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前一段     暂停     继续    停止    下一段

第三百五十八章 长生

无线电子书    叩问仙道
🔊点这里听书
*已支持Chrome,Edge,Safari,Firefox浏览器

  “公子,是来上香还是治病…”

  一个只有十二三岁小道士,应该是年轻道士的徒弟或者帮手,帮一个妇人固定好断腿,急步迎上来,抬头看到秦桑的长相,突然像见了鬼一样。

  双眼圆瞪,满脸惊诧。

  秦桑心中一动,“小道士,你认识我?”

  “师…师父…”

  小道士突然扭头,向着年轻道士急切地大喊了一声。

  这一声喊,把青羊殿的目光都给吸引过来。

  众人无不怀疑的看着秦桑。

  秦桑满脸无辜地摊开双手,表示他是清白的,没有欺负小孩子。

  “一惊一乍做什么?《清静经》白念了?”年轻道士正在给一个老人诊脉,不满的看过来,训斥了一句。

  “师父…他…他是…”

  小道士一手指着秦桑,急得面红耳赤,说不出囫囵话来。

  年轻道士微微皱眉,顺着小道士的手指看向秦桑,接着突然面色一变,脸上浮现出惊疑不定的表情。

  “老先生,请稍等…”

  年轻道士犹豫了一下,起身急步走在秦桑面前,拱了拱手,试探着问道:“贫道李玉斧,敢问公子贵姓。”

  “我姓秦…”

  看到他们的表现,秦桑也能猜到一些,便不再遮掩的问道,“你和明月是什么关系?”

  被秦桑这般询问,李玉斧脸上露出震惊之色,语气中带着浓浓的难以置信,“明月道长正是先师,您难道就是…秦师伯?”

  “先师?”

  秦桑心下一沉,声音有些干涩,“明月他已经…”

  李玉斧神色沉重的点点头。

  “呼…”

  秦桑长长吐出一口气,发现大殿的病人都眼巴巴地看着这边儿,可能是在好奇,青羊观观主为何有一个这么年轻的师伯。

  秦桑摇摇头,对李玉斧道:“你先去做事,我们容后再叙。”

  “弟子遵命!”

  李玉斧对秦桑言听计从,回去继续诊病,但明显有点儿心不在焉,突然想起来什么,对秦桑问道:“秦师伯,后面求医之人会越来越多,可能还要几个时辰才能结束,不如让景天先带您去后殿歇息?”

  “也好!”

  秦桑点点头,跟着小道士走进青羊观后殿,见小道士面对他有些拘束,开口问道,“你叫景天?”

  小道士点点头,紧张的说道:“回禀师伯祖,师父捡到弟子时,正是盛夏入夜,漫天萤火虫飞舞,便给弟子取道号景天。”

  秦桑‘哦’了一声,又问,“寂心道长和明月的灵位,供奉在哪里?”

  “在祖师殿…”

  所谓的祖师殿,其实非常简陋,摆着三个灵位。

  云游子、寂心和明月。

  青羊观一脉,自云游子始,而云游子是个半路出家的野道士,自学成才,前面没有师父,所以只有寥寥几人,显得非常单薄。

  秦桑把景天打发到前面去帮忙,将云游子的灵位拿下来,取出旁边的线香,给寂心和明月一人点了一根,拜了拜。

  “你们都走了啊…”

  秦桑用微不可查的声音,轻声说道。

  他盘坐在蒲团上出神,往日种种记忆涌上心头,来到这个世界后,在青羊观度过的是最清贫,也是最快乐的一段时光。

  无忧无虑、自由自在。

  青羊观的三个‘道士’,如今只剩他自己了。

  寂心道长肉眼凡胎,如果活到现在早已经超过百岁了,秦桑有心理准备,却没想到明月走得这么急。

  在三个灵位旁,有一个木盒,秦桑在里面找到了自己的画像,落款是明月。

  展开画像,秦桑会心一笑。

  在画像上,他身上的道袍皱巴巴的,沾着一身灰,手里捏着石子,一脸专注地盯着空中的鸟群,手上蓄势待发,似乎随时能够打下一只鸟儿来打牙祭。

  画像惟妙惟肖,难怪李玉斧师徒一眼就认出他来。

  日头一点儿点儿移到正中。

  景天要做午饭,进来问秦桑喜欢吃什么。

  “做碗杂粥吧,”秦桑道。

  直至傍晚,李玉斧才看完病人,匆匆走过来,“晚辈怠慢了,请秦师伯恕罪。”

  秦桑似笑非笑的看着他,“是谁让你叫我师伯的?”

  李玉斧没想到秦桑会这么问,‘啊’了一声,“是师父吩咐的。”

  秦桑笑着摇摇头,当年他没有正式拜师,寂心道长可能也看出来他心不在此,从未提过收徒之事。

  所谓的师兄之言,不过是忽悠明月,占个便宜。

  没想到他一直记得。

  “既是师伯,怎么没把我的灵位摆上去?”秦桑又问。

  李玉斧连忙答道:“师父说师伯您去求仙了,肯定能够成仙得道,长生不老,让弟子在心中记住您就好…”

  秦桑‘嗯’了一声。

  看来,他在那晚诈死,并未瞒过寂心道长的眼睛。

  想到这里,他便主动把自己当年的行踪说了一遍,问道:“…后来我来到翠明山,得知道长和明月已经远走。也曾派属下散去各国寻找,都没能找到他们,不知他们一直在什么地方?什么时候回来的?”

  李玉斧道。

  “师祖和师父离开翠明山后,乘船顺江南下,游历各国,一路上治病救人,最后一直到巫陵江尽头的辰国,才安顿下来。

  “当时正逢辰国瘟疫横行,他们不顾自身安危,施药诊病,甚至不惜自己染上瘟疫,找到对症之药,活人无数。

  “当地人感念师祖和师父恩德,为他们立下万家生祠,至今仍在承受香火供奉。

  “弟子也是辰国人,正在襁褓之时,失去双亲,被师父收留。

  “等师父年事已高,思及故乡,便带着弟子返回翠明山,重振青羊观…”

  李玉斧娓娓道来,秦桑听得入神。

  难怪一直没有找到寂心师徒,他们竟然走了这么远,辰国远在巫陵江尽头。

  李玉斧说起万家生祠时,语气充满骄傲。

  秦桑也由衷的敬佩寂心师徒的善举和坚持,他们始终未曾忘却自己的心念,万家生祠是他们应得的。

  他不禁在想,只要祭祀不绝、香火不断,寂心道长和明月将渐渐成为当地百姓心中的神明,永远铭记。

  这,是否也是一种长生?

  地址:

无线电子书    叩问仙道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