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书架
小说社区
书库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侠 • 仙侠
都市 • 言情
历史 • 军事
游戏 • 竞技
科幻 • 灵异
您当前所在位置:无线电子书>>蜀山悬剑传

第四百二十一章 人心诡谲

更新时间:2021-07-08  作者:大明终始
我军青坂在东门,天寒饮马太白窟。

黄头奚儿日向西,数骑弯弓敢驰突。

山雪河冰野萧瑟,青是烽烟白人骨。

焉得附书与我军,忍待明年莫仓卒。

——《悲青坂》杜甫

这日早朝,群臣商议反攻洛阳之事,肃宗一言不发。等到朝会结束后,肃宗单独将李泌叫入内殿

李泌问道:“陛下,如今郭子仪朔方军的主力集结完毕,为何不命他从河东道南下,即可解太原之围,又可南下威胁洛阳?”

肃宗让宦官和宫女退下,道:“兄长庆王李琮托孤时,曾经对我说,他早看出安禄山狼子野心,料定其就是‘杀破狼’三人之一。但碍于父皇对安禄山的宠信,无法将其除掉。

庆王命心腹之人,趁安禄山频繁出入宫闱之时,伺机下了慢性剧毒。

庆王让我尽可能把安禄山留在长安。就算他有谋反之心,时间一长,没等他回到范阳,就会毒发身亡。”

李泌心中一凛,知道为何太子李亨宁肯忤逆圣意,也要坚持在马嵬坡跟玄宗分兵了。

诛杀安禄山,收复两京,就是玄宗不退位,立下这盖世军功,皇帝的宝座也非太子莫属。

李泌神色如常,继续听肃宗讲述庆王临终遗言。

正在这时,李辅国跌跌撞撞闯了进来,气喘吁吁道:“恭喜陛下,贺喜陛下,安禄山那狗贼病重而死,安庆绪宣布登基继位!”

肃宗和李泌对望一眼,心道:“不会这么巧吧?”

自从范阳起兵以来,安禄山无缘无故就患上了眼疾。这个病来得很突兀,没有任何征兆。从洛阳到长安,安禄山请来无数名医,可这个蹊跷的眼疾,无人能治。起兵刚刚一年多,安禄山的眼睛就彻底瞎了。

双目失明,就已经很让安禄山沮丧了,更令安禄山痛苦不堪的是:从起兵之日,他身上就长出了脓疮,奇痒无比,痛不欲生。

脓疮越长越多,溃烂的创面越来越大,爬满了整个身体。两京御医束手无策。安禄山一怒之下,将他们的脑袋全部砍下。

突如其来的恶疾让踌躇满志的安禄山遽然崩溃。

无穷无尽的瘙痒,夜不能寐的疼痛让安禄山异常暴躁。一点点小事就能让他暴跳如雷。

安禄山动不动就鞭挞手下,一泄心头之恨。

无论是他最宠信的内侍宦官李猪儿,还是心腹大臣严庄,都被他无端鞭挞和杖打,打的遍体鳞伤。两人整日诚惶诚恐,伴君如虎,生怕一不留神就死在刑杖之下。

至于其他朝臣、宦官、宫女,更是分分钟被砍掉首级,弃尸荒野……

这一日,伪燕的中书侍郎严庄因为一件小事奏报不当,惹得安禄山大怒。命人将严庄拖下去痛打五十大板。

严庄被打得皮开肉绽,小腿胫骨被直接打断,伤重不起,被侍卫抬回到家中。

严庄忍着剧痛,趴在床榻上药时,疼得吱哇乱叫,将安禄山十八代祖宗骂了个遍。

疼痛稍减后,严庄开始寻思:“陛下心智日渐迷失,精神失常,如此下去,过不了多久,连亲疏远近都分不清了。

若不早做打算,不定哪天,我就会死在他的手上。

不行!必须得尽快离开此人。”

严庄决定,一旦腿伤痊愈,就已视察长安前线为由,速速离开洛阳。

当日夜晚,严庄正要歇息,仆从来报,安庆绪前来府邸探病。

严庄心道:“此人深夜来访,颇为蹊跷,莫不是觉察出了什么?”

严庄伪装一番,命仆从将安庆绪直接带入卧房。

安庆绪一进房间,看见严庄病秧秧地趴在塌上,面色苍白,嘴角抽搐。安庆绪眼泪流淌,紧紧握住严庄的手道:“严大人,让您受委屈了!”

严庄有气无力回道:“小王爷说哪里话,我们差事办得不好,被陛下责罚,也是应该。

安庆绪泣道:“大人您是王佐之才,忧国忧民,日理万机,父皇理应珍惜呵护才对。如此这般,岂不寒了天下臣民的心!”

严庄何等聪明,一听便知安庆绪话中有不话。严庄不动声色,让安庆绪尽情发挥。

听了两句,严庄就明白了,跟自己猜得一样,安庆绪找自己,有其不可告人的诉求:

原来,自从长兄安庆宗被玄宗杀掉祭旗后,排行老二的安庆绪就觉得燕朝的太子之位非他莫属。

安庆绪万万没料到,安禄山根本没想把储君之位传给他,而是要传给最宠爱的幼子——安庆绪同父异母的弟弟安庆恩。

朝中有不少朝臣将领也看出了安禄山的心思。随着安庆恩日渐长大,这些老臣开始向安庆恩效忠示好。

成为储君的希望日益渺茫。说不定父皇为了安庆恩顺利继位,会提前对自己下手。安庆绪惶惶不可终日。

“无毒不丈夫!”

要想避开这场灭顶之灾,只要一个办法:效仿天可汗李世民,先下手为强!

今日,严庄被安禄山打成重伤,安庆绪觉得时机成熟,决定亲自来探严庄口风。

若能和位高权重、心机缜密的严庄联手,大事可成!

这个险,他必须得冒!

严庄眼珠骨碌碌转动,心中暗道:“这也不失为一条退路!

自己冒然出逃,一旦被安禄山觉察,可能还没来得及投降唐军,就被燕军抓获。都是犯险,预期东躲西藏,倒不如重新选边站队。

自己是安禄山的心腹大臣,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权倾朝野。

安庆宗死后,安庆绪是安禄山最长子,两人若谋划得当,胜算甚大!

安庆绪是典型的纨绔子弟,愚蠢无能。倘若自己拥立其上位,就可效法赵高、胡亥故事,将其玩弄于股掌之上。

届时,燕政大权还不落到自己之手?!

更何况,安庆绪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将这个大逆不道的主意和盘托出,倘若自己拒绝,安庆绪定不会容自己活在这个世上。

富贵险中求,要干,就干票大的!”

这个念头胆大妄为,一旦生出,如雨后春笋,不可遏制!

严庄沉吟片刻,对安庆绪道:“臣有一策,能帮小王爷青云直上,但不知你可有勇气,能否下得了决心?”

安庆绪大喜,上前一步道:“还请先生教我?”

严庄笑道:“小王爷,兹事体大,隔墙有耳,还请附耳过来……”


在搜索引擎输入 蜀山悬剑传 无线电子书 或者 "蜀山悬剑传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书

上一章  |  蜀山悬剑传目录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无线电子书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