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书架
小说社区
书库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侠 • 仙侠
都市 • 言情
历史 • 军事
游戏 • 竞技
科幻 • 灵异
您当前所在位置:无线电子书>>蜀山悬剑传

第五百一十七章 永字八法

更新时间:2021-11-16  作者:大明终始
三更灯火五更鸡,正是男儿读书时。

黑发不知勤学早,白首方悔读书迟。

——《劝学》颜真卿

颜真卿道:“天宝二年,我曾经向张长史求教,张长史婉拒,道:‘笔法玄微,难妄传授,非志士高人,讵可与言要妙也’。

我不死心,以褚遂良和张旭的字为帖临摹,日夜摸索,苦练笔法。

到了天宝五年,在裴儆府上,张长史考问我十二笔意时,我以自己攻习所悟,对答如流。张长史频频点头,深以为然,终于传我笔法。”

说到这里,颜真卿取过白复所书《兰亭序》,看着文章第一句“永和九年”道:

“李太白的族叔李阳冰道:‘昔王逸少工书十五年,偏攻‘永’字八法,以其八法之势,能通一切。’

今天我们就以‘永’字为例,通过此字‘点、横、竖、钩、提、长撇、短撇、捺’八划,传你‘侧、勒、弩、趯、策、掠、啄、磔’八种用笔法则。”

说罢,颜真卿提笔蘸墨,一笔一划讲解:

“点为侧。侧是倾斜不正之意,点应取倾斜之势,如巨石侧立,险劲而雄踞。如点成平卧或正立,则呆痴失势。永字点以露锋作收,是为与下边横画相照应。

横为勒。横取上斜之势,如骑手紧勒马缰,力量内向直贯于竖。如卧笔横拖或下斜则疲沓无力。逆锋落纸,缓去急回,保持逆入平出,有往必收之势,不宜顺锋滑过,以免轻飘板滞。

竖为弩。竖画不宜过直,须配合字体之全局,于曲中见直,方有挺进之势。过直如枯木立地,虽挺直而木僵无力。须直中见曲势,笔锋犹如拉弓射箭,虽形曲而质含无穷之力。

钩为趯。先驻锋蓄势,使力集于笔尖,再快速提笔,然后绞锋环扭,顺势出锋,力聚尖端。

仰横为策。挑画多用在字的左边,其势向右上斜出,与右边的点画相策应,形成相背拱揖的形势。永字的策画略微平出,主要是与右边的横撇相策应。两个笔道虽错落不相称,而其心气相通相应。势略上仰,用力在发笔,得力在收锋。

长撇为掠。起笔同直划,出锋稍肥,力要送到。写掠画应如以手拂物之表面,虽然行笔渐渐加速,但出锋轻捷爽利,取其潇洒利落之姿,但力要送到末端,否则就会飘浮无力。

短撇为啄。写横撇应行笔快速,笔锋峻利。落笔左出,锐而斜下,以轻捷健劲为胜。

捺笔为磔。楷书中的捺画承隶书的分书、波磔而来。楷书捺笔,力虽内聚形却外张,使字体开展舒畅、开放。写时要逆锋轻落,折锋右出后,铺毫缓行渐重,至末处微带仰势收锋,收锋要沉着有力,重在含蓄,一波三折,势态自然。”

颜真卿讲完,见白复神情恍惚,笑道:“白少侠,可是我哪里解释的不够详细?”

白复歉然一笑,道:“还请大人恕罪。刚才困顿,与大人无关,是小子自身纠结,陷入迷雾不能自拔。

您讲的是笔法,可我眼中所见,竟然全是剑法。”

“哦?”颜真卿一听,来了兴趣,道:“白少侠可否演示一二?”

白复点点头,走出书房,来到庭院空地,宝剑出鞘,将这‘永’字八法,用剑招一一演示。

点为侧。

白复剑尖轻点,剑锋峻落,铺展行剑。势足收锋时,旋身疾转,如鹰隼俯冲,翻然侧下。

横为勒。

白复力贯于剑身,剑身横斩,上斜划出。眼看就要顺锋滑过,白复紧勒剑柄,如勒马之用缰。剑势并不用尽,缓去急回,往复必收。倘若对手兵刃格挡,必然扑空。

竖为弩。

白复双脚前后站立,身如弯弓,双手持剑,自上而下砍出。一剑斩出,如弩机弓弹劲射,剑如长虹,划出一道完美弧线,力劈华山,雷霆万钧。

钩为趯。

白复双膝微曲,先蹲蓄力,使力集于双膝。其力初不在脚,猝然引起,而全力遂注脚尖,猛然一跃而起,人剑合一,全身之力从臂腕倾泻而出,吴钩一挑,顺势出锋,剑势凌厉,如长空之新月。

仰横为策。

白复长剑一提,挥剑如挥鞭,用力在剑柄,得力在剑尖,力凝于一点,剑尖发出音爆之声。斫剑背发而仰收,如策马之用鞭,着马即起也。

长撇为掠。

白复持剑,仿佛手握梳篦,如篦之掠发,自右上向左下顺势而下。借着下坠之力,长剑渐渐加速,剑速快至巅峰时,剑影一闪,如飞燕掠过屋檐之下。

此剑动若脱兔,腾挪飘忽,电掣风驰。颜真卿虽身在三丈之外,亦惊得一声冷汗,旋即高声喝彩。

短撇为啄。

白复腾空而起,双腿连环踢出,跃空换步,长剑刺击而下,如弩箭机发,瞬间刺出数十剑,剑锋峻利,寸劲而出,如鸟之啄物。正是蜀山论剑时郦雪璇的第一招剑法——峨眉七出。

捺笔为磔。

白复运剑如刀,磔笔如刀劈,剑气所在,刚劲利刹、气势浑雄。身前一人多高的假山,如庖丁之牛,瞬间被剑气肢解,碎裂一地。正是独孤剑魔的飓风灭魂。

白复绝世剑法,令颜真卿叹为观止。

颜真卿手缕长髯,笑道:“教学相长,老朽今天也是大开眼界。白少侠剑法横绝天下,恍如剑圣裴旻附体。”

白复赶忙躬身一礼,谦让辞谢,道:“前几式剑法,确实是从裴大人传我的剑法中演化而来。只可惜在下愚钝,只学到七式,没能学全裴大人的九式剑法。”

颜真卿手缕长髯,笑道:“白少侠不必谦虚。裴将军和我稔熟。他平生最多传人一两式剑法,即便是太子求学剑道,也不过如此。

谪仙人李白剑术精湛,悟性极高,裴旻也才传他五式剑法。七式是他传人剑法的极限。当世,恐怕只有你一人学全。

只传七式,倒也不是他小气。第八、九式剑法是裴旻根据自己修为体悟,独创而成,无法传人,只能自己演绎。

当剑者将裴将军前七式剑法练到炉火纯青,机缘巧合时,自然会妙手偶得,创造出属于自己的第八、九式剑法。

这一点,与张长史‘笔法玄微,难妄传授,非志士高人,讵可与言要妙也’的言语,如出一辙。”

停顿片刻,颜真卿笑道:“你若能将裴将军的剑法、气息调动与书法结合,将丹田之力送到笔端,体会指法与笔法的运用。依此法门,可令书法一途事半功倍。

待永字八法了然于胸,可进一步临习历代名家书帖,然后,将永字八法彻底忘掉,睹物思情,随心应手,方能遨游翰墨。”

白复奇道:“真传道法不是应该牢记吗?为何大人让我忘掉?”

天才一秒:m.zssq8


在搜索引擎输入 蜀山悬剑传 无线电子书 或者 "蜀山悬剑传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书

上一章  |  蜀山悬剑传目录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无线电子书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