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书架
小说社区
书库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侠 • 仙侠
都市 • 言情
历史 • 军事
游戏 • 竞技
科幻 • 灵异
您当前所在位置:无线电子书>>蜀山悬剑传

第四百六十章 千山暮雪

更新时间:2021-09-03  作者:大明终始
渺万里层云,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

——节选自《摸鱼儿·雁丘词》元好问(金)

“嘭嘭嘭”,青鸾公主拍打巴蜀会馆的兽口门环。一名伙计把门打开一条缝,探头张望。

青鸾公主亮出手中金牌,道:“我要见白复白少侠,烦请帮忙通报。”

伙计施礼道:“回禀大人,白少侠这两日不在此处。”

青鸾公主大慌,道:“我是白复故人,有急事找他!还请务必帮忙通传。”

伙计道:“请大人稍作片刻,我请掌柜出来见您。”说罢,将青鸾公主领入会馆茶室。

不一会儿,黄震出现,施礼道:“不知大人何事找白少侠?我可代为通传。”

青鸾知道黄震身份,掀开斗篷,露出绝世美颜,道:“黄堂主,我乃陛下之女,幼时与白少侠有过一面之缘。

我师父公孙大娘如今身陷囹圄,数日后问斩。我走投无路,只好找到这里,希望白少侠看在以往的情分上,出手相救。”

白复早年元夕夜救过青鸾公主一事,黄震略有耳闻。公孙大娘行刺陛下之事,震惊朝野,黄震当然知道。

黄震点头,道:“原来是公主殿下!白少侠今夜在城外抓捕伪燕密探,公主可留下联络方式,等白少侠回来,我立刻派人通知您。”

青鸾公主摇摇头,道:“黄堂主,不瞒您说,我等不及,还请即刻带我去见白少侠吧。”

黄震沉吟片刻,道:“好吧,公主请随我来。”

不多时,伙计牵出几匹快马,黄震带着两名川帮好手,陪同青鸾公主,策马出城。

来到城门处,城门早已经关闭。

青鸾公主正想取出金牌,叫开城门。黄震摆手制止,笑道:“为避免打草惊蛇,还请公主殿下委屈一下。”

黄震等人轻车熟路,走到墙角一段隐蔽处。待城墙上的巡逻士兵走过,川帮弟子取出飞虎抓,掷向城楼。

钩稳箭垛后,黄震双手抓住绳索,身如猿猴,交替攀援,很快登上城楼。青鸾公主足尖一点城砖,飞身而起。力道尽时,纤手轻轻一拽绳索,继续借力飞升。几个起落,瞬间上城。

如此轻身功夫,顿时赢得川帮弟子敬佩。

下城后,城外已有川帮弟子接应,牵过马来,疾驰而去。

不到一炷香的功夫,几人来到曲江边上。

天寒地冻,曲江早已结冰。江面辽阔,大雪纷飞,鸟兽无踪。

黑暗中有火光时隐时现,像是某种信号。川帮弟子打出灯笼,时亮时熄,三长两短,回应对方暗号。

很快有夜行人来到黄震身旁,乃是渭水帮香主卢汀洲。他抱拳施礼,耳语几句。

黄震转过头来,对青鸾公主道:“这次抓捕的要犯凶残狡猾,水性高超,擅长在河道沟渠处暗杀,江湖人称‘水妖’。

‘水妖’已消失多年,不知为何又重出江湖,还成了安禄山潜伏在长安的刺客。

他今次的任务就是利用长安水道刺杀郭子仪、李光弼等朝廷重臣。倘若得手,还会潜入大明宫太液池刺杀陛下和楚王。

这次伪燕的地下情报网被破获后,我们端了其在曲池坊的老窝。

不过此人甚为狡猾,被各路英雄围追堵截后,仍能脱身,此刻正躲在曲江水底疗伤。这里是他在城外的巢穴。

现在水陆群雄已将曲江江面数十里围住,但江面开阔,不知其具体藏于何处。隆冬季节,江水冰寒刺骨,即便有不少水性好的豪杰,也不敢下水搜捕。”

青鸾公主奇道:“水底还能有巢穴?‘水妖’为何又不惧冰寒?”

黄震道:“据传‘水妖’天赋异禀,他生下来就有和鱼一样的腮,能在水下呼吸。手指、脚指都有掌蹼,游水速度堪比鲨、豚。只要是鱼能生存的地方,他就能生存。

‘水妖’一出娘胎,就被父母当做妖怪,丢弃于江中。没想到,他不但没溺死,反而被一垂钓的异人救起,传其一身惊世骇俗的水上功夫。

不过,因为‘水妖’从小被父母遗弃,所以性情阴戾,异于常人。他师父去世以后,无人管束。‘水妖’行走江湖,一言不合,睚眦必报。犯下许多惊天大案,手段血腥残忍。十年前被武林同道围剿,水妖伤重而逃,从此销声匿迹。

只是,‘水妖’向来特立独行,从不与人合作,不知为何竟投靠叛军,愿意为安禄山父子效力?”

青鸾公主道:“那如何才能将其抓捕?”

黄震笑道:“那得看白少侠的手段了。”

跟在卢香主身后,黄震等人踏上冰面,走了一炷香的功夫,停住脚步。遥望江心,只见大江中央,有一条扁舟,凝固在冰面之上。

忽然,天空炸开一朵烟花,如夜空芍药,绚烂缤纷。

卢香主道:“要出手了。”说罢,将棉锦耳塞和狐裘耳罩递给黄震等人,示意众人戴好。

众人刚穿戴妥当,只听江岸四面八方传来琵琶之声,一开始拨弦,铮铮淙淙之调,或缓或急,忽高忽低,似乎每根弦都拨动心跳。如同身在不见天日的深山老林,一种不知名的危险,正在步步逼近。

稍后,曲调舒缓,仿佛被野兽追杀的间隙,能略微喘口气,却又不敢全然松弛。越是寂静无声,越是让人感觉心绪不宁。

顷刻曲调又逐渐急促,琵琶轮指,抑扬顿挫,如彩釉窑裂,瓷瓶乍破,浆水迸出,每一次拨弦都让听者无比挣扎,仿佛被人用手卡住咽喉食管,喘不上气。

突然间,羯鼓大作,铁弦铮铮,铿锵遽发,杀伐声大起,仿佛铁骑突入,千军万马席卷而来。铁蹄过处,横冲直撞,暴烈碾踏。

十面埋伏!

战场上,漫天箭雨,枪挑槊刺,斧劈刀砍,殊死搏斗,一个个人头落地,尸横遍野,血流漂橹。

忽听四弦收拨,一声裂帛。

天地肃杀,风卷残雪,江心如镜,冷月高悬。

扁舟乌篷中缓缓走出一人,一袭白衣,站立船头,衣袂翩跹,玉笛横吹……

正是白复。

笛声初不甚大,如丝如缕,渐渐翻高,似帛似绵,忽然拔了一个尖儿,像钓翁甩杆,将一线钢丝抛入天空。

众人暗自叫绝。要不是事先戴好耳塞耳罩,这一下就足以勾出心腔之血。

没想笛音绕空,阔不盈尺,竟能于极高处,回旋转折。几啭之后,再上高楼,摩天之塔,三五叠层,节节攀高。

恍如攀援华山长空栈道,攥铜柱铁索,折而下探。脚踏崖隙凌空悬梯,挽索逐级而下。落至井底,后西折,凿石孔,楔石桩,面壁贴腹,踏木椽,横移前行。笛音上翻,愈翻愈险,愈险愈奇。

笛音攀至华山绝顶,顿感群山苍莽,天近咫尺,星斗可摘。

众人心旷神怡,如履浮云。笛音突然一个倒翻,如一条游龙,在云雾间,盘旋穿插。周匝数遍,若隐若现。此后,笛音愈转愈低,愈低愈细,渐渐声不可闻。

众人知道关键时刻即将到来,屏息静气,不敢乱动。

一口烈酒入喉,笛声没有任何征兆,扶摇直上,破空入霄。笛音将云朵炸开,让红日跃空,霞光万丈,千百道飞火流星,纵横捭阖。

正在眼花缭乱之际,忽听霍然一声,笛弦戛然而止,万籁俱寂。

“轰!”

扁舟旁的冰面炸开,露出一个磨盘大小的冰窟窿。一道人影从冰窟窿中掠出,如同一条跃出水面的飞鱼。

‘水妖’披头散发,面目狰狞,嘴角淌血,被笛声折磨的痛苦不堪。他挥动三叉海王戟,嘶吼一声,扑向白复。

白复早已等候多时,手擎玄天厚背刀,刀芒一闪,劈断三叉海王戟,斩落‘水妖’胸膛。

‘水妖’惨叫一声,倒翻入水。冰窟窿中,血水汩汩涌出。

“咔嚓”一声,冰面裂开一道口子。

裂缝从冰窟窿处快速蔓延,瞬间突出包围圈。没等众人回过神,猛不防,冰缝竟裂至青鸾公主脚下。

青鸾公主还未来得及后退,一个满身血污,半人半鱼的妖怪从冰缝中跃出,张扬舞爪,扑向青鸾公主。

青鸾公主自幼长在深宫,哪里见过这等怪物。青鸾公主尖叫一声,腿脚瘫软,无力遁逃。

命悬一线之间,那叶扁舟处,呜呜咽咽,袅袅悠悠,又发出一缕笛音来,笛声哀怨,比先前更为凄婉缠绵。

“渺万里层云,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一句念白,幽幽道来。

‘水妖’身形一顿,楞在原地,仿佛风化石雕。

此时,夜静月圆,风入松林,令人躁烦立消,万虑齐除。

笛音穿林度水而来,摧刚为柔,哀婉凄美,一滴入魂,让每一位曾经少年心有戚戚。

好一句,“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

青鸾公主虽不知情为何物,但觉人间凄美不过如此,一往而深,生死相许。仿佛一颗心揉碎了,丢在风中,随风而逝。

尘封已久的往事被笛声唤醒,水妖寂然而坐,有触于心,堕下泪来。

白复凌波飘飖,若流风回雪,缓缓出现在众人眼中。

‘水妖’双膝跪下,泣不成声,歃血盟誓:“江河诸神在上,从今日起,江鲨儿甘受大人驱驰,愿为将军牵马坠蹬。”


在搜索引擎输入 蜀山悬剑传 无线电子书 或者 "蜀山悬剑传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书

上一章  |  蜀山悬剑传目录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无线电子书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