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书架
小说社区
书库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侠 • 仙侠
都市 • 言情
历史 • 军事
游戏 • 竞技
科幻 • 灵异
您当前所在位置:无线电子书>>蜀山悬剑传

第五百二十二章 范阳异动

更新时间:2021-11-23  作者:大明终始
花雪随风不厌看,更多还肯失林峦。

愁人正在书窗下,一片飞来一片寒。

——《小雪》戴叔伦〔唐代〕

不一日,白复抵达长安。安顿妥当后,黄震和唐夔将白复离开后朝堂的变化逐一告知。

五月十九日,成王李俶被册封为太子。五月二十四日,崔圆和李麟都被免除宰相职务。肃宗任命崔圆为太子少师,李麟为太子少傅,皆为虚职。

六月十八日,肃宗下诏,长安、洛阳投敌官员定罪事宜,御史台、刑部、大理寺三司会审尚未结案的官员,将其全部释放。已经定案贬谪、降级的官员,继续执行处罚。

白复听罢,将诛杀妖女阿绮之事讲与二人。

白复道:“根据阿绮死前供述,行刺圣上一事,是彩衣社大东主尹凤蓝背后操纵。据捕神方大人和我的判断,张皇后应该是彩衣社的人,很可能也是安禄山安插在圣上身旁的密谍。”

说道这里,白复对唐夔道:“五哥,烦请帮我打探出杨国忠三姨太尹凤蓝的下落。这个阴险毒辣的老娘们儿一直躲在暗处,筹划着无数阴谋。此人不除,大唐难以安矣。”

唐夔点头记下。唐夔道:“复哥儿,上次你让我伪造的户籍已经全部安排好了。

唐门潜伏在洛阳的弟子会假扮这个李瞒,其相貌谈吐、身份地位完全按照你的设定要求。此事做的天衣无缝,还请放心。”

白复对黄震笑道:“把从虢国夫人府邸找到的地契房契全部调出来,凡户主注明是李瞒的,全部给‘李瞒’,由他在市场上公开处置,高调售出。”

唐夔一愣,不知二人所云。

白复笑道:“当年太傅带领部分世家大族南下时,这些世家大族将洛阳一带的田产大举售出。杨花花就是这次土地、庄园交易的最大的买家。

李瞒是玄宗少年时给自己取得名字,现在几无人知。杨花花既然将自己和‘李瞒’的名字登记在地契上,就肯定将这些地契给玄宗看过。保不齐还是用玄宗的私房钱买的,美其名曰二人共同所有,誓言见证。

玄宗自诩千古第一浪漫之帝王,最吃这一套了。

玄宗老儿现在手上无兵无权,就指望这些钱当个富家翁了。若是突然发现杨花花在洛阳还有个小情人也叫李瞒,竟然以此哄骗皇帝老儿出钱养汉,与人做嫁,不知玄宗作何感想?”

黄震哈哈大笑,道:“复哥儿,玄宗老儿要是知道了,肯定会当场吐血。”

白复目光森寒,道:“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安禄山之叛,兵连祸结,生灵涂炭,山河破碎。这场浩劫,李林甫、杨国忠、安禄山虽是‘破军杀’三星,但玄宗才是天下首恶!

他若善终,天理何在?”

议完朝堂之事,白复问道:“史思明那边可有异动?”

唐夔点头,道:“范阳最近出了一桩大事!”

“哦?快说来听听。”白复目光急切。

当年,至德元载十月,史思明扫荡河北道。叛军势大,颜真卿不得不率部撤离平原郡。

史思明率兵攻陷清河郡、博平郡两郡后,包围了信都郡。信都郡太守乌承恩率全郡投降了叛军,将五万名士兵、三千匹马和无数粮草辎重献给了史思明。

乌承恩之父乌知义曾经是平卢军军使。安禄山和史思明都是乌知义的部将,乌知义对这两人甚好。

乌承恩投降后,史思明回报过去的恩情,对乌承恩关爱有佳。安禄山也恢复了乌承恩的官爵。

史思明降唐后,李光弼认为史思明狼子野心,迟早会再次叛乱,不时秘奏肃宗,提醒朝廷警惕。

同时,鉴于乌承恩深得史思明信赖,又对李唐朝廷相对忠诚,李光弼伺机策反了乌承恩。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得到李光弼的支持和肃宗的默许后,乌承恩经常用钱财去招募私人部曲,又屡次化装成妇女,前往军营秘密刺探、游说各将领,搜集了史思明复叛的大量证据。

曾经的河南节度使张镐和现任的河东节度使李光弼先后上书,认定史思明会再次造反叛唐,不由让肃宗坐立不安。

尤其是李光弼,跟史思明此前多次交手,对其揣摩通透,所举实例,无一不切中要害。乌承恩提供的大量情报,桩桩做实,证据确凿。肃宗不得不承认,张镐和李光弼的判断应该是准确的。

于此同时,就在乌承恩刺探情报之时,范阳军中的一些将领也密报史思明,引起了史思明的怀疑。史思明老谋深算,没有公开追究此事,而是暗中调查。

史思明故意派乌承恩前往长安觐见肃宗。

肃宗见到乌承恩后,秘密商量了数个时辰,终于批准了李光弼的计划,决定对史思明动手。

肃宗任命乌承恩为范阳节度副使,许以高官厚禄。同时,赐给阿史那承庆免死铁券,命其跟乌承恩共同谋害史思明。

京师述职完毕后,肃宗派内侍宦官李思敬跟乌承恩同往范阳,慰问安抚范阳诸军。

乌承恩到达范阳后,史思明设下一计,将乌承恩安顿在安庆绪在范阳的旧宅。

安庆绪的卧室床榻下有一处暗道,能备不时之需。史思明命两名心腹亲兵藏于床下暗道。雕花大床的四周用帐幔围起,将暗道巧妙隐蔽,不易被发现。

此时,乌承恩幼子正在范阳为官,史思明便安排乌承恩幼子前往府邸探望乌承恩。史思明布下天罗地网,静等乌承恩入斛。

乌承恩果然中计。

午夜时分,乌承恩按捺不住自己的兴奋,悄声告诉儿子:“吾受命除此逆胡,当以吾为节度使!”(我奉命铲除这个胡人叛徒,陛下将任命我为范阳节度使!)

窃听完乌承恩父子二人的对话后,两名亲兵从床榻下一跃而起,大声疾呼。

府邸内瞬间灯火通明,史思明手下将士冲进卧房,将乌承恩父子当场拿下,搜出铁券及李光弼给乌承恩的密信。

密信写道:“承庆事成则付铁券,不然,不可付也。”(阿史那承庆事情成功之后,才可把铁券给他,不然,不可给他。)

众将又搜出数百页厚的名册,上面逐一写着当年跟安、史两人一起造反叛乱的将领姓名。

史思明大怒,斥责道:“我何负于汝而为此!”(我有什么地方对不起你,你竟这样!)

乌承恩眼见事发,惶恐不已,认罪伏法,磕头求饶,泣道:“死罪,此皆李光弼之谋也。”(罪该万死,这都是李光弼的计谋。)

史思明遂集合范阳军全体将士、地方官员、士绅和百姓,面向西方,大声哭嚎,声嘶力竭:“臣以十三万众降朝廷,何负陛下,而欲杀臣!”(我率十三万大军归降大唐,什么地方对不起陛下,陛下为什么定要杀我!)

仪式完毕,史思明当众把乌承恩父子乱棍打死,受牵连处死的有二百余人。

乌承恩的族弟乌承玼逃走,得以保住性命。投奔至太原,李光弼上疏推荐封乌承玼为昌化郡王,为石岭军军使。

史思明把钦差宦官李思敬囚禁,将范阳发生之事,一一上表朝廷。

肃宗闻之,再次派遣特使,抚慰史思明,圣谕曰:“此非朝廷与光弼之意,皆承恩所为,杀之甚善。”(这不是朝廷和李光弼的意思,都是乌承恩个人的主意,诛杀他再好不过。)

此时,朝廷三司会审结束,处罚反叛、变节官员的诏书传到范阳。史思明对范阳诸将道:“陈希烈辈皆朝廷大臣,上皇自弃之幸蜀,今犹不免于死,况吾属本从安禄山反乎?”(陈希烈那些人都是中央高官,太上皇主动地把他们抛弃,自己先行逃向蜀郡,陈希烈等现在免不了一死!何况我们这些人一开始就跟安禄山叛变!)

范阳众将领闻之,惴惴不安,肯请史思明上疏朝廷,诛杀李光弼,以安范阳军心。

史思明允诺,命节度使判官耿仁智、张不矜撰写奏章,道:“陛下不为臣诛光弼,臣当自引兵就太原诛之!”(陛下如果不肯为我诛杀李光弼,我当率军前往太原,亲自执行。)

大明终始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更方便。


在搜索引擎输入 蜀山悬剑传 无线电子书 或者 "蜀山悬剑传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书

上一章  |  蜀山悬剑传目录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无线电子书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