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书架
小说社区
书库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侠 • 仙侠
都市 • 言情
历史 • 军事
游戏 • 竞技
科幻 • 灵异
您当前所在位置:无线电子书>>重生乡村文艺生活

第7章 生产队分地

更新时间:2021-03-29  作者:坐望敬亭
毛学东的讲话内容相比文件精神无疑是非常大胆的,但这也是上面的共识,这两年辽省的农村改革工作在全国范围内已经算是落后的了,这一次新一轮的尝试必须要大力推进。

“我们平县下辖十六个公社、八十六个生产队将按照生产队实行包产到户,责任到人的生产责任制,计划在三个月之内将联产承包责任制在全县范围内全面铺开。”

毛学东的讲话在社员们的议论声中结束了,何平听着也有些感叹,这个时候辽省领导还是有些进取心的嘛,文件上说的联产承包责任制可分很多种,但平县却恰恰采用了其中最为激进,也可能是收益最高的一种。

两个小时的宣传会议结束,毛学东马不停蹄的就要去下一个大队进行宣贯。全县十六个公社、八十六个生产队,算他们三个宣传队伍每天跑六个地方,半个多月的时间才能跑完,这还没算其他一些国营单位。

毛学东一行人走了,但工作才是刚刚开始。包产到户最重要的是什么——分地,这里面说道就大了。

社员们家里人口都是固定的,按照人口来定量分地是没问题的,但地分到哪个位置,那可就太考验工作人员的经验和能力了。

公社的同志用了两天时间重新复核了一遍韩屯的土地量,接下来就是在公社干部的见证下分地了。

老队长还是采取的老办法——抓阄。

别看方法土,但却是眼下最公平的方法。一上午的时间就为着抓阄的事闹的大队院里沸反盈天,都快吵上天了,幸亏老队长多年的积威已深,大伙吵归吵,最终还是认可了结果。

分完了地各家都去地里划地界,其实队里早就给安排好了,但大伙还是自顾自的用各自的土办法做好标记。

何平在分地的时候特意提出来,小柱儿的那份地还是由他舅舅刘家铭家种,刘家铭对此千恩万谢,同时心里又有着些许愧疚,毕竟小柱儿这个外甥在他家也没过过几天好日子,现在他反而还要受人家的照顾。

其实何平心里的想法很简单,不算那个畜生不如的爹,小柱儿在世的血亲就刘家铭这一个舅舅了,俗话说打断骨头连着筋,刘家铭家里确实困难,要不然小柱儿在他们家也不会吃不饱饭,反正地给何平他也不会照顾,不如做个顺水人情。

因此刘家铭的地正好是跟何平家的地连着的,而另一边则是连着韩兆贵家的地,再过去是许老财家的地。

眼下秋收工作还没有完成,地里全是苞米杆子,站在地头上根本分不清哪家是哪家。

许老财和韩兆贵艰难的推着一块大石头往地头滚,何平问道:“老财叔,你这干啥呢,也不嫌费劲,弄个记号就行了呗。”

“用……放心,一般……人抬不动。”

一块半米见方的大石头被韩兆贵和许老财合力推到两家的地头上作为分界线。

分地耽误了两天的功夫,秋收还得继续。

分完了田地,社员们的积极性似乎一下子提高了不少。

包产到户意味着把耕地分配到每个家庭,以家庭为单位进行耕种,每年上交完公粮,剩下的就都是自己家的。跟以前干好干赖都一个样的模式完全不同了,只要是勤快、踏实的庄户人家,谁不说这政策好。

当然,队里那几个偷奸耍滑的人家肯定是背地里没少骂的。

又到了十一,今年的秋收在社员们打了鸡血一样的劲头下,超前了一天完成。

老队长站在地头上看着空旷的田地心思复杂,直吧嗒烟袋。

何平凑了过去,“老队长,想啥呢?”

老队长瞪了何平一眼,这小子鬼鬼祟祟的,一看就没安好心。

“啥事?”

“没事,就过来看看。你看哈,这苞米都收完了,地一空看着还挺眼亮(宽敞、开阔)的。”

“有屁就放。”

“我寻思着这地空着也怪可惜的,要不我跟农学院打听打听能种点啥?”

老队长斜楞了何平一眼,仿佛在看一个白痴,“你当就你聪明?”

何平被老队长鄙视的很受伤,他虽然不怎么会种地,但东北这边的气候他还是知道的,冬季最低气温零下三十度以下,大地上除了冬小麦啥也活不了,但地得养,不可能刚种完苞米又种冬小麦。

“我这不是心里有点想法嘛,先去问问,实在不行就算了嘛。”

老队长狐疑的看着何平,他心想这小子虽然不着调,但应该不至于信口开河。

“啥想法?”

“我觉得咱们可以种点牧草。”

“牧草?给谁吃,给你吃啊?好好的田种牧草,刚吃了几天饱饭把你能坏了。”老队长一听何平的话就想给他一脚,辽南这片种牧草,你也是想瞎了心了。

“苜蓿听说过没,咱养鸡场的用得上啊,还可以当牲口饲料。我寻思拉几家先种种,以后咱养鸡场不就可以自产原料不是能丰富点了么。”

木须?

这还真触及到了老队长的知识盲区,给鸡吃?老队长还是头一次听说给鸡吃草的。

“我这也是冷不丁想起来的,以前听说过这玩意能给鸡补充维生素。”何平给老队长解释道。

苜蓿能当鸡饲料的事是何平那个开养鸡场的钓友说的,要不说钓鱼佬除了钓鱼啥都能干呢,一天天钓鱼的时候净扯这些闲篇。

“苜蓿这东西啥习性?”老队长问这个问题的原因是怕种一茬下去破坏地力,反而得不偿失。

“这玩意好像种下去就行,能收好几年,还能肥地。”何平的记忆里钓友应该是这么说的。

老队长暗忖叫这小子问问也行,反正没坏处。

“行啊,那你问问吧。”

“得嘞,那我问完跟您说一声。”

这事还得上营城一趟,现在洪旗这小子是每周在养鸡场待两天,许海山个把月才来一趟。

第二天一早,何平就蹬着自行车上客运站坐上了前往营城的客车。

熟门熟路的来到农学院门口,还得麻烦熊主任一声。

“老弟,咱俩可是好长时间没见了,你这可真是贵人事忙啊!”一见面,熊主任就热情的问候道。

“多日不见,老哥你这体重可是又有点见长啊!”何平开玩笑道。

“可别瞎说,我这后勤主任可不敢轻易发胖,要不人还不得说我损公肥私啊!”

两人闲话了几句,何平才说了来意,他是来找许海山的。

熊主任见他有正事,就没有跟他多唠,给他指点了许海山办公室的位置。

在搜索引擎输入 重生乡村文艺生活 无线电子书 或者 "重生乡村文艺生活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书

上一章  |  重生乡村文艺生活目录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无线电子书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