骑很容易便能赶上。倘若那个什么长烈公子真的是要绑架褒富,往外逃就只能是个笑话。所以,在下判断,绑匪和肉票,一定还藏在这里的某个地方。”

赵亮点点头,同意道:“你的想法跟我一致。申长烈对褒富出手,动机上没有问题,可是逻辑上却存在着诸多疑点。首先就是时机和地点不对。早不动手晚不动手,偏偏要选在我们进入申国疆域后行动,这不是明摆着落人口实吗?其次是方式欠妥。假如真的只是为了给他姐姐报仇,那么直接割下褒富人头供奉灵前不就得了吗?为何还要辛辛苦苦的把人给抓回去再杀呢?褒富又不是先王后被废的罪魁祸首。第三个问题是身份暴露。按道理来说,这类举动要么是偷偷摸摸,不留半点痕迹;要么是光明正大,就是要让全天下都晓得是老子所为。可是这个申长烈恰好夹在中间。夤夜偷袭却留下人证活口,然后又仿佛是怕人证还不够给力的样子,再双手奉上一枚玉佩当做铁证。你说诡异不诡异?”

“看来,这其中确实有很多蹊跷啊。”暌离若有所思的喃喃道。

请:m.99mk


在搜索引擎输入 反穿越调查局 无线电子书 或者 "反穿越调查局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书

上一章  |  反穿越调查局目录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无线电子书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