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九十三章 我不要当教皇

无线电子书    种菜骷髅的异域开荒

  没人知道奈格里斯第二次返回后,和世界树聊了什么,反正回来后,它自己呆着的时候就时不时笑出声来。

  当然,它有跟安格聊过商谈的内容,但安格只听到了种树,哦,知道了。

  树一直在种着,为了能在地面上种更多的作物,整个安息深渊的人都发动起来了,大家的热情高涨,不停的实验各种最佳排列组合,用最少的树,挡最多的风,护更多的地。

  世界树被搬过来搬过去的,如果是普通树苗的话,肯定被折腾死了,但世界树命硬得很,搬来搬去就是死不掉。

  如果安格在的话,一个速死光环,种出一茬作物来,世界树就牢牢扎稳了根,欣欣向荣,以后正常种东西就好。

  如果安格不在,大家就比较鸡贼了,会铲一些草皮过来,早上铲过来,下午就扎根,晚上就长得非常茂盛了。

  除此之外,还有一些嫩嫩的藤蔓作物,种几天,就会把世界树缠得结结实实,别的树可能会被缠死,但世界树却特别喜欢,缠得越结实越喜欢。

  不怕浇水少,不怕别的作物跟它抢营养,别的植物长得越欢实,它就长得越欢实,种种违反常理的地方,换一般的农夫来还真的种不好它们,反而那些没种过地的人,更快的接受这些特性。

  很快,恶魔谷的四周就出现了一块一块像绿洲一样的种植区,随着世界树的生长,庇护的范围也会扩张,慢慢的连成片。

  粗暴对待却欣欣向荣的世界树,那些小心翼翼精心伺候小树,却焉拉巴唧的精灵看到,应该会很心塞吧。

  精灵当然问过奈格里斯,怎么伺候世界树,奈格里斯已经在世界树那里讨到了大好处,所以不吝啬指点,直接告诉她们:随便种。

  随便种?不就是因为种不活,还才找你问的吗?还随便?我凯兰黛尔堂堂大德鲁依,是随便的人吗?

  精灵以为奈格里斯在糊弄她们,于是越发精细的伺弄,除草浇水抓虫,甚至还把其中一棵放进了无尘结界里,严密保护起来。

  路走反了,自然没有效果,于是又来问奈格里斯。

  奈格里斯很纳闷啊:“随便种啊,这还能种死?”

  生气,回过头精灵就更不敢随便了,于是放进无尘结界的那棵死了。

  这下精灵们彻底慌了,因为奈格里斯已经把五棵世界小树‘全部’卖给她们了,如果再弄死,那就再也买不到了。

  赶紧又来找奈格里斯,说话的语气都温和了不少,但言语间的意思,却有一种找售后兴师问罪味道。

  奈格里斯气笑了:“都说了随便种随便种,别给它浇水施肥,在它根部洒几把草籽在上面,草长出来,它就活了。”

  “不可能,我们这么精心伺候它都枯死,还洒草籽抢它养分,不是死得更快?”奈格里斯的提议招到了大部分精灵的反对。

  最后是盖拉德说到:“反正什么办法都试过了,选一棵照做吧,累了。”

  不得已照做,说是随便,但一堆精灵还是天天盯着,看到一只小鸟落下来啄树皮,小心肝一颤,看到一些虫卵飘过来,小心肝一颤,看到小草疯长还冒出一根蔓藤,心肝都颤大了。

  就这样心惊胆战中,别的世界树都死了,就这棵活了下来。

  “活了是吧?活了就好,活了就好,再不活,我就宁愿把钱退给你们,太累了,这树你们都能种死,服了。”奈格里斯长长的吁了口气。

  安东尼通过长长的秘道离开了教庭的办公室,沿着熟悉的道路往密室的方向走去。

  这条路,安东尼已经走过好多年了,自从成为大主教后,他就秘密的建造了几个据点,进行一些不能拿到教庭里进行的事情。

  据点的选择,需要离教庭不能太近,否则会被重点关注,又不能太远,否则来回的路上花费时间太长。

  不过最安全的其实是传送阵往来,只不过教庭里的那个大传送阵,使用的人太多了,很不方便。

  安东尼正筹建一个在自己办公室里的私人传送阵,如果能成功,到时来往就方便多了,传送阵一关,谁也不知道你传到哪里去了。

  不过这涉及到的安全问题,招到很多人的强烈反对,成功率不是很高,毕竟光明教会不是他一个人能做主的,死对头不少,其中就有两个家伙跟他不对付,即使是他的教区的事,对方也爱指手划脚。

  人类教区有两位大主教,安东尼和尼古拉,再加一位沉沦地教区的大主教,三位大主教都是下界教皇的热门人选。

  随着现任教皇的年龄越来越大,随时都有蒙主恩召的可能,三位大主教的竞争进入了白热化地步。

  但主要是另外两位大主教在竞争,安东尼恨不得把自己撇清得干干净净,上一次他就已经有机会成为教皇了,最后不得不假死脱身,没想到兜兜转转,几十年后又要再次面临同样的处境。

  安东尼真的恨不得拽住那两个家伙的耳朵大吼:我不要当教皇。

  可惜,就算他真的这样做了,别人也不会相信,如果不想当教皇,为什么你治下的教区发展这么好?

  为什么你教区的人民安居乐业?为什么你跟教区的各国统治者关系处理这么好?为什么神职人员的廉洁指数这么高?你是不是想好好表现争当下一界教皇?

  安东尼有口难言。

  表面上,他是一位六十岁不到,年富力强的中年大主教,但实际上却是一只活了不知道多少千年的老油条亡灵,转生过黑武士,转生过这么多次活人,论治政经验,他闭着眼睛也比其他两个好十倍。

  无论是什么样的情况,他都有对应的解决办法,而且心狠手黑,目光如炬,测谎之类的魔法都没有他的双眼好用。

  比如赈灾救灾,别的教区都是大张旗鼓,号召信徒捐款捐物,一路敲锣打鼓送往灾区,把路上消耗了七八成的物资亲手亲脚的派送给灾民,收割一波波的信仰,填满一个个腰包,至于死掉多少人,没人在意。

  安东尼却不这样做,他会号召信徒捐款,用捐款向佣兵公会和商会下任务,让他们运送物资粮食到灾区。

  再把灾民组织起来,自救和恢复生产,然后用恢复生产后的产出,补回花费掉的捐款,然后印一批感谢信和奖章,分派给那些捐款的信徒。

  而那些捐款,便以津贴的形式,分给了那些出去组织灾民救灾的牧师祭侍们,也就等于说,捐款转了一圈,从信徒那里流入了神职人员的腰包,但却每个人都得到了实惠,灾民也得到了救助。

  捐款人得到了表扬和感谢,十分满足,商会和佣兵公会完成了任务,收获了奖励,还降低了运输成本,灾民得到了粮食和物资,能活下来并重建家园,恢复生产。

  神职人员得到了津贴和灾民的感激,顿时觉得自己的工作即神圣又有价值。

  唯一缺点是无法短时间内大规模的收割信仰。

  但这正是安东尼的本意,他才不要给光明教会收割信仰呢,其他方面的处理,他也都坚持这个思路,能悄悄的做,就绝不声张。

  但几十年如一日的坚持下来,他发现了一个问题,因为处理得特别好,所以他教区的人口是持续增长的。

  长年没有战乱饥荒,信徒安居乐业,各国友好和睦,种族平等和谐,比如牛头人大婶在街头派传单拉人信教这种事,在别的教区是绝对不可能出现的。

  于是就导致了一个诡异的情况,虽然没有大幅度收割信仰的情况,但是他教区的信徒数量是平稳增长,信仰稳固坚定,奉献总量最多。

  所以不经意间,他的声望与日俱增,成为下任教皇的呼声也越来越强烈,搞得安东尼好无奈。

  他又不是那种放任灾难战争饥荒蔓延,而不管不顾的性格,下次碰到这种情,他还是会迅速处理,那岂不是干得越好,自己的声望越高?到时还要假死脱身?

  唉,叹气,难道就没有一种做好事别人不知道的办法吗?

  回到秘密据点,手一摸上门把,安东尼瞬间感觉到不对劲,混身汗毛倒竖。

  厚厚的木门炸开,无数碎木溅射,同时,一道凝实的剑芒破门而出,直往安东尼的脑袋劈去。

  “高阶剑圣!?”安东尼猛然一惊。

  高阶剑圣数量稀少,随便一位都是大陆上有名的强者,现在竟然来刺杀他?

  身为红衣大主教,安东尼本身是属于法系强者,在近距离碰上剑士很吃亏,更不要说能斗气化剑的高阶剑圣,就算是奥义法师,在这种距离被剑圣偷袭,恐怕也是凶多吉少的下场。

  然而安东尼夷然无惧,双手一振往身前一架,长长的袖袍被他振碎,露出双手的腕甲。

  那是一双厚厚的腕甲,把安东尼整条小手臂都包裹了起来,剑芒劈在上面,当的一声巨响,被震了开去。

  “神说:我的双拳无坚不摧。”安东尼一字一顿的喝到,一拳轰了出去。

  偷袭的高阶剑圣瞪大双眼,一脸见鬼的表情:“神圣斗气?!圣言术!?你不是大主教吗?为什么会用斗气?”

无线电子书    种菜骷髅的异域开荒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