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书架
小说社区
书库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侠 • 仙侠
都市 • 言情
历史 • 军事
游戏 • 竞技
科幻 • 灵异
您当前所在位置:无线电子书>>蜀山悬剑传

第五百一十五章 一代宗师

更新时间:2021-11-13  作者:大明终始
人静也,一声吹落江楼月。

——《驻马听·吹》白朴(元)

白复一觉醒来,烦闷心绪已平复大半。

颜真卿将白复请入自己的书房。书房三面墙全是书架,上面堆满了各式书籍和卷宗。

颜真卿首先抽出一卷羊皮卷,摊开后,里面是密密麻麻的蝌蚪文。这种文字白夏在花拉子密的羊皮卷中见过,应是波斯、大食一带的西域文字。

这些文字全是书写工整,每一页的边角还有若干装饰,色彩艳丽,如同一幅图案画。

颜真卿又从抽屉中取进一支类似飞禽羽毛之物。

颜真卿道:“这是拂菻国书写用的鹅毛笔。这种笔外形美观,是用鹅、水鸭等家禽的羽毛翎管去脂处理后,把端面削成斜尖形而成。

书写时,只要将笔尖儿醮上墨汁即可,这种鹅毛笔书写效果比西域诸国所用的芦管笔好得多。

你写写试试,看与我大唐狼毫笔有何区别?”

白复大感好奇,试了几笔,颇感不顺,笑道:“拂菻国鹅毛笔,笔尖是用硬物所造,没有软硬劲儿。

狼毫笔,笔尖是用兽毛制成,越是老字号的狼毫笔,弹力越强。”

颜真卿笑道:“不错。我大唐文字乃是天下最具造型感的文字。用狼毫软笔书写,可使汉字流动变化,呈现出变幻无尽的线条之美。

于是,狼毫笔在书写中,让“书”上升为“法”,产生了‘书之法’:

第一用笔,第二识势,第三裹束。也就是我们常说的:用笔、结构、风格。它侧重于写字的过程,而非指作品结果。

从记录语言的角度来看,两者并无孰优孰劣之分。但从文字的美感来看,高下立判。

波斯、大食等国的文字,以工整为美。而我大唐文字之美,在于与内心情感相连,是一种对生命欲求的表达和感悟。

而要想让情绪恣意流淌,就需要狼毫这般富有弹性的笔。笔端有了弹性,文字也就有了无尽变化。

撇捺勾连、浓淡荣枯,银钩铁画……亦如武学功夫,刚柔并济。即有腾挪躲闪的轻灵、亦有雷霆万钧的力度。胆怯者不敢学,力弱者不能学也。”

白复点点头,在临摹吴道子等人的壁画时,他也悟出了笔锋中也蕴含着‘柔弱胜刚强’的道理。

颜真卿道:“白少侠,你在碑林和宫中临摹过大量孤悬于殿堂之上的名家字帖,可曾见过千百年前平凡之人所写的秦碑汉简、晋人残纸?”

白复一愣,摇了摇头。

颜真卿从书架上取出一卷简册,所谓的“册”,就是用绳、牛筋等将一条一条的“简”捆绑串连起来。

颜真卿道:“这些汉代简牍,是书写在竹简、木简上的信札、日志、账册、契据、经籍。

这些汉代简牍大多是由一些身份微末的无名小吏,用笔墨记录下他们的日常工作。

亦或者,是寻常的信札、家书,写给远方的家人。

相较于歌颂王朝的功业、祭祀典礼的秦汉碑帖,我更喜欢这些默默无闻的简牍。

肃括宏深的碑石铭文,它的书写,必定是威严的、浑雄的、厚重的、饱满的、工整的、冰冷的。

与之相比,这些简牍则更加亲切,更加率性、洒脱、奔放、自在。这才是大唐书法的真意——对天地的敬畏,对生命的体悟,对情感的抒发。

就此而言,琴棋书画、掇山理水、武学医道、风水堪舆莫不如是。”

白复只觉眼前一亮,仿佛推开了另一扇宝藏大门。

白复将这些汉代简牍拿在手中仔细端详。

竹与木,几乎是随处可以找到的材料。在纸张发明前,在竹简写字,是便捷的方式。字写错了,用刀薄薄削去上面一层,下面的竹简还可以用。

当狼毫笔尖上的软毛遇见了竹木纹理的阻遏,这种滞涩便挽留住了砚墨。枯湿浓淡中,笔墨张力和质感,峥嵘而出。如潺潺溪水在鹅卵河道中流淌,又如冰河融雪渗透龟裂干涸的土地。

书写者虽寂寂无名,但行笔真如野鹤闻鸣,天外飞仙,六朝疏秀一派皆从此出。

白复仿佛感觉到了狼毫笔尖在竹简上勾写时的流畅与轻快。

说完秦碑汉简、晋人残纸,颜真卿说到今人字帖。

颜真卿道:“以怀素的《圣母帖》、李白《上阳台帖》为例,这些巨匠之作,无不是书者泣血椎心之作。他们将自己的性格,透过笔端贯注到纸张上。笔随意转,浑然天成。”

停顿片刻,颜真卿仿佛深有所感,道:“书法,不是誊写文字,而是自己同另一个自己对话。一个人心底的对话,不能被听见,却能被看见。

‘道可道,非常道’。越是接近于道的人性、情感,于是难以用言语和文字来描述。

但语言无法表达的东西,书者往往交给了书法。书法既是丹青,又是金石,亦是音律、乐舞,甚至是庭院、园林——几乎是所有诸艺的总和。”

说罢,颜真卿从书架上取出一卷字帖,正是张旭的《肚痛帖》。

白复凑近一看,这幅贴开头三个字,还算规正。从第四字开始,便每行一笔到底,上下映带,缠绵相连,越写越狂,如飞瀑奔泻,颠味十足。时而浓墨粗笔,沉稳遒迈,时而细笔如丝,连绵直下。

字如其人,这种张扬恣肆的宣泄,正是张旭豪放癫狂的写照。

颜真卿感慨道:“说起来,我也算师从张长史。天宝五年,张师在裴儆府上将其笔法传授与我。

时人都说张长史粗鲁,酒醉后癫狂不堪。实际上,张长史体悟敏锐异于常人,日常所见,皆能启发熔冶,落墨于自己的字中。

张长史狂草看似颠奇,书写难度极高,求其源流,实则一点一划尽合法书规矩。继承前人技法,又开创出新。

以酒酣为催发,恍兮惚兮间,沟通天地,风云气象,让自己的天性得到充分的释放,最终成为一代书风的开山鼻祖。”

颜真卿当头棒喝,让白复拨云见日、醍醐灌顶:“外师造化,中得心源!

要想开宗立派,就得形成自己的武学风格。

这种风格,不能靠闭门造车,更不能异想天开,而是要在继承前人武学的基础上,博采众长,然后将自己的灵性充分释放,经过心的熔铸,将自己对生命欲求的体悟融入武道,才能创造出真正属于自己的武功,成为一代宗师!”


在搜索引擎输入 蜀山悬剑传 无线电子书 或者 "蜀山悬剑传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书

上一章  |  蜀山悬剑传目录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无线电子书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