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书架
小说社区
书库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侠 • 仙侠
都市 • 言情
历史 • 军事
游戏 • 竞技
科幻 • 灵异
您当前所在位置:无线电子书>>反穿越调查局

第十九章 老奸巨猾

更新时间:2021-04-15  作者:码字的李世卿
正趴在房顶上偷听的赵亮闻言一愣:我靠,照申侯这个意思,显然是早就知道嫪参的所作所为,亏他今天下午还装模作样的表示要派人彻查此事,原来都是在演戏。

如此看来,这个申侯申子言也并非表面看上去那么正直公道。

赵亮这边琢磨着,只听申侯那边继续说道:“各个诸侯国虽然怨言不少,可是谁也不会为了这事与天子大动干戈。相反,大家都盼望着别人出头,然后再观风而动,将筹码压在铁定胜利的一方。你们告诉老夫,现在看来,谁更有胜算?”

“王室的胜面更大。”嫪桀斩钉截铁的回答道:“无论是国力还是兵力,我们都没办法挑战周天子。”

申左兰兀自不服道:“话虽如此,但是难道我们就这样任人宰割吗?”

“不是任人宰割,而是以柔克刚。”申侯叹道:“诸侯自有诸侯生存的法则,几百上千年都这么过来了,往后也一样能再过个几百上千年。”

申左兰道:“侯爷,周王室当初不也只是偏居西岐的小小诸侯吗?他们能联合天下王公,推翻商朝,咱们为何就一定办不到?”

申侯略微有些不耐烦,显然是不愿再谈及这个话题,打断申左兰道:“不必多言!老夫不是姬昌,你也不是吕尚!起兵造反之事,以后想都不要再想。我现在心里烦闷的很,没精神耗着了,你们都退下吧。”

房门打开,申左兰和嫪桀一前一后的走出申侯房间,立在房檐下轻声交谈。

嫪桀皱着眉问道:“大夫,眼下侯爷这般态度,该如何是好啊?”

申左兰回头瞥了一眼已经关闭的房门,冷笑道:“急什么?好戏不是才刚刚开场吗?”

嫪桀也下意识的随着他望了望申侯的房间,犹自不安道:“可是这跟咱们当初的设想不一样啊,长烈公子的事情并没有……”

“嘘——”申左兰比划了一个禁声的手势,说道:“此处不便讲话,到我房里聊。”说着,他抬步朝院外走去,嫪桀又看了一眼申侯的厢房,然后快步紧追了上去。

看着二人离去,赵亮把探出房檐的头慢慢缩了回来,对旁边的暌离道:“你觉得怎么样?”

“那还用说?”暌离哂笑道:“申长烈和褒富的事,跟他俩肯定有撇不清的干系,欲知原委,妮妹恐怕还得再辛苦一番,继续做做梁上君子才行。”

赵亮点点头:“申左兰那家伙住哪里?”

暌离伸手一指旁边的跨院:“就在隔壁。他们从地上走,得绕两道院门才行,咱们从这里飞过去,却只是眨眼的功夫。”

赵亮看了看暌离手指的那件馆舍,两边的屋顶隔着至少三四丈的距离,若是按刚才那样利用绳索爬上爬下的方法,恐怕比申左兰他们走的还慢。可是若要照暌离说的“飞”过去,想想都肝儿颤。

暌离看出赵亮的担忧,洒然一笑,牵着赵亮的手道:“妮妹放心,有我呢。”说完他拉着赵亮快步移动到靠近申左兰房舍的地方,一把揽住赵亮的小蛮腰,说声:“恕罪。”紧跟着腾空而起,如同鸟儿一般,凭空横掠数丈的距离,安安稳稳的落在了申左兰的房顶。

毫无思想准备的赵亮被这短暂的飞跃下了一大跳,不由得紧紧搂住暌离的脖颈,将脸埋在对方的怀中,说不出的娇羞可人。

暌离见状大乐,差点就忍不住要亲赵亮一口。幸好赵亮及时反应过来,刚一落地便一把推开暌离,膈应的不住猛搓自己手臂上的鸡皮疙瘩。暌离也不以违忤,探手按在赵亮肩头,示意他赶紧蹲下隐藏身形。

就在这时,申左兰和嫪桀在护卫的陪伴下,刚好进到院中。

赵亮和暌离故技重施,在房顶掀开一小道缝隙,眼睁睁的看着申嫪二人在屋内坐下。四名仆役手脚麻利的点燃室内各处灯火,不一会儿的功夫,房中一片大亮,与刚才申侯房中的昏暗形成鲜明的对比。

申左兰接过下人呈上来的米酒,轻轻抿了一口,然后对嫪桀说道:“将军不必过虑,事情正朝着咱们计划的方略发展。应该说,一切顺利。”

嫪桀可没有他那么轻松,手里端着酒盏没有喝,兀自问道:“申大夫,侯爷刚才的那番话你也听到了,意思非常明显,他说什么都不会起兵的。”

“当然,主动起兵目前还不会,”申左兰好整以暇的笑道:“但是被逼无奈就很难说啦。”

“你的意思是……”

“嫪将军,咱们辅佐侯爷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他老人家是怎样的,你还不清楚吗?”申左兰目光炯炯的盯着对方:“你说,咱们侯爷是个什么样的人?”

嫪桀眨巴眨巴眼,一字一顿的答道:“说实话,我摸不透侯爷……嗯,深不可测。”

“没有那么玄乎!”申左兰摇摇头:“侯爷是当世大才,文韬武略冠绝朝野,这一点,是谁都不能否认的,所以也就不免会遭到王室和大臣们的忌惮。但是他老人家毕竟是人不是神,只要是人就没什么深不可测。相反,侯爷的弱点也是显而易见的。”

“哦?你说说看,侯爷有什么弱点?”嫪桀饶有兴致的问道。

申左兰道:“侯爷最大的弱点就是申氏家族。他把女儿送去做王后,是为了家族地位;他不敢给冤死的王后报仇,是为了家族的安危。所以,若要改变侯爷的想法,我们只能从他的这个弱点上着手。”

嫪桀听得连连点头:“我明白大夫的意思啦。侯爷膝下四儿两女,前面那三位公子或英年早逝,或为国捐躯,最小的长烈公子目前是侯位唯一的继承人。如果他再出个三长两短,那么就不仅仅是侯府的灾祸,更是整个申国的不幸。对于这个问题,他老人家不可能不重视。”

“正是如此!”申左兰得意的笑道:“褒富是天子使节,又是妖后的兄弟,如果申长烈把他给劫持了,王室必然会降罪。即便是看在申国的面子不株连旁人,但主犯断然是不能被轻易放过的,怎么着……也得是流徙三千里吧,哈哈哈。”

嫪桀苦笑着摇摇头:“你这家伙也太狠了。”

申左兰放下酒盏,目中闪烁着幽幽的光芒:“不狠怎么行?别人可以忘记申绫儿,我申左兰却永远不会忘记!这个仇,我一定要向姬宫湦和那贱妇讨回来!”

趴在房上的赵亮和暌离不禁面面相觑:我靠,难道申左兰暗恋死去的王后?他这么处心积虑的逼申侯造反,竟然是为了给梦中情人报仇吗?

嫪桀跟他们的想法差不多,长叹一声道:“申大夫,为了给心爱的女人复仇,把整个申国都搭进去,值吗?”

申左兰并没有立刻回答,他用一根手指轻轻的搅动着碗中的米酒,良久才说道:“不仅仅是为她……将军,你我皆有大志,不是吗?”

嫪桀闻言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道:“唉,大夫谬赞了,我哪里有什么大志?不过是因为侯爷对我嫪家有恩,我不忍心看他受委屈罢了。常言道,主忧臣辱,主辱臣死。我一个厮杀莽夫,唯一能做的就是不惜命。”

申左兰点点头:“好汉子!我没有看错人。有将军助左兰一臂之力,何愁大事不成?”

“大夫,你也切莫轻率。”嫪桀兀自有些不放心的说道:“今晚侯爷讲的话很有道理。倘若真的激怒天子,仅凭咱们一国之力,别说报仇,恐怕连保命都成问题。”

申左兰哈哈大笑,叹道:“唉,我说将军啊将军,不知是你小瞧了我呢?还是小瞧了咱们的侯爷?早就跟你说过,侯爷他文韬武略、智谋过人,多年来在朝野纵横捭阖,岂会是泛泛浮夸之语?他跟你倒苦水、装软蛋,你就真以为他是柔弱可欺之辈吗?”

嫪桀闻言一愣,听出来申左兰话里有话,不禁大感好奇:“申大夫,你的意思是……侯爷另有准备?”

“废话!”申左兰不屑道:“光凭着摇尾乞怜就能保住申国平安,那申国早就不知道被人灭了几回啦!”他用手指沾着米酒,在案几上写下“内外”二字,轻轻点着问道:“明白吗?”嫪桀探头看看,顿感疑惑不解:“不……不明白。”

“这内字,代表着缯国。”申左兰好整以暇的解释道:“这个你明白吧?”

嫪桀连忙颔首:“这个我当然知道。缯侯宫父穆是侯爷的生死至交,两家又有姻亲关系,所以多年来,申缯两国都是一致对外的。而且缯侯是夏朝少康次子曲烈的嫡系后裔,历经夏商周三朝,算是绵延千年的贵族,兵甲实力远胜于咱们。无论从哪个角度看,缯国都是咱们的强援,这并不稀奇。可我不明白‘外’这个字,指的是谁?”

申左兰微微一笑:“现在告诉你也无妨。外,指的是……”他身子稍稍前倾,凑在嫪桀跟前低声说了一个名字。

没想到,嫪桀听完好像被烫到了似的,原地蹦起三尺高,难以置信的说道:“不可能!”

“怎么不可能?”申左兰嘴角边挂着冷笑,幽幽道:“侯爷能瞒过旁人,却怎么能瞒过我这个秉府大夫的耳目?”

嫪桀仍旧将信将疑:“你不会是搞错了吧?侯爷倘若真的跟那边有联系,不用动手,就足以定个反叛的滔天大罪了!”

申左兰撇撇嘴,不屑道:“非常之人行非常之事。如果侯爷不做这个自保的准备,那才不正常呢。只不过,目前双方仅仅是建立联络以备不时之需,还没有达成实质上的合作。一个月前,侯爷命你派遣一千兵马护送粮草去西疆,你还记得吧?对,就是那次,不过他们运的并非全是粮草,其中有十车装的都是黄金!”

闻听此言,嫪桀脸上立时变颜变色,好半天才说出话来:“大夫,你是打算利用长烈公子,逼着侯爷动用这支可怕的力量?”

请:m.99mk


在搜索引擎输入 反穿越调查局 无线电子书 或者 "反穿越调查局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书

上一章  |  反穿越调查局目录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无线电子书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