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书架
小说社区
书库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侠 • 仙侠
都市 • 言情
历史 • 军事
游戏 • 竞技
科幻 • 灵异
您当前所在位置:无线电子书>>蜀山悬剑传

第四百二十五章 火烧磴道

更新时间:2021-07-08  作者:大明终始
欲寄愁心朔雁边,西风浊酒惨离颜。黄花时节碧云天。

古戍烽烟迷斥堠,夕阳村落解鞍鞯。不知征战几人还。

——《浣溪沙·欲寄愁心朔雁边》纳兰性德〔清代〕

张巡足智多谋,将士多奇思妙想,唐军万众一心,如钢铁长城。

燕军从洛阳带来的攻城利器全部被唐军所破,燕军诸将无计可施。尹子奇每日骑马绕城数圈,思考破城之法。

这日晌午,尹子奇经过睢阳城的西北角时,发现这里林木茂密,树干粗大。尹子奇心生一计,决定修筑“磴道”。

尹子奇命士卒大量砍伐此间树木,然后将树干稍加整饬后,象搭房子一样,按照一定榫卯结构,堆积在睢阳城墙下。

燕军又在树枝上堆积土囊、沙袋,打算修筑一条结实宽阔的梯形坡道,以便燕军能够纵马疾驰,快速冲上城楼。

由于利用了树木做梁架筋骨,磴道的修筑速度远快于修建攻城土山。燕军众将摩拳擦掌,操练军马,期待着一战而定、破阵屠城。

尹子奇担心张巡破坏磴道,派重兵把守。将数千弓弩手分成三班,日夜值守。一旦唐军的突袭队冲锋磴道,全力以赴射杀。

在燕军修筑磴道的日子里,张巡一直不动声色,也不派人骚扰。

不过,这并不代表张巡听之任之。

一到深夜,张巡便命白复利用绝顶轻功,偷偷下城。白复迅捷如风,身如鬼魅,趁燕军不备,将大量的松明、干枯蒿草等易燃物塞在沙袋下面的树木里。

白复前前后后忙了十数日,由于松明、干蒿伪装巧妙,藏得隐蔽,燕军士兵一直没有觉察出端倪。

这日一早,燕军埋锅造饭。士兵们用过早饭后,整军备战。

只见军营大门,缓缓拉开,数千骑兵从营门疾驰而出,奔向磴道。

尹子奇令旗一挥,用箭阵压住城头唐军火力,掩护骑兵攻城。只见成千上万支弩箭如压城乌云,黑压压一片,射向城楼。

火力之猛,压的城头将士无法探头了望。

燕军骑兵大喜,左手举盾,右手持刀,呼啸着冲向磴道。数十名骑兵先锋没有遇到任何抵抗,就策马跃上城楼。

只听一声炮响,喊杀声震天。

数百只箭矢从城内瓮城射出,箭尾带着火焰,如同漫天花雨,划过天际,带着美丽的弧线,越过城墙,射向磴道。

火箭瞬间将整条磴道全部点燃,奔驰在磴道上的骑兵,如同地狱使者、烈焰骑士,人马俱焚。

不少骑兵只能选择穿过浓烟,冒死跃下磴道。磴道下端的骑兵,摔个人仰马翻,而磴道顶部的骑兵一旦跃下,往往连人带马,骨断筋折。

风助火势,磴道火势甚大,无法扑救。

尹子奇呆立在阵前,莫之奈何。

燕军众将士望火兴叹,眼睁睁地看着十数日的辛劳努力被付之一炬,无能为力。

第一批冲上睢阳城楼的数十名骑兵先锋也没好到哪儿去。

刚一跃上城墙,骑兵们迎面撞上悍将白复。白复手持玄铁厚背刀,横刀傲立,杀气腾腾,桀骜不羁。

白复手一扬,三枚鹅卵石激射而出,直奔敌将面门,将头三名骑兵颅骨洞穿,击毙当场。

白复轻功提纵,从三匹骏马头顶飞过,玄铁刀横斩,划出一道金色弧旋,刀芒如水波,荡漾开去。

刀芒闪过,第四名骑兵被连人带马,斩成两段。马头、人头顺着内城阶梯,一同滚落城下。

剩下半截人、马继续前冲,白复擦身而过,迎战第五名骑兵。

此人乃是奚族将领,骁勇善战。他见白复刀法凌厉,神勇异常,不但不胆怯,反倒血气上涌。他怒吼一声,挥舞狼牙槊,策马向白复冲来。

来到白复眼前,奚将仗着马速,对准白复头颅就是一棒。

狼牙槊势大力沉,再加上马速,力愈千钧。

在坎鼎真气的加持下,玄铁厚背刀无坚不摧。白复丝毫不惧,没有任何花俏,随手劈斩。

“嗤”

如同剪刀裁布,玄铁厚背刀将狼牙槊裁成两段。

刀锋复余势不减,从奚将手臂顺势而上,破开铠甲,从肩胛腋窝处斜劈,将奚将斜喇喇斩成两截,一分为二。

未等鲜血喷溅到白复身上,白复已经掠至第六、七名骑兵身旁。

这两名骑兵见势不妙,并驾齐驱,外侧一人持刀斜斩,内侧之人挺矛直刺,戳向白复心口。

眼瞅着就要刺中白复,白复如跳蚤蚱蜢般弹射。两人眼前一花,白复消失不见。

一声疾风掠过,白复脚踏遁甲奇步,从两匹骏马夹缝中窜出,落在两人之间。

两人大惊,正要收回兵刃再刺。白复左右手横扫,巽、坎罡气奔腾涌出。

“噗”

城楼内侧之人,被白复一刀枭首,如同剖开一只西瓜。腔颈热血如一道喷泉喷涌而出;

城楼外侧之人,被白复掌风扫中,从马背上横向飞出,被扫下城楼,惨叫一声,坠地而亡。

白复挽住马缰,勒住马匹,调转马头,冲向其余燕军骑兵。

白复宛如杀神,手起刀落,人头落地,手下没有一合之将。

燕将大骇,调头就跑。慌乱中,不少骑兵相互冲撞,连人带马,跌落城楼。

磴道大火烈焰熊熊,硝烟冲天,一直燃烧了二十余日,才逐渐熄灭。

至此,燕军众将终于黔驴技穷,无计可施,不敢复攻。

白复师从王忠嗣将军,兵法无双。

然而,张巡文官带兵,目光如炬,临敌指挥,应变之智,应机之巧,让白复大开眼界,佩服的五体投地。

这种临敌变化,非实战不能领悟。

在白复眼中,张巡堪称战术大师,见招拆招,奇思妙想行云流水,天马行空,无穷如天地,不竭如江海。如同独孤剑魔的剑法,法无定法,无招胜有招。

磴道之战,让燕军白白损失了一千精锐骑兵,军心一蹶不振。

尹子奇账下一名同罗胡将道:“将军,睢阳城久攻不下,咱们伤亡过大,何不绕过睢阳,直接南下。

契丹部落犯我范阳郡时,也经常绕过重要城池,直接突破到幽州,大肆掳掠后,徐徐撤军,全身而退。”

尹子奇瞪了一眼,道:“你们胡人脑子就是简单!如果以掳掠为目的,攻城战就不必打。如果以夺取城池、占领地盘为目的,则攻城战必不可免。

如果绕过睢阳,咱们就会陷入腹背受敌的险境。我军后勤辎重,信使联络,兵力运送全部暴露在唐军眼皮底下。

咱们十几万大军,每日人吃马喂,消耗粮草无数。一旦张巡断我粮道,军心必乱。断粮三日,不用唐军进攻,我军就会败亡。”

另一名偏将忿忿不平骂道:“定是洛阳那帮愚蠢朝臣,胡乱策划,令我军从睢阳南下!”

尹子奇摇摇头,道:“中书侍郎严庄严大人也是饱读诗书之人,他的战略部署并没错。

淮泗一带看起来一马平川,但实际上可选的攻击城池并不多。

十几万大军,粮草辎重,攻城器械,庞大冗重,只能依靠水运来后勤保障。

淮河地区水网密布、河流众多,但水量足够大、且能够用来保障大军后勤的河流却并不多,也就颖水、睢水、泗水等几条河流而已。

所以我军能选的攻击点无非就是汴泗流域的彭城,睢水河畔的睢阳,颖水畔的寿春等几座城池。

相对寿春、徐州来说,睢阳防守相对薄弱,兵力不过五六千,城中民夫很少,仅有三四万老弱妇孺。

我军南下,如果不攻睢阳,只能选择徐州或寿春。这徐、寿两地从大隋起,就是军事重镇,屯有重兵,保障江南粮赋安全。

所以,从全局来看,相对徐州和寿春,睢阳是最好打的,只不过没想到,咱们碰到了张巡、许远这两根难啃的硬骨头。”

尹子奇还有些军情没有告诉诸将:燕军攻占襄阳,夺取汉水,切断唐军粮饷运输线的计划被鲁炅部摧毁了。

山南东道节度使鲁炅守南阳,燕军大将武令珣、田承嗣相继攻之。城中食尽,饿死者相枕藉。

至德二载五月壬戌(十五日)夜,鲁炅放弃南阳,率领余部数千将士撤到襄阳,继续严防死守。田承嗣攻克不了襄阳,只能撤离。

“现在南下的燕军只剩自己这一支了,倘若再不拿下睢阳,大燕就会错失席卷江淮之地的机会。”尹子奇眼望地图,一声长叹。


在搜索引擎输入 蜀山悬剑传 无线电子书 或者 "蜀山悬剑传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书

上一章  |  蜀山悬剑传目录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无线电子书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