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六十九章 不死的遗泽

无线电子书    种菜骷髅的异域开荒

  “教你没问题,但你买粮食做什么?你现在一天能种两百亩,养这个世界的人都够了,还买粮食?”奈格里斯用灵魂传输了一波信息过去:“好了,教完了。”

  “种。”安格应到。

  “买粮食回来种?你自己不是有种子吗?”奈格里斯诧异,安格培育的种子产量还挺高的,有必要买别的种子来种吗?

  “不同种子,一起种,不退化。”安格说到。

  奈格里斯想了好一会才明白安格这段话的意思,猛的瞪大眼睛:“你是说杂交吗?防止种子退化?你能想到这么远?”

  安格不解的歪歪头,为什么不想这么远?种菜,他是专业的。

  以前在安息之宫里,他就经历过种子退化的情况,好不容易保住了种子的生长速度,但是产量和抗虫害,抗倒伏和根系等方面的特性都不好,现在有条件了,为什么不改善?

  整理一下奈格里斯传过来的信息,好了,学会了。

  不死生物就是这点爽,学什么东西直接灵魂传输,学起那些要死记硬背的魔法文字数学奥术之类的,不要太方便了。

  “如果只是接收传送,不需要开启传送阵的全部功能,你把坐标开启就可以了,能节省很多能量。”虽然传输了知识,但奈格里斯还是怕安格搞错,管不住嘴的指点起来。

  安格挥挥手,打开了坐标。

  继续熟悉别的功能,突然坐标系图上,有一个点发出了黄色的亮光,并缓缓的闪烁着。

  “是什么?”安格问到,顺便挥了挥手。

  “不要!那是请求……”奈格里斯叫到,但已经晚了,那个黄色亮光的点已经移到坐标系图的正中央,亮光消失。

  好半晌,一个弱弱的声音传过来:“你……你好,能听到吗?”

  奈格里斯捂脸,用灵魂说到:“那是请求通讯的标识,你接通了不就等于告诉对面,世界中转站开启了吗?”

  “不能告诉?”安格歪歪头。

  “你别动。”奈格里斯叹气,不敢再让安格来操控了,自己的小爪子在坐标系上划拉,好一会才吁了口气:“还好还好,没有做标识,没有暴露。”

  天啊,世界中转站,如果被人发现世界中转站重开了,所有位面都会疯狂的,那些人会拼命寻找这里的位置,然后不顾一切的前来抢夺。

  世界中转站啊,掌握了这里,就等于掌握了无数位面的交通要道,坐地收钱就能发大财。

  安格歪歪头,显然没听懂。

  奈格里斯解释到:“空间魔法是没有什么标记之类的东西,不可能联上一个传送点,那里就有大大的招牌写着某某某传送阵,对吧。只有它告诉你它是谁,你才知道它是谁,这就是标识。”

  “如果不打开标识,别人就算连接上,也不会知道这里是世界中转站。坐标系图为什么珍贵?就是别人不告诉你,你也能知道对方是谁。”奈格里斯凑近那个光点一看:“未知坐标点?呃,这就尴尬了。”

  刚刚才吹嘘坐标系的厉害,现在却不知道对面是哪个地方。

  “只有一种情况,这个地方是新的,从来没在坐标系里出现过。”奈格里斯肯定的说到。

  “哦。”安格拉起草帽幻化成人类,问到:“你是谁?”

  “啊?啊!有回应了,有回应了,巫女,快来快来,有回应了。”对面传来非常兴奋和激动的声音,一番吵闹后,又迅速安静下来,然后,一个口音怪怪的女声响起:

  “您……您好,伟大的紫骸之主,终于得到您的回应了,我是紫骸一族的巫女,第二十一代紫骸,虔诚向您祈告,祝您灵魂安宁。”随着这个巫女的话,一团魂焰无中生有,没入了安格的体内。

  一个莫名其妙联系上的巫女,竟然是不死的信徒。

  不过也不奇怪,当年的不死帝国如日中天,震慑万界,哪个位面会没有不死的信徒?说不定安格利用传送阵往别的位面转一圈,就能收获大堆的信仰元力了呢。

  “什么紫骸?”安格问到。

  “啊?紫骸?紫骸就是紫色的骸骨啊。”巫女说到。

  奈格里斯猜测道:“不会是悼亡骷髅吧,估计是不知道哪个小位面碰到过紫金骷髅,留下了紫骸之主的传说,然后形成了原始的崇拜,建造了传送阵,就时不时的联系世界中转站,想寻找紫骸之主,就像菲林艾斯克他们一样,时不时就来这里碰碰运气,想联系安息之宫。”

  说到紫金骷髅,安格立刻就想起了那个紫金色的身影,不死君王麾下最强大的骷髅,悼亡之主……叫什么了?

  安格歪歪头,没想起悼亡之主的名字,他就是一个种菜的小骷髅,谁会告诉他悼亡之主的名字,差几十级呢,创造他的领主,并没有把这些名字铭刻到他的灵魂里,只好转头问奈格里斯。

  “叫洛克,外号坚骨,全名就叫坚骨洛克,这些原生不死生物,起名就是随意。”奈格里斯撇了撇嘴,略带不屑的说到,可是眼神却有些畏缩。

  没办法,抓它是君王的意思,但动手的却是洛克,那是一场毫无还手之力的屈辱经历。除了在名字上找找优越感,别的方面他也找不到啊。

  希望那具紫金骨头跟君王一起消失得干干净净,奈格里斯心虚的祈祷着。

  安格想到了另一个问题:“君王叫什么?”安格从来没问过君王的名字,反正叫君王就够了,也不需要知道具体,不过现在问起来,就顺便多问一句。

  “君王叫……叫……君王叫……”奈格里斯连续说了好几次,一次比一次的声音低,表情越来越惊恐:“我是知道君王的名字的,可是我却想不起来了,我的记忆,我的记忆被封印了!”

  记忆封印的可怕之处,在于你平常根本感觉不到异常,可是偏偏有些东西你却怎么都想不起来,如果不是安格问他这个问题,奈格里斯根本不会意识到自己的记忆被封印过。

  安格歪了歪头,不解的说到:“你是封印的。”

  奈格里斯脸上表情一滞,对哦,自己本来就是被封印的,封印在黄铜之书里,顺带封印一部分记忆,有什么好奇怪的?

  意识到这一点,奈格里斯就轻松了:“还好还好,不是封印记忆,是全部封印。”

  可能是安格这边太久没有回应,光点里再次响起巫女的声音:“紫骸之主,您还在吗?”

  “不是紫骸,是悼亡之主。”安格纠正到,洛克是悼亡之主,不叫紫骸之主。

  “啊?是悼亡之主吗?这是您的真名吗?伟大的悼亡之主,我们紫骸一族一直在守护着您的手骨,我们以您的名字立族,祈求您的庇护,悼亡之主,求求您救救我紫骸一族,我们正在受到瘟疫和饥饿的袭击,请您庇护我们。”

  随着巫女的声音,又是一大团魂焰投送过来,对面似乎是一个深渊位面,而安格这里也是深渊位面,都是没有位面壁垒的世界,投送的能量衰减不是很大。

  这种规模的魂焰,不是一个两个人能形成的,投入安格灵魂时,还掺杂着一些影像。

  那是一个原始森林中的空地,四周都是简陋的皮制帐蓬,一大群皮衣皮裙的人围成一个圈,不断叩拜着。

  两个混身涂得花里胡哨的老巫师,在跳着古怪的乩舞,身上有阵阵能量的光芒在扩散。

  一个皮肤小麦色的巫女跪在传送阵前,对着一只紫金色的手骨说着什么。

  只不过手骨的比例有些不对,比巫女和其他人都小了一圈,如果手骨的比例正常,那这些人的身高至少在两米五到三米之间,简直就是小巨人。

  那团魂焰在安格的灵魂中结出了一个符号,至此,安格的灵魂中就有四个符号了。

  四个?不是三个吗?有些奇怪的安格数了一下,确实是四个,丽莎的,欧克的,巫女紫骸的,还有一个竟然是银币的。银币什么时候也结了个符号了?

  奈格里斯终于反应过来了:“手骨?紫金的手骨?守护着?洛克的手骨在他们那里?!”

  安格点点头,他已经从魂焰挟杂着影像中看到了那只手骨,紫金色,手肘以下,完完整整。

  “传过来。”安格说到。

  “啊?悼亡之主,这是我们唯一能与您产生联系的信物,能不能让我们留着?不然我们就失去与您的所有联系。”紫骸的声音变得犹豫。

  她的先祖就是通过手骨里残留的一些信息,才建造了传送阵,如果传过去,她岂不是永远失去与悼亡之主联系的信物了?

  失去联系?不会啊。安格触碰了属于紫骸的符号,传输了一道意念过去:“传过来。”

  跪在地上的紫骸吓得跳起来,安格的声音竟然直接在她的心里响起,而不是通过传送阵发出。

  如此神迹,紫骸哪里还敢犹豫,赶紧把手骨摆上去,发动传送阵。

  奈格里斯在坐标系上按下了‘接收’,整个控制室突然轻轻的颤动了起来。

  颤动的不是主控室,而是最顶部的传送阵,两根石柱之间,一阵传送的白光闪动,一只紫金色的手骨便出现在石柱之间。

  安格注意到,这种传送方式,跟他来到这个世界的那次不一样。

  当时是两根石柱间出现一张光膜,他像穿过一扇门一样穿过来,但这一次直接就是传送光芒,难道两者之间有什么不一样?

  手骨沉甸甸的,像金属,隐隐约约还带着一股熟悉的威势,在不死的灵魂没有消失前,安格感受过这股威势的。

  “是洛克的手骨,就是这股气息,它的手怎么掉在这个……紫骸位面了?难道它死在那个位面了?”奈格里斯说到。

  安格没有理他,而是提来一个桶,灌满水,施放净化术,把它净化成圣水,再放上一瓶精华液,一包圣菇粉,就要启动传送阵。

  不需要回到控制室,安格的左手就能随时随地的控制传送阵,控制室更像是造给那些没有皮饰手环的人用的。

  “圣水?你不先问问?万一他们患的不是痢疫呢?精华液?一瓶一千五百魔晶啊,这么大一包圣菇粉?这两种都是治外伤的,跟瘟疫没关系啊,太浪费了吧。”奈格里斯连忙拦住他。

  安格歪歪头:“我会这些。”言下之意是别的他也不会。

  奈格里斯吐血,不会你问我啊!刚想这样说,可是猛的一想,如果自己不传送过去,好像能用的办法也不多,他们又没有能包治百病的药。

  把没说出口的话咽下去,奈格里斯退到一边,两根石柱间白光一闪,放上去的东西全都消失不见了。

  刚把那些东西传送过去,等他们回到控制室,就听到紫骸激动的呼唤:“悼亡之主,我把圣水给病人喝了,他的瘟疫症状立刻开始减轻,这么大桶的圣水,够整个部落的病人喝了,谢谢悼亡之主。”

  顿时又是一大团的魂焰投送过来。

  “还真被你撞对了。”奈格里斯还能怎么办?只能摇头感叹安格的狗屎运。

  “对了,悼亡之主,我们的先祖还捡到当初被您击杀的飞蛾的一对翅膀,马上传过去给您。”紫骸又说到。

  奈格里斯看了一下,再次启动‘接收’,这一次,控制室连轻颤都没有,应该是第一次传送,让一千年都没有运转过的传送阵顺滑了起来,所以不再产生震动了。

  出去一看,果然看到了一对翅膀的骨骼。

  紫骸又说了一大堆感激,崇敬,祷告的话,这才依依不舍的切掉联接。

  抱着这对翅膀骨骼回来,奈格里斯忍不住感叹到:“不死帝国留下的遗泽太丰厚了吧,随随便便不知哪个深渊,就有一支忠诚的种族在守候,洛克掉的一只手,都能成为信仰,你要是愿意,开着坐标系逐个坐标联系一下,说不定就能有一大堆收获。”

  “哦。”安格打开坐标系,挑选了一个光点就要按下去。

  奈格里斯扔掉骨头,飞扑过来抱住他,讪笑道:“不能随便按,要做好准备,先做好准备。”心里已经扇了自己一连串巴掌:早说过,不要乱说话,不要乱说话,这个蠢骷髅会当真的!!!

  赶紧关掉坐标系,关掉传送阵,回过头,却发现安格正在做一件他气血上涌的事情,他竟然把紫金的洛克之手拆散了。

  “你在做什么!”奈格里斯怒吼到。

  天啊,一只完整的手骨,竟然被安格拆成零碎,指骨掌骨尺骨桡骨,一只手有多少根骨头,就被他拆成多少块,这可是悼亡之主的手啊。

  “换一下。”安格说到,边说边把自己的右手拆了下来。

  在安息之宫的时候,安格会去宫殿的边缘寻找骨骼,来替换自己破损的骨骼,曾经他找到过一具白银骷髅的骨架,可惜,那时候的他,灵魂不足以驱动这种等级的骨架,只能遗憾的放弃。

  直到现在,他的骨头仍然是灰色的,只是在安息之风的淬炼下,密度更高而已。但再硬的灰骨骼,能比得上紫金骨骼?

  安格知道自己不可能驱动一整只悼亡之手,所以把它们拆成了零碎,再用灵魂之火去组合它们。

  当安格的手肘贴上这些紫金骨骼的时候,一股无以言表的沉重压力压到了他的身上,差点把他压趴下。

  不行,完全不能驱动,把指骨去掉,还是不行,把掌骨也去掉,只剩下尺骨和桡骨后,顺畅的感觉才回来了。

  把原来的手掌接上去,安格的右手就变成了替换了尺骨桡骨的悼亡之手。

  紫金骨骼跟灰骨骼的差别并不大,替换上去竟然不是很显眼,只有在光线照耀下,那股灰中透紫,紫中泛金的光泽,才会明显起来。

  “挎巴达,这样也行?剩下的指骨怎么办?替换到我的脚上怎么样?让我也尝尝践踏洛克之手的味道。”奈格里斯说着,一扭头,又看到了一件让他气血上涌的事情。

  小僵尸正抓着天使骷髅的翅膀,用脚踩着它的背,硬生生撕了下来,羽毛掉了一地。

  “你们在干什么!!”奈格里斯怒吼起来。

  小僵尸和天使骷髅整齐的转头看过来,然后无视它,继续撕第二只翅膀。

  撕掉后,捡起奈格里斯扛回来那对所谓‘飞蛾’的翅膀,用力卡到肩胛骨上。

  嘿嘿嘿,竟然卡上去了,那是个屁飞蛾的翅膀,那就是一对天使翅膀,估计壁画画得太夸张,导致口口相传中,传成了飞蛾。

  这么说来,跟悼亡之主洛克战斗的,竟然是一位六翼大天使?这是六翼大天使的翅膀?

  看上去确实比天使骷髅原来的翅膀大多了,而且骨胳也粗了一圈,有种鸡翅膀变鸵鸟翅膀的感觉。

  扑腾两下,觉得还顺手,天使骷髅蹭蹭蹭的跑到安格面前,背过身,把翅膀骨骼张得大大的给安格看。

  奈格里斯都能脑补天使骷髅想说什么了:看,没有羽毛……。

  羡慕死它了:“什么时候也给我捡点装备啊,我也想升级。”

  小僵尸也在旁边附和到:“嗷!嗷嗷!”

  谁能想启动个传送阵,都能有装备捡呢?不死的遗泽实在是太丰厚了。

  恶魔谷尽头的恶魔大裂谷,绝壁下的一个被堵死的洞穴,一阵传送光芒闪动,两团拳头大小的黑色团状物出现在白光之中。

  黑色的烟雾从黑团中溢出,很快舒展成两个人型阴影,如果银币看到他们,就会认出正是杀死他的那两名黑武士。

  其中一名黑武士从封闭的洞口穿了出去,没多久就返身回来:“没错,就是这里,世界中转站。力奥纳德那个蠢货是怎么得到这里的坐标的?”

  “好像是有人向他们买粮,还提供了一些特别有价值的特产,他贪心想据为己有……。”另一位黑武士应到。

  “这种暴露的方式真是……低级,干脆杀光这个世界的生命算了。”

  “用不着我们动手,先躲起来。”黑武士说完,左手从胸口插进去,掏出了一个卷轴,拉开卷轴后,卷轴自己燃烧,化成了灰烬。

  两个黑武士远远的躲了起来,深深的融入了岩壁的石头里。

  没过多久,传送的光芒再一次亮起,光芒之中出现了一个圣洁的身影。

二章半

无线电子书    种菜骷髅的异域开荒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