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书架
小说社区
书库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侠 • 仙侠
都市 • 言情
历史 • 军事
游戏 • 竞技
科幻 • 灵异
您当前所在位置:无线电子书>>蜀山悬剑传

第四百三十七章 力挽狂澜

更新时间:2021-07-25  作者:大明终始
朝发邺都桥,暮济白马津。

逍遥河堤上,左右望我军。

连舫逾万艘,带甲千万人。

率彼东南路,将定一举勋。

筹策运帷幄,一由我圣君。

恨我无时谋,譬诸具官臣。

鞠躬中坚内,微画无所陈。

许历为完士,一言犹败秦。

我有素餐责,诚愧伐檀人。

虽无铅刀用,庶几奋薄身。

——《从军诗》王粲〔两汉〕

眼看着前军由守转攻,敌军溃败而逃,中军诸将也按捺不住,纷纷请战。

郭子仪面色平静,丝毫不为所动。以自己对燕将安守忠的了解,郭子仪知道胜利只是露出了曙光,还没有必胜的时刻。

他在等一个消息,只要这个消息不出现,他就不敢贸然调动中军,乘胜追击。

就在此时,一名斥候如旋风般疾驰,奔入中军,来不及等马停稳,一勒马缰,直接翻身下马,跌跌撞撞冲进郭子仪身前。

“大帅,发现敌军伏兵踪迹了,就在战场东面!”

郭子仪紧锁的眉头终于松开,他笑着对身旁的左厢兵马使仆固怀恩道:“将军,接下来,就拜托你啦!”

仆固怀恩大喜,双手抱拳,领命而去。

诚如郭子仪所料,作为安禄山手下四大悍将之一,安守忠也不是等闲之辈,不仅勇武过人,也熟读兵书韬略。

香积寺决战前,安守忠知道自己兵力比唐军略少,便在战场东面埋伏了一支精锐骑兵。

准备趁两军激战正酣、胶着不下时,让这支骁骑出其不意,快速奔袭,绕到唐军背后突袭。

以这支精锐骑兵的战力,定能在唐军背后狠狠咬开一条口子。

这正是草原狼群的拿手好戏——迁回游击。利用草原铁骑来去如风的速度,趁敌不备,千里迂回敌后,造成敌军军心不稳、后勤补给断绝的双重打击。

今日一早,郭子仪领兵出营前,便向四面八方派出无数斥候,侦察燕军伏兵所在。在斥候没有找到燕军伏兵之前,郭子仪绝不会轻易调兵遣将,尤其是回纥兵团。

唐军斥候不负众望,终于找到了燕军这支伏兵,立刻禀报主将郭子仪。

郭子仪心中一颗石头终于落下,当即命仆固怀恩率领回纥骑兵,直扑燕军埋伏之处。

回纥骑兵果然是草原精锐,战力惊人。仆固怀恩不负使命,率领回纥骑兵杀进敌阵,几个冲锋,以摧枯拉朽之势,迅速将燕军伏兵歼灭。

得知燕军伏兵全军覆没的消息后,郭子仪如释重负,大喝一声:“诸将听令!”

前军主将李嗣业接到郭子仪将令,亲率前军与仆固怀恩率领的回纥兵团,共同迂回到燕军阵后,包抄燕军退路。

一旦断其后路,两路纵队就能与郭子仪率领的中军,对燕军形成铁钳合围之势。主将郭子仪的战略意图很明显,就是要以众凌寡,将这十万燕军全部歼灭。

燕军也觉察出了唐军意图,士气顿时大挫,纷纷撤退。

回纥骑兵马快,率先形成合围,如同一道水坝,将燕军堵住。

俗话说,围城必阙。溃败的大军比洪水猛兽更加可怕,更难以驯服。面对溃败的燕军铁骑,如果不网开一面,就需要扎口袋的部队舍生忘死,拼死堵截。

回纥骑兵显然没打算为大唐捐躯,虽然骁勇善战,但面对亡命徒一般的燕军铁骑,很快抵挡不住。合围的口袋,很快被燕军铁骑冲破一道口子。

眼看着,燕军如洪水决堤,冲破牢笼。白复的‘狼牙’军率先赶到。

经过白复的军械改良,‘狼牙’军战前就已卸下以往随身携带的腰刀、短斧、短矛、厚木盾等武器和护具。

‘狼牙’军轻装上阵,全速奔驰五里,行军速度惊人。冲到扎口袋的袋口时,五百陌刀手,仅是额头微微出汗,毫无气喘吁吁、无力战斗的窘迫。五百战士,个个气定神闲,精神抖擞,气吞万里如虎!

仆固怀恩暗挑大拇指:“陌刀军不愧是大唐精锐中的精锐,就战士体能这一项,就足以傲视群雄!”

孰不知,这是白复这数月异常艰苦训练的成果。

当年在离恨天牢狱,王忠嗣将军将《吴子兵法》传于白复时,专门强调了吴起对魏武卒的训练之法。

“复儿,奔跑是步兵士卒最重要的基本功,不管是追击敌人,还是撤退逃跑,跑得快永远是最重要的,甚至比格斗刺杀还要重要。

因此,平日就要强化训练士卒的奔跑能力,速度和耐力缺一不可。平日多流汗,战时少流血……”

眼看溃坝在即,情势危急,必须马上把缺口堵上,将口袋扎紧。

白复异常冷静,号令变阵,将陌刀军的方阵变为箭头形的锥形阵。

这种锥形阵,陌刀军演练多次。此阵形前窄后宽,锥形编组,如同一支箭头,利于突穿敌阵,冲散敌军。其锋刃之处多半由速度快、冲击力强的骑兵或敢死队打头阵,箭脊处的步兵紧跟其后支援,中军指挥则立于后方核心处,以金鼓旗号指挥部队行动。

这种不顾生死,雷霆猛攻的阵形,若非能征善战,破釜沉舟的陌刀军,恐难施展。

白复横刀立马,亲自立于锋矢处做先锋,带队冲锋。

如果说锥形阵是一把铁锥,白复就是最锐利的锥尖。只见白复左冲右突,刀砍脚踢,将燕军铁骑死死堵在溃坝缺口之处。

一名燕将策马冲来,企图凭借万钧马力,将白复撞飞。

白复身体前冲,陌刀直刺,一刀刺破马铠,洞穿马腹,肝肠直流。白复用刀一挑,将燕兵连人带马,从半空中甩飞。

面对第二名骑兵冲锋,白复陌刀横斩,一刀将马头削掉。战马脖颈鲜血狂喷,前冲数丈后,轰然倒地。

白复侧身,避开无头烈马,陌刀下劈,刀芒一闪,庖丁解牛,劈肉剁骨,将第三名燕军铁骑砍成左右两片儿。

合围缺口处,人马肝肠内脏,流淌一地,腥膻刺鼻。

紧跟其后的三名冲锋燕将,见白复骁勇异常,彼此对望一眼,品字形进攻。为首燕将一踢马刺,平举马槊,直刺白复面门。

白复滑步侧身,举刀劈砍。突然,一根套马杆飞来,杆头套索将陌刀刀柄牢牢锁住,凭借爆裂马力,拖拽白复。

白复冷哼一声,双臂一较力,将战马生生拖向自己身前。战马嘶鸣,节节倒退。

忽听脑后风声,一柄流星锤砸向白复后脑勺。白复听风辨位,左手先翻后卷,一招‘流云飞袖’,将流星锤劲力减缓。五指一张,少林龙爪手一擒一扣,将流星锤的铁链挽在手中。

未等白复发力,三支冷箭射到,快疾如电。白复正要飞身避开,余光中瞥见身后陌刀手。倘若闪躲,此箭正中身后同伴面门。

白复左手抓着流星锤链,右手紧握陌刀刀杆,身体借势一荡,凌空踢出两脚,将两支狼牙箭踢飞。

电光火石间,第三支狼牙箭避无可避,白复看准箭矢来路,用明光铠胸口的整板钢甲硬捱一箭。箭矢势大力沉,与铠甲相撞后,火星四溅。

举马槊的燕将再次策马进攻,战马四蹄腾空,燕将拧身前刺,马槊戳向白复胸口。

白复艺高人胆大,一个滑铲,从马蹄下滑过,手一抖,流星锤链如波浪抖动,如绊马索一般,凌空绊住战马。

马背上的持槊燕将被巨大的惯性甩出,摔入白复身后的陌刀阵。不等燕将起身,两柄陌刀一左一右劈出,将其斩为三段。

躲过冷箭和马槊,白复得空对付其余两名燕将。白复用力一拉,坎鼎劲气涌出,传至铁链。流星锤将手指如被火灼,手一烫,被白复拽下马来。锤将赶忙松手,一个翻滚,避开身后马蹄。

白复夺下流星锤,左手持锤,右手握刀。白复右手一抡,坎鼎劲气如巨浪裹挟,将使套马杆的燕将甩出马背,飞向半空。

白复左手挥动铁链,流星锤激射而出,直奔此人头颅。燕将在半空中避无可避,头一缩,试图避开流星锤头。

但流星锤头犹如活物,游龙摆尾,快如流星,燕将眼睁睁看着锤头奔向自己面门,由远及近,由小变大。如同铁锤砸西瓜,燕将连头带盔,头颅被砸的粉碎,脑浆四溅。

白复以一己之力,击毙数十员铁骑骁将,连同身后五百陌刀手,将溃败的燕军死死堵在溃坝缺口,直到李嗣业率领的前军杀到。


在搜索引擎输入 蜀山悬剑传 无线电子书 或者 "蜀山悬剑传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书

上一章  |  蜀山悬剑传目录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无线电子书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