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书架
小说社区
书库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侠 • 仙侠
都市 • 言情
历史 • 军事
游戏 • 竞技
科幻 • 灵异
您当前所在位置:无线电子书>>蜀山悬剑传

第四百七十七章 大明宫词

更新时间:2021-09-13  作者:大明终始
并刀如水,吴盐胜雪,纤手破新橙。

——节选自《少年游·并刀如水》周邦彦〔宋代〕

随着金吾卫崔涵、牛召等人落网,长安的抓捕行动暂时告一段落。名单上还有一些密探没有引起肃宗的重视,方曙流和白复商议后,决定不打草惊蛇,将这些人交给唐夔领导的唐门长安分舵暗中监视。

方曙流和白复的“猎狐行动”受到肃宗大力嘉奖,赏赐二人大量钱帛。白复官爵再升一品,并封为翰林待诏,从此有了行走禁中的权力。

于此同时,李唐皇室也发生了两件大事。

三月二日,楚王李俶改封成王。三月六日,晋封张淑妃为皇后。朝野震动。

朝中文武百官本以为,李俶立下收复两京的盖世军功,会在这次大典中被立为太子,没想到竟然生出变故。楚王与成王虽然都是亲王爵位,但实际上暗降半格。

而张淑妃不久前才从张良娣晋封为淑妃,没想到这么快就被封为皇后了。可见陛下对其恩宠无以复加。

当夜小酌,方曙流对白复道:“没想到公孙大娘行刺陛下一事,最大的受益者竟是淑妃娘娘?”

白复淡淡一笑,道:“方大人,按照您此前推断,看来整件事终于明朗了。”

这日一早,青鸾公主欢欣雀跃,一大早便来到巴蜀会馆,将白复唤起。

白复连续数昼夜抓捕,颇为疲惫。被青鸾公主唤起时,一脸倦容。羊绒般柔顺的黑发,很随意地挽了一个长髻,潇洒闲雅。

白复抱怨道:“殿下,何事那么着急,让我睡个安稳觉也不迟啊。”

青鸾公主笑道:“父皇听说你能从画中悟出武学功夫,赐咱俩一枚金牌,凭此金牌,咱俩尽可以进入左藏库和麟德殿,欣赏里面珍藏的历代名家字画。”

白复一愣,拱手笑道:“多谢殿下替我美言。”

青鸾公主美目流盼,拱手回礼,笑道:“都是江湖儿女,何必言谢!”

两人对望一眼,想起当年往事,哈哈大笑。爽朗的笑声中,心中泛起一阵温暖。

洗漱完毕,白复缓步下楼,飘然而来。一身白衣,轻裘缓带,清癯俊美的脸庞,修眉如剑,斜入鬓角。一双灿若辰星的双眸里,流露出淡淡的孤寂。

都这么熟悉了,青鸾公主还是没来由地心如鹿撞。

两人上马,并驾齐驱,行进在丹凤门街宽阔的道路上。旭日的阳光将二人洒满金黄。

丹凤门是大明宫的正南门,东西长达二十余丈,南北宽七、八丈,城楼下有五个门道,千般尊严、万般气象,乃是当仁不让的“天下第一门”。

两人从丹凤门西侧的建福门门楼下穿过,从这里开始,便进入大明宫。青鸾公主亲自带路,御赐金牌在手,让白复畅行无阻。

至下马桥,两人下马,步行两百余丈的御桥,来到龙尾道。龙尾道是三条平行阶道,长达二十余丈。

登临长长的龙尾道,气势宏大的含元殿如日之升,豁然出现在眼前,“仰瞻玉座,如在霄汉”。

含元殿为大朝之所,元正、冬至于此听朝。

白复此前随百官入宫上朝,目不斜视,不敢四处张望。这是第一次欣赏这座宏伟雄健的宫殿。

含元殿位置在龙首原南缘,坐落于全城之脊,此处“终南如指掌,坊市俯而可窥”。

含元殿巍峨壮观,殿身面阔十数间。单层殿,重檐庑殿顶,两侧伸展出左右廊道,廊道南折斜上,连接斜前方高台上的翔鸾、栖凤二阁,“左翔鸾而右栖凤,翘两阙而为翼”。

两阁东西相距五十来丈,与主殿构成凹形平面,围合出大殿前约二百余丈空地,气势极为恢弘。

往北过宣政门,来到宣政殿,殿庭宽广,这里是常朝之所。再北过紫宸门,到达紫宸殿,这里为日朝之所,殿庭相对较小。

紫宸殿的北面是广袤无边的后宫殿宇和林苑,波光粼粼、锦珠潋滟的太液池居中,池中有蓬莱之山。

在太液池西畔和大明宫西墙之间的丘地上,坐落着麟德殿。麟德殿由四座殿堂组合而成:前、中二殿为单层单檐庑殿顶,后殿和障日阁为两层单檐歇山顶。

四殿组合的麟德殿实际建在两层高的石阶大台座上,殿宇高低错落,景象宏大壮丽,在台座前后左右,各有一个方形的高台,台上建有单层歇山顶的郁仪楼和结邻楼两座小殿和东西两亭,分别以弧形飞桥与中后两殿上层连通。反衬出主殿的伟岸和瑰丽。

麟德殿是皇帝赐宴群臣和各国使节的地方。由于邻近西垣,便于群臣疏散,又不干扰大明宫主殿群和后宫殿宇,故皇室经常在此举行马球、蹴鞠、歌舞宴会等活动。

青鸾公主告诉白复,代表作品等。设计和营造大明宫的将作大匠是绘制《步辇图》、《昭陵六骏》和《凌烟阁功臣图》的中书令阎立本。

监造者是主管农业的司农少卿梁孝仁。

白复听罢,愈发来了兴致。

阎立本继承家学,又师法张僧繇、郑法士等,自成一派,将魏晋以来“精致而臻丽”的绘画,推进为“焕烂而求备”的唐代绘画。阎立本善画道家、释家、人物、山水、鞍马,尤擅通过绘画刻划历史人物性格,被誉为“六法皆备”。其画作线条刚劲有力,神采如生,色彩古雅沉着,笔触较顾恺之细致,人物神态形象逼真传神。

其作品倍受当世推重。《太宗真容》、《秦府十八学士》、《凌烟阁功臣二十四人图》等画作,被时人列为“神品”,誉之为“丹青神化”。

然而,当时官场却认为阎立本是个靠“末伎小道”获得晋升的小人,经常将其与赫赫军功的名将姜恪对比。同僚讥讽阎立本无战功,仅凭建造殿宇、丹青绘画获得高位,完全不能与左相姜恪相提并论。故时人有‘左相宣威沙漠,右相驰誉丹青’之嘲。

徐太傅曾经给白复讲过一段阎立本的往事:

当年太宗皇帝因欣赏阎立本的画工,便经常召他入宫作画。某年暮春时节,太宗率侍从文士泛舟,见异鸟在湖面徘徊,遂兴致大起,命在座侍臣当场赋诗赞咏,又命阎立本入宫作画,以助雅兴。宦官们当即向岸上呼道:“召画师阎立本到青苑玉池拜见皇上!”

按宫廷规矩,画师入宫,须伏于地,仰视皇帝作画。

阎立本此时官至主爵郎中,乃是吏部主爵曹主官,掌管封爵之事。虽为朝廷命官,却不得不按规矩行事。阎立本奉旨跑步赶来,不顾大汗淋漓,立即俯身作画。

汗流浃背地之余,抬头所见,除了太宗皇帝的雍容,还有一帮侍从文士眼中的不屑。这一刻,让阎立本满面羞愧与屈辱。

回到家中,阎立本郁结难消,愤愤不平。他训诫几位儿子:“我自幼饱览群书,无论诗文还是论策,绝对不输于同僚。如今虽官居要职,却因擅长绘画而被人称为‘画师’,呼来唤去好比卑贱的杂役奴仆。

辱莫大焉!

你们要深以为诫,勿习此‘末伎小道’。”

白复将这段故事讲给青鸾公主,青鸾公主听得兴致盎然,道:“没想到,大明宫还有这般典故,有趣得紧。”


在搜索引擎输入 蜀山悬剑传 无线电子书 或者 "蜀山悬剑传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书

上一章  |  蜀山悬剑传目录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无线电子书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