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466章:你给念念打了电话?

无线电子书    夫人她马甲又轰动全城了

  陈婶倒鸡汤的动作一顿:“还没有。”

  她不想久病的丈夫太操心,故作轻松地说:“他多半又去哪里玩,等他玩够自己会回家。”

  说着,她埋头把鸡汤倒在碗里,端过来:“你别管他,照顾好你自己的身体最重要!他那么大的人,又是个男孩子,还能被人拐走了?来,喝口汤。”

  陈叔深深地看她一眼,从她手里面接过碗,没喝,反而把盛着鸡汤的碗放回桌上。

  “自从念念把他找回去,他就没有无故旷过课,我看他这次下定决心要考大学,没理由又跟着那群人去混社会。”

  他布满沟壑的脸庞看起来面相凄苦,却眉眼舒展,看出他心态比较乐观,不然中年瘫痪这种事发生在谁身上谁也承受不了。

  “你去他常去的地方找过吗?”

  陈婶心头难受,别开脸,本来不想让他操心这件事,但她一个人实在承受不住了。声音很低落:“找过,到处都没有,我打电话去学校,沈老师也说他没去上学。我……”

  连丈夫都看出陈远想明白了,憋着一口劲儿想考个好大学,出人头地。她又如何看不出来,只是孩子突然不见了,手机关机又没去学校,她宁可相信陈远去和社会上的青年鬼混去了,也不敢往深处想。

  她怕自己想多了,人没找到,她自己先垮了。

  家里就她一个健康的人还能找孩子,她也倒下来,陈远怎么办?

  陈婶眼眶不自觉的红起来,丈夫生病多年,她很少红眼睛,这会儿却难受得不行,她又怕丈夫看到,飞快抬起手抹了把眼睛,苦笑道:“你看我,这么大个人还被风迷了眼睛。外面的风大,我帮你把窗子关上。”

  说着,唯恐陈叔发现她脸上的凄惶,快步走到窗户边,借着关窗子的动作,顺带平复情绪。

  她自以为自己做的天衣无缝,可夫妻多年,躺在病床上的人怎么看不出来她的焦虑不安。

  心蓦然往下沉去……

  等陈婶关了窗户回来,他抿抿唇,目光浑浊却透亮的看她:“你给念念打电话了?”

  他了解自己妻子,吃苦耐劳,善良又踏实,就是心理承受能力不强,遇到事情容易慌神。

  这几年没少麻烦乔念。

  陈婶没说话,手无意识的抓着勺子,搅拌着碗里的鸡汤,看得出她担心陈远的安危,连搭话的心情都没了。

  他叹息着说:“念念年纪小,才读高三,正是考大学的关键时刻,我们不能老去麻烦她。你跟她说陈远的事,她除了跟着我们担心外,还能如何?”

  “我知道,我只是……”陈婶急急地说话,话说一半又沉默下去。

  她只是找不到主心骨,不知道跟谁去说,不自觉的打了乔念的电话,知道乔念不在绕城,她也很后悔自己莽撞的行为。

  陈叔叹着气,眉心骨上的皱纹更深刻了,他抿着干裂的嘴唇,脸上流露出懊恼神情,用力的捶打着自己的腿:“说到底都是我的错,怪我没用,害你们受苦了!”

无线电子书    夫人她马甲又轰动全城了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