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前一段     暂停     继续    停止    下一段

第六百三十三章 复仇

无线电子书    叩问仙道
🔊点这里听书
*已支持Chrome,Edge,Safari,Firefox浏览器

  之前在遇到袁虎的时候,秦桑就注意到天月寨两名祭司身上刺青有异状,现在看到女祭司起舞,才窥得全貌。

  “难道是一种神纹?”

  秦桑盯着女祭司,喃喃道。

  他发现,在女祭司身上的神纹浮现之后,竟有一种前所未见的奇特力量,从远处那些的巫族人身上飘来。

  有的汇聚到女祭司身上,还有一部分飘进山里,被其他翼虺寨的祭司吸收。

  吸收了这些力量之后,女祭司身上的神纹有明显的提升。

  ‘忽!’

  神纹之力爆发,女祭司忽然癫狂似的高举双臂,发出怪声,向苍天大喊,似乎想要飞上天空去。

  朗月依旧。

  但在翼虺寨周围,竟下起了蒙蒙细雨。

  巫族人欢呼,视为巫神赐下的甘霖,纷纷扬起脸,张开嘴巴承接雨水。

  “好奇特的神纹!”

  秦桑大为赞叹。

  他本以为巫祭是一种巫族修士统治凡人的手段,现在看来恐怕没这么简单。

  这场雨明显是女祭司唤来的,但秦桑没有发现她使用什么法咒,单纯是神纹的力量,引动天象。

  对秦桑来说,女祭司身上神纹的力量很弱小,但秦桑能看出来这种神纹不凡,应该是巫族独有的能力。

  甚至,和本命虫蛊相比,秦桑觉得神纹潜力更大。

  本命虫蛊是外物,神纹则和修士不分彼此,是修士自己掌控的力量。

  但不知为何,巫族修士似乎将本命虫蛊视为最重要的手段,对神纹就没那么重视了,甚至五虫门的袁虎和翠玄子,身上根本就没有神纹。

  五虫门为何放弃这一条明显很适合巫族修士的路?

  难道神纹没有前途?

  还是,巫族也和人族一样,从上古到现在,失落了很多东西?

  秦桑陷入沉思。

  就在这时,女祭司又变了一种巫舞,雨渐渐停了下来,却见女祭司伸手向湖畔木楼一指,漫天月光竟汇聚过去,映照的木楼前亮如白昼。

  在那里,穿着华丽羽衣的‘圣女’们,人人纯洁貌美,手捧着各种奇花异草,排成一队,在月光的指引下,向山上走去。

  这些奇花异草,其实都是每种灵药,其中最前面的圣女双手托着血红色叶片的灵草,正是红叶草。

  她们沿着一条石阶向上走,尽头是一个山洞。

  山洞里一片漆黑,时不时传出‘咝咝’的怪声,这些圣女有的吓得脸色发白,但也有人怀着期待。

  没有人注意到,走在最前面的那个圣女,捧着红叶草的双手微微颤抖。

  秦桑负手站在暗处,不发一言。

  终于,圣女的队伍走到山洞前。

  最前面的圣女只要踏出一步,就能进入山洞,她却突然停了下来。

  女祭司也没料到会出现这种情况,舞步顿了顿,眼中露出怒意,指向那名圣女。月光在圣女背后汇聚,正要把她推进去。

  圣女身上忽然惊现一道湛蓝剑光!

  这一瞬间,连空中明月都黯然失色。

  龙吟般的剑啸声瞬间盖过隆隆战鼓,在群山万壑之间回荡,仿佛有无数利剑出鞘,惊天动地!

  女祭司大惊失色,满脸惊骇。

  山中响起一声雷霆般的怒喝,“什么人敢坏我族大事!滚出来!”

  接着,树木摇动,几道身影从密林中疾驰而来,领头的老者满脸怒意,死死盯着哑姑和她手中的寒金剑。

  以他的眼力自然能看出来,此剑并非哑姑操纵,暗中另有其人!

  但令老者不安的是,他丝毫感觉到周围有人隐藏,通过寒金剑,也捕捉不到暗中那个人的存在。

  被人潜入寨子,却毫无所觉,老者心中的不安越来越浓,大喝道:“骨阵!”

  在翼虺寨周围,地底忽然响起咔咔的声音,接着竟有一具具白骨破土而出,有些是兽骨、有些是人骨,都不是完整的。

  森森白骨,在月光下显得愈发惨白,非常诡异,很多少女被吓哭。

  骨阵现世,从那些骨缝之间,忽然飞出一朵朵蓝盈盈的火焰,如同蓝色星河,似缓实急,向哑姑飘去。

  哑姑仿佛什么都没听到,也没看到,双手紧握寒金剑,对着山洞猛然斩出一剑。

  剑光极为刺眼,令人不敢直视。

  ‘轰!’

  一声巨响,山洞坍塌。

  乱石飞溅,混杂着几只断成两截的蛇尸。

  “不!”

  老者和女祭司等人面色煞白,发出惨叫,他们的本命虫蛊被这一剑轻易斩断,竟然毫无反抗之力。

  他们异常惊恐,意识到暗中那人非常可怕,能轻易斩杀他们,竟然连骨阵都不管了,扭头便逃。

  哑姑转过身来,斩出第二剑,破掉骨阵蓝火。

  在第三剑的时候,哑姑犹豫了一下,最终毅然斩出来。

  “你们都该死!”

  哑姑双眼通红,手中的宝剑,以及暗处的那个人给了她复仇的勇气,终于宣泄出心中的恨意。

  即使是诅咒,她的声音也非常好听,但除了秦桑,其他人显然没有心情欣赏。

  女祭司已经逃到湖心,忽然感觉胸前一凉,低头看到剑尖从胸口滑过,尸首分离,掉进湖里。

  哑姑抓着寒金剑,杀死第一个人。

  她身上被女祭司鲜血溅到,大口喘着气,身边充斥着浓郁的血腥味,快要窒息了。

  秦桑非常冷酷,没有帮她遮挡鲜血。

  这三剑似乎耗尽了哑姑的力量,但她依然竭尽全力,坚持举起寒金剑,对准逃进深山的老者等人。

  ‘咻!’

  寒金剑带着哑姑,瞬间追上他们,最先毙命的是油滑少年,被一剑枭首,头颅飞到天上。

  翼虺寨的祭司,一个又一个被哑姑斩杀。

  鲜血染红一路的树叶。

  最后剩下老者,他满脸不甘,疯狂大叫,“你到底是谁!我们无冤无仇,为何屠我满门!”

  ‘噗!’

  寒金剑洞穿老者的心脏。

  “杀!杀!杀!”

  哑姑双眼赤红,杀意攻心,嘴里不住地说着‘杀’字,抽出寒金剑,就要砍碎老者的尸体,被一只手按住的时候还在挣扎。

  “睡吧。”

  听到这个温和的声音,哑姑心里的杀意立刻如潮水般退却,乖乖地闭上眼睛,沉沉睡去。

无线电子书    叩问仙道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