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前一段     暂停     继续    停止    下一段

第一百九十一章 决战可能会提前

无线电子书    人族镇守使
🔊点这里听书
*已支持Chrome,Edge,Safari,Firefox浏览器

  镇魔司中,东方诏负手看着天穹,脸色有些复杂。

  近二十年过去。

  岁月没有在他身上留下太多的痕迹。

  就好像。

  时间不是过去了将近二十年,而是仅仅过去了二十天一样。

  在他身旁,赫然就是周元正。

  “东方镇守又在想沈镇守的事情?”

  他已不是第一次见了。

  闻言。

  东方诏收回目光,微微摇头:“沈镇守独自一人离开此方天地,前往外界已有挺长的一段时间,却一直没有任何消息传来,我要说不担忧便是假的了。

  所幸的是,沈镇守虽没有消息传来,却也不曾传来噩耗,始终都算是一个希望吧!”

  沈长青虽然离去。。

  但对方却把天魁给留了下来。

  天魁再怎么说,都是曾经认主的凶兽,哪怕两者相隔太远,已经很难再有什么联系。

  可冥冥中的一分微妙感应,依旧是存在的。

  如果沈长青陨落。

  这一分感应就会瞬间崩碎。

  如果对方没有陨落,那么感应就会一直存在。

  而这。

  也是东方诏判定沈长青依旧活着的标准。

  “以那位泰山府君所说的话来看,我人族天地封禁的力量,再有几年时间就该彻底消散了,如果封禁消散的话,我人族就得直面妖邪一族的大军。

  到了那时候,又是尸横遍野,一个不慎便要亡族灭种!”

  他脸色无比凝重。

  泰山府君的事情,现在也不是什么秘密了。

  早在十年前。

  大秦就已经前往天地罡风层,碰到了那位泰山府君。

  所有的一些已知以及未知的消息,大秦也都从泰山府君口中得知。

  闻言。

  周元正正色说道:“东方镇守其实也不用过于忧虑,我人族现在已经是今非昔比,江湖上暂且不说,单单是我镇魔司内,圣阶镇守使就已经不下于两位数。

  圣阶以上者虽然不多,但有你先一步入主神阶,后面必定会再有神阶镇守使出世。

  至于妖邪一族那边,尽管威胁不小,但万年前一战他们损失惨重,如今是否恢复元气都犹未可知。

  真要开战的话,我人族不是一点胜算都没有。”

  自从大秦布武天下,设立武院以后。

  江湖上的强者,就是如同雨后春笋中汹涌出来。

  不算其他地方的强者,单单是一个镇魔司,实力就比布武天下以前,强大了十倍不止。

  这样的蜕变。

  乃是非常可怕的。

  所以。

  对于跟妖邪一族开战,周元正并没有太大的担忧。

  事实上。

  这也没有什么担忧的必要。

  在他看来,要么生要么死。

  人族现在毫无退路可言,与其考虑那么多,倒不如安心积蓄实力,等待那一天的到来。

  但这只是周元正的想法,作为镇魔司的掌权人,东方诏却有自己的顾虑。

  尽管他对于人族现在的实力颇为自信。

  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毕竟妖邪一族的底蕴深厚,而人族原先传承断绝,只是十几二十年前才有完整的武道传承出现。

  如此短的时间内,任凭人族如何发展,能够掌握的实力都是有限的。

  因此。

  东方诏需要考虑,若是人族战败的话,如何才能保全传承,不至于让人族就此灭绝。

  “天境的事情,现在探查的如何了?”

  他侧头看向对方。

  周元正闻言,不禁摇头:“我已经派遣不少人进入天境里面,但都没有找寻到什么有用的东西,每当天境结束以后,所有进入里面的人,都会不由自主的退出来。

  任凭我等想尽办法,都没能留在那里。”

  “继续探索,务必找寻出天境的问题。”

  东方诏面色肃然。

  眼下妖邪一族围堵在天地外面,他能想到的唯一退路,就是存在于天地内的天境了。

  天境行踪莫测。

  就算是已经晋升神阶镇守使的自己,在天境没有出世的时候,都不能探查出半点端倪。

  由此可见。

  天境论及隐蔽性,绝对是最为强大的。

  另外。

  天境里面拥有浓郁的天地灵气,且凶兽生存不知多少年,都依旧没有灭绝。

  从这里就能看得出来,天境乃是适合生灵生存的。

  正因这一点。

  东方诏才会如此看重天境。

  就算是上古人族强者留下的那些上古遗址,在摒弃掉其中可能存在的传承以后,都不能跟天境媲美。

  只是——

  天境也有一个很大的问题。

  那就是进入天境内的人,在待满特定的时间以后,就会被迫从里面退出来,不管怎样都没有办法长久留下。

  要是不能把这个问题解决的话,想要把天境作为后路,便是没有什么可能了。

  因此。

  他不断的派人进入天境里面,就是想要找出天境的玄妙,但这么多年了,始终都没有成功。

  突然间。

  东方诏仿佛是感受到了什么一样,侧头看向镇魔司外面。

  “有朋友来了。”

  说完。

  他收回了目光,重新看向身旁的人。

  “天境的事情你抓紧一些,其余的事情,就由我来处理吧!”

  话音落下的时候。

  东方诏的身形,直接消失在了原地。

  由始至终。

  周元正都只感受到了轻微的空间波动,除此外,没有任何觉察。

  对此,他也不由感慨了一句。

  “神阶镇守使果然不是圣阶能比的,不知何年何月我才能进入神阶!”

  神阶!

  在以前镇魔司的时候,是从来没有过的一个境界,就算是猜想都不曾有过猜想。

  只有当东方诏突破到圣阶以后,对方才认为圣阶以上存在神阶。

  如今。

  这位算是成功晋升了神阶。

  但是想要晋升神阶,难度比晋升圣阶不知大了多少倍。

  现在的大秦早已经不是曾经的大秦了,吞并大梁跟大越以后,大秦版块扩大了不说,原先大秦镇魔司也吞并了其他两国镇魔司,除魔使以及镇守使数量大增。

  饶是这样,神阶镇守使也只有一个东方诏而已。

  从这里面就能看得出来,想要真正晋升神阶究竟是有多么困难。

  国都外。

  东方诏悄然而至。

  没有穿着往日兽皮,而是效仿大秦中人身着青色劲装的蛮神,在背负双手感受着前方浓郁的雷霆力量。

  在雷霆力量覆盖下,有人在外围盘膝而坐,有人却是深入其中。

  而在雷霆力量最中心的地方,可见一个巨型坑洞。

  “沈镇守不愧是人族万年来最为强大的存在,此地残留的力量,就算过去了这么多年,依旧让人感到震惊!”

  蛮神面上满是感慨的神色。

  在他看来。

  沈长青如果是放在上古时期的话,说不定能成为媲美元皇的强者。

  但对方选择离开天地前往外界,无疑是增加了许多的风险。

  东方诏来到蛮神的身旁,目光同样看向雷坑所在:“若无沈镇守,或许我人族早在十几年前的时候,就已经尽灭于妖邪一族手中了。

  此地乃沈镇守曾经渡劫的地方,要能有人能悟出几分精髓,日后我人族必定能出一尊顶尖强者。”

  自己能晋升神阶镇守使。

  很大一部分原因,都是在沈长青留下的武学传承中悟出来的道路。

  正因这样。

  东方诏非常明白,对方留下来的传承究竟是有多么重要。

  如今武阁里面,还留有完整的洞天境传承。

  他有预感。

  要是能有天才把对方留下的传承,真正的修炼到登天造极地步的话,妖邪一族的威胁将不再是威胁。

  但可惜的是。

  不要说洞天境了。

  就算是能跨入不朽金身境,都只有一个天魁而已。

  没办法。

  武道的修行方法过于困难了。

  尽管大秦如今天才辈出,强者如云,但十几二十年间能入天人境界已是幸事,想要入不朽金身境,根本不是短时间内就能成功的。

  除却武道艰难以外,还有一个最严重的问题。

  那就是天地灵气,正在飞速衰退。

  武者修炼。

  天地灵气乃是重中之重。

  如今天地灵气衰竭严重,武者想要晋升难度无疑是加大了许多。

  能有一批天人强者出世,还是因为传承完善的缘故。

  不然。

  东方诏怀疑,偌大大秦都拿不出一个天人。

  随后,他把目光落在了蛮神身上。

  “蛮神不在蛮荒待着,今日怎有兴致来我大秦?”

  大秦已经是跟蛮族全面休战。

  在妖邪一族面前,往日的一些恩怨,已经是暂且放下了。

  但以往的时候,大秦跟蛮族都是井水不犯河水,蛮神鲜少会离开蛮荒,来到大秦境内。

  如今对方悄然而至。

  要说没有什么目的,东方诏是不相信的。

  “吾昨日心绪不宁,前往了天地通道一趟,泰山府君说外界的妖邪可能会有一些大动作,吾怀疑决战或许要被提前了!”

  蛮神看了他一眼,语气前所未有的凝重。

  决战提前!

  东方诏神情微变。

  他本以为决战还要有几年时间,才会真正的到来。

  但对于蛮神的话,东方诏实则也没有什么怀疑。

  现在大家都是绑在一根绳子上的蚂蚱,人族倒了,蛮族也落不好。

  “此事蛮神可是确定了?”

  “吾不能确定,但泰山府君如今作为通道之灵镇守于那里,对于外界是有一些感知的,他既然这样说了,理应不会出什么出入。

  再加上吾近来心绪不宁,冥冥中肯定是有什么事情发生。”

  蛮神沉声说道。

  他是蛮族之主,掌握有一族的气运。

  真要有灭族危机到来的话,会事先感知到一些东西。

  这种感知。

  比自身神境自带的第六感,要强烈上许多。

  说到这里。

  蛮神又是补充了一句:“东方镇守大可问一问秦皇,他即为当代人皇,如果人族面临灭族危机的话,他也会有所感应才是。

  但如果真是妖邪一族有所动作,决战提前的话。

  你我二族,都得事先做好准备才是了!”

  大战一起。

  注定是尸横遍野的一幕。

  万年前的一战,人族强者尽数陨落,种族数量锐减了大半,险些沦落到了灭族的境地。

  如今眼看又有重现万年前的一幕,蛮神心中的凝重可想而知。

  若能恢复万年前的巅峰实力,他心中倒也不惧。

  然而。

  自复苏到如今,自身虽然恢复了不少,但跟巅峰相比仍然有莫大的差距。

  论及实力的话,眼下只是处于神境七阶而已,勉勉强强算是跨入了神境后阶,但也止步于此了。

  东方诏明白此事的严重性,所以他点了点头:“此事我会禀告给陛下,蛮族那一边可是做好准备了?”

  “吾族随时可战。”

  蛮神自信一笑。

  现在的蛮族已经不是曾经的蛮族了,在他执掌蛮族以后,蛮族真正做到了全民皆兵的程度。

  不开战则矣。

  一旦开战。

  偌大蛮族随时可以倾尽全力而战。

  说完以后,蛮神原地的身影如同烟雾般消散不见。

  东方诏见此,也没有什么奇怪。

  对方的真身依旧是在蛮荒里面,真正前来的,只是一具力量凝聚的化身而已。

  在原地停留少许。

  他也是悄然离去。

  由始至终。

  存在于周围的人,都没有发现两人的出现以及离去。

  就好像两人虽然站在那里,却处于一个完全不同维度的空间一般,看似同一个层面,但两者不可触摸。

  国都,皇城内。

  “东方镇守来了。”

  后花园中,古兴从池塘中转移视线,继而落在了眼前之人的身上。

  跟十几二十年前相比,如今的他稳重了不少。

  跟东方诏不同的是。

  岁月在其身上,留下了不浅的痕迹。

  看着面前的人,东方诏仿佛见到了当年的古玄机,两者在气度上面,已是颇为相似了。

  半晌。

  他才回过神来,作揖说道:“就在方才,蛮族那位蛮神分身来到国都前跟臣碰面,从他口中,臣得到了一些颇为重要的信息。”

  “蛮神!”

  古兴面色一动。

  他不是东方诏,虽然贵为秦皇,但奈何天赋一般,这些年就算是有皇宫内的资源补充,也只是勉勉强强进入大宗师的境界而已。

  这个大宗师。

  不是曾经人族的大宗师,而是沈长青划分新境界以后的大宗师。

  锻体!

  通脉!

  先天!

  宗师!

  大宗师!

  极境!

  天人!

  等等一系列境界里面,古兴只是勉强涉及第五个境界,放在武道改革以前,便相当于宗师巅峰。

  放在那个时候,此等境界的强者已经差不多算是顶尖的了。

  但是。

  今时不同往日。

  如今武道昌隆鼎盛,虽然至今没有多少天人境界的强者出现,但只是大宗师的话,不说烂大街却也半点都不少。

  对于蛮神的到来,他是一点感知都没有。

  “蛮神此来,是有什么目的?”

  “他说妖邪一族的进攻,可能要提前了。”

  “提前!”

  古兴脸色微变,但却没有预想当中的大惊失色。

  等到东方诏说完以后,他方才不疾不徐的说道:“其实朕这段时间也是有些心绪不宁,好像是有什么事情要发生,本想召你前来商议一二,但又只以为是错觉。

  如今看来的话,那位蛮神所说不假,妖邪一族的动作很有可能是提前了。

  否则,朕不会有此等感觉。”

  作为人皇。

  人族真有危机到来的时候,自身就会有所感应。

  实际上。

  就算是东方诏不来,古兴都准备传召对方了。

  这一次对方来此所说的话,正好坐实了他心中的猜想。

  “若是妖邪一族真的大举来攻,陛下可有应对的方法?”

  东方诏问道。

  古兴说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等人族早已经没有退路可言,十几年前沈镇守前往外界找寻契机,但至今都没有消息传来。

  尽管没有陨落,但只怕也是受困于某一个地方。

  所幸的是,这些年来在朝廷资源大力供给的情况下,各个武院诞生的强者不少。

  跟大秦刚刚一统的时候相比,如今的国力已是强横数十倍有余了。”

  说完。

  他站起身,来到了小亭一侧,负手看着面前池塘的游鱼,一股若有若无的威势从其身上散发出来。

  那一刻。

  偌大的虚空都仿佛承压。

  在东方诏眼中,对方的身躯突然变得伟岸起来,就算是自己乃是当世唯一一尊神阶镇守使,如今都感受到了强烈的威胁。

  这种感觉,让他暗自心惊。

  “东方镇守以为,如今的朕跟你相比,差距几何?”

  古兴转身,神态淡然。

  东方诏平静说道:“以陛下如今展露出来的力量,臣并无太大的把握能胜。”

  这一句话。

  他不是单纯为了恭维而已,而是实话实说。

  “这些年来大秦成长了许久,使得人族气运上升不少,当年若是我大秦气运强横至此的话,天地内的妖邪早已被清扫干净了。

  朕如今虽止步于大宗师一境,但在借用大秦气运的情况下,匹敌传闻当中的神境想来不成问题。”

  古兴微微摇头。

  “同时,若是朕再往前走出一两步的话,虽然不入上古时期的元皇,但相信也差不了多少。”

  “但那样一来,陛下只怕需付出不小的代价吧!”

  东方诏脸色凝然。

  气运就是一柄双刃剑,动用的越多,需要承受的代价就越大。

  当年上任秦皇陨落,虽然是有寿元将近的因素在内,但真正陨落的原因,还是借用大秦气运所致。

  然而。

  古玄机那时候,只是对抗妖圣而已。

  如果是要对付妖神,乃至于更强的存在,付出的代价只会更加惨重。

  古兴淡淡一笑,神色云淡风轻:“皇者不可长生,朕就算是一直苟活,也只有区区数十载而已,若能为人族竭力一战,便是朕应有的宿命。”

  “东方镇守以为,不为人族而战的人皇,算得上人皇吗?”

  不为人族而战的人皇,算不算人皇?

  东方诏闻言,直接就是沉默了下来。

  古兴说道:“人族实力虽弱,但从不惧死,大秦境内亿万人族皆可一战。”

  “不过——”

  “若真的事不可为,还得为人族留下一分血脉传承,静待他日东山再起。”

  古兴说到这里,话锋突然一转。

  “这些年来,镇魔司一直都在研究天境的事情,现在可有什么大的收获?”

  “暂时没有。”

  东方诏摇了摇头,他知道对方问这句话的意思是什么。

  镇魔司想要研究出天境的秘密,给人族谋求后路的所作所为,都瞒不过朝廷的耳目。

  乃至于在派人入天境的时候,就有朝廷的人跟随入内。

  目的也很简单。

  跟镇魔司一样,都是为了找寻出天境的秘密。

  古兴说道:“据朕从大秦典籍以及那位泰山府君给到的消息来看,天境存在的岁月比上古都要来得久远。

  如果能研究出天境的秘密,朕会让一部分人先入主其中,确保血脉能延续下去。”

  “此事臣会尽力而为,但不能百分百保证一定可以研究出天境的秘密。”

  东方诏抱拳。

  他没有把话说的太满。

  毕竟天境存在了无数岁月,内里蕴含了多少秘密不得而知。

  以镇魔司现在的手段,想要研究出天境的秘密,可能性是微乎其微的。

  但是。

  哪怕只有一分可能,东方诏都不会放弃。

  “希望时间来得及吧,否则我人族真就只能背水一战了!”

  古兴叹了口气。

  他不怕死,但怕大秦就此覆灭。

  如今天下一统,大秦已经能完全代表人族了。

  大秦一灭。

  人族必灭。

  古兴不希望大秦覆灭在自己手中。

  “大周以及莫城那一边,现在是个什么情况?”

  他接着说道。

  大周指的就是原先大周疆域,如今重生为天灾的周皇牧神通就盘踞在那里。

  至于莫城的话。

  则是原先的小丘山。

  只是现在小丘山早已经消失不见,那里的天灾领域早已经不是以往能够媲美的。

  莫城!

  就是那头天灾对于自己领域的称谓。

  东方诏说道:“沈镇守曾经跟莫城城主有过交易,这些年来莫城也的确没有对人族出手,那位虽然化为了天灾,但仍然是站在我人族阵营这一边。

  大周的话,就有些难以把控了。

  不过真要大战来临的话,牧神通想要置身事外也断然没有可能。”

  说到牧神通,他言语中多有冷意。

  对于那位献祭了整个大周的周皇,东方诏没有半点好感。

无线电子书    人族镇守使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