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前一段     暂停     继续    停止    下一段

第七十八章 夺舍

无线电子书    叩问仙道
🔊点这里听书
*已支持Chrome,Edge,Safari,Firefox浏览器

  “沈师姐有这等心计,又得到了杨师兄的玉牌,何必非要拉我一起?”

  秦桑面带沉吟之色,其实在拖延时间,一刻不停的吸收灵石中的灵力,既然沈菁不想走,那就别走了!

  他绝不会再和沈菁合作。

  只有千日做贼,哪有千日防贼的道理?

  不得不承认,面对这个心狠手辣、演技精湛的女人,秦桑心底也忍不住泛起阵阵凉意。

  “不瞒秦师弟,我原本一套针形法器,被那杨元臧用螭龙剑全毁掉了,铸金环、惑神镜、凭虚风,包括我修持的那门沙幻咒,保命无虞,但杀敌时都力有未逮。我也是别无选择,才想依附在你和杨师兄身边。”

  沈菁边说边看了眼两人中间的地面,螭龙剑静静的躺在那里,乌木剑正悬停于上方。

  沈菁见秦桑不理会她,便打开杨元臧的芥子袋,从里面取出四块玉牌,展现给秦桑看,“秦师弟,这四块玉牌,给你两块,我自己留两块,加上我身上的两块,只需再联手抢夺一块,到时由我们共同执掌。还有那瓶百年石乳,等加入元照门后,我定会分你一半,你看怎么样?”

  不等秦桑回答,沈菁就果断把其中两块玉牌扔向秦桑,静静等待秦桑决定。

  秦桑犹豫良久,由于距离太远,无法用神识查看,便用灵力凝结一个分身,走过去把玉牌抓起来,没有异样。

  分身掠回秦桑面前,秦桑抬手作势要去抓玉牌,却在半途中突然停住,眼中精光闪过,大喝一声。

  “疾!”

  悬停在半空中的乌木剑毫无征兆的电射而出。

  不料,沈菁脸上没有丝毫慌乱之色,面对乌木剑不闪不避,娇笑连连,“早就知道你不会答应!”

  话音未落,她头顶上的金环陡然飞起,释放出耀眼的金光,准确的捕捉到乌木剑袭来的方向。

  只听‘当’的一声,金环套中乌木剑,无比璀璨的金光爆发,向内压制,乌木剑一时间竟然难以挣脱。

  ‘砰砰砰…’

  被乌木剑时刻不停的撞击,且看金环上一道道裂纹乍现,沈菁竟不惜毁掉这件防御法器,只为了困住乌木剑一瞬!

  与此同时,山谷中间响起秦桑惊怒的吼声。

  正当秦桑全神贯注催动乌木剑之时,分身手上的两枚玉牌突然飘飞出来一个蓝汪汪的光球,快若闪电,眨眼间扑到他的面门上。

  杨元臧的元神!

  修士如果在肉身死亡时,元神没有来得及逃出,也会跟着一起消亡,但杨元臧是死于沈菁之手,沈菁却在杀死杨元臧之前,瞒天过海,把他元神带了出来。

  沈菁见计谋得逞,面色大喜,脚下风起,瞬间掠到秦桑面前,眼中闪过一抹狠厉之色,对着秦桑的脑袋举剑便刺。

  即将得手的瞬间,沈菁脸上的笑意却陡然僵住,她看到秦桑竟睁开了双眼,眼神清澈,甚至还有一丝嘲弄,哪有半分即将被夺舍的惊恐和痛苦?

  “你!”

  沈菁心中升起浓浓的不安,余光瞥见秦桑一只手上红光闪烁,抬手向她扔出一打符纸。

  ‘哗!’

  霎时间,所有符纸尽数破碎,两人中间充斥着乱舞的符纸,化为无边无际的火羽,火羽蔽空,晶莹如火凤之翎,每一根火羽上都燃烧着虚幻的火焰,如同一片火海,炽热、狂躁的气息席卷八方,腾腾热浪冲向高空,山谷中的草木在刹那间枯黄。

  所有火羽齐齐指向沈菁。

  沈菁汗毛倒竖,满脸惊恐的大叫:“不要…”

  秦桑冷笑,毫不迟疑猛一挥手,所有火羽微微一颤,便立刻攒射而出。

  ‘噗噗噗…’

  距离这么近,沈菁无处可逃,硝烟散尽,地上趴着一具焦黑尸体,她的头被秦桑刻意照顾,被密密麻麻的火羽直接炸没了,身上也被火羽上的火焰灼烧的不成人形,香消玉殒。

  这一刻,危机消解,秦桑体内虽然剧痛难忍,却觉得前所未有的放松。

  他神色复杂的看了眼沈菁的尸体,这个女人真的给他好好上了一课。

  幸好他从未放松过警惕,将火羽符暗扣在手心,在杨元臧的元神现身之时,他本可以打出火羽符,最后还是忍住了,索性选择信任玉佛,将计就计,果然引得沈菁上当。

  十二张火羽符一起打出来,看似有些浪费,但秦桑也不清楚这个满嘴谎话的女人还有没有其他护体法器。

  “还有一个…”

  秦桑喃喃自语,心神内收,进入识海,便见杨元臧正围着他的元神,用神识发出徒劳的攻击,玉佛金光岿然不动。

  秦桑立刻开始反击,此消彼长,杨元臧的元神越来越弱,惊骇之下不敢再行纠缠,急匆匆飞出秦桑的识海。

  “秦师弟饶命,我可以帮你…啊…”

  秦桑脑中出现杨元臧求饶的声音,不予理会,立刻操纵等外面的乌木剑,毫不留情将他的元神斩碎。

  ‘砰!’

  秦桑刚要从地上站起来,全身潮水般的剧痛陡然袭来,脚下一软,狠狠摔在地上,惨叫出声。

  刚才交手时心神无比紧张,还能忍耐。

  现在一经放松,只觉得整个身体就像一块千疮百孔的破布,无处不痛,尤其是气海和经脉,像是被人用刀搅了一通。

  他可是接连吸收了四块灵石,没有被灵力撑爆经脉已经是万幸。

  秦桑连连苦笑,从芥子袋里取出几个玉瓶,这些玉瓶是从斗笠剑客芥子袋里得到的,秦桑大部分都不认识,但有一个玉瓶里装着水露丸,他是见过的。

  瓶中共有八枚水露丸,秦桑取出来两枚,吞进嘴里,一股清凉药力沁入体内,痛苦消减了许多。

  秦桑坚持站起来,踉跄的走过去把杨元臧和沈菁的遗物搜刮一通,尸体烧掉,也不敢收回乌木剑,强忍着疼痛,用体内残余的灵力施展遁法,尽快逃离这处是非之地。

  连着翻越数座山脉,最后藏身在一个石洞中。

  秦桑甚至没有心情清点收获,把惑神镜布置在洞口,急忙运转幽冥经静修。

  不知过了多久,秦桑悠然醒转,经脉和气海还传来隐隐痛楚,但时间也不允许秦桑一直静修下去。

无线电子书    叩问仙道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