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前一段     暂停     继续    停止    下一段

第六百一十七章 本命虫蛊

无线电子书    叩问仙道
🔊点这里听书
*已支持Chrome,Edge,Safari,Firefox浏览器

  千户寨下江水环绕。

  这是附近最大的一条河流,自北向南流淌,名为青衣江。

  夜里,青衣江飘着几条船,有好手守夜警戒,防止猛兽或者敌人闯入千户寨。

  秦桑漂流的那条河,是青衣江上游的一条支流,发源于深山野涧,最终汇入青衣江,类似的支流数不胜数。

  漂流的过程中,秦桑时而昏迷、时而清醒,还记得大概方向。

  深夜寒露湿重,不过秦桑肉身上的伤已经恢复,能够忍受,便让飞天夜叉放开速度飞驰。

  丢失灵兽袋的地方,距离千户寨比记忆中要远,秦桑和飞天夜叉走走停停,边赶路边四处寻找适合闭关的灵脉。

  不料,这个地方远比秦桑想象中贫瘠,大半夜时间,走出这么远,竟只找到几条不成气候的小灵脉,不堪使用。

  离开青衣江,寨子愈发少见,深山老林、不见人迹。

  秦桑仔细分辨,找到他漂流下来的那条小河,沿着河道飞掠,及至清晨,终于来到丢失灵兽袋的位置附近。

  到达那处水洼之后,秦桑仔细查看,兽皮男子被血翅鬼头蜂吞噬干净了,骨头渣子都不剩。

  扩大范围找了一圈,不见尸傀袋踪影。

  秦桑回忆着那天的一幕。

  他只顾着逃命,没看到兽皮男子临死前把尸傀袋丢到哪里去了,如果掉进河水里,肯定也被冲进青衣江,不可能找到了。

  幸好灵兽袋里除了血翅鬼头蜂,没有别的奇虫,否则秦桑真要心疼一阵儿。

  不同于那天生机勃勃,此时河流两侧的山里万籁俱寂,一声鸟鸣兽吼都听不到,甚至连虫鸣声也没有。

  如此反常的情况,肯定是血翅鬼头蜂造成的,山上的生灵都被吃光。

  秦桑跳到飞天夜叉身上,正要去追踪血翅鬼头蜂的踪迹,突然看到西侧一座山上亮起一点焰火似的绿光,稍纵即逝,并隐约听到几声呼喝声。

  “有人?”

  秦桑皱了皱眉,命令飞天夜叉带着他潜入暗处,悄悄靠近。

  “这些怪蜂怕我的鬼火!二位祭司,你们用虫蛊引怪蜂下来,我引火烧死它们,取走蜂巢。”

  一处山坳里聚集着三个人影,收敛气息,看着远处的峭壁。

  他们身边散落着两只血翅鬼头蜂的尸体,看尸体上的痕迹,大部分是被烧死的。

  此时,峭壁上嗡嗡声不断,仍有一大群血翅鬼头蜂在盘旋飞舞,形成一大片血云,粗略一数还有二百余只。

  它们在峭壁上盘旋,似乎在保护什么东西。仔细一看才知,在峭壁上有一个黑球似的蜂巢。

  这三人没有察觉到,在不远处的树林中,有人正看着他们。

  说话的那个人,是一个皮肤苍白的年轻男子。

  他穿着一件黑色长袍,长袍后背上用一种奇异纹路,勾勒出一个‘虫’字。

  在他身后,站着三具白骨骷髅,白骨骷髅的眼眶里冒着绿油油的鬼火,全身关节都绑着透明的丝线,另一端缠在年轻男子双手手指上。

  秦桑对尸道再了解不过,一眼看穿,这三具骷髅是用一种尸道秘术炼制而成的骨傀,不像飞天夜叉有强大的肉身,核心在于它们眼睛里的鬼火。

  这种炼尸手法很粗浅,和年轻男子的炼气期十二层的修为符合。

  男子身边的两个老人,也都是炼气期修为。

  一个炼气期第十层,另一个只有炼气期第九层。

  他们应该是来自一个寨子的,身上的花纹很相似,都带着兽皮、兽牙之类的古怪装饰,不过和葬身蜂口的兽皮男子风格不同。

  他们额饰上,一个画着上弦月,一个下弦月。

  秦桑暗道他们就是天月寨的祭司?

  这些寨子里的巫神使者,修为低得可怜啊,不知那个年轻男子是什么来历。

  两名祭司似乎不睦,不理对方,自顾自念咒,旋即从他们丹田处各自飞出一只灵虫。

  一个形态如蛇,长有一身火红的细密鳞片,却长着双翅、双头,大小还不及人类的手指长,非常妖异。

  另一个则是甲虫形态,身材修长,背甲薄如蝉翼,展开却似刀片一样。

  秦桑精神一振,凝目看着这两只灵虫,他只认得那头甲虫,御灵宗命名为大刀神牛,算不上奇虫。

  只有两次蜕变的潜力,但速度极快,背甲锋利堪比法器,战斗力不错。

  那天,他看到兽皮男子的气海中飞出青玉螳螂,就在好奇了。

  此处修士的御虫之术,跟御灵宗是两个截然不同的体系。

  这两只灵虫和青玉螳螂一样,和主人之间都有一种奇特的气机相连,这种气机明显是性命交修形成的。

  难道是把灵虫祭炼成本命灵虫?

  “去!”

  二位老者听从年轻男子的命令,御使灵虫,冲向蜂群。

  双翅双头怪蛇在半空中张开嘴巴,吐出两道火焰,大刀神牛也展翅打出几道翅影,吸引了蜂群的注意,便分头逃跑。

  ‘嗡嗡…’

  血翅鬼头蜂被激怒,分成两股追杀,其中一股被怪蛇引着向年轻男子飞去。

  年轻男子勾手牵引三具骷髅,自信满满迎战,等血翅鬼头蜂赶到,命令骷髅喷出鬼火。

  本以为血翅鬼头蜂一烧就死,不料蜂群之中忽然弥漫出一团血雾,竟反将鬼火吞噬,而蜂群里只被烧死外围一圈,剩余的在三人呆滞的目光中飞扑而来。

  “这白痴。”

  秦桑暗暗摇头。

  血翅鬼头蜂是在无崖谷血雾里发生的蜕变,落单的时候不可怕,一旦成群结队,会发生质的变化。

  怪蛇逃脱不及,被血翅鬼头蜂团团包围,疯狂喷火反击。

  年轻男子急忙继续催动鬼火,终于将怪蛇救出来,却已经伤痕累累,几乎丧失战斗力。

  头戴上弦月额饰的老者悲吼一声,好像受伤的是他本人,气息竟也虚弱了几分。

  “果然是性命交修的本命灵虫!”

  秦桑目光微凝。

  修士性命交修的法器或者法宝受到重创,便会反噬主人,和老者很相似。

  见那三人手忙脚乱,秦桑取出两个硕大的斗篷,将一个戴在飞天夜叉身上,然后命令它出手。

无线电子书    叩问仙道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