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书架
小说社区
书库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侠 • 仙侠
都市 • 言情
历史 • 军事
游戏 • 竞技
科幻 • 灵异
您当前所在位置:无线电子书>>蜀山悬剑传

第四百二十四章 斗智斗勇

更新时间:2021-07-03  作者:大明终始
寒山几堵,风低削碎中原路。秋空一碧无今古,醉袒貂裘,略记寻呼处。

男儿身手和谁赌。老来猛气还轩举。人间多少闲狐兔。月黑沙黄,此际偏思汝。

——《醉落魄·咏鹰》陈维崧〔清代〕

安禄山暴毙的消息传到成都,太上皇李隆基坐在浣花溪畔,整日一言不发。往日种种,如露亦如电。

“第一个劝朕杀掉安禄山的朝臣是谁?应该是子寿吧?”

宰相张九龄阅人无数,目光如炬,当年审讯完安禄山后,深感此人“外若痴直,内实狡黠”,绝非善类。

张九龄在安禄山的案卷上写下批语:“守珪军令若行,禄山不宜免死。”

玄宗则觉得安禄山勇猛善战,希望特赦安禄山,让其回军中戴罪立功。

张九龄坚决反对,对玄宗道:“禄山狼子野心,面有逆相,臣请因罪戮之,冀绝后患。”

“倘若当时听子寿的话,把这个狗贼宰了。今夜月圆如厮,朕应和玉环泛舟太液池吧……”

张九龄曾赋诗:“情人怨遥夜,竟夕起相思”,竟是玄宗今日写照。

李隆基思张九龄之先见,为之流涕,心如刀绞,悔不当初。

翌日,李隆基派宦官前往始兴郡曲江张九龄坟前祭奠,厚恤其家。

至德二载七月初六,尹子奇征调十几万大军,再度南下,围攻睢阳。

数月前唐军数百骁骑袭营,在燕军营地内,尹子奇被射瞎一只眼睛。尹子奇视其为奇耻大辱。

这次攻城,尹子奇势在必得,他吸取了前几次失败的教训,专门从洛阳调来了一批攻城器械和军械匠人。

经过数月休整的燕军,补充了大量兵将、粮草辎重、武器军械,可谓兵精粮足、军心如虹。

对比之下,缺少军需补给的睢阳却日渐弹尽粮绝。

睢阳原有泣血募筹的屯粮六万石。可河南节度使虢王李巨却一而再,再而三逼迫许远拨出三万石粮食给濮阳、济阴。

许远被逼无奈,忍痛将粮食交给这两郡。可没过多久,济阴太守高承义举城投降,许远苦心积攒的一万五千石粮食白白便宜了燕军。

燕军从至德二载正月开始围攻睢阳,至今已断断续续围城半年。毗邻数郡诸军馈救不至,睢阳城中三万石粮食逐渐耗尽。从七月开始,每个将士每天只能分到一合米。将士们只好掺杂树皮、茶纸来充饥。

白复也尝到了饥饿的滋味。

一开始,白复仗着自己内功精纯,用辟谷术吐纳,影响还不大。时间一长,也饥饿难耐。与燕军激战时,凝神杀敌,还不觉得饥饿。一旦到了夜深人静的时刻,前心贴后背的滋味甚是难受。

白复这才明白忠嗣师父极其重视粮草辎重、后勤保障的原因。只有真正上过战场,才能知道,挨饿受冻,有时候比鏖战、伤病更能瓦解一个军队的士气。

半年苦战,睢阳唐军歼敌数万,自身也伤亡五千。守城士卒饥病不堪,六千将士,仅剩一千六百余人。

要不是主将张巡一次次慷慨激昂、热血激情的战前动员,与士兵同甘共苦、率先冲锋陷阵的表率,爱兵如子、推心置腹的体恤关怀,睢阳城早就被攻破数次。

白复同其他士兵一样,感同身受,每日虽水深火热,但斗志昂扬,愿为张巡效死。

出生入死的情谊,让每一名大唐男儿都觉得:能和兄弟们一起战死沙场,也不失为一种荣耀!壮哉,快哉!

每日鏖战后,硝烟散去,白复同其他士兵一起,瘫倒在城楼上,喘气歇息,调侃斗嘴。谁也不知道,燕军下一次冲锋是在何时,自己还能活多久。所以,每个人都很珍惜这片刻的宁静,拉拉家常,回忆战乱前,宁静温暖的家乡、白发尽染的慈爱双亲、深情款款的恋人,淘气顽皮的儿女……

白复常在此时,趴在箭垛后,透过箭孔,远眺夕阳。和煦的落日,像极了华山之巅的一抹霞光……

望着千疮百孔、破败不堪的睢阳城楼,尹子奇知道孤立无援的唐军守不了多久,破城指日可待。

尹子奇命燕军加紧攻城。

燕军出动了大型攻城器械——云梯。云梯体型硕大,与城墙等高,无坚不摧。云梯中层是攻城塔,可容纳二百精锐将士。顶部是箭楼和跳板。

云梯底部有木轮,士兵们可以躲在云梯掩体后面,将云梯推向城墙。

燕军士兵先将云梯推至城下,箭楼士兵用箭矢压制唐军火力,同时放下跳板。

士兵们登上攻城塔,通过接入城墙的跳板,攻入城楼。

燕军云梯的第一次攻城,让准备不足的唐军将士损失不少。击退燕军进攻后,张巡召集将士,讨论对付云梯之法。

众将集思广益,形成了不少绝妙的点子。

作战会议结束后,张巡命人在城墙上凿了许多隐蔽的洞口,每三个洞口为一组,专门对付一座云梯。

翌日,燕军再次派遣云梯攻城,数千名士兵推动十部云梯缓缓靠向城墙。十部云梯如同十头巨兽,面露狰狞,令守城将士心生恐怖。

云梯即将靠近城墙时,唐军从第一个洞口伸出一根木柱,柱头绑着铁钩,铁钩将云梯钩住,令其不能后退;第二个洞口同时伸出一根木柱,柱头绑着钢叉,死死抵住云梯,让它不能靠近城墙;第三个洞口再伸出一根长木棍,末端绑着铁笼,笼中放着火把。铁笼火把焚烧云梯中段,熊熊烈焰瞬间将云梯点燃。

一旦云梯中段被断,藏于顶部的二百精锐,如同火炉里的烧猪,浑身带火,毛发皆燃。不少士兵宁可跳下云梯坠亡,也不愿被活活烧死。

强悍如厮的云梯顿时成为燕军的噩梦,睢阳城下惨叫连连,焦臭弥漫。

尹子奇脸色铁青,鸣金收兵。

回头一望,张巡和诸将在城楼棚阁内,羽扇纶巾,谈笑风生,尹子奇更加恼怒。

数日后,尹子奇出动“钩车”攻城,专钩城上棚阁。这些棚阁既可以躲避箭矢,亦可以遮阳避暑,便于诸将守城时,以逸待劳。

那日燕军大败,这些棚阁就成了尹子奇的出气筒。攻不下城,就先破坏城楼设施。

燕军新发明的钩车果然厉害,钩之所及,棚阁莫不崩陷。

张巡也不甘示弱,带领军营工匠连夜赶制了一批“革车”,以木头、锁链、铁环组成“革车长臂”。

一旦燕军钩车出现,立刻用革车长臂末端的铁环将钩车上的铁钩套住,连钩带车一起拽上城头。

若燕军士兵不肯撒手,双方拔河,僵持不下时,唐军士兵用利斧长刀斩断铁钩,然后放任钩车回去。

云梯和钩车在张巡奇思妙想的防御法门下都报废了,燕军只好又出动另一种新式攻城设备——‘木驴’。

燕军士兵五人一组,藏在一种木头制成的护盾下面。护盾形似毛驴,表面包裹着湿牛皮,士兵就躲在‘木驴’的腹部,驮着其前行。有了‘木驴’做掩体,燕军士兵不惧箭矢,包括带火的箭矢。

交战数个回合,张巡便找到了破解‘木驴’之法。

张巡命将士将金属熔化成汁液,当燕军的木驴山呼海啸地冲到城下时,唐军就将铜汁铁水当头浇下,沸腾的汤水瞬间将‘木驴’变成火炭。

燕军士兵从‘木驴’腹下滚出,浑身冒火,在沙地上翻滚,企图扑灭火焰。城头唐军的神箭手,一箭一个,将燕兵逐一射杀。


在搜索引擎输入 蜀山悬剑传 无线电子书 或者 "蜀山悬剑传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书

上一章  |  蜀山悬剑传目录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无线电子书 All Rights Reserved