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书架
小说社区
书库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侠 • 仙侠
都市 • 言情
历史 • 军事
游戏 • 竞技
科幻 • 灵异
您当前所在位置:无线电子书>>反穿越调查局

第三十七章 人生初体验

更新时间:2021-04-15  作者:码字的李世卿
看着赵亮神情不对,王小四和郑卢雅也被吓了一跳,急忙问道:“你怎么了?是不是想到什么重要的事情?”

赵亮兀自又愣怔了一下,才有些惊慌失措的回答:“不……不是,我,我好像尿裤子了。”

“尿裤子?”王小四没反应过来,径直伸手掀起赵亮的襦裙仔细查看,紧接着他好像被电到了似的,大吼一声:“卧槽!你尿血啦!”

郑卢雅也探头瞧了瞧,然后一拍王小四的大头,骂道:“尿你大头鬼的血!小赵这是来大姨妈了。”

我尼玛,来大姨妈?!赵亮听完当场懵圈,赶紧低头查看自己的裤裆,一小片殷红的印记清清楚楚的展示在自己的面前。

“哦哈哈哈哈哈——”王小四一阵狂笑,震得牢房顶棚都簇簇的落下灰来,郑卢雅也同样忍俊不禁,捂着肚子在地上打滚。

赵亮则像个傻子一样,看看王小四,又看看郑卢雅,语带哭腔道:“你俩要是再笑,信不信我喊卫兵来做了你们?”

“你别生气嘛,”郑卢雅使劲绷着,说道:“别忘了,你现在是女儿身,有月经很正常。这是郑妮的生理反应,又不是你赵亮的。小四,别笑了,这有什么好笑的?哈哈哈哈……”

王小四用拳头捶着地,上气不接下气的说:“不笑,不笑,我不笑了……哦哈哈哈……这货居然以为自己尿裤子了,哈哈哈。”

赵亮满脸无奈,心道:完了,这回肯定要留下心理阴影了。他皱皱眉,欲言又止道:“小雅,这方面我没有一点经验,接下来该怎么办呢?”

郑卢雅连连摆手,笑着说:“你可别问我。要是在现代,我会带着你去超市买,但是在这个鬼地方,我一点办法都没有,哈哈哈。”

“那你就不怕执行任务的时候遇上这事?”

“当然怕呀,”郑卢雅解释道:“一来我的时间还没到,二来出发前我专门吃了药,把生理期又推后了一些,应该还能顶得住。不然岂不麻烦了?”

赵亮苦恼道:“我去,你一个姑娘家家都没招儿,我可怎么办呐?”#神笔屋#…免费阅读

“出去问问宫女呀。”王小四道:“这还不简单,随便打听一下就成了。”

“关键是我问了也不晓得怎么弄!”赵亮无可奈何的摆摆手:“算了算了,我看也指望不上你们俩,还是我自己想办法吧。这两天就要行动了,你们随时等待我用拨号机联络,千万要配合好。”

“你就放心吧,我们知道。”王小四道:“小赵,接下来的事情就全靠你了,在外面千万保护好自己。”

赵亮点点头,小心翼翼的站起身,冲外面喊道:“来人!”

卫队校尉和牢房军官听到声音,脚步匆匆的跑了进来,询问大将军有何吩咐。赵亮道:

“这两个人关乎大战成败,你们要好生照料。一不准上枷锁脚镣,二不能有旁人打扰。另外伙食也得安排好,顿顿必须有肉!”

“请大将军放心,卑职一定安排妥当!”牢房军官回答的干脆利索。

赵亮微微颔首,对王小四和郑卢雅轻声道:“那我先走了,保重啊。”说罢,便领着众卫兵转身离开。

一出地牢,赵亮就感觉又有点不对劲,屁股那里咕叽一下,热流滚滚。我去!这……赵亮不敢耽搁,连忙夹紧屁股,一路小碎步直奔后宫,手下的卫兵们一个个都莫名其妙,只能紧紧跟随。

赶到后宫,赵亮一把拉住路过的两个小宫女,不由分说的扯进旁边的房间:“老子来例假了,怎么办?”

宫女被他弄得一愣,迷迷糊糊的问道:“大将军,什么是例假?”

“这都不明白?”赵亮想了想,急道:“月经!月经懂吗?”

两个宫女仍旧摇摇头,一副大惑不解的模样。

赵亮此时急的都想骂人了,一指自己的下面,吼道:“血!”

年纪稍长的宫女立马反应过来,问道:“大将军是来月事了吗?”

“对对对,月事,我来月事了,快说该怎么办?”

看着赵亮一脑门的汗,两个宫女都不禁噗嗤一乐,小宫女道:“大将军没准备展带吗?”赵亮估计她说的什么展带就是古代的“姨妈巾”,连忙点头。

“那奴婢去给您取来吧。”小宫女爽快说道。大宫女则赶紧嘱咐:“别拿你的,去常善馆领娘娘们用的来,那些是丝织的。”

“知道啦!”小宫女边跑边答应,不一会儿的功夫,她便捧着两条洁白丝巾回到房中。赵亮一瞅那玩意儿,立时知道自己之前猜的没错——他根本不会用。别说这个时代的姨妈巾,就是现代的姨妈巾,他也没真正见识过。

大宫女比较机灵通透,看着赵亮一脸懵圈的模样,尽管不明白郑妮大将军为何连这个东西都不会用,但仍旧赶忙说道:“还是奴婢伺候您吧。”说着,便和小宫女一起上下其手,将赵亮襦裙和衬裤都扒了下来。

赵亮此时根本就无暇享受四只纤纤玉手在身上游走的快感,只顾着仔细观察学习,以便下次自己能够顺利搞定。一番折腾下来,赵亮的麻烦总算暂时搞定,大宫女还关切的问道:“大将军,您是否有什么不舒服?小腹痛吗?腰腿酸软吗?”

“那倒没有,”赵亮兀自活动了下腿脚,心不在焉的答道:“除了这里有些不自在,其他都还好。”

“奴婢去给您端碗姜汤吧。”小宫女道。

赵亮摆摆手:“不用了,不用了。没有那么多讲究,谢谢你们。”谁知他话音刚落,两个宫女就好似被吓到了一样,慌

忙齐身跪倒。赵亮一愣:“你们这是做什么?”大宫女道:“宫中哪有贵人给贱婢致谢的道理?想是我们方才愚笨,惹恼了大将军,还请您恕罪。”说罢便和小宫女一起连连磕头。

赵亮知道她们这是误会了,赶忙道:“快起来,我也是一时说漏嘴了,没有别的意思,都起来吧。你们是哪个宫的?”

“回禀大将军,我们是毓霞宫的。”

“哦?这么巧?”赵亮好奇道:“你们都是王后身边的人啊。”

小宫女答道:“是的,我们都是服侍王后娘娘的。前天晚宴中,就是奴婢在旁边给大将军斟的酒。”

“你这么一说,我还真是有点印象了。”赵亮道:“对对,我想起来了,的确是你负责给我倒酒的。哎,你们两人这是要去哪里呀,此处离毓霞宫还挺远呢。”

两个宫女闻言对视一眼,却都没有吭声。

赵亮不禁奇怪道:“我问你们呢,怎么不说话?”

宫女眼中露出一丝害怕的神色,仍旧支支吾吾的没有开口。这下赵亮感觉不对了,声音也变的略微有些严厉起来:“嗯?此时叛军进攻镐京,难不成你俩是敌方的奸细?”

“不不不,我们不是奸细!”小宫女吓了一跳,赶忙否认。

赵亮沉声道:“还说不是奸细?大白天鬼鬼祟祟的,本将军问话也不回答,信不信我喊卫兵来把你们绑了,然后大刑伺候?”

这个威胁出自郑妮之口,立刻产生作用,大宫女也紧张起来,连忙道:“大将军恕罪,不是奴婢不肯回话,实在是因为王命在身,不敢乱讲。”

“王命在身?”赵亮眼珠咕噜咕噜转了几下,收起严肃的表情,柔声道:“若是王命,那就更应该跟我讲讲了。你们也都晓得,我现在是抗敌统帅,同样肩负王命,有护卫镐京的重任在身。连大王都信任我,你们又何必藏着掖着。到底什么事,速速从实招来。”

两个宫女互相对视一眼,都略微点点头,感觉大将军说的有道理,于是小宫女道:“奴婢不敢欺瞒大将军,我们是要去地牢那边问句话,因为王后有令,不能让旁人知道……”

大宫女赶紧接口道:“大将军当然不是旁人,讲了应该也无妨。”

赵亮听她们说是要去牢房问话,立刻想到了是冲着王小四和郑卢雅去的,心中不禁一沉。他咬着牙问道:“让你们去问什么?”

大宫女仍然有些犹豫,没想到小宫女却抢着道:“其实那不是一个问题,而是一句话。说完之后只要观察对方的反应即可。”

赵亮没吭声,等着对方说下去。只听小宫女接着道:“那句话是——早知道你们是反穿局的人了。”

一阵寒意如同电流般窜上赵亮的脊背,激得他汗毛

立时倒竖起来。我的天!穿越者知道我们的存在?!关于这个问题,当初在来这里之前,局里就做过相应的思想准备,可是大家仍旧抱着一定程度的侥幸心理,认为反穿局作为特工总部的下属机构,总还是保持有相当程度的秘密级别,寻常老百姓可能连听都没听说过。即便是知道,估计那个穿越者一时半会儿也联想不到这里。

当郑卢雅被俘入狱,以及之后的毓霞宫审讯,赵亮他们也还是在半真半假的推断,万一穿越者知道了他们的真实身份,保不准会如何如何。但是,在赵亮和王小四的内心深处,依然觉得顶多是让对方察觉到大家都来自同一时代而已,应该不会立刻有性命之危。

可是眼下看来,他们还是低估了穿越者。这不再是猫捉老鼠的游戏,而是变成了你死我活的竞争。如果穿越者通过宫女的观察,确定了王小四和郑卢雅的身份,那么接下来只能有一种结果——干掉他们!

赵亮越想越后怕,幸亏冥冥中自有天意,让他鬼使神差般的遇上了两个宫女,这才能够及时发现转眼将至的危机。

他略微定了定神,问道:“是大王让你们去的吗?”

大宫女点点头:“是娘娘吩咐的,不过娘娘说这是大王的意思,并且事关重大,让我们速去速回。”

赵亮道:“既然如此,耽误了这么久的功夫,你们一会儿如何向大王和王后解释呢?”

“照实说行吗?”小宫女怯怯的问。

“当然可以,”赵亮语气轻松道:“就说半路上帮我处理月事即可。不过……你们最好别提跟我讲了问话之事,不然可能小命难保哦。”

两个宫女闻言脸色大变,连连磕头,乞求赵亮饶命。赵亮安慰她们:“行啦,你们俩尽管放心,只要与打仗无关,我才懒得理会。你们什么都没跟我讲过,我也什么都没听见,赶紧去办差吧。”那两个可怜的女子如蒙大赦,慌慌张张的要往外走,突然赵亮又喊住她们:“等一下,让我再想想。”

小宫女紧张道:“大将军,您,您老不肯饶过奴婢吗?”赵亮摆摆手,示意她不要说话,自己则做着沉思状。其实,他是在暗暗拨号呼叫郑卢雅。片刻功夫后,信号接通,耳机里传出小雅的声音。赵亮挥手让宫女速速离开,然后赶紧躲在房间的角落,压低声音道:“待会儿有人去试探你们,不管对方说什么,都要保持镇静!完毕。”

(本章完)


在搜索引擎输入 反穿越调查局 无线电子书 或者 "反穿越调查局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书

上一章  |  反穿越调查局目录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无线电子书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